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一场情长,我许你一世清欢,可好(贰)

那人只在灯火阑珊处

时间过得很快,因工作要求,过了年,就要去G市学习一年。珊子知道了很高兴的说我来了她们就有伴了,听我说要另找房子,珊子说这事她包了,而且南宇哥也在G市,熟人熟地那更好。

国庆回家,珊子一回到她外婆家就拎着一大袋零食巴拉巴拉的就往我家来了,美名其曰是给我的“特产”,只是某个馋鬼吃得比我还多是怎么回事,多年的相处,我才不信她会有这么大方。

在我一番打趣下,她才不得不承认:“零食是我挑的,钱是小舅开的,这不国庆嘛,我们要回来,我想买零食,小舅不让,说什么女孩子家家的少吃这些。我才不管呢,我想吃,出了好多新口味,而且我馋了好久了,我就说是买了带给小姨,小姨也喜欢吃。哈哈,小舅就给我买了,还喊我多买点,我专拿贵的,喊他小气嘛,哼,嘿嘿我聪明吧”

哎,果不其然,有些人为了吃,就这么把我卖了。不过还是挺好吃的,就在我们俩一个喂一个吃的时候,就见远远走来一个人,貌似长得不错。默默停下手里动作,看着某珊吃得正欢。

“小姨你怎么不吃了?这个,还有这个也不错”

“我歇口气再吃”

“咳,小珊,零食好吃么?”

“好吃啊,额,小舅”……无视脸颊吃得鼓鼓的某珊,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的表情,这画风太美。嗯,今天天气不错。

“这零食不是给你小姨的么,怎么到你手里了!”接到某珊求救信号,强得忽视不了。

“额,南宇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味道不错,要不来点?”

“不了,你们慢慢吃吧”某珊在半边一下噎住了,我正拍着珊子背,我爸看到南宇哥,就喊去拉家常了。珊子说小舅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表示没看清楚,旁边的人哀嚎:近视的人是我好吧,完了,回去要被骂了,不行,我要多吃点以慰问我受伤的心灵。我:……

我爸说好久没见南宇哥了,要留下吃饭。某家叔侄俩也没推辞就留下了。鉴于厨艺菜鸟级的我和珊子接了端菜上桌的任务。席间,珊子吃得正欢,我担心她会不会吃撑,我妈笑说她比我小,还在长身体,说罢还往我俩碗里夹了好多肉,让我们多补补。

大人些聊着聊着,却听见南宇哥说我实习找房子的事,他说可以住他那,他那房子大,而且离我实习的地方也不怎么远,交通也还方便,有车也可以送我。我一愣,还没打算和我爸妈说。他们还不知道这事,我老妈在旁边数落我,珊子这臭姑娘还在一旁瞎煽动,说住得近方便她来找我玩,把我老妈哄得开心完。我老爸觉得倒是可以,我老妈还怕麻烦人家。

人家一句不麻烦,我比珊子省心多了,照顾一个俩个也是照顾。然后我老爸老妈出于安全和放心就这么把我定了,实习住南宇哥家,一年。

我不想麻烦人家的。虽然人家有工资说不要房租费,养得起什么的。我老妈决定让我放假回家拎些肉啊,菜啊什么的拎回去。好吧。一旁的珊子高兴得来句:终于有肉吃了。南宇哥轻咳一声,某人就不敢吭声了,偷偷拉我袖子:小舅好吓人。我妈一听笑骂珊子,她小舅还能虐待她了?来来来多吃点。肉尽往珊子碗里夹,珊子一见更开心咯。

我哎?呜呜,默默吃我的白米饭,吃着吃着,只见南宇哥夹起几片块肉在我碗里“你也多吃点”,(⊙o⊙)哇,除了我老爸老妈没那个夹过菜给我,好感动,“礼尚往来,嘿嘿,南宇哥你多吃点,我妈炒菜好吃”

我爸就在一旁静静看着:“这酒,怎么有点辣啊?”“额,爸你也多吃点”“外公你也多吃点”一顿饭就这么欢快的过去了。

过年前,南宇哥开着车就把我行李和我拉到他家了,珊子在门口等着我们,南宇哥叫珊子带我进去休息,东西他来搬。我没那么矫情,也要搬,珊子问是不是心疼小舅要一起搬,虽知她说着玩的,奈何我还是红了脸瞪她一眼。东西不多,一个手提袋,俩个行李箱,一床被子。被子陪了我三年,而且是我老妈找师傅定做的,抱习惯了。她们说买个新的,我不愿。

南宇哥家的房子装修的很好看简约,大方,处处又透着阳光的气息。我的房间在珊子的隔壁,斜对着南宇哥的房间。房间不大不小,刚刚好,布局合理,整个房间是白+淡紫色的,全是我喜欢的风格,而且还有个独立的卫生间。趁着南宇哥去弄饭,珊子说,这个房间是重新装修的,花了俩天,东西都是他们俩选的。受宠若惊的我在一旁傻乐,抱着珊子么么哒,太爱了。

得知我对新房间很喜欢,大家都很开心。饭后珊子带我参观房间,珊子喜欢嫩绿色,她的房间一向生机勃勃的,南宇哥的是大海的蓝色,宁静而深邃,挺适合他的。珊子要求和我睡,理由是不常回来,有时候住校,南宇哥叮嘱我们早点睡就去休息了。

珊子拉着我说她们学校的新鲜事,说到高兴处手舞足蹈的,这傻孩子,一天动力满满的。然后又扯到南宇哥身上,吐槽他的小洁癖,对他的各种坏话。挺好的一个人,若不是清楚他的为人,便会觉得,这是一个十恶不赦,虐待小侄女的大坏人。

我在一旁笑,珊子这傻孩子还说我来了,我可以帮她欺负回去了。额,打是打不过,骂我也骂不来,我问珊子怎么办啊,她想不出来,泄气的珊子郁闷半天突然冒出句:“小姨,要不,你收了我小舅,做我小舅妈吧,你喊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样他就不敢欺负我了,哈哈,我真是聪明!”

“……你个傻孩子,怎么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馊主意,别乱说”吓得我。

“小姨,这个想法可以的,你看你俩又是同辈的,而且又没有血缘关系,重点是我小舅还没女朋友……”“停,打住,别胡思乱想,胡言乱语了!”“哎呀,古人不是有句古话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我睡着了……”“小姨你看我小舅其实还不错的,有车有房,人还长得帅,又会做好多好吃的,到时候工资卡交你手里,我们俩就去做个土豪……”

周公啊……实在不行了,这娃太吵,作势要起床,“小姨你干嘛?”“找你小舅去”“嘤嘤我不说了,你们好吓人,都是坏人”“好了,不准说了,睡觉吧”见她半天不吭声,还以为她睡着了,正准备睡觉,“小姨,我小舅真的不错~”我……一夜无眠,我认床,呜呜。

第二天早,还没天亮,轻轻起床,在客厅倒水喝,喝完准备睡觉,正转身,背后站着一个人“!南,南宇哥,你怎么起来了,吓我一跳!”“昨晚睡得好么?听你们那有聊了些什么,很欢乐?”昨晚,额,不能说“没什么没什么,呵呵我先去睡觉了,早安南宇哥”“如果可以,你愿意么?”开溜的我隐约听到这话,一回过头见他背对着我,拿杯子倒水,好像刚刚没发生什么,莫名其妙。

关门回到床上,摸脸,很烫,心跳得很快。脑海中想起杂七杂八的片段,我久久不能平复下来。闭眼深呼吸,也许是被珊子的话影响出现幻听了,也许是没睡好。安慰自己,怎么可能,慢慢的就睡着了。轻柔的话语,还是像块石头砸进了心里,泛起阵阵波澜。

过年没回家,跟老爸们打了电话报平安和新年快乐,老妈一向叮嘱我在外注意安全,好好听南宇哥的话,我一一应下,把电话拿给南宇哥,我凑过去,就听见我老妈和南宇哥说,我就拜托他照顾了,南宇哥承诺会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一定照顾好。把我老妈哄得很开心。天呐,这是在说什么,都不敢看南宇哥了。

G市有个灯会,珊子央南宇哥带我们去玩,因为天气冷,一直都窝在家里没出去,他也觉得好。我们准备准备穿得暖暖的,晚上七点就出门了。从那天后,一切如常,只是隐隐觉得哪里似乎又不一样了。

灯会的地方有点远,南宇哥开车,找了好久才把车停着。珊子拉着我叽叽喳喳的跟我说这边的景点,哪里的东西好吃,哪里的东西好看又便宜。过年的气氛浓浓的,晚上的街道边的树挂上了红灯笼,红红火火,很好看,人来人往,大部分有卖灯笼的,小吃也多,经过的小情侣,家长拉着小孩子的手上都拎着一盏灯笼,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抬头看,街道上空也挂满了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灯笼。

我们俩吃着糖人,也提着个灯笼,南宇哥跟在我们身后,看到前面有个小摊摆着面具,挺中国风的,珊子拉着我就跑过去了,回头看南宇哥,见他抬步跟着上来,眼带笑意,倒是与四周生出不一样的感觉。脑海中自动置换场景,阑珊的灯火下,好一个翩翩公子迎面来。赶忙回头,眼前突然现出一张尖嘴獠牙的鬼脸,“呀!”一吓惊退一步撞入一人怀里,“额,小姨,是我啦,你怎么不经吓”珊子见我吓着了,把面具拿下,我正惊魂未定,头上传来声音:“小末,你怎么样?小珊,别调皮”“我没事”理理胸口,才顺口气,惊觉我好像在一个人的怀里,貌似还是南宇哥,赶忙挣脱开,低下头,面上一热,不知道说什么,灯光那么暗,他们应该没看到。

小珊见我被吓到,说要买奶茶给我压压惊,就跑了,我正说不用,人都没影了。南宇哥走在我旁边,脸上热度还没散,顿时觉得尴尬。“南宇哥,刚刚,不好意思啊”“咳,没事,只是”抬头看他,“撞到我心口上了,呵呵”。不明所以。“小心!”,猛的一股拉力,我身子一偏,被人用力圈在怀里了,薄荷味钻入我的鼻腔,竟然很好闻。身边匆匆跑过去几个人,嚷着抓小偷,如果不是南宇哥,我估计要被撞到了。

咚哒,咚哒,咚哒,这心跳声,强劲有力。额,,貌似我又被抱了。

“南宇哥,那个,可以放开我了吧?”,脸上的温度还没散去又急速升上来了。“嗯,还不可以”我随即瞪大眼睛看他,一脸惊讶:“为什么啊”。“因为我还不想放”。看着他认真的脸,目光炽热得令我不得不低头,太受不住。

我们就这样站在路边,感受到旁边行人匆匆投来的目光,我努力把脸埋好,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没看到没看到……

“小姨,,,哇!舅你,哎哎,你们,额,这样挺好,哈哈,哎等我拍个照”。完了,珊子回来了,瞅了一眼笑得暧昧的某珊,我脸直接爆红。听到此话,急忙的挣脱:“南宇哥,你,你快放开我”。

“小珊,你说我给你找个小舅妈好不好?”南宇哥听了竟然把我抱得更紧了。“不要,我只要我小姨,也只喊我小姨”。喂!你们叔侄俩要讨论什么的,能不能先把我松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