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疼爱我的人

最疼爱你的人是谁呢?大家肯定会异口同声的回答:当然是母亲喽。没错,最疼我的人就是母亲。

母亲年过七旬,头发几乎全白了,掉落的牙齿换成假牙,她身体胖胖的,因为胖,皱纹倒并不是很多。她喜欢笑,喜欢和别人搭讪聊天,是一个开朗,乐观的老太太。身体胖加上车祸造成小腿骨折后,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地有些吃力。

记忆中父亲工资不高,要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日子总是很拮据,母亲很少在家,白天都是在外打工补贴家用。晚上回家再做家务,一刻也不停歇。和母亲一起吃饭,她总是吃得很慢,等我们都吃饱了,剩下的饭菜都是她最后吃。

小时候,穿的鞋都是母亲做的布鞋,可是布鞋底子薄,而且滑。雨天,雪天穿布鞋最容易打滑摔跤,而且很快就湿透,经常一整天都穿着一双湿鞋。看到家境好的同学穿那种绿色的军用鞋,我特别羡慕,想让母亲也给我买一双。

可是每月家庭开支都是入不敷出,根本没有钱买鞋,为了买这双鞋,母亲天天早出晚归,到砖厂搬砖挣钱,一个月以后一双崭新的军用鞋放到我的脚边,这是我穿的最舒服最漂亮的一双鞋。

上个星期天,我们带回从老家地里刨出的花生,都给母亲送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母亲坐半小时的车来到我店里,问我花生有没有自己留下。我说:“都给您送去了,您煮好我们吃点就行。”说完我就去忙手头的工作,早将这事忘了。

到下午两点左右,门口又出现母亲那胖胖的身影,手里提着一大袋煮好的花生,正吃力地迈上门坎。我惊叫道:“妈,您怎么又来了,上午还说腿疼的走不了路”。我赶紧上前接过她手里的花生,母亲气喘吁吁地说:“回去就赶紧把花生洗好煮上了,下午给拿过来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说:“只是随便说一句,你腿疼的来一趟都费劲,这可好,又跑一趟。”“没事的,我慢点走,没事”。她笑呵呵地说,“快吃吧,尝尝好吃不”。泪水在我眼里打转,我赶紧过去给她倒水,让她坐下休息。她坐了一会说:“我先回去了,回家还得做晚饭。”

我望着母亲胖胖的,慢慢走远的背影,想着从小到大母亲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们,自己省吃俭用,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