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之云

汉之云赵清减萧文丞

2017-11-01 11:282

小说简介:那日紫藤花开,漫山遍野,我死在了他的怀中……

好的看小说可加微信:df78566

第一章有了身子又落了胎

得知自己有了萧文丞孩子的那一刻,我本该是开心的,可是我一点都笑不出来。打开窗子,我还能望见天空中一片黑压压的云,连带着周遭的空气,都被这股雨前的潮湿浸透了似的,越发沉重起来。

我紧咬着牙关用力的攥住流云袖下颤抖的双手,眼眶略微湿润,不行,还是控制不住!距离三年之期只有三个月了,最近手抖的越发厉害,我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命了,孩子才一个多月,我的命太短,熬不到到他出生。看着地上大把大把的落发,我有些慌乱的对着外面喊:“素素,把我的药端过来。”不多时,月香端着一药碗小心翼翼的踱步进来,摆到我面前时,方笑吟吟的道:“娘娘又喊错了,奴婢是月香。”

我看着月香晃了晃神,是了,我的素素已经死了,一个月前就死了。扑面而来的浓药的苦腥味让我回过神来,汤药还冒着热气儿,婷婷袅袅的白色蒸汽缓缓升空,随后消失不见。嘴角勾起一抹凉凉的弧度,我捧起月香端来的药碗,没有半分迟疑的一饮而尽。我害怕再多等一会儿,我会舍不得。月香接过我手里的碗,目光中带着少许疑惑,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这是什么药?为何您要喝这个,可是害了什么病?”我目光落在空碗上,停顿了一瞬,随后红唇微微勾起,我猜我现在笑得一定很难看。

“能让人开心的药。”至于害了什么病,大抵是心病?从遇见萧文丞的那一刻起,便注定害了的心病。阴郁的天气,难得窗户外吹进一丝桂花的清香,却叫我有些发冷,我叫月香关上了门窗,将她遣了出去。独自躺回床塌上,散下了纱帐,可盖上锦被的那一刻,只觉得身子更冷了,尤其是小腹那里,像是捂了一块冰,丝丝寒气惹得我手脚冰凉。药效大概是过了半个时辰才发作的,这期间我一直呆呆的望着床榻顶端等着它,红木的塌沿儿上面刻着两个小巧的娃娃,一男一女,正笑盈盈的看着我,好不喜庆,大抵我的孩子能出生的话,也是这样吧。

小腹逐渐传来一阵钝痛,越发的浓烈,像有人举着一把不够锋利的刀子,一下一下的磨蹭着我的血肉。额头上有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我的面颊淌下来,我咬着牙尽量不叫自己痛呼出声。可月香还是发现了异样,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不作我回答,她便冲了进来,惊呼了一声“娘娘”,然后转身撒腿跑了出去。“太医!”“太医呢?”……不知多久过去,小腹痛楚之感减轻了些,我才自鬼门关转了一圈儿似的回归了意识,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萧文丞是和太医一块儿赶到的,进了房门,太医见到他,作势要对他行礼,可还未跪下就挨了一脚。也不知他是因为急怒攻心,还是怎么的,分明是怒吼,声音却有些颤抖。

“还不快滚去给她请脉!”老太医禁不起吓,登时战战兢兢的跪在我面前,伸出手颤抖着搭在我的手腕儿上,随后面色一变,转过身对着面色阴沉骇人的萧文丞讲道:“启禀皇上,清妃娘娘是有了身子,只是……只是又落了胎,是以才……”

第二章她想死就让她去死

同一时间知晓我有了身孕,又落了胎,萧文丞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至极。一旁的月香张了张口欲言又止,萧文丞转身看向面色紧张的月香,声音冷冽中透冰寒。

“你知道些什么?”月香吓得哆嗦着身子,许久才敢抬头,她先悄悄看了一眼榻上躺着的我,才硬着头皮道:“回禀皇上,是,是娘娘自己调配的方子,让奴婢熬的药,是以才……皇上恕罪,奴婢起初并不知情,奴婢若是知道那是打胎药,死也不会给娘娘喝的!”听着月香战战兢兢的话,我突然有些想笑,有种解脱了的感觉。

可萧文丞到底是恼了,冲上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我这孱弱的身子被他掐着这样晃上一晃,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可奈何脖子被他掐住,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里,想吐也吐不出来。

“你就这么不想给朕生孩子!”我嫁给萧文丞五年,他一直膝下无子,大抵他是真的想要个孩子吧?而眼下我又“谋害”了他的子嗣,所以才会这么恼火吧?面对他的怒火,我胸口发闷。天知道,我亲手葬送的,也是我孩子的生命,谁说我就不会痛不会难受呢?!

他一直都知道的,我心系于他,我做梦都想与他有个孩子,哪怕他仗着我对他的感情,害死了我的素素,哪怕他将我几十载的寿命锐减成三年,哪怕他把曾经给我的承诺都兑现给了凤依存,我还是想的。可是我生不下来,即便是生的下来,千瓣桃红的毒,我一个成年女子都受不住,更何况我那还未成形的孩子,即便是生的下来他也熬不过足月。

我不忍,也不能让自己受的苦,再让孩子受一遍……“萧文丞,你也会恼怒,也会生气吗?可而今,我所有的苦难皆来自于你,你可能明白?”但这些话,我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只能咬着牙把所有的秘密咽进自己肚子里。眼前渐渐模糊,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紧紧卡在我脖子上的那只大手却忽然松开,霎时间,大量的空气忽然涌入我的口中,我才得以呼吸。

“她想死就让她死,谁也不准救她!”末了,萧文丞带着彻骨的寒意拂袖而去。高大的身影渐行渐远,我呆呆的躺在满床黏腻的鲜血中,狼狈的宛若一条丧家之犬,却又如获新生。被主子落下的太医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末了,却只是摇头叹息,默默离去。

第三章贱人,你竟敢打依存

清霄殿骤然变得寂静无声,小腹依旧阵痛,可我的意识昏昏沉沉的,只好带着这股痛楚昏睡了过去。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月香正守在床前,看到我醒来,当下便是惊喜的站起身子。

“娘娘,您终于醒了,奴婢给您熬了红枣莲子羹,去给您盛一碗,您吃一点儿?”我虚弱的撑起一抹笑容,轻声道:“好。”垂下头,我摸着空空如也的小腹,那里曾经存在着一个小小的生命,但却死了,就在方才,死在他亲娘的手里。可东西还是要吃的,至少我得熬到卫言在外面安顿好一切,我才能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月香回来时,手中端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小碗,她坐下身子,一边温柔的吹着汤匙一边劝解我道:“娘娘,您也别怪皇上,皇上就是嘴硬心软,您睡了后他在这儿守着您好久才离开的,还让人将孩子取走了。皇上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奴婢,给您炖些补品。”

瞧着月香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莫名觉得好笑,也真的笑出了声儿来。“呵呵……”虽说萧文丞看我时,眼中的杀气确确实实的存在,可萧文丞的确是怕我死,有我这么个“活药”存在,才能保他的凤依存长久无恙,若然我真的死了,凤依存再中了什么奇毒,就没人能救他心爱的女人了。月香见我笑了,以为她的话起了作用,没再开口,只小口小口的盛粥,再细心的送入我的口中。

可怎奈红枣莲子羹过于甜腻,外加我身子难受本就吃不下东西,勉强吃了小半碗,突然一口血气翻涌上来,口中一阵腥甜,眼见着就要吐出来,我连忙捂住了嘴巴,强行咽了下去。对着月香摇了摇头,她才有些为难的端着小碗出去了,我慌忙背着月香将手上的血迹胡乱的抹了个干净。

……第二日,晌午时分,我方能撑着病怏怏的身子坐起来,只听到一声尖细的吆喝。“凤贵妃娘娘驾到——”凤依存,来的可真早!一袭红色衣裙款款到了清霄殿,后面稀稀落落跟着一种宫娥,凤依存进来后,瞧着气若游丝的我,她关怀备至似的拉起我的手。“姐姐,好生生的怀了孩子,怎么就掉了呢?还疼不疼?”今日她特意来看我穿的可真喜庆,连指甲都涂了丹蔻,随着她抓着我的手,嫣红的颜色不住的在我眼前晃,艳生生的丹蔻刺的眼睛疼,像极了那天从素素身上流出来的血。

疼不疼,我也想问问素素,那天留那么多血疼不疼?喉咙涌上一股腥咸,我一阵冷笑,只字未提,随后,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凤依存那我见犹怜的脸蛋儿上,“啪”的一声,都被吓的抖了一抖。

她们料定我一个死了哥哥,无依无靠的孤女不敢动当朝大司马的掌上明珠吧?却是不等那些宫人们反应过来,我的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打我的不是凤依存,而是尾随她而来的萧文丞。力道之大,生生将我从床塌边掀到了墙根处,涌上来的血气却还是没能忍住,我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我又忍不住笑了,我笑得越发疯癫,却透着凄凉。

他到底爱的是凤依存,爱的滴水不漏,甚至怕她来我这清霄殿受委屈,这上朝的时辰,他也扔得下满朝文武赶过来。“贱人,依存好心探望你,你不领情也便罢了,还敢打她!”暴怒的声音震得我脑中嗡嗡作响,昏眩之际,我看到凤依存嘤嘤委屈的靠在萧文丞的肩上,萧文丞捧着她被我打的半边脸,满满的心疼几乎都要溢出眼眶。

看着自己爱了五年的男人同凤依存的恩爱模样,我只觉得讽刺。愣了许久的月香突然想到了什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才敢开口替我辩解,“皇上,我家娘娘定然是痛失爱子,得了癔症,求皇上和贵妃念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不要跟她计较……”月香说着说着,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那副替我着急紧张的模样,看着便叫我想起了我的素素。

入选主题

热门小说海量小说小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