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Kangrinboqe)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普兰县境内,海拔6656米,是世界公认的神山,被誉为神山之王。它同时被藏传佛教、印度教、西藏原生雍仲本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冈仁波齐并非这一地区最高的山峰,但是只有它终年积雪的峰顶能够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奇异的光芒,夺人眼目。加上特殊的山形,与周围的山峰迥然不同,让人不得不充满宗教般的虔诚与惊叹。

在西藏,藏人认为万物有灵。神山和圣湖是有生命的,人们为他们起名,并赋予了生肖。每当遇到神山和圣湖本命年,虔诚的信徒便会以最虔诚的方式----徒步磕大头,用身体丈量朝圣之路上的每一寸土地。深信生命在因果轮回的多世流转的藏人们,心地善良而单纯,他们平静从容地接纳生命中的困苦艰难、生老病死。不卑不亢、无悲无喜,他们是虔诚坚韧的朝圣者,也是无声无息的人间过客。


电影《冈仁波齐》记录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可能在西藏发生过千次万次的朝圣故事。2014年,马年,在藏族传统中,也是神山冈仁波齐的本命年。西藏芒康一个小村子里,几个藏民决定去转山朝圣。最终十一个藏民用一年时间,从芒康出发,用身体丈量土地,五体投地磕着长头,来到1200公里外的拉萨,朝圣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后,他们就地打工修整了2个月,又一路磕头,从拉萨来到1300公里外的西藏最西面的阿里的冈仁波齐,转山朝圣。

这11个人中,有终生未走出大山,寄望于来世的老人,有即将临盆的孕妇,有杀生太多怕遭报应的屠夫,有天真懵懂的九岁小女孩,有青春萌动渴望远方的十八岁少年......

在整整一年四季,从东南部的芒康到西北部的阿里的2500公里的漫长行程中,他们在一复一日磕头、起身、扎营、念经中,他们遭遇了山石碎落伤人,拖拉机被汽车追尾报废、也遇到过偶遇老人善意邀请、和其他朝圣者的偶遇、他们的婴儿降生了,他们的老人去世了……生老病死、旦夕祸福,并未带给他们太多的烦恼,他们平和地迎接着春花秋月,也平静地在恶劣环境中求生存。

整个片子如同纪录片,好似没有剧本、没有刻意表演、演员都是藏民的本人用真名本色出镜。但是,朝圣者的那种面对生命中的一切无常和有常都默认承受的宁静状态,却真真切切地令在都市中过着锦衣玉食的富足生活、却内心充满焦虑的我们心中泛起波澜。

电影中的场景对我而言并不陌生。2012年8月,我和时年13岁的儿子去了西藏。我们从北京乘T27,沿着青藏线、穿越了青藏高原腹地,经过了48个小时颠簸,到达我心中的神秘而神圣雪域之都----拉萨。这次为期10天的旅行,我们探访了藏人心中的圣地大昭寺、布达拉宫、班禅驻锡地扎什伦布寺,朝圣了三大圣湖中的纳木错和羊卓雍错,见证了西藏农奴制度下的农奴主和农奴的生存真相。当然,我们也去了西藏小江南-----美轮美奂的林芝......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西藏一定就是我的前世生活之所,不惑之年,我与我的前世不期而遇了。从西藏返回后,我完全陷入了对西藏的山川江河、天空大地、人文宗教的神魂颠倒中。与此同时,我几乎是如同行尸走肉般地对现实生活茫然无觉,我开始深度质疑我赖以为生的生存方式及其价值。在近6个月的失魂落魄中,我秘而不宣地完成了我个人的人生意义的重新构建(详见我的随笔《存在》)

我的心中不禁浮现出几个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