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馈赠一琥珀木

   

    一阵阵的蛙鸣声叫了一夜,天刚亮又被一大群雀鸟声把我吵醒。声源来自邻居门前的池塘和塘基上的桑树。池塘里有大群的青蛙和蛤蟆,因为附近的田地还没插水稻,没有水,发情的蛙都跑到池塘里来了,而塘基上的桑树挂果累累,引来了大群的鹩哥,东鸡郎以及其它叫不出名的鸟来争食,真是热闹极了。

    既然醒了,睡不着,干趣起床。今天肯定又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好天气。我忽然记起,曾经在牛角窝山采摘灵芝时,在一条小溪中一个小瀑布冲开的小潭边里,发现了一段琥珀木,有几个节枝特别明亮坚硬。由于带着灵芝,不方便把它取回,而留下来。

    今天刚好有时间,天气又好,不如再次上山,春游一次,顺便把琥珀木带回,作一个摆件,又何乐不为呢?想干就干,吃完早餐,马上出发了。

    走在春天的山路上,多姿多彩的山中野花竟相开放。那喇叭星状红色的是杜鹃花,纯白色条状的是风流果花,淡绿偏白色也是条状花形的是勾沙婆花;还有浅绿带黄色的妹仔锥花、金樱花、野枚瑰花、山春花……。一棵棵、一族族、一片片、一群群的分布在青山上,象绿色海洋翻动的浪花,似天上的云彩飘飘,似夜空中的繁星点点,把春天的山野打扮的分外妖娆。

    因为惦记着那琥珀木,我无心赏花,担心着是否会被赶山的有识人士发现被取走而空走一趟。

    琥珀木,又叫松香木,俗称松明。是高大的松树干枯倒塌后,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腐烂,留下最精华的树根树节部分,坚硬明亮。属于不可再生资源。近年来,很多人把它叫作“琥珀沉香”用来制作手串珠子。也有直接作为摆件,显示自然之美,更有作为木雕材料,而受到了很多人士的青睐。

    从前,村民把琥珀木作为引火之物或照明之用,使山野上的琥珀木被毁于炉火之中。又因为松树的生长期长,又是国家禁止砍伐的木材之一,野外山上的大松树常被偷伐者冒险违法偷锯为砧板之用。这就难有自然腐烂留存的琥珀木了,所以,现存于山野上的琥珀木,显得稀少珍贵。

    凡山多险峻,山谷悬崖危。要到发现琥珀木的地方,要经过一条V字形的山谷。山两边都是悬崖峭壁,石缝中生长着很多奇根幽树,峭壁以上山体是茂密的森林。一条小溪从山谷深处流出,发出哗哗作响的流水声,伴随着春风吹动树林发出的磨擦声,带着花香,象是大自然之神在吹奏着春天的旋律在回荡。

    前面有一个瀑布,有十多米高,人不能上,在山左边的山壁上,有些刚能放下脚的凹位,沿着这些凹位,抓着小树枝住上爬,攀到瀑布顶部,有一条崎岖小道,沿着小溪往山谷深处廷伸。这一段路比较平,能够舒畅地观赏沿路的奇岩怪石,幽藤野蕨,腐竹朽木。令人千头万绪,呼吸着带着花香的青新空气,聆听着大自然的脉搏,此情比景,不觉心旷神怡,只有优越的社会制度,才能保护好这样美丽的山山水水,使得与日月同辉。

    突然,前面被一个山崩塌方挡住了去路,虽然崩塌的面积不大,塌面还没有长出新的植物,滚到坑底的石头挡住洪水冲下的枯枝腐木,与沙石混在一起,填平了一小段山坑,溪水从平面上流过。

    我慢慢地攀石而上,突然,在塌方的边缘上,露出一小段黑色的烂木头,仔细一看,烂木头布满了象针孔大小的小孔点,木身已经腐烂出很深的沟,有些地方已经穿了孔,样子古怪似风化了的页岩石。

    腐柴朽木见得多,象这样布满小孔的朽木还是少见,于是,我好奇地把它拔了出来,它轻漂漂的,如同抓到了一块塑料泡味品一样。约有四十多公分长,直径最大的地方约有二十多公分,中间腐烂部分还剩四五公分。

    我用力一抓,以为它一抓就碎,它居然不烂,只有表面的腐木脱落,再拗断中间部分来看,断面布满了白色的小园点,镶嵌在浅黄色的木质上。咦!原来它腐而不朽,里面材质并没有腐烂啊!这样的材质,我还没有见过,它一下子打动了我的好奇之心。

    再仔细地看刚才拔出它的地方,这是沙石黄泥混合的土层,约有2米高,下面深度不祥,坡度约45度的山脚。那就是说它已经被这厚厚的山土埋了不知多少年代?而且手中的腐木不象是树木的木质结构,它更象是一种蕨类植物,想象它生前的直径,最小也有三十多公分至四十公分的大树。

    现在山上最大的嶡类植物是桫椤树,最大的直径也才十多分(这里又没有苏铁),究竞它是什么蕨类呢?

    于是我打开手机,上百度上一查,啊!:蕨类植物是最古老的一个植物群,在下泥盆纪就已经出现……到石炭纪为极盛时代,全球遍布高大的蕨树森林…….后来的生物大灭绝或地震成了煤和化石。到侏罗纪又展生了一系列新蕨类……

    但是,手上这块腐木并没有化成煤炭及化石,从木质上看,它介乎于蕨与树木之间,估计是这些山体形成之后的首批生物居民,后来又灭绝倒下,被山上雨水冲下的泥沙所淹埋至今。

    哇!这块腐烂的东西,居然有亿年之久?会是侏罗纪之物?如果不是多了个心眼,它会被山洪冲到何方?混在枯枝落叶沙石泥土中慢慢地腐化,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

    由此可以证明,遇事只有多留意观察,去探索总有新发现。千载难逢的机遇,也会被遇上。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日的巧遇,这是在接受大自然的馈赠,使人们认识和体会到大自然的杰作而留下的标本物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