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追随风,追随你

       “第三次,忍界大战后。我们仅仅见了一面,至今都未见你归来。”

       “为了村子,我已经很多年没回去了。是他让我懂得守护的真正意义。为了我想保护的人,为了我所在乎的,我在外面走着一个人的旅途,不知归期。”

       不知多久过去了,鸣人看了一年又一年的雪。他的右手臂也已经像以前一样运用自如了,而且,现在的他是村子的英雄,不再是那个被村里人惧怕、讨厌、避之不及的九尾妖狐人柱力了。他的身边有老师,有爱人,有朋友。他不再是孤独一人。可他,却总觉得不完整,因为,他身边少了一个人,那个他追赶了很久的人——宇智波佐助。自他醒来之后,佐助就成了阶下囚,但他知道,佐助是放下了仇恨,否则,一个铁链,一扇铁门,怎么可能挡得住他的去路,那个拥有两种瞳术的男人。

       他被放出来后,就决定要一个人去旅行,拒绝了五代的好意,自己去寻找接断臂的方法。他和鸣人一样断了手臂,是左手臂。鸣人尊重了佐助的选择,虽然相聚如此短暂,但是,他都懂。

       这些年,佐助去过很多地方,他告诉鸣人,他是去赎罪了,选择了一条六道仙人曾走的路,但不同的是,他是孤身一人,没有旅伴。他看了一年又一年的樱花落,那粉色,红色,白色的花瓣雨,飘向远方,偏向他牵挂的那个地方。俗话说,落叶归根,他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

       黄昏辐照的树林里,佐助一人吃着饭团,树叶不寻常的摇晃起来,一只猎鹰朝佐助俯冲下来,他立刻拿出随身携带的卷轴投放在地上,猎鹰撞在卷轴上变成一封书信。原来是佐井的通信,佐助看完后,抬头望向木叶村的方向,现在要让我回去了吗?

       村子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只有用佐助的瞳术才能解决。鸣人嘴角上扬,“你终于要回来了。”

       佐助回到村子后,很快就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然,他们很快就解决了这件事。鸣人问他:“你又要走了吗?”佐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鸣人,然后离开了火影办公室。他回到了那个曾经有父母,有哥哥的家。院子空荡荡,但却很干净。一看就是有人经常打扫。没有一颗杂草,反而有很多的丁香。“佐助,你回来了。欢迎你回来。”小樱从门外走进院子。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佐助心里酸涩异常,但他依旧保持着不动声色,他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后花园,坐在屋檐下,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佐助,你干什么呢?”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佐助扭头一看,是哥哥!鼬正在笑眯眯的看着他,“弟弟,哥哥真的是太忙了,下次我一定会带你去探险的。今天就让我们兄弟俩坐在这里聊聊天,好吗?”鼬伸出手摸了摸佐助的头发。佐助过于惊讶,他沉默不语,不知道该怎么办,“哥哥……”。鼬在佐助旁边坐下。自顾自的说着,“佐助应该还是喜欢吃我做的炒饭吧,还记得你小时候总是缠着我教你手里剑,一眨眼的时间,佐助竟然已经和我一样高了呢。我真是为你感到开心,我的佐助也可以独当一面去保护自己重要的人了。”“哥哥,你为什么选了那条路?”佐助开口了,也许他已经知道鼬的想法,但他依然想让鼬亲自告诉他,他才能放下心中那些不愿承认的愧疚。“佐助虽然问了,但我依然不想告诉你,我只希望你能健康的活着,你只需要知道哥哥是爱你的,哥哥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情,只希望你能活着。”“但是,你什么也不告诉我,把所有责任都承担起来,我就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吗?”鼬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望向远方。轻风拂过,“如果你不能原谅我,那就恨我吧。”佐助是从来不会流眼泪的,风吹过的时候,他竟然湿润了眼眶,这十几年来的压抑让他活的很沉重!他爆发了,咆哮着“哥哥,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我早就原谅你了,只是不愿比你差,你从来都是走在我前面,无论是学习忍术还是保护自己重要的人!你总是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事情,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我希望哥哥可以同我一起分担,我现在也变得很强了!”“我的佐助真的是长大了呢。哥哥知道了,以后都不会自己一个人承担了。”鼬上前抱住了佐助,“佐助,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他们是你一生的宝藏,哥哥这次是最后一个骗你了,我要离开了,看到现在的你,我很欣慰……”鼬的身影在佐助的拥抱里慢慢的消散尽退。佐助的双手变得空荡荡的,他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想抓住一件东西,他心里知道,无论自己多么强大,都不可能让那个男人出现在自己身边。

       “佐助,你怎么睡在这里了?”佐助睁开眼,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他起身,身上的樱花花瓣落了下来。小樱知道,佐助一定是梦到了那个人,那个为佐助倾尽所有的人。那个人一直是佐助的暗伤。小樱只是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花飞舞。

       日子还像以前那样,平淡又祥和。佐助坐在影岩上,望向火影办公的地方。我也许可以留下来保护我重要的人,我可以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我不会再失去对我重要的人了。

       佐助告诉鸣人他的决定,但他当然没有直说。“我看你这么忙,应该没时间跟我打一架,我暂且就待在这里,等你有时间了,我们好切磋一下。”鸣人知道佐助的为人,佐助就是死鸭子嘴硬。鸣人也不揭穿他,“好啊,那你不要急,最近村子的事情还有很多,能麻烦你帮我跑个外勤吗?”“没有技术含量的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佐助冰冷的说。“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我才会拜托你,我怎么会大材小用呢。”“希望如此!”说完佐助就离开了。“哎,佐助还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别扭。真不知道是谁给他培养的这个习惯。”

       佐助接到任务书后,就准备动身出发了。小樱得知后,终于在村子大门追上了佐助,“这次,可以让我陪你去吗?你应该不能再拒绝我了。”佐助凝视了一会儿,“那你就跟上吧。”

       鸣人在远处望着他们,佐助的身边终究还是需要一个人来陪他,看着他一个人孤单的背影,真的让人很心疼。在离鸣人的不远处,雏田在看着鸣人,“我什么时候能像小樱一样,陪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

       任务的进展并不是很顺利,一开始就遭到了跟踪,并到处遇伏,佐助不得不怀疑村子里除了内鬼。他只好传书回去,希望能稳固后方。鸣人接到书信,连忙叫来了鹿丸,和昔日的老师卡卡西。三人连夜商量对策,传书佐助,照计划行事,其他事情另行安排暗部人员。佐助毁掉书信后,照原路前进。小樱紧随其后,她相信佐助和鸣人,佐助也无条件的相信着鸣人。在两国交界处,佐助和小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了敌方的幻术。两人都受了伤,还好没伤在要害处,只是担心失血过多。两人商量后,决定靠智取。一阵殊死搏斗后,佐助找到了施术者的位置,示意小樱佯攻,自己则隐藏气息追踪施术者。

       找到施术者后,令佐助感到惊讶的是,这个人身上的查克拉和鼬的非常相似,让他错以为这个人就是鼬。这种错觉让他一晃神陷入对方的陷阱。

       “哈哈哈哈,不愧是总有两种瞳术的宇智波,这么快就找到我了。不过,很可惜,为了找我。你应该浪费了很多查克拉吧,十个回合,你都用不了瞳术了吧,而我,会在十个回合内解决你,并取走你那双眼。”

       “这种大话还是少说,结局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情报还真是不假,果然,鼬就是你的弱点,你也是因为刚才我身上的气息因为与鼬相似,才落入陷阱的吧。你忍心杀掉你的哥哥吗?”

       “佐助,我是你哥哥,你是永远不可能战胜我的!”

       “愚蠢的弟弟!你就在对我的仇恨中变强,在仇恨中苟且偷生吧!”

       “佐助,我只希望你能活着。”

       “……”

       鼬的声音在佐助耳边萦绕着,佐助根本无法动弹。

       “佐助!你醒醒,这都是假的!鼬已经死了,这个人是假的!”小樱斯喊着。

       “佐助,这个女人是谁,竟然在这挑拨离间,杀了她!”

       “佐助,你清醒点,鼬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让我杀了这个人!”但小樱是医疗忍者,很快小樱就满身伤痕。看着佐助痛苦的表情,小樱用手里剑刺进心脏,鲜血溅在佐助脸上。“希望我的血能唤回你的意识!”佐助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佐助,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他们是你一生的宝藏。”鼬的话让他终于回过神来,他用须佐能乎将小樱保护起来。还好井野、鹿丸和鸣人及时赶到,小樱被及时止血。看着佐助身上的血,鸣人在责怪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把这个任务给佐助。

       这个任务最终在佐助和鸣人的合力下圆满完成。小樱也脱离了危险。她醒来的时候,看到佐助背对着她站在窗前。她轻轻的笑了。鸣人因为忙于这件事的后续处理,没能来探望小樱。

       “自从鸣人当了火影,还真是忙呢。”小樱轻轻的说。“还好佐助,一直陪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度过了在医院的日子。”对于小樱来说,这一个月,也许是她用一辈子的运气换来的吧。佐助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陪小樱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樱在路口停下来,看向佐助,“佐助,无论你想去哪里,无论你去执行多危险的任务,我都想陪在你身边,请你不要再拒绝我了,好吗?”佐助沉默了一会儿,“就算有可能会死,你也要陪我一起?”“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最令我后悔的不是差点丧命,而是没有每时每刻都陪着你,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风,无论你走到哪,风都会包围你,我也想随风去,随风去寻找你。”

       我愿追随风,追随你。

       “好。我答应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