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冬季》:来日方长的爱,抵不过大梦一场

《大约在冬季》

一首《大约在冬季》,是齐秦写给王祖贤的情歌。因怀念聚少离多的女友,灵光乍现,他只花了15分钟便成就了一首金曲,流传逾三十年。

本是金童玉女,羡煞旁人。二人到了谈婚论嫁之时,齐秦被媒体爆料有私生子。无法接受感情背叛的王祖贤就此息影,远走温哥华,至今孑然一身,一心向佛。而齐秦追求安稳生活,娇妻幼子,享天伦之乐。

齐秦与王祖贤有情人难成眷属,像拼图缺了一块,无伤大雅却不完美。不禁令人想起李宗盛与林忆莲的《当爱已成往事》、陈奕迅与杨千嬅的《落花流水》、刘若英与陈升的《为爱痴狂》、梁静茹与玛莎的《崇拜》……

影片故事起源于一首《大约在冬季》:北师大才女安然是齐秦的歌迷,正因买不到票而苦恼。摄影师齐啸因女友失约而多出一张票,转赠给了安然。

二人自齐秦演唱会结缘,齐啸帮安然拍摄演唱会精彩瞬间,安然帮齐啸影楼相册写文案,由此渐渐熟稔起来。齐啸因女友回台发展而分手,便与安然展开一段故事。二人走街串巷找寻齐秦唱片、下馆子、看电影、戴同款手链……小情侣的甜蜜一览无余。

最好的时光总是走的最急。齐啸因父亲病重赶回台北,安然问他何时回北京。齐啸说大约在冬季,让安然等他。北方四季分明,白雪皑皑。而南方,基本是没有冬季的。

回到台湾,齐啸面临的是现实的拳拳打击,招招见血。父亲中风需照顾,希望他早日结婚。哥哥犯事坐牢,债主上门追债。影楼被合伙人侵吞公款,面临结业……

种种困境步步紧逼,齐啸只能向现实妥协。回北京结束影楼生意,跟安然分手。回台北照顾父亲,结婚生子。

一句大约在冬季,不亚于“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曾经对美好未来的满怀期待,却换来感情无疾而终的落寞唏嘘。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似水墨丹青挥毫泼墨后的无从落款。似与君相约看山川湖海的单人赴宴。似流连江南古镇却难邂逅一场秋雨。

别离是常态,相聚是奢华。经年以后,安然已是知名主持人,事业顺风顺水。应邀到台湾主持一场昆曲节目,齐啸闻讯赶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二人相聚,旧情复燃。齐啸已离婚,带着一个孩子。安然依然单身,齐啸答应陪安然回北京定居。

当齐啸向安然求婚,二人在勾勒美好生活蓝图时。齐啸因前妻的娱乐舆论压力又需回台处理,二人再次分手,不欢而散。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个爱的懦弱,一个爱的热烈。两个人终归是走不到一起的。齐啸以家人为先,感情为后,每次都选择逃避和离开。安然下定决心不再等待,选择与于枫结婚。男婚女嫁,尘埃落定,自此两无瓜葛。

多年后,面对女儿小念的质问:爷爷和爸爸离开时,你怎么没哭?看似硬心肠的安然淡淡的说:这世上所有的死别,都好过生离。一张演唱会门票让安然爱了齐啸一辈子,念念不忘,最后是生离;护花使者于枫,等了安然那么多年,耿耿于怀,换来的是死别。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有的人见三百次也没用,有的人见三次就足够了,有的人光是遇见就已经拼尽全力。与安然是同学的于枫鞍前马后,体贴周到,却得不到才女的倾心。自19岁便跟齐啸在一起的叶雨辰,多年陪伴也敌不过伊人一朝变心。而安然与齐啸,仅仅几面之缘便坠入爱河,爱得刻骨铭心。

我以为你是我的来日方长,没想到只是我的大梦一场。二人相识于1991年北京齐秦演唱会。28年后,齐秦重回故地开唱,爱而不得的两个人又同时来到现场。物是人非,唱歌的人没变,二人早已不似当年。

同在演唱会现场,安然却不想再跟齐啸见面。有些人,相见不如怀念。命运捉弄,多见一面都是撕心裂肺,黯然神伤。

金宇澄在接受《十三邀》访问时说过一句话:“有一个最不好的词叫‘渣男’(亦可延伸渣女),你把这么复杂的人性变化,用这么低能的一句话去涵盖它。你活到一定年龄就会觉得人越来越复杂,人不是这么简单可以涵盖的。”毕竟蝴蝶飞不过沧海,谁也不忍心责怪。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分离,请你记得我们深深相爱的时光。因为那是我们一生中,最最美好的回忆。安然与齐啸是真心相爱过的,安然等了他许多年,韶华虚付。齐啸通过香港朋友录影收看安然节目,做她爱吃的麻辣火锅,费尽心思找齐秦签名版专辑……当爱已成往事,尚有回忆可供凭吊,青春不至于一片空白。

刻骨铭心的爱、遗憾叹息的美,总因时光短暂而来不及腐化变质。瞬间被定格在琥珀中的美好时光,有了一种凝固美。纵然再相逢,回忆的仍是陈年往事。现实如洪水猛兽冲蚀面目全非,庆幸尚有回忆可供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