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字数 864阅读 151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雨的温柔,令万物沉醉。一如“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所描绘的那样,不带一丝寒意,只觉春的温存美好。那样的娇柔,那样的温婉,也不是时时都有的。有时候,它变得暴躁,伴着闪电和惊雷而下,怒拍你的窗门,让人心中升不起一丝诗情画意。

昨夜的雨,或许也在哪里受了刺激,任是稀里哗啦下了一整夜。隔窗听雨,竟有些惊心。雨打在屋檐上,咚咚咚作响。伴着一阵阵的沙沙声,可以察觉到那雨是带着一股怒气的。它只管下,我只管听。当我昏然睡去的时候,它还在一直下,浑不知疲倦。

睡梦之中,我又听见了雨声。想起古人有“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之语,该是多么的凄凉伤感。若心中无事,也不会深夜听雨。遥想当年的聂胜琼送走了自己的心上人,相思切切,夜不能寐,触景伤情,才写出了这流传千古的佳句。

人间若无离别,何来这么多的别愁?千里话相思,只因情切切。聂胜琼因此诗而得与心上人携手一生,脱离风尘之苦,也算是上天对多情人的一种眷顾吧。

当然,听雨的不只聂胜琼一个,情怀也是不一样的。此情此境,我想到的是陆游。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陆游客居京华,我客居浙江。同是天涯浪子,都能体会那种客居之苦。隔着遥远的时空,我们各自在自己居住的小楼上听春雨,心事纷杂。

陆游才情万丈,奈一腔壮志难酬。晚年忧愤成疾,临终之际还作了《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弥留之际,他念着他的家国。他希望看到山河收复,看到祖国统一强大。 只是,他再也看不到了。很多人,很多事,都是无可奈何的。陆游的满腔抱负,终化为一抔黄土。

志不得伸是一种悲剧,情不得守也是一种悲剧。陆游和唐婉相爱却未能相守,最后彼此抱憾。其实,不是现实的残酷,只是他的不争取。他若坚定一点,他若努力一点,他们的结局或许就不是悲剧收场。窃以为陆游是不值得同情的,只是可惜了唐婉,所爱非人罢了。

话说回来,人生就是这样,没有一种圆满,谁不是在万千劫难之中把自己苦熬成灰的?年深日久,也便释然了。看那雨,下了一夜不也停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