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伊梦118 l 我霸道地要求他不许装房门,随时能够让我走进去拥抱他

96
远歌小说
2017.05.18 12:59* 字数 2193

原著:远歌

【三生伊梦——维也纳变奏曲】目录

【三生伊梦】详细介绍(莫言赞赏)

上一章 

第一百十八章:我霸道地要求他不许装房门,随时能够让我走进去拥抱他

八月的最后一天,我迎来了二十六岁生日。

那天早上,远生并没有祝福我,也没有像以往一样,在第一时间送给我甜蜜的拥抱和亲吻。走在上班的路上,我失落地想着,看来这一段时间关系的冷淡,他终于还是减少了对我的爱。

公司里的同事没有人知道我过生日,一整天下来,除了一封来自某家广告公司自动生成的生日贺卡外,我没有收到任何祝福。

从前在国内,哪怕是和家人闹僵以后,至少还有远生替我庆祝,还有一些同学、朋友能够凑趣,没想到在这个无亲无故,又被爱人冷落的异国他乡,竟然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没有任何人把我放在心里。也不知哪来的情绪,趴在办公桌上,借着面前的电脑屏幕阻挡了同事们的视线,我竟然默默地掉下眼泪。

却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响起来,汤生在电话里对我说:“晚上我们一起去超市怎么样?”他的语气听上去是在征询我的意见,但“去超市”早已是我们相约出去的暗号。我说:“好啊!”心情顿时开朗了很多,原来这个男人竟然知道我今天生日。

因为下班偶尔要和汤生约会,我已经非常有经验,在办公室里常备着替换的衣物和化妆品。我换上一件漂亮的小礼服裙,精心化了妆,还戴了首饰穿了高跟鞋,一心等待着这个意外的邀约。

汤生来接我的时候,注意到我精致的装扮和分外高涨的情绪,露出一点意外的神色。而我发现他今天似乎也有特意打扮过,竟然穿着正装显得帅气逼人。

我们来到维也纳地理位置最高的旋转餐厅。从落地玻璃窗望出去,玫瑰的晚霞笼罩着葱翠的森林,静静流淌的多瑙河像一条金红的光带,穿过华灯初上的浪漫都市。我们就坐的那张桌子被用心布置过,精美的台布上还装饰了玫瑰和彩带,餐具也分外考究,所有菜肴早已预先订好,都是很高级的海鲜料理。侍者特意为我们送上香槟和烛台,那高雅而浪漫的氛围完美到无可挑剔。

透过跳动的烛光,我看着对坐的汤生,不禁沉迷于恍惚的幸福。原以为要过一个连祝福都收不到的生日,却没想到他会精心为我策划一场如此奢侈的生日晚宴。

“谢谢你为我如此费心,订了这么好的地方,送给我美好的一天!”我主动举杯与他轻碰一下,望着窗外渐次亮起的霓虹,心中满是感激。

汤生从落座起就一直阴郁着脸,对着醉人的夜色与满桌昂贵的料理意兴阑珊,也不说话,只是一杯杯闷声喝酒,眉宇间透着许多心事,甚至显得心烦意乱。见我举杯,方才努力挤出些许笑容与我对饮,却也没说什么祝福的话。

我虽然对他这样低落的情绪有些介意,但难为他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还有什么不足和挑剔的呢?满心欢喜,一边用餐,一边找出各种有趣的话题和他分享。可惜汤生仍是心不在焉,除了喝酒,偶尔看看我,大多数时候只是看着窗外沉默。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着脚下的灯火阑珊,忍不住说:“这里看出去的风景不像在欧洲,大厦林立霓虹这么漂亮,倒有点儿像在国内的感觉。”

汤生说:“是啊,金融街的摩天楼顶,看下去也是这个样子,荣生当年最喜欢这样居高临下看风景了。”

我听他这时候提起荣生,心里有些不高兴,哪知汤生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心情,自顾自地讲起了很多他和荣生当年在国内的旧事。

我们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开始交往以后,他尽量避免主动提到荣生,更别提一下子说这么多关于他的事。我看着他眼眸深处提起往事时流露出的痴迷和怀念,心中泛起几许醋意,却又不自觉地回忆起我和远生的感情:对抗世人的眼光,一路疯魔地追随他来到奥地利,到今天的彼此冷战,公然地和另一个男人享受烛光晚餐……不知道汤生此刻的心情,是不是和我同样复杂?我不敢打断他的回忆,只能努力控制表情,陪他对饮。

“你还是很爱荣生吧?”看着汤生手支着额头,已经露出醉意,我终于忍不住,把心中的感受说出口。

汤生苦笑一声,半晌才说:“爱又能怎么样,他今天一早起来终于把他工作室的房门安上了,是想彻底隔断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我心想,难道他今天情绪失控是因为这个原因?忍不住问:“我还纳闷呢,荣生那个小房间怎么一直不装门?”

汤生颓然地靠在椅背上,“荣生有他的小世界,充满了奇幻与童真,我其实真的很喜欢。从前总是怕他一个人躲在里面把我抛下,便要求他不许装门,随时能够让我走进去拥抱他。”

我忍不住感叹一句:“你的要求还真是挺霸道的。”

汤生轻叹着,“是啊,过去那么多年他都很在乎我的心情,很听我的话,这些无理要求也都接受了。可今天呢,他把我隔绝在他的房门外,或者应该说,他关闭了他的世界,把我隔绝在他的心门外了。”

汤生骄傲的头无力地低垂着,不复最近故意表现给我的那种镇定和潇洒,酒醉后落寞的神情让人看着很心疼。我想安慰他,却分明觉得自己的心也很痛——这两三个月的陪伴,到底是因为他试图离开荣生而选择了我,还是因为他忍受不了荣生的冷落而接纳了我?我怎么可以没有仔细想清楚因果就对这段关系存有幻想?如果真有一道心门,我究竟是在他心门之内还是心门之外?

这时候,侍者推上来一个燃着小烟火、装点得非常漂亮的蛋糕,说这是餐厅特意为汤先生定制的,送给我们。

汤生清醒了几分,也没等我看清蛋糕上写的德文字样,就让侍者把蛋糕切开分到我们盘子里,朝我擎擎酒杯,振作精神说:“伊伊,刚才的话扫兴了不好意思。今朝有酒今朝醉,再喝一杯。”

我看着盘子里漂亮的蛋糕,稍微释怀一些,他为今夜如此周到准备,总归还是对我用了不少心,他和荣生之间这么长久的感情,很难说放就放,也许是我期望太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爱情】三生伊梦
34.8万字 · 23.1万阅读 · 83人关注
奥地利的千山暮雪,消融了青春,荏苒了时光。维也纳的老旧公寓,上演着同性恋人和异性恋人间错综复杂的情感变奏。这是一段我所见证过的关于艺术、生死和爱恋的传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