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六章(22)冲突爆发,准备好迎接负能量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事电邮hphuahua@sina.com或简书私信

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一章到四章目录
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五章目录
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六章(1)-(20)
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六章(21)

2013年1月20日 新的换宿经理Nane与上任经理Nura同是德国人,可简直差劲透了。她总是指示大家干这干那,自己却总是很清闲。因为Hira和Nane都很爱把音乐放得很大声,所以总是影响到我休息。我其实很早就想搬到其他房间住,可是Kevin规定换宿的背包客必须一起住在特定的房间,我只能感到很无奈。

Nane有一天还很过分地且莫名其妙地质问我为什么厕所闻起来像“Fucking Chinese restaurant”。这种带有种族性歧视的言语让我很气愤,事后她竟然没有露出任何后悔的表情,这种人竟然能在世界上存在!Nane是个素食者,一旦问到肉的味道都会很敏感,不过至于她怎么在厕所里闻到美味的中国菜的味道,我就不可而知了!我也向Kevin反应过她的恶性,可Kevin像是中了Nane的魔咒一样护着她,让其他人都很无语。

今天早上是一个很horrible(很糟糕)的早上,我受够了Hira还有Nane每天在房间里大声地放音乐,终于和Kevin提出要换房间。一阵折腾后,终于成功,也许是老天爷的安排,没有与Hira还有Nane的矛盾,Kevin也许永远都不会让我单独搬出去住的。

一个人的行走,与孤独斗争,或者说与它为伴,这些都是要经历的。不怕不怕。我只能在心里这么默默地对自己说……

2013年1月21日仿佛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事情终结在哪一天,所以每一个人都急着要结束,结果……冲突爆发了。

今天早上Nane安排Nico(Lydia现任男友,德国人,在酒吧工作)做厕所的清洁工作,可是Nico以之前与Kevin约定好今天做厨房清洁为由拒绝Nane的要求,两人因为之前有过矛盾,加上现在这件事两人马上就吵起来了。Nane说了很难听的话,还说“Ok, there’s the final fight。”(好吧,这可是我们最后一次吵架!)她威胁说要马上找Kevin谈,说着就气冲冲地下楼了。

我接着也下了楼,一是想看看事情的结果看我今早到底干什么活,二是想听听Kevin是怎么回应Nane的。我隐约听到Kevin告诉Nane他确实和Nico有过约定,让他给冰箱解冻,方便今天清洁冰箱,另一个意思是说Nico今天确实应该做厨房的清洁工作。我没有继续听下去,因为我知道Kevin好像还算是站在Nico这一边,Nico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

过了一会儿,Nane气冲冲地上楼来了,说了句“I’m leaving。”(我走了!)我实在没有想到,在Nico和Lydia离开的前两天还会有这么大的争吵,我真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后来我跑出去看Nico如何,问他“Are you ok?”(你还好吧?)Nico则说:“Why everyone asks me the same question?I’m ok。I don’t take care of any shit happened there cause I’m leaving in two days。”(为什么每个人都问我是不是还好?我还好啦。现在发生的任何事都不关我的事因为我两天后就走了)看吧,Nico确实很让人放心,他总是那么看得开,他没事就好。

一开始,Nane告诉我帮Lydia一起清洁厨房,我想要不就照原计划进行?我就开始刷碗,结果Hira让我去清洁厕所。我不想再和Hira起冲突,就走开去清洁厕所了。我擦完马桶和水池后去厨房接一些拖地的水,结果开门时撞到了冰箱的门。原来那时Hira在清洁冰箱,她狠狠地说了一句:“What are you doing?”(你想干嘛?)我想我又没什么错,为什么要朝我发火?我试着与她理论,结果她又冒出了脏话。可怜的人,她只能用脏话堵住别人的嘴。

昨天她自己心情不好还向Lydia和Nico说了难听的话,难道她没有发现别人回应时从来都是有理有据而不是仅仅用几句脏话来敷衍了事的吗?我不打算与她争执,我说我要帮Lydia清洁厨房,说完我就离开了。结果Hira的脾气又上来了,她正好在清洁冰箱,就把各种食物重重地砸到地上,真把我吓到了。

我到了换宿工作者的房间,发现Kevin正在和Nane谈话,而Nane在哭。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Kevin,Nane竟然还帮Hira说话。她说因为昨晚Lydia回来时吐了,吵醒了她们,Hira是没有睡够才脾气这么暴躁。

哇塞,这都是理由!我告诉Kevin希望他能保护我顺利通过厨房(因为我要回去清洁厕所,必须经过厨房),Kevin把我拉近房间里小声说,其实刚才他想告诉我,Hira在另一个阳台上已经听到了我们刚才的谈话。妈呀,这么恐怖,我小心地又回到厨房,看到Hira刚刚开门进来,我就马上溜出了厨房,那时我听到Hira又赌气把食物扔到了地上。

实在是太恐怖了,这一切都如一出闹剧一般可笑。可能因为之前我已经与Hira又过很大的冲突,所以现在没有那么怕了,这次就很淡定了。说真的,我经过厨房时已经在笑了。我真的觉得我们的故事太戏剧化了,整个事情想起来都无比可笑,换宿都能换出这样的剧情。用这两天Lydia重复的《失恋33天》里的经典台词来说,那就是“不拍电影都可惜了”!

我拖完地后经过厨房旁边的走道,听到Lydia在楼下喊我:“Chen,你可不可以下楼来一下?”自从Nane来以后,大家都叫我Chen而不是Chenning,因为Nane觉得Chen很酷,叫起来也方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Jackie Chan成龙的缘故呢?我其实喜欢别人叫我Chenning,因为Chen听起来很僵硬死板,不亲切。

我到了楼下,发现Lydia竟然在哭。我赶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她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一切太夸张了。她说受不了Hira在她面前摔东西,我说Hira是在生我的气,不关她的事。Lydia告诉我昨晚因为她吐了吵醒了Nane,Nane对她说了很难听的话,这已经让她心情很差了,加上今早的闹剧她已经很难再承受了。哎,为什么这世上会有这么没有素质的人,总是会用卑鄙的方式和手段伤害别人呢?

等我回到楼上帮Nico做洗衣工作时,我才发现前两天最不淡定的我今天反而成了最淡定的人。我帮Nico把一筐床单放进了洗衣机,又把一筐洗好的床单晾到了阳台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