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小姐与青山先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豆先森

1

有些爱情,让我们可以兴奋的跑回家,飞奔上楼梯,关上门,脱掉衣服,安稳却也兴奋的睡不着,只是因为,在分开时,我吻了你,你没有拒绝,还微笑着对我说了晚安。

认识青山先生,是在某次旅行途中,在离边境线只有20KM的某个被上帝遗弃的小村庄里。

我和同行的三个姑娘,花了徒步一天的时间,背着背囊,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世外桃源。

可惜,无奈的是前两天的暴雨,冲垮了进村的唯一一条木桥,据说那条木桥,还是俄国人占领时修建的,年久失修,经不住时间的风雨,终于倒下了挺拔的脊梁。

我们只能够待在村庄的对岸,无聊的消磨着时光,和皮艇渡客的人讨价还价。

由于,当时不是旅游的旺季,进村的游客也不太多,凭着同行的三个姑娘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通了,可以免费渡我们到河的对岸,进入到村子里,作为交换条件,要去住他们的客栈。我们正好也正在愁住处,便也痛快的答应了。

2

因为,客栈是刚刚接手过来的,基础设置都还算健全,我们可以算是客栈的第一拨客人,并且还不是旅游旺季,价格给的是比较优惠的,我们住了下来,有幸认识了青山先生和绿水小姐。

第一眼见到青山先生,是由于他来到我们的客栈借水、洗菜。

四十多岁的样子,不算太高,穿着浅蓝色的棉布衬衫,脚上是一双普通的凉鞋,棕色的裤子,头发短的很,一笑起来,眼角的皱纹很是明显,一口京味十足的普通话,和蔼可亲,笑脸迎人。

青山先生很熟络的和我们聊天,什么都聊,上到天文,下到地理,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家长里短,很快就和他相熟。

而,绿水小姐则沉默的多,也是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粉色的运动裤,一直带着墨镜,还时不时的扎着头巾,躲避着阳光的照射。总是安静的待在夫妻俩开的杂货店里,收拾着杂货铺的杂货,也会时不时的出去逛一圈,回来的时候,也总是手里不是捕到的小鱼,就是路边盛开的一把野花。

但是,却也总是沉默着,和陌生人话并不多。

我们和客栈的小哥聊天,才知道,客栈原来是青山先生和绿水小姐开的,可是,打理客栈也是一件蛮复杂的事情,绿水小姐害怕麻烦,不喜欢操心,就和青山先生商量着把客栈出租了出去,而夫妻俩在客栈的旁边开了一间杂货铺,什么都卖,从当地的特产到普通的方便面、火腿肠,也不为赚钱,就图个乐呵。

我开始对青山先生和绿水小姐产生了兴趣,特别想知道,这对夫妻到底是一对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有特别的故事。

3

日子过得很惬意,可是,越舒服的日子,越会让人觉得很害怕,因为,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大家都懂,却只害怕自己从温水里,一跳跃,就不小心跳进了井里。

我们总是认为,日子大过天,而,我们认为的过日子,也只不过应该是遇到许多自己喜欢的人,谈过很多次的恋爱,找到自己对的那个人,进入到祝福满天的婚礼殿堂,享受和未来下一代的天伦之乐,最后,心满意足的进入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亩四分地。

我们往往忘记了,爱上一个人,要比说分手还要困难,有人会说,不对,明明说分水要比爱上一个人困难,原因很简单,说分手要比爱上一个人的,是因为,你还不足够爱。

云淡风轻,神清气爽,西北村庄的清晨,也总是让人觉得安谧而又平和。

我推开木门,和客栈的义工打完招呼,就在村庄里乱逛。

在河边,我看到青山先生独自一人在钓鱼,便轻轻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和他闲聊。

“绿水小姐好像对谁都很冷淡,很沉默啊,而青山先生你又如此健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啊?”我充满疑惑的问道。

青山先生又是乐呵呵的对着我,开口说道。

“其实,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职业没有任何交集,我是一名外科医生,绿水小姐是一家著名时尚杂志的主编,我们也是在北京通过共同的朋友认识的,很普通,很烂俗的桥段,对吧啊。”

“那你们在北京应该有很好的工作,收入应该也很不错,有太多的人拼命地想要进入到北京那种圣地,可以混出名堂,怎么可以忍心抛弃这些名与利,选择来到这里,过这种隐士的生活,这需要挺大的勇气的啊。”我继续着我的疑问。

“哈哈,小伙子,有的时候,金钱,或者名与利,决定不了你的幸福,有最爱的人在的地方,才是一辈子你应该追求的,像我和绿水小姐都已经四十多岁了,早就不再像你们年轻人,还需要用太多的物质去填满我们的欲望了,而是,我们需要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让我们享受内心的安宁,这就足够了。”

我看着青山先生看着远方的眼神,眼睛里貌似有些液体在打转,我想,青山先生与绿树小姐是有故事的。

4

青山先生,大学学医,毕业后,就顺利进入到一家首都某知名医院,在遇到绿水小姐前,已经成长为一名首都某知名医院的外科医生,在某领域具有很好的口碑,算是所在医院的台柱子。

绿水小姐,大学学的艺术,毕业后,进入到一家还未知名的杂志社,在当时那个年代,大家对于时尚杂志,还没有任何概念,只是局限在市面上的故事会等杂志,绿水小姐,进入到杂志社后,从端茶倒水开始,渐渐成长为杂志社的编辑,随着时代的发展,时尚越来越被人接受,绿水小姐所在的杂志社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绿水小姐也成长为了所在杂志社的主编。

青山先生和绿水小姐的交集,被他们共同的朋友所牵引,在朋友聚会时,青山先生对绿水小姐一见倾心,可惜的是,绿水小姐对青山先生,完全没有印象,只是彼此留了个电话,算是认识了,就是这个电话号码,才开启了一段有趣的故事。

每次到节假日,青山先生都会给绿水小姐发送问候短信,绿水小姐也总是会回复“谢谢”两字。

青山先生陪绿水小姐去西餐厅吃牛排。

青山先生在北京大雨时,撑着伞在绿水小姐的楼下接她下班。

青山先生周末时,开着车,载着绿水小姐去到北京的郊外野炊。

青山先生在绿水小姐三十岁生日时,为绿水小姐开了盛大的生日派对。

青山先生在绿水小姐苦愁加班熬夜,陷入思考时,总是在听筒那边送上安慰。

青山先生陪着绿水小姐出席各种相亲会,让青山先生为自己出谋划策,献上宝贵的建议。

······

绿水小姐让青山先生做的事情,青山先生知道绿水小姐明明是小题大做,却也由着绿水小姐的性子,宠着她。

绿水小姐与青山先生的朋友,都认为他们彼此在热恋时,绿水小姐却也总是礼貌性的用“只是朋友”这四个字来回答。

5

时间不知不觉间,从上一年的同一个日期,走到了下一年的同一个日期,绿水小姐与青山先生也已经认识了一周年了。

生活就像一大桌丰盛的菜肴,总有些菜,是辣的,是酸的,是麻的,是甜的,是冷的,是热的,而,有些是苦的,总是需要去品尝的。

饭桌上,正是有了各种不同口味的菜,才可以让人不觉得烦腻。

这些苦的菜肴,对于绿水小姐与青山先生来说,来得有些突然,可是,苦过之后,终会尝到幸福的滋味。

故事,也是事故发生在夏日的午后,绿水小姐拨通了青山先生的电话。

“我翻了电话通讯录,不知道,谁可以值得我去倾诉,只得找你诉说了。”绿水小姐低落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那边传过来。

“没事,慢慢说,怎么了?”青山先生安慰道。

“我可能得了很严重的病症,不知道能不能医治好,我想你是医生,能给我复查一下么?”绿水小姐说道。

“好,我马上给你安排检查,明天等我去接你到医院。”青山先生虽然口气轻松,却内心充满了不确定性。

第二天,绿树小姐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病症,确实是挺吓人的病症,但,幸好发现得早,治愈的可能性很大。

绿水小姐在医院的病房里,还是忍不住大哭一场,青山先生只得在旁边安慰“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你不会有事的。”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可是,绿水小姐的头发,由于治疗,掉的很快,青山先生昼夜不息的陪伴,不断地安慰,不停的鼓励,陪着绿水小姐一直做复健。

自从绿水小姐做完手术后,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开始沉默寡言。

半年后,绿水小姐基本上恢复了身体的健康。

在那年的冬季,绿水小姐踏上了一个人旅行的前路,在离开前,给青山先生发了一条信息:

青山先生

暂此别过,我一直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我桀骜不驯,始终觉得我就是世界的女王,可是,我没有想到人生最无常的,不是深爱与否,而是生老病死,我很感谢,你在我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候一直坚守在我身边,但是,我也需要一点时间,重新思考一下生活的真谛到底在哪里,顺带思考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愿意等我么?这个时间,我不知道会有多长,可能一个月?可能半年?甚至可能会是十年?你愿意等我幡然醒悟么?

愿你与时光安好

绿水小姐

青山先生想都不用想,六次的单字回复了一句话:我 会 一 直 等 你。

半年后,青山先生接到了绿水小姐的电话。

“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地方,也知道了,原来,你早已经住在了我的心底,我在这座小城,你能来陪我海枯石烂么?”绿水小姐平静的说道。

挂掉电话,青山先生用一周时间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买好机票,便赶到了绿水小姐所在的小城。

小村庄里满眼的景色,图瓦族人的小木屋,清澈的河水流淌在心间,蓝天白云像画一样云卷云舒,草原上的马儿野蛮自由,当然,绿水小姐正在河边钓鱼。

没有求婚仪式。

没有结婚见证。

没有凤冠霞被。

没有豪车开道。

没有锣鼓喧天。

没有鞭炮齐鸣。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绿水小姐与青山先生把每天都过成了诗句。

哦,对了,你们会问,那半年绿水小姐都干了什么。

旅行,去各种让人心醉的地方。

其实,用绿水小姐的话来说,她是在寻找,寻找一处可以安静的不用听着催眠曲,听着蝉鸣鸟叫就可以睡着的世外桃源,寻寻觅觅了半年,终于,在这个小村庄里,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生活状态,安静、祥和,白天看着白云蓝天发呆,夜晚盯着星星眨眼睛。

6

现在,青山先生,每年都会陪绿水小姐去到其他地方旅行,共同经历了差点坠入悬崖丧命的险境,也共同经历过凌晨起来爬上三千米的雪山,为了看日出相互依偎的温暖时刻,总之,用青山先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来说:日子,是给自己过的,何必看别人的脸色。

每年大雪封山时,小村庄就没有办法待了,青山先生与绿水小姐就回到镇上租住的房子里。

青山先生利用远程医疗技术,进行学术指导,绿水小姐看看新闻,学学做菜,闲暇时就写写时尚文章,赚个稿费。

每年等春来冬去,青山先生与绿水小姐,回到小村庄,继续开着杂货铺,白天青山先生在院子里劈柴、喂马,绿水小姐去河边钓鱼,在路边采摘野花。

青山先生与绿水小姐,准备在当地的缺乏老师的小学里,兼职做做教师,教教当地孩子们普通话以及一些文化知识,联系了自己身边的朋友,为孩子们送来一些书本以及学习用品,后期还准备招募志愿者,来小村庄里进行支教,培养祖国的下一代。

哦,对了,在我们将要离开时,青山先生已经放弃了北京的户口,正在争取所在小村庄的户口,准备与绿水小姐在小村庄里厮守终身了。

我现在不会嫉妒青山先生和绿水小姐的生活,只是认为,他们到了该自己选择生活的年龄,所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都不奇怪,总之,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对幸福的定义。

生活本来就是你选择的模样,只不过,我们总是会被动的认为,是生活选择了我们。

我们总是担心,生活中会失去什么,可是,我们往往最容易忽略掉的,是我们已经掌握了什么。

我们总是等春天来,嫌弃夏天闷热难熬,讨厌秋季落叶伤感,害怕冬季白色的孤单,可是,我们忘记了隐藏在四季里的节日带给我们的狂欢。

有些爱情,可以让时间都静止,星星都变得灰暗,耳边的海浪声都开始渐弱,只不过是,你挥着手,登上去往远方的客机,而,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耳朵和你一样,冲上高空才会有的开始耳鸣。

不用等到天荒,不用待到地老,你才会发现,我还是依然爱你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