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相思,北方有嘉木

北嘉原来不叫北嘉,一个偶然,她认识了南木,便有了新的笔名,北嘉。

(暂且把北嘉以前的名字成为小A吧)

日子还似往常一样,找工作,面试,回家吃饭,波澜不惊。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小A晚饭后,慵懒的躺在床上,靠着身边的那只大熊,守在暖气旁,感受这个冬天带来的丝丝热量,翻着手机里的一些八卦新闻,偶尔翻翻群里的人再聊什么,小A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需要问问广大网友们,就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而与自己无关的群消息接连不断的发出来,于是便撤回了消息,恰好被上海的小木看到了。阴差阳错的小木就加上了小A的QQ,小A问:who? 对方发来一段英文:A stranger .....云云……小A虽说拼死拼活的考过了CET4,但是第一反应也看不太懂那一段话,但在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学霸梦,所以对这个人瞬间产生了好感。她直接就甩出了汉语,你在说什么?啥意思?小木很有礼貌的回答,你好,我想跟你交朋友,我是群里的陌生人。

小A是个文艺小愤青,喜欢写文,喜欢插花,喜欢中国风的裙子,可同时她又是一个十足的女汉子,五十斤重的行李箱,说抬上六楼就一鼓作气给整到了六楼,而小木,是个喜欢播音的电台主播,同时又对专业技术一网而情深,他为了学习技术,从南方小镇去了北京,为了实现梦想,又从北京一路冲到了上海,其中酸甜滋味恐怕只有当事人可以体会。就这样,两个臭味相同的人开始了一系列无关痛痒的对话,随着聊天的深入,他们发现两个人的兴趣爱好高度一致,对方都喜欢听安静的音乐,喜欢读书,喜欢诗和远方,而自己又做着一份抛开感性异常理性的互联网工作,喜欢骑马喝酒走四方,虽然师出同门,却都在他乡为梦想漂泊。小A一度以为这人肯定是好友带来的恶作剧,向小木再三确认后才知道,世界真的有跟自己相同的人。这一场对话,很舒服,很轻快的聊了好几个小时。

日子还跟往常一样,就是多了一个小木每天会发来早安问候,小A跟同学周末小聚了一下,看看风景,吃个小饭,出门的时候偶遇卖花的阿姨,想起还有老友送的花瓶,经过一顿砍价,成功入手好几束格外雅致的小花。到了晚上,俩人又从笔名这个话题切入,他说他的笔名叫小木,小A说,她还没有想好自己的叫什么,改过好多次,感觉很多人都叫小北,原来叫过微草,要不你给我推荐几个吧,小木说,要不就叫北草吧,小A看了看这个名字,虽然也有些文艺,但未免感觉有些凄凉,还是换一个吧,小木顿了一下,发过来一句话:北方有嘉木,南方有相思,要不你就叫北嘉吧。小A听了很开心,北嘉听起来还不错哦,很是喜欢。小A 刚把喜悦的心情发给小木,就突然看到对话框又弹出一句话,“哦,我刚记错了,应该是北方有相思,南方有嘉木。”然而小A大脑快速想了一下,笔名改成北相好像也不太合心意,就这样阴差阳错,小A笔名改成了北嘉,小木也称为南木。

小A一度觉得生活已经开始要美好的不像话了,可是突然有一天出现了一个她控制不了的事情,她的家里出了点儿问题,瞬间小A那种无可奈何的无力感涌上心头,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欣喜也随之散去,她的情绪一度失控,加上一天只吃了一顿早餐,又哭了好几个小时,心情糟糕到了极致,眼睛肿的不像话,头疼,胃疼。各种不舒服的感觉倾巢而至,到了晚上小木要说晚安的时刻,南木发现小A的状态不太对,南木就陪着小A聊天聊了一夜,一直到凌晨四点钟,小A压抑的感情也被释然了,头痛好像也减轻了许多,隔着手机,一个在北方的京城,另一个在南方的东方明珠,却因为相同的爱好相识相知,放下手机,俩人缓缓的进入梦乡,不知道那夜南木做了什么梦,小A又遇到了谁。

时光清浅,两个人的感情因为相似度的提高迅速升温,而这个像小男孩的小姑娘萌萌的少女心也开始发芽。那天南木问小A,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小A说,喜欢深情且专一的,小木又问哪你介意有关系很好的女性朋友吗?其实小A心里清楚,在现代文明中,很多关系已经不分性别,只要脾气相投,男女都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是小A真正跨不过去的时自己心里的那道坎,而恰好南木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争论,只是从青春懵懂谈到大家都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了,城市里的马路越来越拥挤,而孤独的人也越来越堵,我们大家都是这座城里孤独的守望者,不是吗?

南木跟小A心里都清楚,即使大家心灵相通,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有些距离很难跨过,南木愿意为了小A跟朋友保持距离,至少在小A看来,她心里受过的伤,有个男孩愿意去去为她疗伤,告诉她,我们还是要有去爱的勇气。小A很感动南木为她做的,但是她心里明白,自己现在还不适合去谈感情,居无定所,漂泊在外不知道会在哪一片土地生根发芽,而感情本身就是一件很受伤的事情,虽说失败的可以当成成长,却也是心如刀绞一点点的跨过来的。而南木告诉她,“我从第一天就知道,你不可能来南方,而我也不会去北方,一切都随缘吧,如果你那一天突然觉得,南方,也有了一份念想,你就来南方吧。”小A只回答了一个字:“好”,但是,南木不知道的是,看似坚强的小A其实隔着看不到的手机屏幕,默默的流下了两行泪。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故事又回到了第一天,“who?”“A stranger ,I want to make friends with you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一章节作者提到玛丽•荷•艾斯(1893~1984)写的《在森林里》。艾斯生于美国威斯康星州,据说在创作《在森林里...
    陈杉杉阅读 139评论 0 0
  • 清白无辜的好人,不仅失去力量,最终也不被人爱。 太追求清白无辜感的人,太喜欢包办事情的人,就会把“我很好” “我很...
    阿银老师阅读 142评论 0 2
  • 秋风不识人,乱生春色与谁争?翠叶翔飞似碧簪,等等。可是仙人来相赠? 从此无佳音,纱窗日落西风冷。一叶香满惊酣梦,点...
    卿若安阅读 6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