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一直吵下去(飞花令2)

96
叶子露Lucya
2017.03.22 11:06* 字数 3092
外婆在桃花盛开的公园里拍的外公

外公外婆为什么总是吵架呢?或许是因为他们早已泛黄的结婚证上有这么一句话:“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于是在接下来的43年里,他们在做决定之前总是喜欢先斗争一番,大到同不同意我妈嫁给我爸,小到今天晚上吃白菜还是吃豆角,事事如此。

说一说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吧。

有一天吃午饭的时候,外公照例又谈起了他的光辉历史,今天他讲的是作文篇。“我高考的时候语文作文满分欸,哈哈,俄文作文也是满分。”外公说到兴头上,索性连筷子也放下了,说话的时候白胡子跟着双手一起舞动,划出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线。

外婆这座活火山就是在这个时候喷发的,她向我俩投来鄙夷的眼神。我本来饱含艳羡和崇拜的目光瞬间被滚烫的岩浆吞没,只好打消继续听光辉历史的念头,默默地拿起筷子继续吃饭。然而外婆没有停止喷发岩浆,她又扫了一眼外公,说道:“这有什么好显摆的!”这下外公这座不轻易喷发的休眠火山也重获生机了,“为什么不能说?哈?这又不是吹牛,这是真事!”之后是外公一长串的狂轰滥炸,当然,外婆也不甘示弱,方言中夹杂着普通话更是蕴含着无穷的杀伤力:“你也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一封信啊!”

“哦......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啊!外婆居然会在意这个。”尽管我的内心戏十分丰富,但因为惧惮外婆的威慑力,脸上是一丝也不能表现出来的,只能憋笑憋到内伤。

午饭后是外公外婆的吃药时间。外公外婆都有高血压,为了控制高血压已经不间断地吃药吃了十几年,但外婆至今仍不知道她每天吃的是哪些药,因为外公每次都会拿好相同的两份。但其实外公的记性并不比外婆好,毕竟外公比外婆大了九岁。外公一边拿药,一边念叨:“尼群地平两片,卡托普利两片......”虔诚得仿佛在进行某个仪式。外公把药递给外婆,又递上一杯温开水,外婆接过来,两人就自然而然地谈起了其他的事情。然后莫名其妙就开始的争吵迎来了它莫名其妙的结局。

去年清明假期我回了一趟外公家,外公刚从上海做完腰椎间盘突出的手术回来,还处在只能下床走走的阶段。外公经过手术以及长途跋涉的折磨瘦了一大圈,但他的气色却很好。除了医生医术高明,外公手术时失血较少外,外婆的悉心照顾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回到外公家时,外公正躺在床上吃薄荷糖。我觉得很奇怪,外公明明不喜欢吃糖啊?然后外婆洋洋自得地告诉我:“我不是在微信群里告诉你们了吗?你外公不仅戒酒了,现在都已经戒烟了,想抽烟的时候就吃糖。”

这我知道,但是外公在上海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他明明是这样说的:“哎呀,现在做手术嘛,就先戒烟,而且上海到处都不能抽烟,抽烟要罚钱的,等回去再抽了。”我疑惑地看了一眼外公,看见他无奈的眼神,心下了然。外公果然还是想得太简单,以为回来就可以继续抽烟了,看吧,现在还不是屈服在外婆的“淫威”之下。这样也好,不抽烟还有利于身体健康呢。

然而就在晚饭过后,外公外婆又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事情是这样的。

外公做的腰椎间盘突出手术是在腰部植入了六枚钢钉,为了防止钢钉错位,手术后3天不能下床。现在手术做完15天了,但是外公大部分时间还是需要在床上躺着,就算起来也要在腰上绑一个固定的东西,完全躺下之后才能把这个东西解开。

医生千叮咛万嘱咐,除了躺着其余时刻一定要绑着这个固定的东西,外公却没太注意这一点,他坐在床上就把这个固定的东西解开了,然而这一幕刚好被外婆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冲进房间,对着外公破口大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私,怎么只想到自己。”我感到非常莫名,这怎么还扯上自私了?“医生说了躺下后才能解开,你就不听,你做完手术后躺在床上不能动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你年纪那么大了,都是一只脚踏进坟墓里的人了,你还不注意,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可能会瘫痪!”外婆不停地说了一长串,这次外公却一句话也没有回。

这时外婆又开始指责外公:“我跟你说,你要是下次再这么不注意,我就再也不管你了,你躺在床上倒是舒服,我服侍你多难,你要是一辈子瘫痪在床上,我就要服侍你一辈子了,你说你这个人多自私。”说着外婆就走出了房门。我不知道该怎么缓和这紧张的气氛,只好默默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我估摸着外公应该睡着了,外婆应该也已经消气了,就轻手轻脚地走进了他们的房间。果然,外公已经睡着了,他侧躺着睡,应该是怕压到伤口吧,外婆坐在床上,看见我过来,对我说:“来,我给你看看你外公的伤口。”她轻轻地掀开外公的睡衣,我看见外公的后腰上蛰伏着一只扭曲丑陋的蜈蚣,外婆轻轻叹了口气:“唉,我刚才不该这么讲你外公的,他才刚做完手术,受了那么多苦。”外婆一边说着,一边抹了一把眼泪,“我就是生气你外公这么不注意,我就是怕他会瘫痪。”

我连忙安慰她:“不会的,不会的,你讲了他,他下次就会注意了。外公手术前还跟我讲了呢,他说等他手术之后腰好了,走路不疼了,跟你去散步你就不会总是嫌弃他走得慢了。”外婆终于破涕为笑。

“外婆,等外公完全恢复了,你也去做一下手术呗,这样你们就都不会腰痛了。”没错,其实外婆也腰椎间盘突出,他俩这是当了一辈子老师落下的病根。“算了,做手术太贵了,你外公做好了就行了,我不要紧的。”

这时外公醒了,外婆连忙问他:“你要不要喝水, 我去给你倒。”外公摇了摇头,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我看着他们,心中感叹,果然他俩每次吵架都是虎头蛇尾,开头吵得地动山摇,过一会儿就会自动和好。

这个寒假我住在外公家里,每日陪外公外婆去散步、买菜、打牌。外公的腰基本上恢复了,只是以后都不能提重物了。外婆会因为心疼外公不让外公提任何东西,但外婆仍然喜欢跟外公吵架。

而这次的阵地从家扩大到了公园里。

外公自从腰好了之后就特别喜欢往外跑,或许是为了弥补之前无法外出的遗憾吧。外公家附近有一个小公园,这次回外公家我发现,外公外婆已经跟公园里所有的老头老太太都很熟了,这得益于他们日复一日在公园里打牌。

他们打一种叫“升级”的牌,四个人打,坐在对面的两个人自动归为一个阵营,俗称“一家”。外公外婆常常打一家,不是因为他们是一家人,据外婆说是因为外公出牌很慢,她怕别人会嫌弃外公,索性自己跟他一家,但其实外婆比任何人都嫌弃外公,外公出牌出慢了会被骂,出错了会被骂,没有领会外婆有意无意的暗示更要被骂。

这个假期我全程待在外公家,每天陪着外公外婆去公园散步,在外公外婆打牌三缺一的时候我还得陪着他们打,虽然我并不是很懂规则。后来天天下雨,我们只能每日困在家里,我还教会了他们斗地主,当然,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了。在公园陪外公外婆打牌的时候,我有幸目睹了外公挨骂的全过程。所以与其说外婆是怕别人嫌外公出牌慢才跟外公一家,不如说是外婆找不到别的对象来抱怨,还是骂外公比较顺口。

不过外公在外面是不会发火的,任外婆雨打风吹,他自岿然不动,那么在家里呢?他们也仍旧天天吵架,但在我看来,他们这种吵架的行为完完全全是在发狗粮。

一天午饭时分,外婆在喂表弟吃饭。我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从小是被外公外婆带大的,现在我长大了,外公外婆自然是照顾更小的孩子,我虽然常常吃醋,但是从来不会说出来,那日不知哪根筋搭错,竟问外公喜不喜欢我,没曾想外公竟指了指外婆,说:“我哪个都不喜欢,只喜欢她。”外婆嘴上不说话,想必内心早已乐开了花,毕竟外婆连外公没有给她写过信或者说情书这种事她都能计较四十几年,现在外公都当着我的面亲口对外婆表白了,外婆心中的结也该解开了吧。

好东西要大家分享,此等高级的狗粮不能都让我一个人吃了,遂拿出来与诸位单身狗一同品尝。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样简单的道理他们怎会不懂,之所以吵架是因为把争吵当作日常生活的调味品吧,反正越吵感情越好。

那么就这么一直吵下去吧,这样死神就会嫌你们两个太吵然后不想把你们其中任何一个带走,这样你们就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

外婆在桃花盛开的公园里拍的外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