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6):美好生活

发现老爸老妈闹矛盾已经有几天了。

最明显的迹象是俩人不在一块儿看电视了。

以前每天只要一到18:30,俩人饭都不吃,准时坐到电视前看辽宁北方频道一个叫《全城热恋》的农村版相亲节目。一边看还一边旁若无人地夸主持人燕子姐,咋看咋好看,看了还想看。这还不算,每个相亲对象上来,那个心操的,比人家父母还父母。双方的心还都操,操完男方的操女方的,就差跟人家要生辰八字了。

传说中的燕子姐

我天天担心,这电视台哪天要是增加一个公布生辰八字的环节,这俩人还不得天天替人家摆卦呀。

这心操的,细碎细碎……

好在电视台不搞封建迷信。

有一次小黑大概实在忍不住了,向公公婆婆隔着饭桌子喊话:见过演双重间谍的,没见过你俩这样演双重父母的……说完自已像拣了十万块钱似的,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扶着桌子,对着一桌子剩菜剩饭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看样子,猫和老鼠熟到一定程度,也会一起开玩笑。

谁知道这是开玩笑还是……不敢往太深想啊

老爸老妈也跟着笑,不说话。

进城后,我背后没少提醒他俩,这个世界上,除了皇上,就数儿媳妇的心最难测。你们千万别被表面现象迷惑,还是事事小心谨慎为好,凡是遇到拿不准的,你们就只笑不说话,保准犯不了大错。

俩人都挺有觉悟:为了安定团结的大局,你放心吧,只笑,不说话。

嗯,记住了:只笑不说话

每次俩人只笑不说话后,都背后让我帮分析一下:小黑那种情况是啥情况?

小心驶得万年船

对他俩反映的情况,每次我都认真对待,比对待半岛局势东北振兴沈阳一河两岸规划都十倍百倍地用心。

小黑的双重父母论抛出之后,我告诉他俩:双重父母论问题不大,不必过度解读。但是以后不能再公开夸燕子姐了……

俩人明显一惊:为啥?

尽管家里就我们仨,我还是像地下党商量暴动一样,把他俩往我身边搂搂,脑袋往一起凑得更近一点,压低嗓子说:我发现每次你俩夸燕子姐,小黑的脸色都明显黑一下,嘴里还经常嘟囔,燕子姐那么好,咋不娶家里来当儿媳妇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来,开个会研究一下……


唉,那不是娶不回来嘛,要是……见小黑的脸已经黑得吓人了,我赶紧把剩下的半句话吞了回去。

小黑原来不叫小黑,刚结婚时,我一直叫她老牛。第一次喊老牛时,小黑还四处张望,发现屋里只有我俩后,她奇怪地问:你喊谁?

大哥,咱屋里真有一头牛?

喊你呗,就咱俩,还能喊谁?

为啥?

因为你倔得像头牛。

后来生了孩子、调动工作、背井离乡、柴米油盐,当初那头倔牛越来越蓬头垢面,脸上乌云越来越多,特别是和我干仗时,脸上更是乌云摧城地黑。

有一天我见她心情好,就和她商量:以后管你叫小黑呗?

当时还叫老牛的小黑一脸警惕:这名儿倒是比老牛显年轻,就是听起来怎么像一条狗呢?

小黑真的比老牛显年轻吗?

看,乐观的人看问题的视角确实与众不同。

我赶忙说,这是昵称,显得更亲切。再说了,现在的狗比人都高贵,名字像点还说不上谁借谁的光呢。我们单位就有一个姐姐,有一天在家门口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撕心裂肺地喊:我的儿啊你死了我可咋活呀……小区里住很多多年的邻居加同事,大家都眼泪汪汪地过来安慰,安慰来安慰去半天才弄明白,原来是她养的一只小狗死了……

从那以后,我就管小黑叫小黑了。一开始是我一个人叫,后来一个大姑姐两个小姑姐跟着叫,再后来我们单位的几个损友也跟着叫。叫来叫去,叫的和听的都习惯了。

习惯成自然

难不成是因为小黑不喜欢他们夸燕子姐,俩人生闷气了?

抽空分别找俩人谈了一次心,还真冤枉人家了,俩人的胸怀还真没那么小。

调查研究是我们党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永不过时的法宝,这话是绝对真理。

来,都说说啥情况?

原来这两天CBA季后赛开打,老爸雷打不动要看球,老妈要追剧看《美好生活》,俩人各不相让,后来达成一致协议:你不让我看,我也不让你看,得,咱俩谁也别看,吃完晚饭,灯一拉,上床睡觉。

为什么针尖总是遇上麦芒?

我说这事好办啊,从老房子搬来的55寸大电视还在车库里闲着呢,给你俩卧室里安个有线接头一人看一台不就完了吗?

俩人都说再安一个有线电视接头还得花498块,比第一个还贵,就冲这么不讲理的收费也坚决不安。

我说钱也不用你俩出,管那么多干啥呀。

老爸有些松动,老妈坚决反对:坚决不行,卧室安完有线,你爸还不得半宿半宿看呀,我睡不好,迷糊。

说的也是。只好分头做思想工作。

老爸,那球不看不行吗?

不行,看了一年,就等着这季后赛了。辽宁队要是把老哈状态调整好,他老叔再把大侄子好好管管今年有希望夺冠。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再去说服老妈:您就和他一起看球呗,又是大侄子又是老叔的,我听着和电视剧也差不了多少……

老妈:一大帮老爷们儿天天抢那么一个破球有什么可看的?我好不容易看见一个有杨树、有宋丹丹、还有灯儿的电视剧,坚决不能让步……

听听,句句都在理。

你们教育别人的谦让呢?

要说我妈遇见一个能看进去的电视剧也不容易。看了这些年电视,故事情节基本看不太明白,演员也只记住有数那么几个:不管人家演什么,见着张嘉译,都管人家叫杨树;见着牛莉,都管人家叫灯儿;见着小宋佳,都管人家叫仙儿……还好,啥时候见着宋丹丹都叫宋丹丹,一次没错过。

一下子碰见杨树、宋丹丹、灯儿凑乎到一起……也真是不容易。一边看还一边问:怎么没看见杨树苗呢?

小黑见我大正月里就发愁,好心好意地凑过来说,你别愁了,把电视从车库里搬出来吧,放老太太卧室里,我天天从我们学校的网站里给她下载《美好生活》,插电视里,愿意啥时候看就啥时候看呗。

这个方案果然得到各方的一致认可。老爸表扬完儿媳妇聪明,一般不会浪费挤兑他儿子的机会:你看看你,一点也不动脑筋,还不如你媳妇儿!

我赶忙说:那是那是,咱家一共俩大聪明人,一个是您老人家,一个是小黑,这是全家一致公认的,用不用再开个会正式表决一下?

老爷子被夸得正不好意思呢,小黑离大老远的听急眼了:爸,他这是说咱俩像赵本山演的大明白,不是什么好话!

等等……赵本山什么时候演过大明白?

俩人顿时全蒙,急赤白脸地去讨论大明白倒底谁演的了……唉,再不抓紧打岔,就得打一场以一敌二的群架了。

哼,没两把刷子敢给你们当儿子当老公啊?

一个在客厅看球、一个靠在床上追剧的美好生活刚过了一天,老妈就找我:快帮我看看,这电视什么毛病啊,翻来覆去怎么总演这点事?

唉,也是,电饭锅还没弄利索的老太太哪会摆弄这么复杂的数码播放啊。

啥也别说了,从此以后,每天下班陪老妈一起看《美好生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