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那个说爱我的男人变成了大猩猩(2)

04

从图书馆出来,突然发现阳光很刺眼。我习惯性地低着头,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第一次有陌生,应该是不熟悉的男孩正面挑逗我,而且是这样一个离我生活那么远的人。

我们虽然是同班同学,但一年多来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我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他出其不意,标新立异。这是怎么也捏不在一起的两个人呐。

他喜欢看书写文,记得刚进学校没多久,就在校报发表了诗歌。其中一句,后来成为我们班人表达狂躁的口头禅:“夜未央,我的思念已张狂。”发表在校报青春版上,类似爱情诗。

他拿励志奖学金,毫不费力。尽管他不屑于参加任何社团,也对竞选班干部没兴趣,可是第一次考大学英语就连过四六级,都是500多的高分,专业成绩门门年级第一。多么神奇的存在。

我默默无闻地,和室友一起吃,一起玩,在学习上拿着刚好能通过考试的分数。我们唯一的共同点恐怕只有看书写文了。

有一段时间,我也在校报上发表了一篇散文,大致是写人生无常,珍爱生命这类再平凡不过的主题了。其中引用了苏轼《定风波》里的一个句子:“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没想到,没过多久,我居然发现他在看《东坡传》。

有段时间,我突然很迷沈从文,居然在他发表的文章里,发现他引用了我最喜欢的那句话:“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抬头看看天,发现阳光柔和了许多,我也清醒了许多。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过度联想。所以,我竭力控制自己,不要把一个和自己没交集的人拉进生活胡诌。也许,他写的是与班长冰冰的爱情。

05

冰冰确实应该是任何正常男孩的梦中情人。她皮肤很白,衣品很好,成绩优异,在社团和学生会不是部长就是主席,多次获得演讲比赛一等奖,大二就获得优秀大学生称号。

她和我一个宿舍,化妆品是宿舍最贵的,最多的。我仍然记得大一时,她爸妈送她来学校报到,其实他们家就在市里边,没多远。她爸妈帮她拎了两个行李箱,抱着铺盖进来时,她妈第一句话就是:“冰冰,这宿舍太简陋了,我刚路过食堂,瞟了一眼饭菜,实在是……”她没说下去,表情暴露了她赤裸裸的嫌弃。她爸说:“都出来了,别嫌东嫌西,以后要是嘴馋了,回家,爸给你烧红烧肉,糖醋排骨啊。”冰冰有点不耐烦,一边爬上铺,一边说:“行行行,我不在呀,你们刚好过下二人世界。”

我们被她们一家人的对话惊到了,那种关系的融洽溢于言表,父母对冰冰的爱也溢于言表。

可能现在同宿舍的其他两个人早忘了这个场景,可我却永远记得。那天,我感到自己多么寒酸,悲凉。

一个人提着两个大手提袋,除了几本书,就是一些日常换洗的衣服。从小县城,坐几个小时的大巴,来到学校。我看着偌大的校园,热闹非凡,大家成群结队,脸上的青春,表情里对未来的憧憬,都与我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的家庭,一直是我难以言表的痛。

06

回到宿舍,我懒洋洋躺在床上。冰冰不在,另外两个室友,柳柳和欢欢在研究如何画眉显得更自然。柳柳说:“我觉得吧,这眉头不能太重了,不然像蜡笔小新呢!”欢欢说:“我这眉毛就没眉头,不重……”她低头看着镜子描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来说:“你们看,就这样。”我和柳柳忍不住笑了,她那两条眉毛,像有深仇大恨似的,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柳柳说:“哈哈……你要是这样出去,估计原本对你有兴趣的男的,看了你今晚都辗转反侧了,哈哈……”欢欢很生气,把眉笔摔桌上,嘟着嘴说:“不画了,等冰冰回来问下她,怎么画才像她那么好看。”

她们突然意识到我回来了,回过头,柳柳问我:“长歌,你怎么一脸丧气?不是去图书馆看书吗?不会又是看到什么伤心的情节,入戏太深了吧?”

我懒得理她们,爬上床,拿本书三心二意地翻。

她俩看我不在状态,在那边八卦起来。

欢欢:最近冰冰也是,在寝室看着镜子一会伤心一会笑的,犯花痴一样。

柳柳:不会真恋爱了吧?班上不都在传吗?

欢欢:她那种女神,什么样的男的弄不到手呀,还不是勾勾小指头的事。

两个人哈哈大笑,似乎发现了世纪真理。

柳柳:不过他俩还真挺配的,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欢欢:得了,我看倒未必,咱冰冰指不定瞧不上枭呢!那人整天捧着本大书,像个老学究。

柳柳:你别说,要是看不上,为何那次马列课要帮枭解围呀?我看呀,指不定两人已经好上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这时,冰冰跑着冲进宿舍,趴在桌上呜呜大哭起来。

(未完,待续……)




【精彩回顾】

那个说爱我的男人变成了大猩猩(1)

渔唱唱:文学硕士一枚,喜欢用写作来剖析自我,希望找到度过焦虑期的法宝。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乃人生一大幸事。如果我的文章有一丁点触动到了你,你也知道原创不易,就点个赞或评论下吧,说不定我们是一路货色哦,O(∩_∩)O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