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从比较的孝心

自从他去了遥远的外地工作以后,回家的机会便越来越少。

于是,他只能经常给父母打钱过去。在外地工作这一年多来,他每个月总要给父母打二千块钱过去,前前后后已经给父母打了二万多块钱回去了。想到父母在老家那座物价偏低的小城里,二万块钱已差不多够一个人的年工资了,也足够父母吃好喝好了,他不由的心生安慰!

但他又忽然想起:自己每年给父母这么多钱,不知在老家工作的哥,一年会给父母多少钱?

这个念头一旦生起,他就一心想要问个明白。

后来有次,电话打回去的时候,是哥接的电话,他便把这个问题直接问哥。

一年,最多也就是二千块钱吧!哥在电话里憨憨的直面回答着他,并不知道他这样问的目的,其实是在心里藏着一种攀比的私心。

二千?他大惊。哥一年给父母的钱,居然才只是他一个月给父母的钱?才只是他给父母钱的十分之一?

他迅速的在心里算了一下帐:自己年薪十多万,给父母的钱差不多是自己工资的五分之一;而哥,即便在那个小县城,最低一年的收入也应该在三两万块钱,却只肯给父母顶多十分之一的工资!

于是,他在心里便有了一种与哥攀比的心理:同样是儿子,凭什么哥给父母那么少,而我却要给父母那么多?也因此,之后他便刻意的减少了给父母的钱,按照哥的标准,他也只给父母自己十分之一的工资。他知道即便如此,他给父母的钱,也远比哥给父母的钱,要多出好几倍!

也因此,他在心里有一份小虚荣,他想:自己给父母的这些钱,足够父母在街坊亲朋面前引以为豪的了......

过年的时候,他有机会回了老家。

但令他失望的是,父母与亲朋街坊经常念叨夸赞的,并不是一年给父母那么多钱的他,反倒是一年才给父母二千块钱的哥!

终于有一天,他对父母道出了心中的不满和不解。但母亲的话,却让他吃了一惊。母亲说:你哥一年哪止只给我们二千块钱?家里吃喝用的,都是你哥花钱,一年少说也得上万!

他不相信的盯着母亲反问道:我一年打给你们那么多钱,还不够用的吗?

母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父亲这时站起身来去了里屋,等他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本存折。

父亲把存折塞到他的手里,说道:你打给我和你妈的钱,我们一分都没动!你哥说了,你在大城市扎根不容易,什么东西都贵得吓人,让把你捎回来的钱都替你攒着,等你以后需要用钱的时候,一起还给你!这几年来,我和你妈,一直花的都是你哥的钱......

你哥不让我和你爸告诉你,怕你知道这事以后心里不过意......母亲这时插嘴进来补充了一句。

他打开存折,只见前几页上,每一笔都是二千块钱;而后面的几页、自从他知道哥哥一年只给父母二千块钱以后,每一笔,都已经变成了一千块钱......

从没有哪一刻,他像现在这般的羞愧难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