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三千追牦牛(四)| 千里相会西宁城,百感交集塔尔寺

字数 3284阅读 78

上次说到,水哥意外地误了火车,却有惊无险买到了次日出发的火车,而其余十二人也分别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彦臣陆续与一些小伙伴迎来了初次见面,当然,也迎来了与西宁的初次见面,而他在西宁做的第一件事是:跑步十公里……

回顾:

高歌三千追牦牛(一)| 情真意切三百六,缘起骑行一十三

高歌三千追牦牛(二)| 临行情切心欲飞,出发坎坷铩羽归

高歌三千追牦牛(三)| 惊而不险出发日,平而不淡初见时

彦臣跑完十公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回青旅的路上买了些水,他突然觉得胃口大开。回到青旅的时候,大家已经在等他去吃晚饭了。不曾料到的是,彼时他们几人在火车上讨论的一顿大餐,眼下却变成了一顿快餐面——炮仗。

满身的疲惫和困乏终于战胜了一时的兴奋,每个人都想尽快果腹之后好好休息。

路边“会议”

饭后,提前去青海湖逛了一遭的坤哥也回来了,此时,来自北京的八个人——彦臣、猫猫、小星星、小超、小慧、蜗牛、小明、坤哥——全部到齐。

一起回青旅的路上,大家聊起了第二天的计划。彦臣原本计划路上的住宿和安排都随机应变,就像他们去年在张北的草原天路骑行一样。

但是,猫猫和坤哥此时建议彦臣把第二天的住宿提前确定下来——毕竟在一个旅游旺季的小城镇,对于一个十三人的队伍来说,临时安排住宿很可能会分开住店,甚至找不到合适的住宿,存在这些未知实在欠妥。

小明、蜗牛等人也表示支持。

然而,彦臣在听到不同意见时的第一反应仍是辩解:“没关系的,车行老板说了现在并不是最旺季的暑假,住宿和自行车都有富余。再者,这里住宿条件比较差,我想眼见为实,到时候挑一个条件好一点的旅馆。”

“人少无所谓,咱们人多不行啊!”坤哥解释道,语气很沉稳。虽然坤哥看起来长得着急一点,但是他的年龄并不大,而他那些实实在在的户外经验,后来还帮了彦臣很多。

就在说话间,猫猫已经开始寻找合适的住宿点了。细想他们两位出于经验而提出的建议,彦臣很明显地感觉自己的立场已经站不住脚了。气氛倒也没有紧张起来,只是大家都开始认真思考和讨论接下来的安排。

而彦臣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坚持并不是出于理性考虑,只不过是出于保护可笑的自尊,便说道:“那我也给车行老板打个电话问问吧!”

图@猫猫,摄于塔尔寺

预定了住宿之后,直到讨论结束,只有环湖方向的问题没有解决——顺时针还是逆时针?对于这个问题,彦臣考虑过风向、风景、人流量、路面起伏、习俗习惯、查卡盐湖等等条件。可以说两者各有利弊,却没有一个强势的理由让他们做出选择

此时,出乎彦臣意料的是,猫猫提出了一个出于安全考虑的问题:“因为大多数人都是顺时针环湖,估计经常跑这条线的大车司机也都习惯了骑行者的位置。但是,如果咱们反骑的话,司机可能不适应,会有点儿危险。”

虽然这个说法无从验证,但是大家听了之后都明白,“安全”无疑是所有问题当中最关键的那个。

思考片刻,出于特立独行的骑行习惯,彦臣并不想放弃一直坚持的逆时针反骑的方案。于是,他仍然固执地保留了一点儿可能性:“这个就明天再说吧,到了车行再临时决定也没问题。”

最后,大家商定明天早上六点半集合去塔尔寺游玩一遭,便各自散去休息了。

陆续抵达

天色渐晚,时针指向七点半。小灰灰和风雅到站了,坤哥和彦臣一起去接站。

与两位初见之后,彦臣发现小灰灰与群聊中的表现相比,显得安静很多,有着户外人常见的黑脸庞,看起来很结实。巧合的是,一同到站的风雅刚刚相反,肤色白皙,声音也有点儿柔弱,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南方女孩子的娇小感。

彦臣好奇地问了一句:“风雅以前也经常骑车吗?”风雅回答说,自己以前也经常骑车,只是最近才骑得少了。

青旅一角

晚上十点半,估摸着牙牙和小平也应该到站了,彦臣便抓紧写完了日记去接站。此时已是深夜,他发现晴朗午后积攒的温度一下子都不见了,渐渐起势的西风中送来阵阵凉意,好像突然换了一个季节。牙牙和小平背身躲着凛冽的西风,激动地说道:

“我刚刚才从35度高温的长沙出来,就到了这么个鬼冷的地方……”

“冲锋衣里面还穿着短袖呢,真是提前过冬了。”

说话间,他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一路上和古灵精怪的小平和爽朗爱笑的牙牙边走边聊,还迎上了刚刚饱餐回来的风雅、小灰灰和坤哥。此时,彦臣能感觉到大家相互间还是有一点儿生疏,只有顺利汇合的喜悦总是溢于言表。

唯一高兴不起来的是,从小平沙哑的嗓音来看,她的感冒似乎比大家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彦臣不由得再次担心起将要到来的四天行程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二人顺利抵达西宁,只差当时没有赶上火车而不得不晚出发一天的水哥了。

塔尔寺

忐忑晨跑

虽然彦臣在微信群里发完2号的行程公告之后,入睡时已经很晚了,但是凌晨五点天还没有亮,他便自然醒来,不知道是旅途兴奋还是生物钟在起作用。彦臣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便决定起床去晨跑,他又一次感觉到人的身体有很强大的适应变化的潜力

出门后,彦臣惊讶地发现昨天朗日当空的西宁,眼下却正在下雨!多变的高原天气,不知道会带来意外的惊喜,还是纯粹的意外。

天气清冷,彦臣为了少出汗和保存体力,跑得比昨天慢了很多。控制脚步容易,脑海中的思绪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一会儿担心今天的塔尔寺之行,一会儿担心明天的环湖之旅。

直到五公里跑完,这些胡思乱想也没有什么结论。彦臣只得承认,大脑无疑是人最难控制的器官

塔尔寺

时间很快过了约定的六点半,带病未愈又困顿不堪的小平和牙牙决定不跟大部队去塔尔寺了。坤哥便带她们在西宁市里随便逛逛,顺便等还在火车上的水哥会合。

其余九人组成另一个小分队,趁着西宁稀薄的夜色,吃了一碗拉面就出发去塔尔寺了。

出发前一天,彦臣问刚刚从塔尔寺回来的坤哥:“坤哥,你去塔尔寺的时候,你穿秋裤了没?”

坤哥坚定地回答:”没有啊,不冷!“

然而,到塔尔寺下车后,天上的阴云越来越厚重,彦臣感觉到一阵寒风袭来,打了一个哆嗦之后,就哆嗦个不停了。他看了一下当时当地的温度,发现已经迫近零度了,他想到一条名言:有一种寒冷叫忘穿秋裤

更令人惊讶的是,当他们买好票走进塔尔寺景区的时候,原本天上飘着的细雨突然变成了雪霰。虽然这突如其来的细小雪花不易察觉,但是,眼前这一幕还是给他们的旅途平添了几分忧愁。

小明感慨说,这大概是他经历的最早的第一场雪了!不过,随着导游有声有色的讲解,大家对于下雪的惊喜却慢慢地胜过了对于旅途的担忧。

彦臣当初计划来塔尔寺,只是填补环湖骑行之外空余出来的空白时间罢了,顶多算是骑行大餐的“开胃菜”。彦臣并没有对此行抱有什么期待,然而最终他发现,没有期待对一段旅程来说是好事,过高的期待往往会让旅途变得索然无味。

他们请了一个导游,跟着这位虔诚的导游彦臣也了解了很多“异域知识”。但真正触动彦臣的却是塔尔寺里亲眼所见的场景和导游大姐口述的那些传说。

塔尔寺不仅仅是一处旅游景点,更是周边佛教信徒们朝拜的圣地,而这是彦臣第一次亲身来到藏传佛教的寺庙,真正感受到藏传佛教的氛围。

导游对他们说,当初宗喀巴大师成佛时,他打坐的地方生长出一颗菩提树,菩提树上有十万片叶子,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一个佛像。信众们磕的十万长头就是为了把这棵菩提树上每一个佛都拜到。但是,他们放下世俗去磕十万长头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祈祷苍生,是一种对信仰的虔诚。

每每说到这些字眼,这位导游总会双手合十。


信仰的力量

他们轻轻绕过那些磕长头的信徒,看着这些虔诚的灵魂;他们也在做午课诵经的僧众面前驻足,既好奇又敬佩地观看着他们;他们也曾佛塔下面转经祈福,就好像每一次触摸都能感受到力量。彦臣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卑微。


虽然经常耳闻信仰的力量如何强大,但是当彦臣实际接触到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是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这种无法理解的力量感,在彦臣以前的世界观里并不存在,那天的所见所感就像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扇大门

这扇门里的世界有自己的规则,有着不一样的驱动力和力量源泉。就算你知道这扇门的存在,也永远不能感受门后面的世界是多么的与众不同,直到你亲眼所见,亲身经历。

彦臣想象不出还有什么内心的力量可以超越对这信仰的坚定。他进一步想到了当初决定不按当地习俗非要逆时针环湖的事情,彦臣甚至有一些自惭形秽的感觉,也第一次从根本上动摇了逆时针环湖的决心。

彦臣没有任何信仰,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应该就因此忽视任何信仰,此时在他的心里,似乎有两种力量正在强烈地角力……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