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22)

96
MJ老段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7.09.03 08:11* 字数 3934

梦醒时分

叮铃铃——

“哎呀,我真是,正做好梦呢,这起床铃响的可真不是时候。”李逵伸了个懒腰,抱怨着。

“李逵,做了个什么好梦啊?”金忠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春梦。”老情笑着说,“李逵,说实话,梦见哪个黄花闺女了?周晨霞,是不是?哈哈。”

李逵长叹一口气,“唉,要是真梦见她就好啦。”

“不是梦见周晨霞了?那肯定就是梦见吕艳梅了。”闫阳说。

“闫阳,你你你,我都不待见你说。你要是想她就去找她昂,别老往我身上扯。”李逵抑郁地说。

“老宋,醒醒嘿,起床了。”王盼虎呼唤依旧沉睡的宋南极。

“哎,老宋,你,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了?”从上铺跳下来的李逵惊奇的发现宋南极眼角的两行未干泪。

“啊?”宋南极一屁股坐了起来,看看四周,瞧了瞧自己的双手,赶紧搓了搓脸,尴尬地说,“啥啊?你看错了吧,咱们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估计是你刚睡醒眼花了,嘿嘿。”

说完,宋南极赶紧做起来开始穿衣服。

“李逵,你别转移话题,快些说你梦见和吕艳梅干啥了都,昂?”老情调戏李逵。

“你们就是一群牲口。”李逵骂了一句抬着盆子洗脸去了。

背后留下一阵哄笑,除了宋南极。

跑操,早自习,吃饭,太阳慢慢升起,上课,宋南极还是精神萎靡。

“老宋,别睡觉了,来一局?”自习课上同桌孙伟翻出夹在课本里的象棋,捅捅伏案埋头不理世事的宋南极。

宋南极抬起头睁开惺忪的双眼,然后摇摇头,“不来,睡觉。”

“你是怎么了?失恋啦?”孙伟不解地问,“你今儿个怎么一到自习课就睡觉?这家伙都睡了几节课了,快些起来起来,来一局来一局。”

“对你说不下就是不下,睡觉。”宋南极烦躁地说。

吃了闭门羹的孙伟喃喃自语,“不下拉倒,我自己和我自己下。”说完自己摆起了棋子。

孙伟这一局和自己对弈的棋局下了两节课,宋南极在桌子上爬了两节课,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吃过晚饭,宋南极没有回宿舍,径直到了教室,左翻翻又看看,始终静不下心来看书。

最后他掏出昨天从赵月那借的那本《红楼梦》开始打发时间。

《红楼梦》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黛玉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有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黛玉走了,宝玉还站在那里发呆,袭人来送扇子,他并未看出是谁,拉住就诉说:“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心甘!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拖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这是宋南极从借来到现在第一次认真读过一段红楼。尽管他很反感里边男女主角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德行,但是看到这里还是心里有一丝感触。

“梦已经醒了,我该活在现实。”

“像贾宝玉都能这么勇敢的表白,我堂堂七尺男儿有什么好怕的。”

“我也要表白,不论成败。”

“如果成功了,我们就一起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即使失败了,我也可以放下一切杂念,好好投入到学习当中去了。”

“总之,勇敢的表白总比拖拖拉拉的好。”

“不拖了,就在今晚,不论成败,今天必定得有个结果,明天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打定主意的宋南极决定不再埋头苦睡,开始策划怎么对自己的初恋表白。

“直接说?没有机会。”

“写情书?文采不行。”

“托人转告?不够真诚。”

纠结的宋南极挠了挠四五天没有洗过的郭富城头,长叹一口气,“唉,看来这谈恋爱也是门学问啊,比考试还难哩!”

“哎呀,老宋,你不睡觉啦?”吃完饭独自过来的赵霞笑着问。

“嗯,睡醒了就不睡了。”宋南极笑着回答。

“这都快该期末考试了,你别睡觉了昂,赶紧好好复习吧。考试不好过年你都过不好了。”赵霞语重心长地说。

“知道,没事,我这是劳逸结合。”宋南极显得满不在乎,“放心吧,也不看看我是谁。哈哈。”

“你是谁啊?你当你是爱因斯呢还是牛顿啊?”赵霞说。

宋南极挠挠头,笑嘻嘻地说:“我是宋斯托洛夫斯基,哈哈。告诉你说我不睡觉了就是不睡觉了。再说了,你真当我那是睡觉呢吗?我那是假寐,实际上我那是想事呢。有些事想通了,接下来就能真正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去了。”

“那你对我说,你想什么事呢?什么事想通了?”赵霞好奇地问。

“嘿嘿,这是个秘密。”宋南极说。

“有什么秘密不能对俺们说的啊?”赵霞刨根问底,“哎呀,老宋,你该不会是暗恋上谁了吧?”

被一言戳破的宋南极有点惊慌失措,连忙红着脸掩盖,“我?暗恋?军霞,你说啥呢?别瞎猜了昂。”

“老宋,不对。”赵霞认真地说,“说吧,实话实说,我看出来了,到底是谁啊?昂?对俺说说,我认不认识?用不用我替你传个话呢?”

宋南极被赵霞这一连串的逼问弄的口忙舌乱,“哎,咳,你,这,我,哎。不好好管好你自家就行了昂,我真没事。真是,你成天瞎想些啥啊。去,赶紧去好好学习,你不是说快该期末考试了吗,还在这关心这么多闲事干啥?啥也别说了,去去去,赶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昂。”

“老宋,我问你,咱们是朋友不是?”赵霞一眼严肃。

宋南极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低着头“嗯”了一声。

“那你有事也不对俺们说,是不是不够意思啊?”赵霞问。

“哎,你们俩在这说啥呢?”宋南极还没说话,正好赶过来的赵月先问上了。

“赵月,我对你说个事昂。”赵霞兴奋地拉着赵月的手就说上了,“你知不知道,老宋,他暗恋上别人啦!”

“啥?”赵月看起来是又惊又喜,然后像个小兔子似得问宋南极,“哎呀,老宋,你这也忒不够意思啦。快些对俺们说,你暗恋上谁了?这个人俺们认不认识?”

宋南极用余光看到赵月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惊喜,突然有点不详的预感。

“她知道我暗恋上人了,为啥还这么高兴呢?难道——”

宋南极没敢再想下去,支吾着说:“没有,你别听军霞瞎说,没有的事。”

“真的假的?”赵月追问了一句。

“你希望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宋南极突然冒出来一句。

赵月笑着说:“当然希望是真的了!哎,你对俺们说,你暗恋上谁了?是咱们班的吗?”

宋南极心里一阵酸楚,苦笑一声说:“没,真没有,你们别瞎猜了。”

“那也是,现在还是先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别早恋,那样影响学习。”赵月说完就坐回座位上打开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宋南极无力的垂下了脑袋,心如乱麻。

“她这么说是不是表示会拒绝我?”

“我是不是要等着高考完了再跟她表白?”

“哎,谈个恋爱怎么这么难啊?愁愁愁,愁的我白了头。”

“不,刚才不都想好了吗,今儿晚上一定对她表白,快刀斩乱麻,绝不拖拖拉拉。”

“就是,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今儿个把这件事定了,不论结果如何,我都要把心思放回到学习上,不能辜负父母对我的希望。”

再一次打定主意的宋南极决定不再犹豫,当下撕了一张纸条,写道:今天晚上能来操场一趟吗?我有事情想对你说。然后宋南极将纸条夹在了从赵月那借来的《红楼梦》书中,露出一个小小的又很容易发现的角。

深呼吸三次之后,宋南极用略带颤抖的双手将书递了过去。

“赵月,书我看完了,还给你。”

赵月回过头,“这么快你就看完啦?呵呵,别是囫囵吞枣昂。”

“不是。”宋南极低下头没再说话,只是用眼睛的余光是不是扫视一下前桌的反应。

宋南极的小纸条很快就被发现了。紧接着晚自习的上课铃也响了。宋南极的小心脏跳的比上课铃声都急。

看了小纸条的赵月整个自习课似乎都很安静,没有像以往那样是不是扭过头来和宋南极,孙伟开开玩笑。赵霞也是。

宋南极则是目光呆滞,满心忧思的度过了四十分钟。

然后,临下课的时候,赵霞突然又将那本红楼梦递了过去,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表情关切的看了下宋南极。

不出所料,宋南极在里边发现了一张新的小纸条,上边熟悉的字体写了七个字外加一个句号:我不去那种地方。

晴天霹雳,宋南极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大脑一片空白,呆滞的目光盯着前边的书堆久久没有动一下。

看到班主任过来巡视,宋南极赶紧随便抽出一本书,拿了钢笔,侧着身子摆了个pose,开始模仿起罗丹刀下的“思想者”,直到第二节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然后静待了五分钟之后才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走出教室。

冬夜的星空格外高远,宋南极在教学楼下深吸一口气,心中有一股想要呐喊的冲动。

“为什么?为什么我第一次的爱情连萌芽的机会都还没有得到就被扼杀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长时间的暗恋都是单相思?”

“为什么?不是说付出就有回报吗?为什么我这么多情感全都是付之东流?”

不知为何,宋南极脑海中突然出现了83版《射雕英雄传》中完颜洪烈发现包惜弱欲要离开自己去找杨铁心的时候的一番话语:我知道,这十八年来我费尽心思博取你的欢心。我以为真诚所至就是金石为开,谁知道,你根本没有血性。

夜空繁星点点,宋南极朝黑漆漆的操场望去,满是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

“回家,睡觉。”突然感觉到一阵疲惫的宋南极拖着木讷的身体回到宿舍,强颜欢笑几句之后便脱衣服钻被窝睡觉了。

就在那一个星期之内,宿舍里边从宋南极到李逵,再到老情,均遭遇了爱情滑铁卢。同宿舍的哥几个同时恋爱又同时失恋,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连载: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
31.5万字 · 1.8万阅读 · 25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