【短篇】有些事情来日并不方长

文/清荷沐阳   图/网络

01

“我怀孕了,我想生下这个孩子。”我刚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梅子突然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差点就呛死了。

“你疯啦?涂一帆已经走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们又没结婚,生下这个孩子你会苦一辈子的。”我语重心长地说。

梅子眼含热泪,思绪飘回了三年前。

梅子是学医的,三年前她大学毕业,在家乡的小医院里找了份做护士的工作。彼时她24岁,有一个稳定的男朋友叫涂一帆,是她的大学同学。

梅子长得不算天资国色,但性格温润如玉,行事大方得体,学习成绩不错,在学校里人缘也相当可以。

听说当年追她的男生也挺多的,但她独独看上了涂一帆。他们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同居了,那时候涂一帆对梅子特别好。

有一次梅子跟他出去玩时,没看天气预报,无意间穿了双布鞋出门,结果回来的时候下大雨,涂一帆便背着她走了很长一段路,直到筋疲力尽。

02

三年前,他们大学毕业,梅子的爸爸妈妈为她托关系找了一份在医院做护士的工作,于是梅子便选择了留在家乡,而涂一帆则选择了到广东发展。

涂一帆原本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男生,但骨子里总觉得自己是个干大事的人。在广东闯荡了将近一年时间,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的,慢慢地便有些沉伦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沉迷在游戏的世界里,日夜颠倒。有时候梅子给他发信息、打电话他都不能及时回,就算回了,也是敷衍了事。梅子以为他变心了,心里很是苦恼。

那段时间,梅子的家人也总是不断地给梅子物色各种各样所谓更优秀的男生。因为涂一帆是南方人,梅子是北方人,他们的家乡相隔不止千里,而梅子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儿。

梅子驾不住父母的劝说,便陆陆续续相亲了一些人,但她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人家。

03

有一次一个对梅子相当有好感的相亲对象,对梅子展开了热烈的追求,那人对梅子真的是有求必应,但梅子却依旧不为所动。

梅子委婉地发信息给他,跟他说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谈恋爱,就算谈得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

那人见到信息后立马给梅子打电话,声音里有些许失落。他说真的很喜欢梅子,这么多年来经历了太多的变故,梅子是唯一一个让他想全心全意去付出的姑娘。

梅子听完后心里有些难过,可她却并不感动。她说自己是个对感情要求强烈的人,喜欢她的人也必须是她喜欢的。

她愿意跟他撒娇,耍赖,甚至胡说八道,他也能包容她所有的缺点,把她放在心上。她要的不是一个凡事都牵就她的人,而是一个能陪她好好吃饭,好好聊天,好好走一段路的人。

“有人说我们终其一生要寻找的不过是一个可以一起吃饭的人,而我在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涂一帆的影子。活着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再让自己原本千疮百孔的心再凭空多添一些牵挂。”梅子说。

04

梅子的态度让她的妈妈有些失望,说男生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待人谦和有礼,看上去挺有责任心的,长得也还算可以,再说离家又那么近。

可梅子说:“是的,他是不错,可他并不适合我。我跟你们不一样,不只是想要找个人搭伙过日子,我更想找个能相濡以沫过一生的人。”

有人说,感情的事你不要去问别人,你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就如你想买一辆车,而你自己拿不定主意,然后你去咨询大伙的意见,结果一圈下来,你买了一辆别人喜欢的车。

感情同理,你要找的那个人,你自己能感觉得到他是不是适合你,别人的意见仅供参考。梅子思量再三,最终决定辞去家乡的工作,选择了独自南下。

那是她第一次远离家乡外出打工。告别父母亲人,带着淡淡的忧愁,坐在列车靠窗的位置,看着沿途一闪而过的或荒凉、或繁华的景物,她抑郁了一整个旅程。

05

凌晨三点钟,她到达了目的地。因为来之前她没跟涂一帆说,所以她有些茫然,也不知道该不该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看着成群结队的人流渐渐消失在清冷的夜色中,梅子的眼泪再一次忍不住哗啦啦地往下流。她有些忐忑地掏出手机,拔下了那一串熟悉的号码。

“梅子,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呀?”当时涂一帆正在打游戏,看到梅子的电话他很惊讶,因为梅子前不久发信息给她跟他闹分手。

他以为梅子嫌弃他没找到工作,便没有回信息。其实他也很想给梅子一个好的未来,可是在外漂泊了将近半年时间,生活的种种的不顺让他对未来失去了信心,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我在深圳火车站,你能来接我吗?”梅子努力压制住哽咽,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涂一帆除了惊讶,还有满心的欢喜。

讲真,这半年多来,其实他也过得很纠结。他一直很希望梅子跟他在一起,可他又担心自己给不了梅子更好的未来。

06

三个月后,梅子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

“我怀孕了,我想生下这个孩子。”对着睡眼朦胧的涂一帆,梅子淡淡地说。

“可是,我现在连工作都没着落,养活自己都是问题,拿什么养活孩子呀?”涂一帆一脸茫然,却不失认真地说。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想要这个孩子,你可以去找工作呀!跟我们一起毕业的同学,别人都己经混得有模有样了,你还在这里高不成低不就……”梅子急了,慌乱间突然有点口不择言,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白天在医院里的情景。

周末,医院里的人总会比平时多。梅子想要去复查怀孕的事,早早地便睡意全无了。看着涂一帆熟睡的脸,她没去打搅他。因为她觉得还没完全确定的事情,也没必要那么矫情。

梅子去得不早不晚,刚好医生都还没上班,但当时的候诊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待医生姗姗来迟的时候,导医才开始排号,梅子排到了第十位。

排队的过程中,闲聊了一下,她们十个人中竟然有六人是去打小孩的,其中有个女孩只有17岁,她排在第一个,被医生骂了一顿:“未成年,要找大人来签名,知道吗?”那女孩急哭了,看样子,是不想被家人知道,又不想去小医院做。

07

梅子心里七上八下的,好不容易轮到她了,做了一堆检查后,确认是怀孕了。

医生说的她状况挺好的,建议她不要打掉,如果实在想打的话先考虑好是普通人流还是无痛人流,普通的下午就可以做,如果要做无痛的话要第二天空腹来。

梅子茫然地走出医院,脑海里浮现现出许多孩子的画面,天真无邪,活波可爱。她又想起电视里那些要做人流的人临阵脱逃的画面,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一阵慌乱飘过。

她在想她已经25岁了,大学毕业后也已经工作一年多了,跟她同龄的没上过大学的人都已经结婚生子了,有那么一瞬间她好想做妈妈啊!

回到租房已经快下午一点了,涂一帆还赖在床上没起来,睡眼惺忪。他总是那样,晚上没完没了地打游戏,有时候三四点,有时候通宵。

找工作还是不够积极,不是说人家工资太低,就是嫌人家加班太长,反正都有理由。梅子刚开始还鼓励他,次数多了也就不想说了。

“像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谁比谁容易啊!我刚来的时候,也只是个普通员工,还不是熬了这三个月多才做到这个文员职位的。一帆,我是真的爱你,才义无反顾地来找你,我不希望自己为此后悔……”梅子哽咽着,眼里有失望,也有期盼。

见梅子着急了,涂一帆立马下了床,把她拉到床边,紧紧地抱着她,语气里满满的妥协。

“梅子,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现在养孩子的时机还不成熟,我们还年轻,还会有很多机会的,来日方长嘛!”

08

梅子鼻子一酸,眼泪突然像断线的珠子,不争气地往下流。她突然好想逃离,可是她们从大一的时候就在一起了,这五年来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啊!

就在三个月前,她还顶着父母那么大的压力,挣扎着辞去家乡那份稳定的工作,来到这陌生的城市。她是真心爱他的,可是,人生那么漫长,她又不想过得这么憋屈!

“涂一帆,我现在认真地告诉你,这个孩子是我们两个人的考验,如果你还有点男人的责任心,现在努力还来得及,我可以陪你一起努力,一起吃苦。如果你坚持要我打掉这个孩子,我们的感情就真的走到头了,我是认真的,你好好想想吧!”梅子擦干眼泪,严肃地说。

涂一帆的神情里闪过一丝无奈,或许他没想到这一次梅子这么固执,他想说点什么,又最终没有启齿。他慢慢松开梅子,拇指却放在梅子的手背上轻轻地摩挲。

那一个下午,她们没再多说一句话,只是呆呆地坐着各自想各自的心事。

09

梅子终究没能如愿留下那个孩子,打掉孩子后,她请了几天假,涂一帆一直悉心照顾着她,直到快满月的时候,他妈妈说拖人给他在番禺找了份工作,叫他马上去上班,他欣然接受了他母亲的安排。

梅子没有挽留他,因为梅子赌气说打掉孩子就跟他分手的,只是她终究是舍不得。涂一帆走的时候,梅子目送他走出租房的大门。准备关门的那一刻,涂一帆又突然倒回来了,紧紧地抱着梅子。

“梅子,跟你在一起的这五年,是我感觉最幸福的五年,我也想过要跟你结婚生子的,可是现实总是太残酷,我对不起你。你再给我一年时间,等我工作稳定了,我来接你,茫茫人海,走到一起不容易,别轻言放弃,好吗?”

梅子没想到涂一帆突然这么认真地跟她说这么一番话,她还以为涂一帆的沉默是默许了他们的约定。

梅子好想装得高冷一点,表现出我不愿意的样子,可她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总能瞬间融化。

10

不管涂一帆是懒,还是穷,抑或是他不学无术,他们始终都还是深爱着彼此的。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白甜,梅子说或许她就是那标配的傻白甜吧!

涂一帆在番禺的工作不算好也不算坏,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很普通吧!但是这回他没再挑剔了,看来他也是真的想改头换面了。

她们像所有异地恋的情侣一样,每天都会发微信问候,聊些有的没的。他每天下班后也都会给梅子打电话。

涂一帆离开的那段日子,梅子刚开始觉得挺不习惯的,但生活得继续啊,矫情最终的结果只会两败俱伤。

那段期间,梅子去报了业余英语班,一三五中级,二四六高级,每天过得也挺踏实的。涂一帆的工作也慢慢有了起色。

梅子生日那天,涂一帆特意跑来陪梅子过生。那天他面露喜色,神秘兮兮,一问才知道他已经做到工程师了。那天,他们喝了很多酒,然后又一起去酒店开房。

有人说酒精是催情的毒药,一点不假。梅子说,那天他们在洒店的标准双人床上疯狂地做爱,涂一帆说他要把余生跟梅子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作世界末日来过。

11

所有真爱的人最后都是想修成正果的,涂一帆和梅子也是一样。如她所愿,那天激情过后,涂一帆向她求婚了,她们商量好了下半年到国庆节就回去办酒。

“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分分合合,吵吵闹闹,终于要走到一起了,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飘飘然。想过跟他柴米油盐,生儿育女;也想过多年后跟他择一城终老,相濡以沬一辈子,如今就要修成正果了,我真的感觉好幸福啊!”梅子说着,眼泪像断线的珠,散落了一地。

谁知,那天却是涂一帆留给梅子最后的幸福!他在回番禺的路上出了车祸,他乘坐的客车与一辆大货车追尾了。涂一帆重伤,经医院抢救无效过世了。

处理完涂一帆的后事,梅子请了半个月假,终究是无心再回去工作,过了没多久便辞职来了我这里。来之前她问我有没地方住,我说我这里有地方住的,我一个人住着两居室的大房子呢!

“涂一帆是个大骗子,她当初让我打掉孩子的时候,说了我们还年轻,说过会来日方长的……”我在上海南站接到梅子,她扑在我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

11

我陪梅子在上海玩了几天,她总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一天我便忍不住安慰她,说:“梅子,你还年轻,不要轻易沉沦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梅子沉默了很久,突然说:“我怀孕了,我想生下这个孩子。”彼时,我刚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被梅子这么一说,我差点就呛死了。

“你疯啦?涂一帆已经走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们又没结婚,生下这个孩子你会苦一辈子的。”我语重心长地说。

梅子热泪盈眶,但是她强忍着没有流下来,她用手轻轻抹了抹眼角,轻声说:“那天跟他妈妈在馆仪馆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看他妈妈哭得撕心裂肺地,我有太多的不忍心。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我们再也没有来日方长了……

梅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我知道她心意已决,我轻轻揽着她的肩膀,感觉她是那么地瘦小,却又是那么地强大。

生命中来来往往,有些事情来日并不方长。希望涂一帆一路走好,也希望梅子能苦尽甘来,早点遇到她想要的幸福。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