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五

96
田卜伟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4.2 2019.01.30 21:53 字数 670

腊月二十五,一个对自己来说特殊的日子,也不知道那一年的这一天是否也像今天一样,天空中落下了早到春雨。只知道,那年的今天,在老家的小山村,一个小生命呱呱落地。十口之家的一大家,终于落下了一个男婴,爷爷乐开了怀,村子里其他的兄弟们在得知爷爷得了大孙子之后,更是追着爷爷要请客。那一年过年,注定是很热闹的,爷爷必定是被人灌了好多酒,只是这些没有留在自己的记忆,也是不可能留下。而恰逢过年,看来这小鬼头是分明饿了,或者呆在母亲的肚子里太闷了,急急地跑出来,想闻闻这年味,更想看看这过年的热闹。

腊月二十五,依稀中往年在家的日子,母亲都会蒸个鸡蛋,做一碗手擀面给过生日的人,且此传统一直保留着。虽说现在过生日都兴吃蛋糕了,但在母亲的眼里,吃个蒸鸡蛋,吃一碗她亲手做的细面条,远远比那蛋糕更显得有味道。看着自己的儿子吃完自己亲手做的饭面条,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眼睛里润润的,终于儿子在自己一天天,一年年的呵护中又长大一岁,长得比自己还高,也是终于长大了。长大了好,长大了好,但长大了就意味这要离开母亲的怀抱,离开家。到后面,自己也结婚了,但儿子长的再高再大,在母亲得眼里,永远还是自己的孩子,永远有操不完的心,天冷了要嘱咐多穿衣服,感冒了要嘱咐去看医生。

腊月二十五,自打结婚后,每年妻子都早早的定好了蛋糕,虽说在外的日子,只有两个人,但过生日嘛,再简单也还是要买个蛋糕。也不为搞的多么的隆重,只为纪念今天是你的生日,有个人在面对面的向你祝福,祝福生日快乐,祝福年年有今日,祝福年年的今日有人陪着过生日。

腊月二十五了,爷爷、母亲,是否还能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