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贾瑞尤二姐之死,他是藏在暗处的凶手

96
费漠尘
2017.08.26 08:29* 字数 3067

都说贾府最为狠毒的当家人之一凤姐,其手里攥着几条人命,其中以贾瑞和尤二姐之死,进行了详细的前因后果之描述。

然而,一个人想要做成一件事情,尤其暗中整治他人之事,仅凭一己之力,是万万做不成的。换句话说,得有得力的帮手(帮凶)。而一件事情从起始到终结,都是一个又一个微乎其微的细节组成的。也就是说,完成一件事情,任何过程与细节,都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诸如贾瑞想要抱得美人归,几次前往凤姐家,终于见着朝思暮想的凤姐了。但郎有意、妾无心,因此,希望惩治一下贾瑞,让他自动退出的凤姐,一开始就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主动约贾瑞,却又放鸽子,让贾瑞不仅受冻一夜,还被爷爷贾代儒不由分说的打了三四十大板,而后饿着肚子跪在院子里念出十日的功课来。

有些人天生有股子不到最后不放手的倔强,被戏弄的贾瑞,隔了两三日又来给凤姐请安,凤姐一看,这是个死皮赖脸的流氓啊,得下狠手来对付了。所以,再约,并暗中找来贾蓉贾蔷帮忙。

这一次,贾瑞被搞得很惨,贾蓉贾蔷不仅仅是吓唬贾瑞,并早有准备的逼迫贾蓉写下欠条,临了,还拿一桶屎尿,浇在傻乎乎等着听令溜回家的贾瑞身上。

之后,有了贾瑞的欠条,贾蓉等人经常上门要债,加剧了贾瑞的心病,又恐慌又相思又想不出办法还贾蓉银两换回欠条,况爷爷贾代儒并不知情之下,仍严加管教催促贾瑞学习。几下夹攻,原本非常健壮的贾瑞,硬生生给逼得病倒在床,吃什么药也不见效。

其实,人求生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贾瑞也如此,他害怕死去,所以,听见爷爷说喝了这药便好了之后,急忙一口将碗里的汤药给喝光了。但一个人若突然病倒至有了生命危险,必是再无生的希望。原本就生活在贫困中,依托贾府的照顾而夹缝里生存的贾瑞,只因生出情欲之贪念,三五下便一命呜呼,虽事儿可恨,人却可怜。倘若,富贵公子哥的贾蓉带着贾蔷,不去威逼贾瑞写下估计一辈子都还不上的欠条,或者,收了欠条之后,也不去要债,给贾瑞留下一条虽然狭窄却可喘息的缝隙,贾瑞也未必走向死路。


再来看尤二姐之死,虽说贾琏娶了尤二姐,尤二姐又被凤姐接回贾府之后,就没贾蓉什么事儿了,但尤二姐之所以非常顺利的嫁给贾琏,贾蓉功不可没。

且看原文:(贾敬升天,宁国府正合家忙着此事,贾琏也过来帮忙,叔侄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谈)贾蓉一一应着贾珍的话,跟随贾琏出来,带了几个小厮,骑上马,一同进城。在路叔侄闲话,贾琏有心,便提到尤二姐,因夸说如何标致,如何做人好,“举止大方,言语温柔,无一处不令人可敬可爱。人人都说你婶子好,据我看,那里及你二姨儿一零儿呢?”贾蓉揣知其意,便笑道:“叔叔既这么爱他,我给叔叔作媒,说了做二房何如?”贾琏笑道:“你这是玩话,还是正经话?”贾蓉道:“我说的是当真的话。”贾琏又笑道:“敢自好,只是怕你婶子不依;再也怕你老娘不愿意。况且我听见说你二姨儿已有了人家了。”

贾蓉道:“这都无妨。我二姨儿三姨儿,都不是我老爷养的,原是我老娘带了来的。听见说,我老娘在那一家时,就把我二姨儿许给皇粮庄头张家,指腹为婚。后来张家遭了官司败落了,我老娘又自那家嫁了出来。如今这十数年两家音信不通,我老娘时常报怨,要给他家退婚。我父亲也要将姨儿转聘,只等有了好人家,不过令人找着张家,给他十几两银子,写上一张退婚的字儿。想张家穷极了的人,见了银子,有什么不依的?再他也知道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不怕他不依。又是叔叔这样人说了做二房,我管保我老娘和我父亲都愿意。倒只是婶子那里却难。”

贾琏听到这里,心花都开了,那里还有什么话说?只是一味呆笑而已。贾蓉又想了一想,笑道:“叔叔要有胆量,依我的主意,管保无妨,不过多花几个钱。”贾琏忙道:“好孩子,你有什么主意,只管说给我听听。”贾蓉道:“叔叔回家,一点声色也别露。等我回明了我父亲,向我老娘说妥,然后在咱们府后方近左右,买上一所房子及应用家伙,再拨两拨子家人过去服侍,择了日子,人不知鬼不觉娶了过去。嘱咐家人不许走漏风声,婶子在里面住着,深宅大院,那里就得知道了?叔叔两下里住着,过个一年半载,即或闹出来,不过挨上老爷一顿骂。叔叔只说婶子总不生育,原是为子嗣起见,所以私自在外面作成此事。就是婶子,见生米做成熟饭,也只得罢了。再求一求老太太,没有不完的事。”

自古道欲令智昏,贾琏只顾贪图二姐美色,听了贾蓉一篇话,遂为计出万全,将现今身上有服,并停妻再娶,严父妒妻,种种不妥之处,皆置之度外了。却不知贾蓉亦非好意:素日因同他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如今要是贾琏娶了,少不得在外居住,趁贾琏不在时好去鬼混之急。贾琏那里思想及此?遂向贾蓉致谢道:“好侄儿!你果然能够说成了,我买两个绝色的丫头谢你。”

虽说贾琏尤二姐彼此有意,但若没有贾蓉的推动,想偷娶是很难办成的。况贾琏也并非真爱尤二姐,不过是为了玩乐罢了,如果没有人给他出主意,他也未必想到如此这般,很快在外头置办了房产来迎娶尤二姐。玩女人和娶回来的女人,身份地位自然不同,尽管凤姐是个醋缸子,但生在那个年代,为了一个贤惠的名声,凤姐也不得不容忍贾琏的偷鸡摸狗,只要别被抓个现行,凤姐就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否则,她在贾府的地位,也难保全。

因此,只要不是娶了尤二姐,贾琏再怎么和二姐玩乐,终有厌倦时,凤姐根本不需要亲自布局,来铲除尤二姐这个情敌。尤二姐之所以走向绝路,就在于她的身份,而促成尤二姐这一身份的最大功臣,毫无疑问,只能是贾蓉。

所以,如果说凤姐是造成贾瑞和尤二姐之死的直接凶手,贾蓉便是搭起贾瑞和尤二姐走向死亡的桥梁。尤其在尤二姐这件事上,贾蓉更是罪不可恕。然而,为什么大多数人把尤二姐之死的责任,推到凤姐身上,由她一人承揽全部罪名?

就如武大郎之死,武松问责西门庆和潘金莲,却忘了武大郎之所以好好的一个人突然死了,恰恰缘起于被武松视为好兄弟的告密者皲哥,皲哥和贾蓉所做之事,形式不同本质却无二样,但他们都逃脱了受害者家属的问罪,而大部分读者也只认定凤姐与潘金莲的罪过是不可饶恕的。这个问题,值得每个人深思。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联系作者微信,感恩遇见!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2)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3)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1)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2)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3)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1)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1)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3)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宝钗为何不教香菱写诗?

尘锁红楼:贾瑞之死,只因入戏太深

尘锁红楼:黛玉教香菱学诗意欲何在?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王夫人凭什么不能喜钗厌黛?

尘锁红楼:为什么贾琏冒死偷娶尤二姐?

尘锁红楼:黛玉为何没有碰过通灵宝玉?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尘锁红楼
尘锁红楼
53.3万字 · 12.6万阅读 · 195人关注
从现实和心理层面进行解读,让您感受不一样的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