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98/500

恩宝宝一口纯正的北方普通话,引来了很多路人的好奇。在南方,说得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实属不易。我自己虽然拿到了普通话二级甲等,但还是有一丝丝南方味道,并且“入乡随俗”地到了家里,会不自觉地加上口音。说得太纯正,反而有了距离感,带着乡音的普通话,才让人感到舒心。

当年决定只身闯荡大北京,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喜欢北方的口音,那种纯正的浓浓的普通话,让我没有一点距离,非常熟悉。

转眼,北漂也已经有些年了,孩子都已经上幼儿园了,家乡的父母也日渐苍老了,我们也不自觉地跨过了而立之年,一切来得太快了,好像一瞬间就从刚刚入大学时的碧玉年华,幻变到如今的成家未立业。

孩子是一个闹钟,会“催促”我们提前计划很多事情。比如,孩子的小学初中在哪里读书,读什么样的学校?眼见孩子一天天长大,很多事情不是水到渠成,而是迫在眉睫。

而父母是另一个闹钟,会“提醒”我们需要提前考虑他们的感受,他们的处境。

我今天问阿亮,如果有两个儿子,你住哪个家?他的回答是,一家住半年。我想回答,哪家都不住。但是被阿亮打断说,这个问题的前提不是“住”吗?

是啊,“养儿防老”还是很多人内心最后也是最好的寄托。所以,“儿行千里,母担忧”;所以,“父母在,不远游”。

初二的夜晚,很多事情不是不想就能自己解决。很多事情需要提前设想才能在到来时从容自若。我想,假设在前未必是坏事,也许此刻正是上天给我们而立之人的初级考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