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产假结束,回归职场后各种不适

文/岭上霜

1

8月中旬,二宝满半岁,我的产假结束,重新回归职场。

组长和同事们诸多照顾,我基本能够享受每天1个小时的哺乳假。

我家距公司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因公司早中晚都有通勤,我每天早上按时上下班,中午十二点准时下班乘坐通勤,十二点半回到家,抓紧时间喂孩子一次,吃完午饭休息十几分钟,一点五十出门,临出门前再喂孩子一次。

公司下午六点下班,我五点提前离开单位,花半个小时坐车,大概五点半左右回到家。

关于背奶挤奶

刚上班前几天,我每天背个大包,包里塞了吸奶器、溢乳垫、奶瓶等一应装备,准备抽空将奶吸出来带回家给二宝吃。

可很快发现,这些装备根本无用武之地。

首先,没有方便吸奶的私密空间。我和另外两个女同事共用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随时有人出入,或者领导来安排工作、或者同事进出办事。

我也曾尝试将办公室的门从里面反锁,但发现给同事带来很大不便。

整个办公楼内,找不到一个合适吸奶的地方,有经验的宝妈无奈之下,可能会选择去卫生间。

我们整个楼层近二十五位女员工,女厕只有两个厕位。如果我占用其中一个位置,超过半个小时,会有什么样的场景出现,各位朋友可以脑补一下。我们那个楼层,和我同期产假结束,回归职场的还有两个宝妈。

第二,上班之后各种工作任务应接不暇,根本没有吸奶的时间。有时忙起来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各种沟通电话、工作邮件、报表搞定后,下班铃也该响了。

上班两周后,发现喂奶间隔时间太长,又没有及时吸出来,产奶量大大降低,想吸也吸不出来了。一方面担心满足不了孩子增长的饭量,一方面又暗地里开心,因为不会遭遇溢奶的尴尬场景,同时又谴责自己只为自己考虑不为孩子着想,反正就是各种复杂矛盾的内心戏。

值得幸运的是,二宝的适应能力很不错,从纯母乳喂养到增加辅食,这个过程过渡的非常顺利。

我上班之后,在姥姥的耐心引导下,二宝很快学会吃奶瓶、吃蛋黄、吃加了香蕉的米粉。没有哭闹,没有不适,小家伙就顺利从纯母乳喂养过渡到混合喂养,不用饿肚子、哭鼻子,对我这个职场妈妈来说,这简直是最值得开怀一笑、普天同庆的大好事。

2

关于睡眠

二宝跟我一样,是个夜猫子,不到晚上十一点不睡觉。有时会早一点,但基本都是十点以后才睡。有时半夜三四点之间,会醒一次,需要喂一次夜奶。有时候,他也会睡个整觉,能从晚上十点多睡到早上六点半左右。

每次他睡整觉后,我这个当妈的就感觉像捡了个大便宜,身心通泰,分外舒畅。不过,这样的小确幸可不是一打一打来的,一个月里只有50%的概率。

产假期间,每天早上可以睡到九十点,下午还可以补补觉。上班之后,每天早上六点半就得准时起床,中午最多眯上十几分钟,缺觉缺到怀疑人生。

现阶段最大的梦想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美美的睡个畅快淋漓的大懒觉。

3

职场不适

回归职场后,感觉各种难以适应。

回归第一天,各种工作纷至沓来。

产假前负责的诸项工作,一心以为产假结束会有所调整。谁知理想很骨感,现实很丰满,是你的就是你的,你想甩都甩不脱。

原本由我负责的三项工作,在我产假期间,由不同的三个人负责,我一回来,嗖嗖嗖,三项工作一个不拉,转了一圈,全回来了。

我心里嘲笑自己,在公司摸爬滚打十多年,还没看清职场真相---工作没有最多,只有更多,可笑自己的天真和幼稚。

上班第三周,原本给上级单位上报的三个周报突然邮件通知改报日报,而且一直持续上报到十五号。

面对各种眼花缭乱的报表,产后健忘癌晚期的我,报表邮件发错对应的邮箱,发送附件时选错文档.....

我现在对自己的智商和工作能力深表怀疑。

因为工作性质和岗位要求,我们专业的人在开展一些工作时必须办理纸质的开票手续。公司每年组织两次安全规程考试,考试通过的人才有资质办理开票手续。我在二月至八月期间休的产假,而公司是在三月和六月组织的考试。

因为没有参加安全规程考试,我没有资质办理开票手续,这就意味着我无法干一些日常工作。

组长去咨询公司相关部室的负责人,是否能够让我参加补考,竟然被问“她为什么不来参加考试?休了产假就不能来参加考试吗?”,最终回话是,让我等到明年三月再参加公司统一组织的考试,在此期间需要办理开票手续的工作就不要干了。

我们组长无言以对,组里原本就工作任务繁重,人员紧张,马上又有一个女同事要休产假去生娃了,考试可以等到明年再去参加,问题是工作也能等到明年再去干吗?

休假半年,习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一上班,面对一堆的条条框框,各种琐碎的事务,感觉心累,这种累让人不堪重负。

还有一件让我很郁闷的事情,总公司为了促进员工健康生活,为员工打造了一款运动健康的APP,在公司系统内开展健步走的活动,进行团体和个人排名。

因为怀孕、生娃、带娃,我的步数比较少,在部门垫底。部门领导说要对步数最少的五名员工进行制裁。

在我刚生完孩子,还没满一周的时候,领导就曾让组长打电话提醒我想办法提高步数。

我心想,健步走活动,是基于员工自愿的前提开展的,也就不以为意。

上班第一天,领导就说我走的步数太少,拖了部门的后腿。尽管部门的总步数在公司已经是团体排名第一,我害怕自己的达标率太低,影响部门在公司的排名,就和公司工会的负责人员沟通,申请统计部门成绩的时候不要计算我的成绩。

她告诉我,,因为公司参加这项活动的人数本来就少,基于不达标的边缘,再少统计一个人,影响公司在省公司的排名。对这个结果我觉得很无语,甚至心里觉得有些膈应,我现在质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玻璃心。

4

关于辞职的冲动

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说90后辞职的理由千奇百怪,除了文艺范的“生活不知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还有任性的“冬天太冷,起不来”,更有拽上天的“翅膀硬了”。

哎,我这个80后的中年老阿姨笑完之后,唯有心酸.供房养车,还有两个小崽子的吃喝拉撒.....

幼儿园学费一学期上万,随便报个画画班学费五六千,不到十节课的轮滑班收费上千,随便一个小感冒去趟医院百元大钞哗哗就流进了医院,二孩妈妈哪里有资格任性?哪里还敢任性啊,再多的不适也得忍着。

“在这样磋磨人,老娘他妈不伺候了!”这样的话,只能在心里暗搓搓的说说而已。

就像另外一个女同事说的“说白了,我们还是没本事,离开现在的工作,能去干嘛呢?谁会要我们呢?”

是啊,今天因为一个紧急故障,部门安排我在一个机房值守,要求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八点半,每隔一个小时汇报一次值守情况。

中午急匆匆打车回家拔了几口饭,喂完孩子又打车冲回去,从中午一点五十守到晚上8点多,虽然离家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但身不由自,根本无法回家给孩子喂口奶,两次喂奶时间间隔了七个半小时,谁会在乎你的孩子饿没饿着?哭闹没有呢?

职场妈妈的无奈,没有感同身受,有几个人会明白呢?放下工作养不活你,拿起工作陪不了你。所有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公司每月支付你的薪水,只是你拿身体自由、甚至意志自由所交换来的报酬而已。

悲哀的是这种价值交换,在时间维度上我们永远无法做主。

幸好,还能写文章吐吐槽,吐槽完,哄娃睡觉,明天就去跟老板说“我不干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老老实实洗洗睡吧,毕竟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