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声自留痕(46)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1年3月1日】早醒,仅3:29。亮灯,读伊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茅盾作品精选》。

茅盾先生言:“文学是时代的反映,真的文学,必须是反映时代的文学。”信然,当谨记之。

致广兴兄信,仅写三页,800余字。感觉有点困,即搁笔,熄灯,再上床。

8时许,接老徐电话,言其已在球场上等候。匆忙穿衣,开门让他进来。为他出具了证明,因其女要补办出生医学证明。

同老徐闲聊一小会。说起当年我曾劝他补缴社保费,以办理失业事宜的事,他当时言之凿凿:等国家新政策下来,无须个人补缴社保费了,再办不迟。

我当时对他说,你这样想,倒不失为一个极好的愿望,但我总觉得,我们这样一个集体施工企业,既已停产,无力为职工交社保费,补缴需要个人筹款,那就早办好过迟办。稍有经济头脑的人,都明白企业的实际困难,总得现实一点。

老徐也是一个“食硬米”的人,他认准的事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当时并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很多职工都补缴了社保,与单位终止了劳动合同,办理了失业事宜,另寻找了工作,而他仍无动于衷。

很多年前,单位曾根据他的实际情况,安排他当保安,他于心不甘,竟然不愿忠于职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常缺勤,即被领导解聘。

那时候,老徐丢下狠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此后,他便再不回头。

都说树挪死,人挪活,这个时代,社会环境宽松,科技进步了,挪树挪人,都照样活。看看城市公园,那些花钱从偏远山区挪来的古树,照样生根发芽,蓬勃生长,就明白了。

老徐多少见过些世面,还怕一个集体企业炒他的鱿鱼么?他回家与妻子一商量,分头出动,向各自的亲友借了些钱,筹夠了资本,即在中小学生必经之路旁,租好门面,招聘了两个糕点师傅和三五个年轻的村姑,便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喜气洋洋地开张营业。

人也是奇怪,这老徐一旦种自己的“自留地”,竟然瞬时就去掉了懒筋,夫妇俩也勤劳起来,凡事亲历亲为,天天参与糕点制作,购买食品材料,又必定挑选质量上乘的,他们的工作时间比那制糕点的师傅和卖糕点的女工还长。

劳动创造财富,美点一旦打开销路,收入便日益可观。仅仅十年八年间,他不但还清了所欠债务,还买了一户人家的一栋三层旧楼房,进行装修,用一二层办起了小茶楼,扩大了他的糕点生意。

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人总是能与时俱进的。老徐高兴地告诉我,如今他不但补缴了自己的社保费,连其妻和手下员工的社会保险费,他都按国家劳动及社会保障方面政策的规定,一并买了。

老徐向我告辞,开着他的私家车离开这宿舍大院时,我还在默默地想,一个那么普通的人,通过十年八年的努力,便改善了自己贫困的生活,坐有车,食有鱼,居有定所了。因为这个伟大的时代,赋予他良好的创业机会,“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真是有福!

2019年8月24日,根据原日记整理,首发简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