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完食报告&元旦快乐】暗涌(一发完)(下)

20.

第四天的早上,林涛在医生感叹声中被转出了ICU。

“这小子真是命硬,生命力太强了,身体恢复得这么快的我几十年都没见过几个。恢复意识可能还需要个几天,也不用太担心。”

谢过了医生,李大宝看着秦明终于放松一些的脸色,戳了戳他。

“哎,就说涛涛会没事的,傻嘛,福大命大。”

“嗯,是傻。”秦明回,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林涛一分。

“我说秦大少爷,别盯着了,去吃点东西休息会先吧,你这么盯着他现在也醒不了啊。”

见秦明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李大宝耸耸肩,“好吧那我先出去买点吃的,你可以亲他试试看能不能把涛美人唤醒。”

“出去。”秦明瞪了她一眼。

亲他一下就能醒…吗。

秦明将不自觉倾斜向林涛的身体摆正。小女孩子看这么多童话故事做什么。

21.

秦明就这么又静静地盯了两天。

李大宝实在觉得受不了了,带过来的法医报告都写不下去了。

“我说老秦你好歹说句话啊,一般要唤醒昏迷的病人不都得用爱感化啊。你这么盯着算怎么回事。”

秦明看她一眼,咬了咬下嘴唇,说,反正他也不想听我说话。

嚯,这别扭还没闹好。李大宝觉得心很累。

“所以说你俩到底怎么了这几天,能闹到林涛也不通知你就跑出去抓人。”李大宝盯着秦明,这回非得问出个所以然来。

“你不是都听到了么。”

对着这样冷淡的秦明,李大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明明林涛出事的时候紧张得面色发白身体发抖,看起来比林涛还蔫,还非得闷骚地不把关心说出口。

“不是我说你啊老秦,林涛看起来虽然傻,但对你的事情,他说第二了解就没人敢说第一了。也多亏他了解你我现在还能在这跟你们说话。你看你们都认识十几年了吧,有些事他不说出来,不代表他没记着啊。他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能跟你生气,你想啊,他是积了多少事。这么好的朋友,又送苹果又拎箱子,吵不还嘴怼不还口,你不把他当自己人多伤他心啊。”

“……我没有。”秦明沉默半天憋出一句。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就是,就是,李大宝思考着怎么组织语言,“有时候你就是会把人推开,我也懂你可能是不想拖累到林涛。可是你也不想想林涛他有多了解你,你就算是跟个鸵鸟一样把自己埋起来他也能把你拽出来啊,他有可能放着你不管吗。现在涛涛出事了你这么着急,你换位想想当时你出事他得有什么感受。别说十几年的朋友了,就算是普通朋友,都该生气了。”

况且人家对你比朋友还多了点心思,李大宝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老秦啊,林涛对你这么好,你别真把人推远了自己走了,后悔不来的。”

秦明没说话,李大宝也没指望听到回复,拿起她买来几天都没人动的苹果啃了起来。

想了想不放心,又追加一句,“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等林涛醒了你可得好好跟人家说会话。以后有啥事也不能瞒着我们。”

秦明这回摇了摇头。“他还会出事的。”

“哎我说你怎么这么倔,”要不是林涛还躺在病床上,李大宝都想拍桌而起。“林涛是为了保护你受过伤,还不止一次,但比起现在受的伤,以前受的轻伤怎么能比。有你在的时候,林涛也就伤个手,没你在的时候他差点丢了条命啊!他想保护你,他也需要你当他的后盾啊。你们再吵架,林涛下次出去还不告诉你,要是下次再出点什么事,你要解剖的就是我了。”

四舍五入你就是他的命啊!李大宝愤愤地边想着边咬了口苹果,这俩人没一个省心的,姐姐也是很累的好不好天天照顾你们不说还得顺便照顾你们的情感问题。

“我不管,林涛醒了之后你给他做套西装也好对他笑也好告诉他他出事你快急哭了也好,反正你俩必须说话。”

“西装?什么西装?”秦明疑惑着看着李大宝,怎么会忽然提起这个。

“哦这不是上次林涛看到我穿你送的西装酸溜溜地说你们认识十几年都没做过西装给他呢嘛。”

秦明蹭的一下站起来吓了李大宝一跳,丢下一句你话太多了就走了出门。

门内的李大宝挪到林涛旁边,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真是的。

“不过涛涛啊,你说你们认识十几年,你怎么能不知道老秦又有多需要你呢。你要是再不起来给老秦送苹果,他就真的不对你笑了啊。”

门外的秦明用冰凉的指尖按住稍稍有些发红的耳朵,快步走出了医院门。

22.

林涛模模糊糊地开始恢复意识的时候,觉得有冰凉的物体正触碰着他的脸,和手。

睁开眼睛的时候,日思夜想的脸出现在了眼前。林涛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怦然心动。他想说话,可是嗓子有些干。无奈只好动了动手指提醒握住他手的人。

秦明一下惊醒过来,先是愣了愣,随后确认眼前人是真的醒了过来。

“医生!大宝!”

秦明想出门叫医生,但是林涛尽力拉了拉两人还没放开的手,用哑着的声音艰难地说,“对不起啊…老秦。”

秦明红着眼眶瞪了林涛一眼,放开手,说了一句你别说话就跑了出门。

医生给林涛做检查的时候,几乎警局里全部人都来了。

秦明退到一旁,听到医生说没有大碍,等伤好了就能出院的时候这几天紧绷到极致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

李大宝偷偷瞄到秦明的表情,心里给林涛竖了个大拇指,可以啊林涛,醒来的真是及时,再多睡两天估计老秦都要不行了。

23.

终于剩下三个人的时候,李大宝使劲给秦明打眼色示意他说点什么好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秦明别过头去不看林涛和李大宝,往门口走去,临出门前留下一句,“还好意思说别人不通知你,看看你自己。”

李大宝只想给自己一拳,指望秦明能好好说话的自己该每天喝五百瓶脑白金。

“半斤八两,半斤八两,”李大宝连忙跟林涛说,他伤口还没愈合要是气裂了怎么办,“你别介意,老秦这也是关心你。”

林涛倒是一脸笑意,“没事,我知道,也是我不对。”

过了没多久,皮鞋声又从门外传来,秦明打开门,手里端着医院餐。

“吃饭。”秦明坐在一旁看着林涛。

林涛吃了几口,想放下勺子,又被秦明刀子般的眼神催促得再次拿起勺子。艰难地又吃了几口,林涛觉得实在吃不下去,苦着脸看向秦明,“老秦,这真的不好吃。”

“人不吃饭只能活七天。”秦明挑了挑眉。

林涛只好叹了口气,闭着眼睛又塞了一口。

一旁的大宝偷偷乐,真好,又回到了以前。

24.

刚苏醒的林涛精神不是很好,也有很多检查要做,睡眠时间总是比较长。秦明总是雷打不动地一到饭点就盯着林涛吃饭,晚上陪夜,风雨无阻。

到林涛精神好多了还能稍微下床走两步的时候,秦明反而来的少了。

“大宝,老秦没来啊?”

“嚯,就知道老秦老秦,早知道我也不来了。”

不过她过来也是被秦明叫过来盯着林涛准时吃饭一粒不剩,死闷骚,自己干嘛不来,大宝不满地嘀咕着。

“别啊,我一天到晚在这都快闷死了。啥事都不能干,贼都没得抓。”

“嚯你还嫌了,我可忙死了,你昏迷这么久,还进ICU,我跟老秦什么都没干光顾着看着你了,一堆东西现在都干不过来。还有小黑他们,都被借出去巡逻了累得要死要活的。”

林涛听到秦明守着他,乐了,饭都多吃了两口。

“看你这乐的跟柴犬似的,哎,我问你个事啊,你老实回答。”李大宝用手臂戳了一下林涛。

“行,看在宝哥对我这么好的份上,知无不言。”

“你是不是喜欢老秦?”

林涛心里咯噔一下一口饭差点没呛到鼻子里去,活脱脱像一个被戳穿心事的青春期少年。

“什什什么喜欢,当,当然喜…喜欢啊十几年的朋友!“”

“行了别装了,看看你那样。喜欢就喜欢呗,还怕我跟你抢不成。”大宝磕了个瓜子。

还真怕你跟我抢啊宝哥,我还是百分百抢不过的那个,林涛沉默下来。

“宝哥你是怎么知道的,”林涛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嚯就你那点小心思,谁还看不出来啊。”李大宝一边说话一边给秦明回复林涛有好好吃饭。

“不过你可以啊涛涛,喜欢老秦多久了,都还天天宝宝宝宝的呢。”看了眼秦明回的嗯,李大宝回头看着林涛继续嗑瓜子。

林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已经跟她分手了。但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还是前女友让他意识到他喜欢秦明已经很久了。

“你打算怎么追我们秦大神啊?”

不追了,我想通了,陪着就挺好。林涛说。

太过美好的东西本就不该被触碰,更何况,人家心里已经有人了。想到这,抬头看看面前的李大宝,林涛莫名觉得有些心酸。

“为啥,你觉得追不到啊?”

“本来就不可能,我俩都是男的。而且人家心里都有喜欢的女人了。”

李大宝觉得一头雾水,“你怎么知道人家心里有人了,”想想觉得不对,又改口,“你怎么知道人家心里有的是男人女人,你又没问过是谁。”

我又不傻,林涛想。

“没想到我们林大队长不仅怕老鼠,还怕老秦啊。不过你放心啊,有我宝哥在,看在你这次这么惨的份上,我打包票帮你追到老秦。”李大宝拍拍胸脯,无视林涛的一脸惊愕。

“行了不说了老秦催我回去写报告了,你先无聊多几天啊,等忙完了我把老秦带过来陪你。“”李大宝挥挥手走了出去,留下林涛一个人心情复杂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原本都打算放弃了,大宝这么一闹,唉,林涛靠在床上用手臂遮住眼睛,灯光还是太刺眼了。他这心脏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扑通扑通地直跳。

25.

林涛这个医院住着其实也不会无聊。林涛人缘好,朋友多,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来看,水果花篮都堆满了一病房。还有案子里救下来的小朋友抱来的玩偶。林妈妈也来的频繁,一边来一边唠叨,听到宝贝儿子抱怨伙食还煲了鸡汤时不时往医院带。

前女友也来过。女孩儿没什么特别反应,林涛倒是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李大宝撞见了,还听到女孩承诺下次给他做他喜欢吃的带过来。

回到警局李大宝就装作不经意地说涛涛这院住的跟度假似的,不仅有妈妈煲鸡汤,还有漂亮姑娘要给做好吃的。

李大宝又凑到秦明面前,说,“哎老秦,你还是得多去看林涛,他天天都问我你为啥不去,你说我总不能天天回说写报告。要是你给他带吃的,他能给乐死。”

“谁才说林涛过得像度假来着。”秦明写字的笔都没停。

“这哪能一样呢,肉体不寂寞不等同于精神不寂寞啊。你天天呆在这,你敢说你就不想他。”

“何况也就你一个制得住林涛,他最近刚好点就天天闹着要到处跑,要是伤口又裂开了怎么办你说是不是。你也是个医生,还能照顾他。去了省得他天天问我你在哪。”

“他妈妈天天给他煲汤,要我做什么菜。”何况秦明对食物本不感兴趣,做出来的菜想来也是不合林涛胃口的。

妈跟媳妇哪能同,李大宝心里想。

“哎你就信我一次,别的不说就说林涛想你了你该不该去呢吧。况且你是医生,知道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要是人家漂亮姑娘做了什么林涛吃的对身体不好呢。怎么样,明晚一起去?”

秦明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看着眼前一幅你不去我就说到你去为止样子的李大宝,点了点头。

26.

秦明其实不太擅长做饭。他对食物的要求不高,能量足够就可以。所以要做饭给林涛,还真的很难。不能油腻,营养要均衡,味道要好。

思来想去,秦明对着方子,将鱼刺一条条挑出来,熬了粥。也不知道林涛会不会喜欢。

拎着粥的秦明忍了一路李大宝意义不明的微笑。

“笑什么?”

“没啥没啥,就是觉得你对涛涛真~好啊。”

走进房里的时候,秦明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女孩子的背影。听到门响,林涛和女孩都看向门边。

秦明一眼就认出,这是林涛床头照片内的长发姑娘。温柔漂亮,看林涛面前明显不属于医院的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想来也是很会照顾人。

很配。秦明不自觉地握紧手里的袋子。

“老秦!”林涛看到秦明声音都明亮了八度。

女朋友来了就这么开心吗。秦明忽然就不想将粥递出去了。

秦明转身想走,却被李大宝推着进了来。

“嚯涛涛,这么精神!来来来看老秦给你带什么来了!自己煮的粥!可香了快尝尝。”

看着林涛看看自己,又看看女朋友的样子,秦明忽然觉得有些火大。

“大鱼大肉影响康复。”

秦明将粥放在最远的桌子上就走了出门。李大宝连忙追了出去,剩下林涛和姑娘在房内面面相觑。

“刚刚那位就是你喜欢的秦明吗,”姑娘问。

林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不好意思啊,他这人脾气有点奇怪。”

姑娘瞬间了然,笑了开来,“他不是这个意思。”她说。

“啊?”林涛觉得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算了,总之先说声恭喜吧。你先慢慢吃,我朋友还在等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哦哦好,谢谢你的饭啊。”没有反应过来的林涛目送姑娘离开。

他虽然有点不懂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老秦给他特意做了粥,嘿嘿嘿。想想就想笑,林涛还能不知道秦明不擅长做饭吗。

老秦真好。林涛边想边下床挪动到桌子边。

27.

最终李大宝还是没能把说回去工作的秦明拽回来,只好无奈的自己去了林涛的病房。

一进房就看到林涛艰难地挪动着想去拿秦明放下的袋子,吓得她连忙把人赶回床上。

“伤口还没好呢就敢乱动,要是在裂开了老秦不得骂死你。“”

林涛乐的活像一头柴犬:“老秦给我做粥了。”

李大宝也是看不下去他这个样了,说,“一碗粥把你给高兴的,咋没见老秦吃醋你也高兴高兴,还追老秦呢?”

“啥吃醋?老秦吃我醋?这不可能吧。”

“咋不可能?不过你先告诉我,刚刚啥情况?你说你跟你宝宝分手了该不会是骗我帮你追老秦的吧。”

“怎么会啊,”林涛喝了口粥,“她有朋友在这里住院,这饭是顺便做的,现在回去陪床了。”林涛想了想,又说,“不过她刚刚说老秦不是这个意思,还说恭喜,真奇怪啊。”

李大宝倒是一下就听懂了,翻了个大白眼,“人家姑娘都懂了你怎么能就不懂呢。你先告诉我,老秦知不知道你们分手了?”

“不知道吧,这不是之前都没跟他说话呢嘛…”

以往林涛跟女友吵架或分手,秦明总是第一个知道的。但意识到自己喜欢秦明之后反而不敢去了。怕被他知道。怕被他说恶心。

“嚯那就肯定是了,酸味都一路飘回法医室了。老秦肯定吃你前女友的醋了。”见林涛一脸你别耍我的样子,李大宝决定全部给抖出来。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成就一段姻缘也算功德一件,说不定明年就加薪了。

“我说你一直自诩最了解秦明的人,你就不懂他有多紧张你啊。别看他嘴硬,你出事之后到醒之前,他眼睛都没闭上过。护士给你换药医生给你缝针差点他没把人家盯出两个洞来,都恨不得自己动手。看他脸色都不知道谁才是病人了,等你出院你得给多几个苹果补偿他。我是不知道我当时出事老秦有多急,我只看到你躺了几天老秦眼睛就红了几天。”

林涛听得一愣一愣地,内心的小悸动忽然就汹涌了起来。

“不说别的,就拿刚刚来说,我男朋友要是给我送饭,你会生气吗?你会甩门而去吗?涛涛啊涛涛,亏你从小到大谈过这么多次恋爱,这种事叫什么都不知道,吃醋两个字怎么写会不会,吃,醋!我看你这次是难哄咯,又跟他闹脾气,又自己擅自行动,还跟女孩子卿卿我我,还不得死皮赖脸地跟一个月啊。”

林涛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林涛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像是一直埋在心底的渴望不受控制地在冰冷的土壤里生根发芽,惶恐不安地突破那层纸,却发现纸的那边暖的像冬日里的太阳。

林涛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到觉得肚子觉得有些疼。

老秦真好,聪明,长得还这么好看,性格这么可爱,还这么别扭,做饭还这么好吃,不喜欢他还能喜欢谁好。

“挨这枪值了。“”林涛捂着肚子笑着说。

“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老秦听到,六个月你都别想哄回来。”李大宝看林涛这状态,真怕他把缝线部位给笑崩了,“你快别笑了,嘴巴都快咧到耳朵后面了。”

28.

李大宝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但她没想到连想都不能想。看到血渗出纱布染到病号服上的时候,李大宝恨不得把林涛一拳打晕直接送去重新缝针再送回来。

“你别笑了!”李大宝手忙脚乱地把人按回床上叫了医生,刚刚乱跑现在狂笑,伤口又裂了,完了老秦等会肯定要剖了我。

忐忑地按下秦明的电话号码,对着被护士准备着要推去重新缝合伤口的林涛说,“呆会老秦来了你可不能跟他说是我给你说的。”林涛胡乱的点点头当做回应。

深呼吸一口气,电话通了。

“喂,老秦,我给你说个事啊……”

30.

结果就是本来就不高兴的秦明刚回到警局,还没踏进法医室,就接到了李大宝的电话,黑着脸一路超速开到了医院。

秦明到的时候,两个人正在挨医生的训,说年轻人不要仗着自己恢复得快就活蹦乱跳的,这次是幸运,要是再来一次保不准会裂到里面去。

“说吧,你俩怎么回事。”秦明双手抱胸看着眼前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人。

“也..也没啥,就是挺高兴的就下床走了两步,不关大宝事。”林涛支支吾吾着说。

秦明咬了咬下嘴唇,林涛是该高兴,身体恢复了,女朋友也来了。

但是这事绝对跟李大宝也有关系。

“出去。”秦明叉腰。

“宝..额老秦,真的不关大宝事啊。”林涛想坐起来,又被秦明一眼瞪得躺回去。

“切,出去就出去,”李大宝嘴一撇,“又不是我害的这么凶干嘛,”又没碍着你们恩爱了,最后还小声嘟囔了一句。

秦明忽然觉得都要被气笑了,说,“难道还能是我干的?”

“还真是…”两个人同时小声说。

秦明:?

31.

原本估摸着两个多月就能出院的林涛因为这次事故估计又要多呆半个月。但林涛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秦明在这之后专门日日夜夜盯着不省心的林涛免得他的伤口再次裂开来。

林妈妈拉着秦明的手唠叨了半天。前女友也顺路来看过几次,看着别过头的秦明和看着秦明侧脸的林涛会心一笑。

李大宝替了秦明的文书工作,难得抽空过来看一眼。硬顶着秦明警惕的眼神悄悄告诉林涛,我们老秦把今年攒的假一次性全请完了就盯着你看呢。

林涛又乐呵呵地看着秦明笑。

秦明没有办法理解几天没来看这个人怎么老看着自己傻笑,想着该不会是医生技术不好把人给缝傻了。

32.

林涛最终还是得以按时出院。身体素质过佳,再加上秦大法医的本人督促和亲自过审的食物,事半功倍。

临出院的前两天,秦明再次去了趟林涛家,把衣服又换了一套。

离开前,看着林涛身上的病号服,秦明思考了一会,说,出院之后来一趟我家。走到门口又扭过头补一句,不愿意不来也行。

李大宝对林涛竖起了大拇指,涛涛,稳!

“啥时候表白?“”李大宝问。

林涛有点迟疑,觉得还是有点玄。

“嚯!你怕什么!都快年底了,就不想领他回家给爸妈看看啊?”

“其实,”林涛不知道说不说得好,“其实秦明每年都会去我家……”

“……”

李大宝表示拒绝你们的狗粮,并踢翻了你们的狗碗,还想拿拳头狂锤你们的狗头,以及弄乱了你们的狗窝,走的时候踢了你们一脚才关上了你的狗门。

33.

林涛出院的晚上正好是今年最后一天。

秦明开车来接,大宝调侃说,风水轮流转啊,平平安安就好。

34.

林涛到家的时候,以为家里多了个田螺姑娘,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一点灰都没积。想想这是秦明打扫的,林涛觉得这日子过得像泡在蜜罐里一样。

像娶了个媳妇。林涛想。

林涛越发的期待起今晚,思考起去秦明家里要带什么。

不过林涛还是有些怂的。不知道这回秦明会气成什么样子。林涛有很多怕的东西,他怕黑,怕老鼠,但他更怕捧在手心放在心窝里的人受哪怕一点委屈。想想大宝说的几夜没睡又心疼起来,自己命这么硬他担心个什么劲啊。

林涛怕看到秦明的脸就开不了口说那那点小心思。他怕这句话一出口就什么都变了。他这辈子可以混,秦明不行。

但大不了我宠他一辈子就得了。林涛想。如果秦明愿意,他会用一辈子护着他。

36.

林涛如约出现在秦明家门口,带着一袋子的苹果。

“这是平安夜,圣诞,和元旦礼物,”林涛将苹果放进秦明家的冰箱,“不好意思啊害你们都没好好过节。”

“林涛,”秦明开口叫他。

“怎么了?”林涛回头看他。

“…没事。”秦明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先等等。

“秦小明~林涛拖着尾音喊他,我今天出院,你陪我看个电影好不好。正好也快到12点了,顺便就倒数过元旦了。”

这是大宝教的,看部让人潸然泪下的爱情片,顺水推舟,在最感人的地方表白,老秦肯定就答应了。

“我叫秦明。”秦明难得没有拒绝,走到林涛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开始放碟的时候,林涛将手搭在沙发椅背上,慢慢地顺势往下滑。从肩膀到腰,秦明像是没有感觉到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秦小明啊~”林涛喊他,无聊的爱情电影正逐渐放到了高潮部分。而主角正在彼此对视,而秦明转头看向林涛。

“我喜欢你。”电视里传出男主的声音。

“我喜欢你。”这次是林涛的声音。

秦明似乎是没听清楚的样子,一脸迷茫。

“我喜欢你,秦明。”林涛眼睛以秦明最无法拒绝的眼神看着他。

“我喜欢你,我可以说很多次,说一辈子,说到你不想听,我不会离开你……”

“够了!“秦明抓开林涛放在他腰间的手撇开头不去看他,拼命地想让充满了双耳的扑通扑通声消下去。

“去跟你的宝宝说,不要在这里开这种玩笑。“秦明站了起来。

“啊?”这回轮到了林涛迷茫了,又忽然醒悟。想想这个人名为吃醋的情绪全为自己而起,简直是让人……心动不已。

秦明看到林涛这笑脸不禁火大,转身想走,却被身后人拉的一个踉跄跌在怀里。

“林涛!“秦明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愠怒,他想挣开却根本不可能比得上这个日日夜夜都在锻炼的刑警队长。即使几个月没怎么动过,林涛还是有办法把他禁锢得动弹不得却不觉得疼。更何况,顾忌着林涛的伤口,秦明根本不敢乱动。

“秦明,秦小明,宝宝……”林涛将下巴靠在秦明的脖子上,顺手关了电视。

林涛的胡子蹭到秦明的脖子和脸让他觉得有些微微发痒。“你听我说,你别走,我跟她很早就分手了,那时候我们不是吵架呢嘛…她是朋友住院才会顺便来看我的,我还跟她说过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你答应我好不好,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

秦明没说话,回了一个哼,耳尖逐渐染上一丝红意。

“宝宝你果然不喜欢我…林涛的声音都沉了下去,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下来。”

“你果然还是喜欢大宝……”林涛将头靠在秦明的背上,闷闷地说。

“李大宝?关她什么事?”秦明一脸奇怪的转过头看他。

“你…你给她做西装,都没给我做过,你救她的时候跟不要命了一样我都差点拉不住你,你守着她我让你休息也不肯,发生点什么事也从来不告诉我……”林大队长心里酿了许久的陈年老醋一下子全洒了出来。

秦明站了起来,觉得不眠不休守着林涛那几天都是白瞎,走到床头边将一把小钥匙丢给林涛,冷着脸说,衣柜里的东西拿上,出去。

林涛看了看这把小钥匙,想起来秦明的衣柜里的确有两个上了锁的大箱子。林涛来过这么多次,秦明从没让林涛打开过这两个柜子。上一年年中的时候,秦明搬了第二个箱子回来。林涛奇怪过秦明的衣柜已经够大了,不知为何还要另外放柜子,还放了两个。

林涛将钥匙放进锁孔的时候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柜子拉开,放着一套完完整整的西装。

“这是..给我的?”林涛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明。

“拿了就出去。”秦明撇过头。

林涛忽然意识到,另一个放了许久的箱子里面是什么。

“另一个箱子里,也都是做给我的?”林涛语气里带着压制不住的狂喜。

如法炮制地打开另一个柜子,里面满当当放了一堆编好了日期的林涛从没见过的西装。从他们认识的那年的生日开始,每年三套,一套不少。

林涛宝贝地拿出最早的那套,发现还是干干净净的,有最近清洗过的痕迹。

“宝宝!我要先试这套!你等我!”说着林涛就冲进了洗手间。

“滚!”丢下一句完全没有气势的话,秦明觉得自己的脸烧的发红。

那是秦明做的第一套西装。不是给自己的,是给林涛的。那时候的秦明的缝纫技巧还不是很好,尺寸也都是目测。看着歪歪扭扭的针脚秦明始终没送出去。等到能熟练地做出一套又一套漂亮的西装的时候,秦明却也习惯了将这些西装留了下来,与自己的心思一起,锁在柜子里。

原本秦明没有打算让他知道,原本只是想把今年做好的一套给他当出院礼物,谁知道这只大型犬手速快的让人根本来不及阻止。哗啦一下拉开的柜门像是被一刀刺破的秦明用来保护自己的纸。

在秦明考虑着是不是该自己出去的时候林涛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比起那时来,林涛身高又长了些。袖子和裤腿都显得短了些。

“宝宝我帅不帅~“”林涛站到秦明面前。

秦明根本不敢去看他。

“宝宝~你看我一眼,我帅不帅!”林涛又凑到秦明面前,眼巴巴地看着他,像一只求夸奖的宠物狗。

嗯字尾音还没落下的时候就被林涛一把捞入了怀里。

林涛用脑袋不住地蹭秦明,他知道,这样秦明也是受用的。

“宝宝~宝宝~我错了,我不该乱说话,你答应我好不好,你说东我绝不往西。”

听得秦明一身鸡皮疙瘩甚至还想摸摸林涛的尾巴。

秦明把脸埋在林涛的肩上,现在的他根本不想让林涛看到他的脸。

受不住林涛的喋喋不休,秦明闷闷的回他一句,“先扔掉你桌上的信再说。”

林涛花了五秒来思考桌上有什么信,然后终于醒起自己出事之前曾写过一封申请调职的信放在了床头柜上,想必是秦明去他家的时候看到的。

林涛觉得自己今天过得真是开心极了,惊喜一个接着一个。

其实林涛从来没想过将这封信递上去。写完当晚躺在床上他就想清楚了,他放不下秦明。明明做好了守护一辈子的打算,但现在搂着秦明,林涛决定再也不放手,也同时将这个小秘密埋在心里。

“扔!立马扔!回去就撕!“”林涛做了个对天发誓的手势,又将秦明端端正正地放好,小心翼翼地看着秦明问,那你答应啦?

秦明没有回复他,只是嘴唇稍稍动了动。

林涛像是捕捉到信息一般立刻上前去吻上秦明柔软的唇。舌头熟练地撬开对方的齿间,细细地舔过一颗颗牙齿,手不安分地从腰间往上下游走,慢慢地往床边靠拢。感受到秦明紧张而僵硬的身体,林涛短暂地放过秦明的唇,用舌尖一点点描绘耳廓,在对方的耳边呢喃,别紧张,宝宝,用鼻子呼吸。随后又投入新一轮的亲吻中。

耳边传来倒数的钟声和烟花绽放的声音。林涛依然没没有放过对方的打算,将人越搂越紧,一拥两年。

当林涛终于舍得放开秦明,秦明的脸因气短红了大半。看着对方已变红润的嘴唇,林涛下意识的舔了舔下嘴唇。

这个人,真是太可爱了。

林涛伸手想再去抱,却被秦明恼羞成怒的一肘推开。

“唔!”

“林涛?”秦明一下紧张起来,生怕又碰到林涛的伤口。

“宝宝我没事。”林涛伸出手想安慰对面的人。

“……抱歉。”

等了许久回答却等来这句的林涛却笑了。

“真的不疼宝宝,你在我才好的这么快。不信你摸摸~林涛拉起秦明的手往自己腹部放。你每天给我揉揉我肯定好得更快。”

“……不要叫我宝宝。”秦明将手从林涛手里抽回来,转开视线。

林涛不依不饶地将他的头搬回来,认真的看向秦明,“秦明,以前我做过很多混账事,但我保证从今以后就只叫你一个人宝宝。你可以不信,但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

秦明想习惯性地避开林涛一如既往地热切视线,但是看着对方眼里映着的自己的身影,却又转不开头了。

秦明嘴唇张了张,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喉间发出。

…嗯。

林涛欣喜若狂地抱紧他的宝宝,“嗷那我今晚能不能在这里睡啊宝宝!”

“不。”回复简单而迅速。

“宝宝…我刚出院我需要照顾……而且我们刚跨完年呢外面这么冷……”耳朵和尾巴又蔫了下来。

“……”

“…你睡沙发。”

“嗷宝宝我是病人……”

“……你去衣柜里再搬多床被子出来。”

“宝宝我伤口好像又有点疼了……”

“……”

“滚!”

37.

刚跟朋友出门倒数完的李大宝洗好澡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准备在睡觉前刷刷手机再顺便关心一下两位顶头上司的感情问题。还没等她问林涛,一打开朋友圈就看到林涛发了张照片,昏暗的灯光中床上牵着的手。看这姿势分明是搂着的。

‘我和我的宝宝❤元旦快乐’

“阿西吧!是手机不好玩还是觉不好睡,要去关心他俩感情问题?!”一把将手机盖到床头柜上上,明天不上班了,省的明天被腻歪死,盖上被子的李大宝愤愤的想。

38.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林涛,关灯睡觉。”顺便再把某人的狗爪子从腰间拉开。

“好的宝宝!”关灯后再次把身边人搂进怀里,顺便吧唧地亲了一口。

嘿嘿嘿刑警队长的视力在昏暗的灯光下也不会看错怀里人红了的耳朵。

“秦明,我不会说情话,但我是认真的,只要你还需要我,无论是晴是雨,我一定会在你身旁。”林涛握紧了掌心中的手,吻了吻怀里睡着的秦明软软的头发,闭上眼睛。

等林涛平缓的呼吸声抚过秦明的耳尖,秦明小心地转过身迅速地轻轻用嘴唇碰了碰对方的嘴角,然后再次转回身去,伸出手揉了揉耳朵。

林涛的嘴角悄悄地勾出一抹笑。

今晚月色与烟花虽美,但始终比不上怀中美人的绝色。

新年快乐。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