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的师傅的专属语言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摩的开始成为了要和的士一争双雄的又一种交通工具。什么是“摩的”?摩的就是摩托车或电动车载人收费的一种新的交通工具。这种工具其实很早就开始出现,基本在很大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电动车还是只出现在极少的人手里,摩托车便是取代自行车成为新一代卖弄风骚的头娘。那个时候每户人家谁家有一台摩托车都是很自豪的事。感情自豪感比自己买了总裁带来的尊贵感差不了多少。

但是,我只知道摩托车一般只是在家里有事出门代替走路和自行车来用,或者就是载载家里人过年去亲戚家走走亲戚这样的一种使用方式。什么时候成为又一种职业低门槛的谋生手段,只能说是在时间的长河下慢慢游出来的。这样说是不是会暴露我的年龄,但是从我来看摩的真正的发展起来,发展到每一个公交站牌口,每一个超市面前,甚至你不用走几十米就会有摩的师傅在等你呼唤他的声音这么广。这样确实暴露了我的年龄,把自己说的这么嫩我怕遭报应明天早上肉包子买完了呀。

摩的几乎可以是在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是迅速发展起来的职业。不需要学历,不需要驾驶证,成本又不贵只要会骑摩托车就行了。然而摩托车谁不会呢,毕竟不需要什么耗智力的东西。所以这样一来摩的的师傅一般都是乡下的农民来城里谋生,或者是一座城市的底层人员。

即便这样,他们也已经形成了一个群体。群体会自然而然有自己的语言,就像婴儿有自己的语言一样。那么摩的师傅的语言是什么呢?——一个眼神,这种眼神是如此的特别。当你们四目相对,又或者你越过师傅看向的是远方,师傅们可不会管你这么多,他们会对你眼睛一挤,下巴一抬,完全用不着嘴部的微笑你就完全会懂他的意思。或者你会微微摇头,或许你会视而不见,总之,他们不会在你身上停留太多时间。一个眼神一个下巴的动作他们在一分钟里面可以寻找到15个顾客,你不值得耗费太多时间。除非你是他失散的私生女。

我很喜欢摩的师傅这种独特的“语言”。有一段时间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很小的房子里面,市中心的地下室。你不知道里面和外面是什么感觉,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走到外面的豪车快把我的眼都要刺瞎,但我还是常常不要脸的去找寻找刺激。所以这样,常常下班心情低落的要死,但每次只要遇到摩的师傅向我抛来他的语言我就会顿时开心很多,许多。你要知道你在一座城市郭过着最卑微自己最看不起的生活。一个人过于忧郁,就像这样,不可能有伙伴。所以,师傅让你觉得至少还有人关注你。一点点,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就够满足。

这就是我这么喜欢摩的师傅的原因,但我很少坐摩的。不是被很多《某地摩托车又出事故,伤亡惨重》的新闻所影响,更多的在于除非特殊情况真的没多大必要。之前上班快迟早,做上一位比较有眼缘师傅的车。跟他闲聊才知道原来这一行,辛苦是不怎么辛苦就是太无聊。基本上除了没什么人的时候,一天的时间都耗在了摩托车的座椅上。而且现在的竞争越来越大,以前一个地方也就两三个人现在多的八九个人都有,所以一天赚一两百块钱的时候比以前多了很多。“一天赚一两百很好了,又轻松又不累,多好啊。”我问,师傅说,“并不常常这样,你们这种上班奋斗在职场的人是不懂的,那是一种空虚。就像你看一个星期的泡沫剧什么都不干,看完结束以后的那种无力苍白感,很露骨的心慌。你们年轻文化人不懂得的。”“师傅,您还挺有才的啊。”“嘿嘿,能有什么才,上有老下有小,谁愿意做这种卖时间的事,不过没办法,没学历没见识什么都没有,只能干这个。你看我这秃顶就是这么来的,刚做这个没几天没客又心烦给愁的。”我便没再多说什么,也并不需要说些什么。

就是这样,我喜欢摩的师傅特有的语言,会让我开心。但我依旧不会因此就做他们的车,大爱一点来说,希望他们不是被迫做师傅而能真正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情去做。但是生活从来艰辛,谁说不是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一年他也二十九 跟我一起踏上北上的列车, 同一个车次, 不同的车厢, 下车后我祝他一路顺风, 他嘱我一切小心。 ...
    M先生的速写本阅读 183评论 0 2
  • 青春总是有色彩的。有人的青春是黑色的,谎言、欺诈、暴力,充满了敌意,如捍匪周克华;有人的青春是灰色的,平淡、失意、...
    傲看今朝阅读 14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