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帮你搬过家的人

那时候的天是村上春树小说里的四月

也是吕克贝松电影里的希腊

你在天空下带着大马哈鱼的鳍

向着心灵的故乡洄游

楼宇地铁皆成刮鳞出血的乱石急流

有人在炖菜的灶台旁读诗

而你在摇摇晃晃的电梯中

默默调大了脑海中披头士的音量

那时候你不知道帕蒂史密斯还年轻

就像你懒得去数磨难的皱纹

有些人一过二十岁就老了

刚懂得酒的滋味就敢和死神对饮

请记住年轻时帮你搬过家的人

他们像巴厘岛的植物一样自带阳光和叶绿素

合成挥霍不尽的时间和空虚

像沙滩上的孩子,根本不在乎脚印


那时候的家也不过是两只行李箱

一只装着梦,另一只装着穷

贫穷而有一件詹姆斯迪恩的白汗衫也是好的

冬天则有鲍勃迪伦的格子围巾

和幽灵度过的每个夜晚都是温暖的夜晚

你们像蚕一样卧在孤独的桑叶上

各自卧冰求鱼,各自吞火裹饥

需要幸福的时候,至少你还有右手

而如今的世界是他者的世界

一个刀枪不入的他者,一个雌雄同体的他者

所以不要问伤心地在哪里

一个门牌号就是一个伤心地

请记住年轻时帮你搬过家的人

他们像搬运弗洛伊德价值连城的作品一样

搬运你分文不值的棉被、锅碗和台灯

然后在廉价川菜馆道别,假装没心没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听着彭佳慧《走在红毯的那一天》的歌,想想过几天,你也要走在红毯上,带上幸福的戒,有个人厮守到永远,是一生所愿。...
    闲时逸文阅读 253评论 2 5
  • 当拿起相机拍出一堆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相片却无能为力时,我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能力上的软弱。 当花掉一大堆钱买来一大堆...
    周lynn阅读 3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