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

        就在两个月之前,百度外卖还在和顺丰接触,该次谈判由马东敏亲自主导,但因价格和条件未能达成一致最终谈判走向破裂。此后百度外卖开始与饿了么接触,目前收购谈判已近尾声。另据消息人士透露,阿里或全资收购饿了么,该谈判也正在进行中

        一位接近百度外卖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次百度外卖与饿了么谈的是收购,双方应该已经达成了某种口头协议。交易完成后百度可能会占股份,但具体股份数额未知。

      《财经》记者向百度外卖和百度集团公关部门问询,对方表示尚未收到相关消息。截至《财经》记者发稿,未联系上饿了么公关部门。

       另据一位阿里巴巴高层向《财经》透露,阿里或全资收购饿了么,目前谈判正在进行。此前2015年阿里投资饿了么12.5亿美元,占股约27.7%,是饿了么第一大股东。2017年5月,据彭博社消息,阿里又向饿了么投资至少10亿美元。

       一位外卖行业资深人士表示不理解为什么阿里会在此时收购饿了么,因为饿了么每月烧钱大概在1亿美元上下。“阿里非常想改变战局,它想推进战争,让饿了么掌握主导权。”上述业内人士说。

        据TrustData在2017年5月发布的报告,在外卖领域,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分别以1.23%、0.97%和0.20%的月度覆盖率居行业前三。据美团点评副总裁兼外卖和配送事业部总经理王莆中在一次媒体交流中透露,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超过54%。

        这意味着在百度外卖和饿了么合并后,外卖市场将会三进二,市场格局进一步稳定。而百度外卖+饿了么能否联手打破现有行业格局,将会是下一阶段看点。

       话说天下商战,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国内三大外卖平台的你争我抢,像极了三国纷争,时而孙刘联合,时而曹刘合并,分分合合,却始终没有个统一。如今百度外卖再次爆出投身饿了么的传闻,估计再不上演大结局,吃瓜观众们的兴趣都会被磨平。

        可以看的见的格局是,百度外卖在三巨头的争夺中,目前明显落后,最终由三国杀变成两强争霸似乎是必然结果。如果水落石出,市场格局必将发生改变,外卖行业也将进入一个全新的竞合时期。这场戏不就是当年滴滴、快的和优步上演过的老剧本吗?

        虽然两家都没有给出官方答复,但此时对于饿了么和百度外卖来说,都是顶好的时机。如果饿了么真的收购了百度外卖,不仅能够在体量上和美团抗衡,而且能够获得百度外卖的签单商家,甚至在合作中能够获得百度地图的助力。实力大增的饿了么,或将难以避免和美团有最终的一战。

战争,早就开始了。

        自从陆奇进入百度,百度未来发展方向更为明晰,做与不做之间有着明确的分界线,而“百度外卖”就是明确的不做了。

        对于已经持续了很久的外卖界“三国杀”的美团、饿了么来说,“百度外卖”花入谁家即将影响接下来的格局。美团合并了大众点评,成为“新美大”,可能不太会再投入巨资收购百度外卖,而饿了么却可以趁此机会,合并百度外卖。

        事实上,从百度外卖和顺丰谈崩了的那一天起,饿了么要收购百度外卖的传言就愈演愈烈,虽然南都记者分别向百度外卖和饿了么官方求证,但收到的回复都是“不予置评”。但根据有关人士透露,百度外卖确实已经接触饿了么,不过在此次收购中,外卖和糯米将会拆分开。

1“楚汉”争霸导火索点燃

        根据易观2017年第二季度外卖报告,2017年6月,饿了么APP月活人数达3402.0万,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分别为2989.7万和1748.9万。

        当初美团靠着合并大众点评,一跃成为龙头老大,而今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如果能够整合成功,外卖领域极有可能引发一场极为残酷的“楚汉争霸”。很多自媒体甚至预测饿了么将成为行业第一。

不过,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回顾一下两家竞争历史。

2009年4月,饿了么正式成立;2013年10月,美团推出外卖。

        8月22日,《财经》发布消息称,饿了么或将收购百度外卖,收购谈判已接近尾声。顺利的话可能会在两三周之内宣布合并消息。而阿里或全资收购饿了么的谈判也正在进行中。周刊君就上述消息询问了饿了么公关部,对方仅回应“市场传言不予置评”。但种种迹象表明,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一事极有可能属实。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吃瓜群众最关心的,除了这两家合并之后到底叫啥:

就剩下以后点外卖会不会更贵。

以后点外卖可能要贵了

        据国内知名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在2017年5月发布的报告,在外卖领域,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分别以1.23%、0.97%和0.20%的月度覆盖率居行业前三。

        不同于之前滴滴和Uber中国、优酷和土豆以行业前二名的排位合并,此次是行业第二和第三抱团——这意味着,如无意外,吞下百度外卖后的饿了么将成为行业第一。

        饿了么、美团、百度三大外卖平台的商户同质化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外卖行业要想尽早摆脱同质化带来的行业效率低等问题,

平台之间的整合无疑是最有效的方式。

         但对消费者来说,这不一定是件好事——想想和Uber合并后的滴滴吧,价格一涨再涨,现在差不多和出租车一样贵了。一旦外卖江湖一家独大,没有竞争者的外卖平台还会派发优惠吗?优惠政策会否一去不返?饿了么会否步上滴滴的后尘?这是消费者们最关心的事情。答案你已经可以猜到。

别告诉我你没干过点开三个外卖APP,选红包最大的那家再下单的事儿。

百度外卖为什么掉队了?

百度外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背靠着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公司,它得以嫁接大量搜索资源。2014年5月,百度集团外卖事业部正式成立,2015年的三季度时,它在北京的专送订单数达到了美团外卖的10倍,饿了么的6倍。此时百度外卖享受着外卖市场的“老大哥”地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外卖会成为百度新的增长引擎。

        好景不长,2016年初,和大众点评合并后的美团完成超33亿美元的融资;饿了么紧随其后,吞下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共计12.5亿美元的融资。两家拿到钱的平台开始疯狂补贴、地推,夺取市场份额。

        就在这一年,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遭遇断崖式下跌。而它的掉队原因,与战略错误有关,与团队混乱有关,亦与集团的强势干预有关。

        当饿了么和美团疯狂融资的时候,百度外卖选择铺设生鲜、食材供给、商超、众包、电商平台质选生活等多条业务线,没有紧跟这场战役。

        业务线扩张之外,百度外卖春节给骑手放假,帮他们买票回家。这直接导致过完年的百度外卖在很长时间都招不到骑手。

        百度集团的强势干预:含着金钥匙出生就意味着要接受更大的压力。2016年6月,曾豪言要拿200亿补贴外卖的李彦宏对百度外卖失去了耐心。他表态:“如果真的做不过,就不做,该做的决断也要做。”这种不满带来的最直接且致命的影响就是,百度降低了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消费补贴和营销费用。

李彦宏和妻子马东敏(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后百度外卖为了盈利,减少补贴,导致很多商家转向了竞争对手,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一路下跌,败下阵来。

        它的融资结果更是寂寥:因市场份额较小、不被母公司看好,百度外卖融了近半年的钱,都没人愿意接盘。

       身陷“魏则西事件”、“掉队BAT”洪水的百度,被网友们嘲讽——“谷歌做无人驾驶的时候,百度在送外卖”;“百度发展无人车干什么?送外卖呀!”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初,副总裁陆奇上任后,修剪了百度的业务,明确了“做什么不做什么”。聚焦AI和内容生态被频频提起,O2O战略则是被剪掉的那枝。今年7月百度Q2财报公布之后的分析师会议上,李彦宏甚至没有提及百度未来在O2O领域的布局和战略。

        不到一年,百度外卖从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宠儿变成了一个地位尴尬的弃子——它既不能制胜外卖市场,也无翻盘可能,反而成了耗费百度资源的“拖油瓶”。失去母公司支持的生意最终结局往往是被贱卖,百度外卖当然不例外。

美团点评、顺丰、饿了么

谁是百度外卖更好的结局?

        从去年8月开始,百度外卖就开始频繁传出将被出售的消息。但最终以百度外卖CEO巩振兵公开表示“百度外卖将坚持独立发展”告终。

        根据媒体报道,这桩收购未能达成的症结主要在百度糯米:百度的几次对外谈判都希望能把百度外卖和百度糯米打包出售,百度外卖在白领外卖市场方面对于买家有较大的吸引力,但是在大众点评地位稳固的情况下,百度糯米于美团而言,不过是锦上添花。糯米对顺丰而言意义也并不大。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耐人寻味的是百度外卖和顺丰的接触。这桩谈判由李彦宏夫人马东敏亲自主导,两者接触长达一年,合作意向从融资变成合作,后来又变成了设立新的合资公司,但始终未能定音。犹犹豫豫过后,这桩“绯闻”以顺丰最后变身百度外卖最大的物流供应商结束。

         顺丰对百度外卖的兴趣在于,顺丰嘿客和顺丰优选试水不利之后,顺丰依然对O2O充满期待。而双方谈判破裂的原因,其一是顺丰嫌20亿美元太贵;第二,“一揽子协议”没有谈下来——根据《财经》的报道,“一揽子协议”或与百度无人驾驶有关。

         相比之下,百度外卖与饿了么的合作干脆很多,仅仅一个月就已敲定。《财经》报道:“多位百度糯米人士表示,百度糯米在短期内应不涉及出售事宜,糯米正在配合百度feed战略,成为生活服务商家的本地化广告平台。”但前两次谈判都因糯米流产,让人不免担心此次糯米会否继续成为左右交易的“变数”。

        对百度外卖来说,饿了么也许不是最理想的收购方,但一定会是个相互需要的亲密伙伴。

据接近饿了么的业内人士透露,饿了么此前一直定位学生市场,高端化转型转型难度很大。收购百度外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买到后者的高端用户。

        对饿了么背后的阿里来说,拿下百度外卖和糯米的意义又完全不同。阿里的“新零售大生态圈”烈火烹油,如果收编百度外卖和百度糯米,再加上原有口碑网,进而可对标美团外卖和点评。

       值得注意的是,在“出卖”百度外卖消息公布前,百度在纳斯达克的股价大涨近10%,这也意味着市场看好百度放弃O2O业务。委身饿了么,可能是百度外卖最好的结局。

         日前,易观发布2017年第2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第2季 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459.5亿元人民币,环比上涨28.1%,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达81.8%。在外卖市场用户使用情况方面,饿了么APP月活人数达3402.0万人,继续领跑市场。每年的2、3季度都是外卖市场的重要营销时间点,今年第2季度,外卖市场出现了近三个季度的最高增幅。伴随着高温酷暑的到来,夜宵时段的订单量也将有着较大的增长。

        从三大细分市场份额占比来看,2017年第2季度,白领市场交易规模达到381.3亿元,占整体外卖市场83.0%的份额,较上个季度相比,份额占比略有下调。校园市场份额占比则为10.1%。生活社区市场占比6.9%,份额占比上升,主要得益于夜宵单量的增长。

        抛开季节性因素影响,中国外卖市场已经连续三年保持交易规模稳定上涨。目前,餐饮线上渗透率只有4%-6%的占比,随着外卖服务场景的进一步外延,网络餐饮外卖市场将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第2季度,下午茶与夜宵订单的增量表现抢眼。从2017年开始,下午餐与夜宵的订单增速逐渐开始高于中晚正餐,消费多元化趋势明显,从而也表明,外卖平台深挖用户个性化需求效果显著,市场培育也愈发成熟。另外,聚焦到餐饮外卖市场用户使用情况。数据显示,4到6月,饿了么、美团外卖以及百度外卖月度活跃人数均有所上涨。截至2017年6月,饿了么APP月活人数达3402.0万人,美团外卖月活人数达2989.7万人,百度外卖月活人数达1748.9万人。

        伴随着第2季度学校的全面开学,白领们结束春节休假,外卖平台的月度启动次数也都保持上涨态势,其中饿了么率先突破5亿次APP启动次数,继续领先。

        从APP人均使用时长来看,饿了么仍保持着领先优势。数据显示,饿了么6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到11.72分钟,美团外紧随其后,为10.65分钟,百度外卖则为9.31分钟。数据显示,目前网络外卖移动APP注册用户早已过亿,截至2017年6月底,外卖APP活跃用户已达到7240.51万人,月使用时长突破9000万个小时,用户已将网络外卖视为日常消费习惯,粘性较高。

       与之对应的,外卖平台也在不断挖掘用户的进一步需求,扩大外卖消费的服务场景。以饿了么为例,今年4月,饿了么发布新使命——Make Everything 30’,宣布进军新零售市场,表明出了外卖之外配送更多商品的野心。同时,饿了么也发布了外卖市场第一份社会责任报告,全面介绍食品安全方面的布局和展望,可见食品安全仍是各平台发力的重要内容之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