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

解语花 著/顾挽

「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

Ⅰ.

又是一季海棠花期,零零落落铺陈于院内青石板上。

君衍琛嫌这凋零落下的花瓣占道,踩着又怪心疼的,提了把扫帚准备扫一块空地出来。

刚一躬身,又蓦地停住,兀自摇了摇头,薄唇翕动“出来吧别藏了,露了那么大一块出来也好意思装不知道继续藏我家院子里。”

不远处假山后的人,眼见被识破了,慢腾腾地挪出半个身子,不甘心地瞧着君衍琛“这不想给你个惊喜吗,看出来了也别说呀,没劲。”

“哎哟嘿,你小子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是惹了你爹不安生来我这儿避避风头吧?这倒成我没劲了?”

“行了行了,差不多说两句得了,我今儿又不是来和你贫的。既然被你识破了,我也自认倒霉,甭在这儿给我损。诶话说回来,你家近几日进的些新茶怎么样,是不是该让小爷我尝尝?”也不顾君衍琛,说完径直朝屋里走去,倒也熟门熟路。

见他这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君衍琛也不恼,“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经的……都给你留着呢,要是你喝不到,还不知道你得把宅子闹成什么样。”

黎川停了脚步,回过头来吐了吐舌做了个鬼脸后继续向前走去,“君衍琛你说句好听的会死啊,嘴毒地没个消停。”

君衍琛抡起手里的扫帚扛在肩上,“好啊那我说句好听的你真去死么?”

那厢缄默半晌“要是你想,也未尝不可。”这话似是与他说,又似独自呢喃。

门槛外的男子一身素衣,清莞一笑,入了眼去,似有温柔意味深长。

Ⅱ.

君宅和黎宅是坐落于江南柳畔的两处大户。若说君家是近年来白手起家,那么黎家便是从上面几代一代代传下来的手艺。

每个家族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黎家也不例外。论说底子是否干净,但面儿上漂的干干净净,人自然也睁只眼闭只眼,引火烧身这等事,对谁都不是好事。

这样个体系分明的家族是如何形成的,没有人知道。而迸发出的顽疾便是:争权。

前几年黎姥爷过世,闹得是满城风雨,一夕之间牵连了整个家族的变故。

内部争权落幕后,黎家家业由竹姥爷生前最看中的儿子黎桓接手,盘口生意也恢复正常。

这样的一个家族,人心都是冰冷的,放不下贪念和嫉妒。所有人对当家一位趋之若鹜。而偏生黎桓接手之后,黎家产业风生水起更胜从前。

黎桓一生做事心心算计、步步为营,护住手里的一切只为膝下的独子,黎川。

所以说黎川的童年是没有玩伴的,其中利害关系一目了然,再分明不过,也只是没有人捅破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罢了。

黎宅隔墙便是君宅。君家的当家君墨本是土生土长的北平人。辛亥革命时期,君墨只是个弱冠未及的毛头小子,带着两支金钗一路南下闯荡出了一番事业,一时也传为美谈。

君墨的事业稳定后,定居江南,娶了娇妻,来年初春得子,可妻子却因难产咽了气。

经理悲恸的君墨,重新振作,一股子心血全部投到了他这个还安睡于襁褓中的孩子身上。

君衍琛打小就是个好动的主儿,也没什么坏心思。一日贪玩,从院子里翻墙而下,与海棠树下数落花的黎川相识。

那一年,黎川4岁,君衍琛8岁。

Ⅲ.

君衍琛觉得,黎川就是他命理簿上的一点墨渍,浸透薄纸,终究是遮不住洗不掉的宿命。

这几天黎川不知道闹什么别扭,闭了门不见人不说,在房里连话都不答一声。

君衍琛和黎川相识那么多年,黎川的脾气他也算摸了个透,但这次,君衍琛发誓是真的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头绪。

君衍琛也试过几次,软着性子求他说话,不吱声;威逼利诱,更是睬都不睬。

这日,君衍琛走到黎宅门口,抱紧手中的锦盒,“这次你要是再不开门,小爷我也就不伺候了!谁愿意跟你那么耗着,我又不是你爹!”想玩,兀自点了点头,跨进黎宅。

“黎川?”

“黎川你在吗?”

“黎川?”

“黎川你在就吱一声,吱一声会死啊!”

“黎川你是不是死了?我位置都替你选好了,就差块碑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君衍琛几天下来终于忍不住了,放了狠话。

房内的人终于忍不住了,糊着窗户纸的窗子砰地一声被推开,力道大的震得君衍琛抖了抖。

“君衍琛你脑子有病是吧?这种话也敢随便往外蹦?你这张嘴怎么就那么毒呢,嗯?迟早有天得毒死你。”房里的黎川明显是被气急了,梗着脖子也没发现自己被耍了。

君衍琛一脸欠抽的表情,“承你吉言。”抱着锦盒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怎么?耐不住性子肯见我了?”

黎川愣了半晌后狠狠地拍了下自己脑门,后悔不迭地斜了君衍琛一眼,“得,算我输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哎哟喂,怎么变我的事儿了?还说呢你,要不是你……算了不提也罢,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了。”话语到了嘴边又不忍心责备,又咽了回去,把手中的锦盒推给黎川。

黎川一脸“你不会塞了把稻草耍我”的表情迟疑了几秒钟后打开了盖子。

一条素青色的绸毯,正中躺着一枚干花。

小心地捏着花茎取出,是朵海棠。花倒是俏丽的很,怕是一树都挑不出几朵像这样素淡精致的了。只是黎川不解,君衍琛为什么要放一朵海棠?

“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还玩压花。”一边故作惊奇地看着君衍琛。

但君衍琛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一样,自顾自地说下去,

“这绸毯是前些日子我去苏州给你带回来的,花色漂亮,不花哨,很衬你。你这人怕热,衣服总穿那么少,叫你添衣服又费劲,所以干脆作个顺水人情送给你,冷了就那么随手一盖也不麻烦。”

难得听到君衍琛那么温和的语气,黎川不禁有些感动。

想自己与君衍琛相识十来个年头了,没点拌嘴真不是日子。

君衍琛便是那温良暖玉,那刁钻毒嘴成了那璞玉上的唯一瑕疵,不过倒也无伤大雅。

这么多年了,谁对自己好,黎川心里跟块明镜似的。只要有君衍琛在的地方,哪能让自己受半点委屈。

想到着不禁心头一暖,但又想到前些日子被黎川撞见君衍琛的种种,又觉得委屈,撅着张小嘴温吞出声“你现在倒是想起来嘘寒问暖了……”不等君衍琛眼神瞪过来,收起表情,“还有你这压花,净做些女孩子干的。”

君衍琛伸手就是一巴掌拍黎川后脑勺上,“当初是谁一句不说让我吃那么多天的闭门羹的是谁啊?就算是罪人也得有个死得其所的原因吧?你着一声不吭的,晾了我那么多天,想唱哪一出啊?”君衍琛伸手夺过压花,“这怎么就不衬男孩子了?你也别老是天天闹得宅子里不安宁,唯恐天下不乱。你也该静下心,做点闲人的事儿。”

“还不知道拿这花儿骗了多少姑娘呢……”回过神来,音量又大了起来,“谁晾着你那么多天了?这不抱病在身不想传给你吗。”睁眼说瞎话。

“得得得,不跟你说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说罢,就欲转身回宅。黎川一看瞬间急了,“诶诶诶,别走啊!你还没给我说前几日那姑娘是怎么回事呢。”话音刚落,黎川才知说漏了嘴,可话也已经收不回来了。

君衍琛转头,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黎川,“啧啧啧,不容易啊,终于把话给逼出来了,原来是为了这事儿跟我置气呢?那姑娘是我表妹,前些日子随做生意的父亲过来,顺便玩玩而已。怎么,你看上人家了?”

黎川暗叫不好,原来一直被套着呢。听到最后一句,脸蹭地一下红了,“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才看上人家了。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回你自家窝里。这些东西我就收下了,先谢谢你,慢走不送。”说罢大力地关上了窗。

得知真像之后,这厢便一直看着那绸毯傻笑,突然被门口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

“诶我说你俩从小相识,还真是日久生情啊。你看看你,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你说话口音都被他带了去,自己都不知道吧?”

看着来人,黎川松了口气,“诶黎湘你走路带点声儿行么?我的事儿你也别管,真是管的比我爸还宽。”

那被唤作“黎湘”的女孩是黎川的妹妹,倒也不客气,进了房坐在黎川旁边,“你这又是何必呢,琛哥哥也不是个善主,你可小心点儿,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还没到火候,斗不过争不过的。”

黎川从花上移了回来,夺过黎湘拿起的茶杯一饮而尽,“甭在这科跟我打诨,犯不着。我就是喜欢他,收不回来了。”

若说是孽是缘,那都是命。若说结局不得完美,那我理应承受,怪不得旁人。

他说过,要我跟着他。

很久很久以前。

Ⅳ.

君衍琛喜欢听戏,每次江南一带来了戏班子,总会拖着黎川一起去看。而君衍琛每次只点一首曲儿:霸王别姬。

黎川也不知道君衍琛为什么你们沉迷于此,只是跟着他听多了,也能评出一二,是唱腔不够美,还是情感不够深,颇有一副内行人的样子。

今天的黎川似不太定心,场下发出零零落落的掌声,便也收场,两人径直往家里走去。

走到君宅门口,黎川忽的扒住门框怎么也不肯走了,可怜兮兮地看着君衍琛,“哥……今天晚上让我住你们家吧,反正你爹也不在家,我不想回去……”说罢,一咬唇一低头,一副打算死赖到底的样子。

君衍琛看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就整天不让我安生。”君衍琛朝屋里走去,也不再催黎川回去。那厢一听,心里一喜,二话不说快步跟进了屋里。

不等君衍琛躺下,黎川拽着他的胳膊,“今天月亮圆,我们去院里赏月吧。”

君衍琛白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硬生生憋了回去,罢了,反正以后再见的时日不多了,便也随了黎川的愿点头同意。

兴致一起,顾衍琛拿了一壶酒和两只瓷杯,两人坐在院里的石凳上谈天说地,也别有一番情趣。

“我说你这人也真是越活越小了,整天那么粘人,你对别人也是这样?”

“君衍琛!我不就赖着你吗,你也别把责任往外推,我们从小一起疯到大,怎么着,打算拍拍屁股不认账了?”

“你这人,喜恶亲疏都明晃晃地挂在脸上,满身的刺,扎的人生疼也不自知。这样会害了你的知道吗?”

“我已经18了,用不着你来教训我。管好你自己那张嘴,你现在应该自顾不暇。”黎川转了转手中的酒杯,闷闷地出声。

是啊,坐在自己面前的黎川已经18了,他再也不是那个矮了自己小半个身子,整天被自己欺负却又拽着自己衣角不放的小孩子了。

小时候别人和黎川谈起君衍琛,总会说“你那君家小哥哥……”黎川听到这前缀,总会一个人开始戆笑,君衍琛说他傻到不行,却掩饰不住嘴角那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哥……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是留在这里,还是离开?

“黎川,你今天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黎川听到这里,忍不住地自嘲,还是瞒不过你啊,我的君家小哥哥……

“哥,你会离开我吗……”黎川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杯子,要把杯子看出个洞来似的。可是他就是不想往君衍琛那边看,他害怕看到君衍琛那毫无波澜的表情。

“黎川啊……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你要明白,哥没法陪你一辈子。有的时候人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有的时候我们真的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即使一千个不愿、一万个不愿,也无济于事。”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黎川心底绷着的一根弦倏然间“啪嗒”地一声,断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好要一走了之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到底知道了什么?整那么多幺蛾子来套我的话。”

“君衍琛,你干嘛要活的那么明白?装一下糊涂不行吗?你如果真活那么明白,那么我对你的感情你也应该知道吧。”

这句话像一颗炸弹一般,在君衍琛的耳边炸开,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不愿去想。错的本不该是他,没有理由让自己毁了他的一切。

“黎川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呵,那怎么样你才算明白?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君衍琛,我喜欢你。你现在倒是说说你明白了没?”

“黎川,这是断袖你知道吗?于你于我,对谁都没一星半点的好处。别怪我自私,只是你不能那么无情。”

“若说论说无情,你君衍琛才是实打实无愧的第一名吧?我以为你能明白的,你当初就明白的,你对我说,以后都跟着你,你会保护我,永远都会陪着我。我信了,我真的以为你会陪我一生一世,甚至不喜搭了我的心进去。”

“童言无忌,荒唐之言你本不该陷得那么深的。算我食言,我向你道歉。”

“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并不需要向我道歉……你几日后出发?什么时候回来?”

“过几日就走了,也许短期内不会再回来了,你不用等我。”

见黎川缄默不语,拿起手中的酒杯斟满,“我敬你三杯,一杯敬天地予你我相识,二杯敬长久你我同在,三杯敬往后相隔,日月常伴。如何?”不等黎川回应,君衍琛已三杯下肚。

谁替谁做了决定,谁该妥协,早已明了,不是吗?

难捱夜色如我,良辰静月如你。愣是我的阴影再无淼远,也无法噬你的一丝分毫。

以后估摸着再也没有一起听戏的机会了,原来那么多的朝夕相伴,只不过是一场戏罢了。

而我拼命想抓住的,除了那婉婉而唱悠悠绕指,最后销匿于横梁的唱腔,再也不剩什么了。

到头来一场独角戏,我一人自欺欺人,而你却在我无法触及的地方逍遥自得。君衍琛,你怎么那么狠?

那么多年,你就没有一点真心吗?无论是假戏真做或是真戏假做,引我入戏,是你的错。

Ⅴ.

这世上又有几个人担得起这一个“信”字。然而活久了就会明白,这一切不在于他,而全在于你。

你若是信他、念他、爱他,那便是极好的,何必再去纠结于他的真实想法与做法之间藕断丝连的关系。

万事皆用一个理字,可若千头万绪都找不到这一个理字,那也只能是事实。

这天沉的要压下来,夕晖就落在头顶,似张了手就能触到几分。

黎川裹着毯子坐在秋千上沉默不语,直愣愣地盯着地上被拉长的阴影。

影子是个没有时代没有年岁的抽条,帧帧挪移都那么抽象,圆釉青的绸毯飘成了秋千架上的春衫,暮春,黄昏,那风里自有千秋万代的惆怅。

打小这秋千架就是君衍琛和黎川最爱来的去处,君衍琛比他年长4岁,自然事事让着他,所以这秋千总是黎川坐的多一点,而等年岁向前走了半程,这秋千架就再没人来了。

黎川就是个皮痒的主,总时不时撩骚一下君衍琛,看着君衍琛黑脸咬牙的样子却比谁都开心,黎川的不正经只给君衍琛,君衍琛的毒嘴也只对黎川。

可想来黎川也只是个单纯到有些傻气的孩子,就算年岁增长了些,也总是免不了孩子心性,君衍琛也一向宠着,只是铸成了大错,却是他万万料不到的。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样的陈词滥调,竟是黑话,不是个中人,说是鹦鹉学舌,听是乱风过耳,窥不破个中款曲。

黎川如今也算是个中人了,心里知道了那如珠走盘的句子后面曲曲折折的大哀伤,嘴里却不说这种话了。

院里的海棠谢了大半,再寻不出当日绰约的风姿了。

可君衍琛却是极喜欢这花,黎川曾经问君衍琛为什么这么喜欢海棠,而君衍琛只是笑,眼里盛了一汪水“我爹告诉我,我娘生前最喜欢这花。这花有个别名,叫解语花,听着雅致,闻着又无香,没理由不喜欢。”

而到每年的落花期,黎川总会用袋子将花瓣收集起来,虽无用处,也不希望君衍琛心念之物被人随意践踏。

抽离回忆,黎川恍然惊觉,自己又想到君衍琛了。

黎川自嘲难捱,原来喜欢到死的东西,愣是再想忘记也是无济于事。

心里那人本就是他,也只能是他。他早该明白的。

回了屋子,信手取了笔墨就写了开来,写完又揉成团随地乱丢,心里的烦躁突然达到了零界点,将手里的玉笔用力掷了出去,不知道撞上了什么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恢复寂静。

静默半晌,突然长舒一口气,后悔着一时冲动和笔都能置气,一边又急急忙忙去院子里找笔,寻了一圈,无果,只好怏怏地回了房。

最终桌上只留了一张纸下来,黎川看着纸上不过寥寥数字,却浸透了自己对君衍琛所有的感情,只是那个人,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可不甘心,他还想再赌一次,哪怕孤注一掷,也想换他哪怕只真心一日的岁月。

风起,云散。他似乎已经不那么悲伤了,那些悲伤,却又似乎散落在这间房子的所有角落。随时可以踩到几分。

Ⅵ.

你当初说要还我一愿,现在还作数吗?

君衍琛磨磨蹭蹭收拾着包袱行李,君墨在北平有了生意盘口,要自己去历练历练,估计是自己同父亲的对话被黎川不小心听了去,才有了那晚的一出。

只是黎川不知道,那日他听得只是尾,可谁都料不到,他再也没机会知道头了。

君衍琛心里想着早上黎川差人送过来的话,说在湖心亭等他,多晚都等,就当是还他一个愿。

他心里是极不情愿的,可他知道黎川那倔脾气。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去,不然再想挽回,就难了。

黎川百无聊赖的倚在湖心亭旁的木槛边,心里却乱成一团。

时间如白马,一晃眼天色已暝,黎川在这等了一天,却终不见君衍琛的影子。

天空积着云,倏然间划过一道光,接着,天幕在随之而来的巨大轰鸣声中,如裂帛似的浇下了大雨。

水汽氤氲迷得黎川睁不开双眼,可他丝毫不动半步,他不相信君衍琛不会来。

即便已近入夏,夜里的寒气还是刺得人凉透全身,黎川抱着自己企图留存一点热气,一边不死心的往远处张望。

莫约过了一支烟的功夫,正当黎川被淋得神情恍惚时,却突然怔住了身子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把油伞,接着君衍琛一脸责备焦急的神色出现在了视野里。

“你疯了吗,下这么大雨也不知道避一避,着了凉难受是你自己!”君衍琛走近黎川一把将他拽进伞里,再把事先带来的外套披在了黎川身上“走,回家。”

一路无话,黎川只傻傻的看着君衍琛时不时笑几声。君衍琛莫名其妙看着满脸水渍的黎川,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是越发张开了,连自己看着他都止不住心跳。

佯装咳嗽了两声“别再做这种傻事了。”

“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知道你那倔脾气,我本不想来的,但这么大雨,要是你出了什么事,你家来和我要人我可没法应付。”说完目视前方不再看黎川“还有,不值当。我明日就出发,什么事都改变不了的。”

这句话说出来的当口,黎川停下了脚步,他一脸的惊慌失措,更多是噬心般的绝望“说到底,你只是怕耽误你自己,才来见我的,是不是?”

君衍琛不置可否“要这么想随你,总之,别再折磨自己了,过得快活一点比什么不好?何必困自己于网中被牵绊着迈不开身。”

雨渐渐小了下来,没等到回答,君衍琛转身看向黎川,却早已寻不到他脸上任何一丝外露的情绪。

接着,黎川迈开步子,强扯了下嘴角,跟上君衍琛同他并肩而行。

淡烟急雨之下,我们的距离逼仄成一把油伞的范畴,可我却仍旧无法感知你的心跳。

我何尝不想过得逍遥,可从没人给我机会,而首当其冲的,偏生不让我好过的,不是你君衍琛,又是谁呢。

君衍琛,你还有心吗,你若有心,又怎会不明白世俗之人的七情六欲。

“能不能给我一个理由。”

“黎川,这一次,不能再回头了。”

雨停了,君衍琛收了伞,背对着黎川招了招手就迈开了步子进了岔路。

黎川定在原地,望着君衍琛的身影消失在雨巷,自己那颗流落徘徊的心,也终于沉死归寂。

何时也换成你来望着的背影,才能解其中滋味是何等的苦楚难言。

想对他说,谁稀罕喜欢你,谁稀罕落这俗世红尘还只能怨自己。可这罪孽轮回已经牢牢压在了自己身上,没得再往下蒙混了。

巴望着一切都可顺自己心意,可黎川偏偏忘了,那本就不该是人奢望的事儿。

只道世人痴傻嗔颠,这条路上我一路蒙头走到黑,从站着到跪着。

我要的不过是个发自真心的温暖合抱,又何来奢求得到一份对等的感情,到头来是我逾越了。

饶是你触了逆鳞,我也再怨不动了。

最伤人的字眼,莫过于黄粱一梦。

谁也不欠谁,谁又说不是呢。

雨后的屋檐缀着水滴,须臾而落,扰了一池春水。

Ⅶ.

来年的初春,江南河畔又掀起了一阵风雨,连浮尘似乎都被染上了血腥味儿。

黎桓病危,黎家告急,洋人的势力一夕之间倒戈,原本的防身盾牌瞬间变为了血淋淋的伤人利器。

黎家但凡是有点声望的,全都开始蠢蠢欲动,家族之内的党羽呼之欲出,黎桓也被囚禁在了密室里生死未卜。

黎川急成了疯子,可现在的他根本自身难保,他第一次感到孤立无援的境地有多么要人命,而现在唯一能求的,就只有那个人了。

君衍琛前几日才回了江南,这几日外面风声已经大到连四面高墙都抵挡不住的地步,而正在这时,君宅的门被狠命敲响。

“君衍琛!君衍琛!”

“你听得到吗!君衍琛!”

“我知道你回来了!求求你!开个门好不好!我求你…”

“我不要什么当家之位,我只希望我爹能够平平安安,求你帮帮我,和你爹说一声,他看在你的面子上一定能帮我的,我求你!”

“我发誓这一次后我再也不会来打扰你,我会走的远远的,再也不会让你烦心,我只剩我爹了,我不能让他死,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门外的少年带着哭腔不停地捶打着门,却得不到一丝回应,他嘴里一直大喊着求求你求求你,最后连声音都哽住再也说不出话来,黎川顺着门慢慢滑坐到地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开始嚎啕。

最终门外的声音平息了下来,然后再也不知所踪。

拖着行尸走肉般的身子走在路上,黎川早已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心中纵然百味杂陈,他也终该学会认清,那年海棠树下初识的少年,那个曾救他于水火又予他绝地,最终再也不愿见自己的少年,早已成过往云烟。

岁月更迭也抹不平伤痛,这一世惘遇了你。

君衍琛,那就再见,再也不见。

往事作酒,你我各自珍重。

几天后,黎宅便传出黎桓逝世的讣告,而黎桓留下的唯一的儿子,却不知什么原因并未予以行动,而是给他了一处闲置的房子,命他搬出了本家。

一切尘埃落定。

Ⅷ.

又是一年花期,海棠开始扬花,君衍琛带着满身荣耀重回故土,却再也不见了故人。

当年黎家变故平息之后,君家便传出君衍琛与家族决裂的讯息,一夕之间,却似换了人间。

如今君衍琛功成名就而归,只为了允现当年离开时,自己对自己所许下的诺言,可却已然再无了机会。

他如今所面对的,只是一方寂寥满眼的坟冢,和自己千疮百孔疼痛难捱的心。

“君衍琛?”身后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带着满满的惊愕。

君衍琛满脸疲惫的转过身,看见来人也是一愣“你是…黎湘?”

黎湘压下声音抑制住怒火,直直的望着君衍琛“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吗”

“何必再去纠结这些。对了,你手上的是什么?”眼神瞄到对方手里箍着的锦盒,有些似曾相识。

黎湘突然长舒了一口气“罢,如今我也没理由再去埋怨什么。这是黎川的,我拿过来烧掉,他生前最宝贝这个,谁都不给碰。”说完递给了君衍琛。

触到盒子的一瞬间,君衍琛的心止不住狂跳了起来,带着难以言语的疼痛。

盖子才开到一半,君衍琛却再也抑制不住地跪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还留着……”

盒子里静静躺着的,是一条叠的平整却布满洞眼的绸毯,和那枚精致的压花海棠。

“这东西娇气的很,伺候还怕出差错,往常都要经人手一寸一寸地过水,力道要掐得不多不少,一般人鲜少能做到,可黎川就是个例外。可原来再好的东西,也总是由好往坏了去。他为这事儿还哭过鼻子,可丑了,却还是舍不得丢掉。”

那年君衍琛走后,黎川也定了心性,安安稳稳过日子,数落花听风雨,日子日复一日流走,却再没人能撩拨起他的心弦,君衍琛留给他的空白太大,终是成了再也愈合不了的伤口。

黎湘不愿多待,看着痴痴望着锦盒的君衍琛,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望了良久,君衍琛缓缓放下锦盒,从衣袋中摸出一件什物,细看之下,是一支玉笔,笔身出现了些许裂痕。而这支笔,正是当年黎川丢出窗外找寻无果的那一支。

君衍琛用手指慢慢摩搓着笔身喃喃道“我一直都留着。你的每一件东西,我岂有不存的道理……”

“黎川呐,哥从没想过会变成这样,你也许真的说对了,我这张嘴最终得毒死自己,可即便我甘愿承受苦果,也回不去了……”

“黎川,哥从来没有真心想赶你走,哥只是没法面对自己的心,我们那时都太年少了,哥没法许你一个笃定的未来……”

当年所有人都认定了君衍琛抛下了黎川,可谁也不曾知晓,背负了所有骂名的君衍琛,又是怎样熬过这两年的岁月的。

十六岁那年,黎川被本家的小孩吊在了树上晒了一天,君衍琛发现时黎川已经不省人事,君衍琛发了一头汗把他救下来后带回了自己家,等黎川醒了就是一通骂“被人欺负了不会喊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哥哥看,我不过是闭门温书了一天,他们就这么欺负你?你喊一声我就能听见了为什么不出声?你这时候倔什么倔阿真出了事你上哪儿讨去阿!”

而黎川接下来的话断断续续,却让君衍琛终生难忘“我不想让我爹知道,他最近生意特别忙又晚睡,家里局势又僵,这时候我能少添一点乱就是一点,这么多年他们没少折腾我,我习惯了,只是每次都不敢告诉我爹,怕他难做。”

彼时黎川只是个刚满12的孩子,连语调都尚未脱去稚气,只是这一番话挠得君衍琛的心又疼又痒,看着两只象牙色的清瘦手腕上勒成绛紫的伤痕,却也只有心疼的份儿。

从那天开始,君衍琛才发现自己不对劲了。

只是谁都没有告诉过他,那种撩心却抓不住头绪让自己委实难耐的心思,叫做真心。

他喜欢上了黎川,但当他发觉已是两年后的事,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初君衍琛还是照旧单纯着心思陪黎川长大,直到两年后的春天。

那一年,两人吵了架,谁都不愿先妥协,关系一直僵着,而就在某一天的午后,黎川不见了,君衍琛找遍了镇上所有的石路柳巷都不见小孩的影子,最终在湖心亭找到了缩成一团的黎川。

黎川看见君衍琛二话不说就抱了上去,鼻涕蹭了君衍琛一身“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以为我快死了,哇!”说完反倒哭的更凶了。

君衍琛一把搂上他的身子拍着背哄,欷歔声渐小才拉离了怀抱微微躬了身子与他平视“哭完了?哭完就跟哥回家,这个样子丑死了都不好看了,真的,特丑。”

黎川一听更委屈了“谁叫你不理我,那些人又想欺负我我才逃出来的”吸了吸鼻子,又复而笑了起来“哥,你不生我气啦?”

君衍琛看着小孩还带着水汽的眸子眯成一条缝,缀了星似的盛满了光,神情一恍惚突然又轻轻把黎川带进了怀里。

“黎川,以后都跟着我吧,哥会保护你,一直陪着你。”

闷在君衍琛胸前的脑袋啄米似的点着,君衍琛感受到了动静,旋即勾了嘴角。

“走,回家!”

我那时以为,你是多么值得我去保护的人阿,即便丑态全被我看尽了,顽劣的小心思也和我耍过不少,但就是止不住喜欢。

我原来以为自己真的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痴情,可以任性,可以不羁,我什么都可以。

我可以用任何的面目来面对这个世界。

可我还是太天真了,所有的结局都昭然若揭。光是我们是兄弟这一点,就再无了其他可能,这个社会还不足以承认我们两人的关系,即便你接受了我,又拿什么来让世界接受我们?

我只能日复一日关住心门,千方百计想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

可我根本做不到。

那日我听见爹在说北平的生意,我想到这也许是个好机会,便求他让我去历练历练。只有这样,我才能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只手遮天,保你万全。

那年君衍琛回到江南,得知黎家的消息立马准备奔出家门去,却不料被君墨派来的手下架了回来,留下两个下人看守宅门。

那时黎川在君家外哭得撕心裂肺得不到回应,而君宅里被两人死命抱住捂住嘴发不出声的君衍琛,又何尝没有哭呢。可心里的疼却比身上更甚,侵入骨髓,万劫不复。

那一天君衍琛与君墨大吵了一架,最终只求得让君墨保黎川一命,而君衍琛也负气同君家决裂,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原以为本家放黎川一条生路,开头还好,可本家之内人多嘴杂,难免听信谗言,当家觉得黎川终究是个后患,便遣了人入夜之后去黎川的住处放了一把火,那一晚,河堤畔火光冲天,水波潋滟倒映着焰束,残忍却美得不可方物,而热气熏炙冒着丝丝烟缕的宅中,却再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而这些都是君衍琛所不知晓的,他急于出去闯荡,渴望所成后再回来,以为那时他才有能力和黎川相守不离。

庄周梦蝶,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一别,竟成了终身遗憾。

他只是不愿看黎川受苦,而他自诩聪明了一世,却也有脑子打结转不过弯来的时候,悲剧收场是他万万料不到的,到头来反倒竟自误了。

他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原来林林总总的浮华利欲堆砌得再高,原也是做不得心间的那细眉温润的少年的。

从来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强的不是他的心,只是命。

还记得我总爱拉你去听戏吗,而我每每只听一曲,你知道为什么吗?

相爱的人却不能相守白头,可我并不讨厌这种结局,同生共死,也不枉入了红尘走一遭。

时过境迁,原来我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没能陪你到最后。

你曾问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海棠,我潦草勾勒敷衍,所以你从来没有机会猜到我的心思。

海棠无香,因怕人闻出心事,遂舍了香。正如我情愫难捱,不敢明示于你。

解语花,花语又有谁人可解?

心中郁结,干脆低了头将锦盒的盖子全部打开,才发现里面另有乾坤。

他颤抖着伸出手,取出海棠边一封手掌大的书信,款款打开,却让君衍琛瞬间潸然泪下,再不能自已。

解语花,至今悟花语,戏腔柔,悠悠绕指愁。唯愿现世静好,我守你百岁无忧。

耳边似乎依稀听得当年黎川的盈盈笑语,那笑里像糅进了阳光,绵长温柔。

泪落成晕,在宣纸上化成浓郁散不开的悲伤。

原来你早已知我心意,可是黎川,你失约了。

Ⅸ.

大雨之夜,杨柳堤旁,夜色笼罩下的黎宅一夜间被悉数灭口,成了一座鬼宅,血水冲入河中,把河堤全部染红。

而门槛外的青石地上,静静躺着一朵瓣首分离的海棠,在夜色中散着妖冶的光。

一生韶光,二月海棠,三代匆忙,四海相忘,五感六识,七弦难葬,八荒遍寻,九言荒唐。

愿来生,你为女,我为男。

【完】解语花 著/顾挽

「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

Ⅰ.

又是一季海棠花期,零零落落铺陈于院内青石板上。

君衍琛嫌这凋零落下的花瓣占道,踩着又怪心疼的,提了把扫帚准备扫一块空地出来。

刚一躬身,又蓦地停住,兀自摇了摇头,薄唇翕动“出来吧别藏了,露了那么大一块出来也好意思装不知道继续藏我家院子里。”

不远处假山后的人,眼见被识破了,慢腾腾地挪出半个身子,不甘心地瞧着君衍琛“这不想给你个惊喜吗,看出来了也别说呀,没劲。”

“哎哟嘿,你小子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是惹了你爹不安生来我这儿避避风头吧?这倒成我没劲了?”

“行了行了,差不多说两句得了,我今儿又不是来和你贫的。既然被你识破了,我也自认倒霉,甭在这儿给我损。诶话说回来,你家近几日进的些新茶怎么样,是不是该让小爷我尝尝?”也不顾君衍琛,说完径直朝屋里走去,倒也熟门熟路。

见他这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君衍琛也不恼,“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经的……都给你留着呢,要是你喝不到,还不知道你得把宅子闹成什么样。”

黎川停了脚步,回过头来吐了吐舌做了个鬼脸后继续向前走去,“君衍琛你说句好听的会死啊,嘴毒地没个消停。”

君衍琛抡起手里的扫帚扛在肩上,“好啊那我说句好听的你真去死么?”

那厢缄默半晌“要是你想,也未尝不可。”这话似是与他说,又似独自呢喃。

门槛外的男子一身素衣,清莞一笑,入了眼去,似有温柔意味深长。

Ⅱ.

君宅和黎宅是坐落于江南柳畔的两处大户。若说君家是近年来白手起家,那么黎家便是从上面几代一代代传下来的手艺。

每个家族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黎家也不例外。论说底子是否干净,但面儿上漂的干干净净,人自然也睁只眼闭只眼,引火烧身这等事,对谁都不是好事。

这样个体系分明的家族是如何形成的,没有人知道。而迸发出的顽疾便是:争权。

前几年黎姥爷过世,闹得是满城风雨,一夕之间牵连了整个家族的变故。

内部争权落幕后,黎家家业由竹姥爷生前最看中的儿子黎桓接手,盘口生意也恢复正常。

这样的一个家族,人心都是冰冷的,放不下贪念和嫉妒。所有人对当家一位趋之若鹜。而偏生黎桓接手之后,黎家产业风生水起更胜从前。

黎桓一生做事心心算计、步步为营,护住手里的一切只为膝下的独子,黎川。

所以说黎川的童年是没有玩伴的,其中利害关系一目了然,再分明不过,也只是没有人捅破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罢了。

黎宅隔墙便是君宅。君家的当家君墨本是土生土长的北平人。辛亥革命时期,君墨只是个弱冠未及的毛头小子,带着两支金钗一路南下闯荡出了一番事业,一时也传为美谈。

君墨的事业稳定后,定居江南,娶了娇妻,来年初春得子,可妻子却因难产咽了气。

经理悲恸的君墨,重新振作,一股子心血全部投到了他这个还安睡于襁褓中的孩子身上。

君衍琛打小就是个好动的主儿,也没什么坏心思。一日贪玩,从院子里翻墙而下,与海棠树下数落花的黎川相识。

那一年,黎川4岁,君衍琛8岁。

Ⅲ.

君衍琛觉得,黎川就是他命理簿上的一点墨渍,浸透薄纸,终究是遮不住洗不掉的宿命。

这几天黎川不知道闹什么别扭,闭了门不见人不说,在房里连话都不答一声。

君衍琛和黎川相识那么多年,黎川的脾气他也算摸了个透,但这次,君衍琛发誓是真的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头绪。

君衍琛也试过几次,软着性子求他说话,不吱声;威逼利诱,更是睬都不睬。

这日,君衍琛走到黎宅门口,抱紧手中的锦盒,“这次你要是再不开门,小爷我也就不伺候了!谁愿意跟你那么耗着,我又不是你爹!”想玩,兀自点了点头,跨进黎宅。

“黎川?”

“黎川你在吗?”

“黎川?”

“黎川你在就吱一声,吱一声会死啊!”

“黎川你是不是死了?我位置都替你选好了,就差块碑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君衍琛几天下来终于忍不住了,放了狠话。

房内的人终于忍不住了,糊着窗户纸的窗子砰地一声被推开,力道大的震得君衍琛抖了抖。

“君衍琛你脑子有病是吧?这种话也敢随便往外蹦?你这张嘴怎么就那么毒呢,嗯?迟早有天得毒死你。”房里的黎川明显是被气急了,梗着脖子也没发现自己被耍了。

君衍琛一脸欠抽的表情,“承你吉言。”抱着锦盒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怎么?耐不住性子肯见我了?”

黎川愣了半晌后狠狠地拍了下自己脑门,后悔不迭地斜了君衍琛一眼,“得,算我输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哎哟喂,怎么变我的事儿了?还说呢你,要不是你……算了不提也罢,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了。”话语到了嘴边又不忍心责备,又咽了回去,把手中的锦盒推给黎川。

黎川一脸“你不会塞了把稻草耍我”的表情迟疑了几秒钟后打开了盖子。

一条素青色的绸毯,正中躺着一枚干花。

小心地捏着花茎取出,是朵海棠。花倒是俏丽的很,怕是一树都挑不出几朵像这样素淡精致的了。只是黎川不解,君衍琛为什么要放一朵海棠?

“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还玩压花。”一边故作惊奇地看着君衍琛。

但君衍琛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一样,自顾自地说下去,

“这绸毯是前些日子我去苏州给你带回来的,花色漂亮,不花哨,很衬你。你这人怕热,衣服总穿那么少,叫你添衣服又费劲,所以干脆作个顺水人情送给你,冷了就那么随手一盖也不麻烦。”

难得听到君衍琛那么温和的语气,黎川不禁有些感动。

想自己与君衍琛相识十来个年头了,没点拌嘴真不是日子。

君衍琛便是那温良暖玉,那刁钻毒嘴成了那璞玉上的唯一瑕疵,不过倒也无伤大雅。

这么多年了,谁对自己好,黎川心里跟块明镜似的。只要有君衍琛在的地方,哪能让自己受半点委屈。

想到着不禁心头一暖,但又想到前些日子被黎川撞见君衍琛的种种,又觉得委屈,撅着张小嘴温吞出声“你现在倒是想起来嘘寒问暖了……”不等君衍琛眼神瞪过来,收起表情,“还有你这压花,净做些女孩子干的。”

君衍琛伸手就是一巴掌拍黎川后脑勺上,“当初是谁一句不说让我吃那么多天的闭门羹的是谁啊?就算是罪人也得有个死得其所的原因吧?你着一声不吭的,晾了我那么多天,想唱哪一出啊?”君衍琛伸手夺过压花,“这怎么就不衬男孩子了?你也别老是天天闹得宅子里不安宁,唯恐天下不乱。你也该静下心,做点闲人的事儿。”

“还不知道拿这花儿骗了多少姑娘呢……”回过神来,音量又大了起来,“谁晾着你那么多天了?这不抱病在身不想传给你吗。”睁眼说瞎话。

“得得得,不跟你说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说罢,就欲转身回宅。黎川一看瞬间急了,“诶诶诶,别走啊!你还没给我说前几日那姑娘是怎么回事呢。”话音刚落,黎川才知说漏了嘴,可话也已经收不回来了。

君衍琛转头,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黎川,“啧啧啧,不容易啊,终于把话给逼出来了,原来是为了这事儿跟我置气呢?那姑娘是我表妹,前些日子随做生意的父亲过来,顺便玩玩而已。怎么,你看上人家了?”

黎川暗叫不好,原来一直被套着呢。听到最后一句,脸蹭地一下红了,“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才看上人家了。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回你自家窝里。这些东西我就收下了,先谢谢你,慢走不送。”说罢大力地关上了窗。

得知真像之后,这厢便一直看着那绸毯傻笑,突然被门口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

“诶我说你俩从小相识,还真是日久生情啊。你看看你,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你说话口音都被他带了去,自己都不知道吧?”

看着来人,黎川松了口气,“诶黎湘你走路带点声儿行么?我的事儿你也别管,真是管的比我爸还宽。”

那被唤作“黎湘”的女孩是黎川的妹妹,倒也不客气,进了房坐在黎川旁边,“你这又是何必呢,琛哥哥也不是个善主,你可小心点儿,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还没到火候,斗不过争不过的。”

黎川从花上移了回来,夺过黎湘拿起的茶杯一饮而尽,“甭在这科跟我打诨,犯不着。我就是喜欢他,收不回来了。”

若说是孽是缘,那都是命。若说结局不得完美,那我理应承受,怪不得旁人。

他说过,要我跟着他。

很久很久以前。

Ⅳ.

君衍琛喜欢听戏,每次江南一带来了戏班子,总会拖着黎川一起去看。而君衍琛每次只点一首曲儿:霸王别姬。

黎川也不知道君衍琛为什么你们沉迷于此,只是跟着他听多了,也能评出一二,是唱腔不够美,还是情感不够深,颇有一副内行人的样子。

今天的黎川似不太定心,场下发出零零落落的掌声,便也收场,两人径直往家里走去。

走到君宅门口,黎川忽的扒住门框怎么也不肯走了,可怜兮兮地看着君衍琛,“哥……今天晚上让我住你们家吧,反正你爹也不在家,我不想回去……”说罢,一咬唇一低头,一副打算死赖到底的样子。

君衍琛看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就整天不让我安生。”君衍琛朝屋里走去,也不再催黎川回去。那厢一听,心里一喜,二话不说快步跟进了屋里。

不等君衍琛躺下,黎川拽着他的胳膊,“今天月亮圆,我们去院里赏月吧。”

君衍琛白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硬生生憋了回去,罢了,反正以后再见的时日不多了,便也随了黎川的愿点头同意。

兴致一起,顾衍琛拿了一壶酒和两只瓷杯,两人坐在院里的石凳上谈天说地,也别有一番情趣。

“我说你这人也真是越活越小了,整天那么粘人,你对别人也是这样?”

“君衍琛!我不就赖着你吗,你也别把责任往外推,我们从小一起疯到大,怎么着,打算拍拍屁股不认账了?”

“你这人,喜恶亲疏都明晃晃地挂在脸上,满身的刺,扎的人生疼也不自知。这样会害了你的知道吗?”

“我已经18了,用不着你来教训我。管好你自己那张嘴,你现在应该自顾不暇。”黎川转了转手中的酒杯,闷闷地出声。

是啊,坐在自己面前的黎川已经18了,他再也不是那个矮了自己小半个身子,整天被自己欺负却又拽着自己衣角不放的小孩子了。

小时候别人和黎川谈起君衍琛,总会说“你那君家小哥哥……”黎川听到这前缀,总会一个人开始戆笑,君衍琛说他傻到不行,却掩饰不住嘴角那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哥……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是留在这里,还是离开?

“黎川,你今天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黎川听到这里,忍不住地自嘲,还是瞒不过你啊,我的君家小哥哥……

“哥,你会离开我吗……”黎川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杯子,要把杯子看出个洞来似的。可是他就是不想往君衍琛那边看,他害怕看到君衍琛那毫无波澜的表情。

“黎川啊……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你要明白,哥没法陪你一辈子。有的时候人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有的时候我们真的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即使一千个不愿、一万个不愿,也无济于事。”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黎川心底绷着的一根弦倏然间“啪嗒”地一声,断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好要一走了之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到底知道了什么?整那么多幺蛾子来套我的话。”

“君衍琛,你干嘛要活的那么明白?装一下糊涂不行吗?你如果真活那么明白,那么我对你的感情你也应该知道吧。”

这句话像一颗炸弹一般,在君衍琛的耳边炸开,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不愿去想。错的本不该是他,没有理由让自己毁了他的一切。

“黎川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呵,那怎么样你才算明白?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君衍琛,我喜欢你。你现在倒是说说你明白了没?”

“黎川,这是断袖你知道吗?于你于我,对谁都没一星半点的好处。别怪我自私,只是你不能那么无情。”

“若说论说无情,你君衍琛才是实打实无愧的第一名吧?我以为你能明白的,你当初就明白的,你对我说,以后都跟着你,你会保护我,永远都会陪着我。我信了,我真的以为你会陪我一生一世,甚至不喜搭了我的心进去。”

“童言无忌,荒唐之言你本不该陷得那么深的。算我食言,我向你道歉。”

“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并不需要向我道歉……你几日后出发?什么时候回来?”

“过几日就走了,也许短期内不会再回来了,你不用等我。”

见黎川缄默不语,拿起手中的酒杯斟满,“我敬你三杯,一杯敬天地予你我相识,二杯敬长久你我同在,三杯敬往后相隔,日月常伴。如何?”不等黎川回应,君衍琛已三杯下肚。

谁替谁做了决定,谁该妥协,早已明了,不是吗?

难捱夜色如我,良辰静月如你。愣是我的阴影再无淼远,也无法噬你的一丝分毫。

以后估摸着再也没有一起听戏的机会了,原来那么多的朝夕相伴,只不过是一场戏罢了。

而我拼命想抓住的,除了那婉婉而唱悠悠绕指,最后销匿于横梁的唱腔,再也不剩什么了。

到头来一场独角戏,我一人自欺欺人,而你却在我无法触及的地方逍遥自得。君衍琛,你怎么那么狠?

那么多年,你就没有一点真心吗?无论是假戏真做或是真戏假做,引我入戏,是你的错。

Ⅴ.

这世上又有几个人担得起这一个“信”字。然而活久了就会明白,这一切不在于他,而全在于你。

你若是信他、念他、爱他,那便是极好的,何必再去纠结于他的真实想法与做法之间藕断丝连的关系。

万事皆用一个理字,可若千头万绪都找不到这一个理字,那也只能是事实。

这天沉的要压下来,夕晖就落在头顶,似张了手就能触到几分。

黎川裹着毯子坐在秋千上沉默不语,直愣愣地盯着地上被拉长的阴影。

影子是个没有时代没有年岁的抽条,帧帧挪移都那么抽象,圆釉青的绸毯飘成了秋千架上的春衫,暮春,黄昏,那风里自有千秋万代的惆怅。

打小这秋千架就是君衍琛和黎川最爱来的去处,君衍琛比他年长4岁,自然事事让着他,所以这秋千总是黎川坐的多一点,而等年岁向前走了半程,这秋千架就再没人来了。

黎川就是个皮痒的主,总时不时撩骚一下君衍琛,看着君衍琛黑脸咬牙的样子却比谁都开心,黎川的不正经只给君衍琛,君衍琛的毒嘴也只对黎川。

可想来黎川也只是个单纯到有些傻气的孩子,就算年岁增长了些,也总是免不了孩子心性,君衍琛也一向宠着,只是铸成了大错,却是他万万料不到的。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样的陈词滥调,竟是黑话,不是个中人,说是鹦鹉学舌,听是乱风过耳,窥不破个中款曲。

黎川如今也算是个中人了,心里知道了那如珠走盘的句子后面曲曲折折的大哀伤,嘴里却不说这种话了。

院里的海棠谢了大半,再寻不出当日绰约的风姿了。

可君衍琛却是极喜欢这花,黎川曾经问君衍琛为什么这么喜欢海棠,而君衍琛只是笑,眼里盛了一汪水“我爹告诉我,我娘生前最喜欢这花。这花有个别名,叫解语花,听着雅致,闻着又无香,没理由不喜欢。”

而到每年的落花期,黎川总会用袋子将花瓣收集起来,虽无用处,也不希望君衍琛心念之物被人随意践踏。

抽离回忆,黎川恍然惊觉,自己又想到君衍琛了。

黎川自嘲难捱,原来喜欢到死的东西,愣是再想忘记也是无济于事。

心里那人本就是他,也只能是他。他早该明白的。

回了屋子,信手取了笔墨就写了开来,写完又揉成团随地乱丢,心里的烦躁突然达到了零界点,将手里的玉笔用力掷了出去,不知道撞上了什么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恢复寂静。

静默半晌,突然长舒一口气,后悔着一时冲动和笔都能置气,一边又急急忙忙去院子里找笔,寻了一圈,无果,只好怏怏地回了房。

最终桌上只留了一张纸下来,黎川看着纸上不过寥寥数字,却浸透了自己对君衍琛所有的感情,只是那个人,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可不甘心,他还想再赌一次,哪怕孤注一掷,也想换他哪怕只真心一日的岁月。

风起,云散。他似乎已经不那么悲伤了,那些悲伤,却又似乎散落在这间房子的所有角落。随时可以踩到几分。

Ⅵ.

你当初说要还我一愿,现在还作数吗?

君衍琛磨磨蹭蹭收拾着包袱行李,君墨在北平有了生意盘口,要自己去历练历练,估计是自己同父亲的对话被黎川不小心听了去,才有了那晚的一出。

只是黎川不知道,那日他听得只是尾,可谁都料不到,他再也没机会知道头了。

君衍琛心里想着早上黎川差人送过来的话,说在湖心亭等他,多晚都等,就当是还他一个愿。

他心里是极不情愿的,可他知道黎川那倔脾气。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去,不然再想挽回,就难了。

黎川百无聊赖的倚在湖心亭旁的木槛边,心里却乱成一团。

时间如白马,一晃眼天色已暝,黎川在这等了一天,却终不见君衍琛的影子。

天空积着云,倏然间划过一道光,接着,天幕在随之而来的巨大轰鸣声中,如裂帛似的浇下了大雨。

水汽氤氲迷得黎川睁不开双眼,可他丝毫不动半步,他不相信君衍琛不会来。

即便已近入夏,夜里的寒气还是刺得人凉透全身,黎川抱着自己企图留存一点热气,一边不死心的往远处张望。

莫约过了一支烟的功夫,正当黎川被淋得神情恍惚时,却突然怔住了身子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把油伞,接着君衍琛一脸责备焦急的神色出现在了视野里。

“你疯了吗,下这么大雨也不知道避一避,着了凉难受是你自己!”君衍琛走近黎川一把将他拽进伞里,再把事先带来的外套披在了黎川身上“走,回家。”

一路无话,黎川只傻傻的看着君衍琛时不时笑几声。君衍琛莫名其妙看着满脸水渍的黎川,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是越发张开了,连自己看着他都止不住心跳。

佯装咳嗽了两声“别再做这种傻事了。”

“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知道你那倔脾气,我本不想来的,但这么大雨,要是你出了什么事,你家来和我要人我可没法应付。”说完目视前方不再看黎川“还有,不值当。我明日就出发,什么事都改变不了的。”

这句话说出来的当口,黎川停下了脚步,他一脸的惊慌失措,更多是噬心般的绝望“说到底,你只是怕耽误你自己,才来见我的,是不是?”

君衍琛不置可否“要这么想随你,总之,别再折磨自己了,过得快活一点比什么不好?何必困自己于网中被牵绊着迈不开身。”

雨渐渐小了下来,没等到回答,君衍琛转身看向黎川,却早已寻不到他脸上任何一丝外露的情绪。

接着,黎川迈开步子,强扯了下嘴角,跟上君衍琛同他并肩而行。

淡烟急雨之下,我们的距离逼仄成一把油伞的范畴,可我却仍旧无法感知你的心跳。

我何尝不想过得逍遥,可从没人给我机会,而首当其冲的,偏生不让我好过的,不是你君衍琛,又是谁呢。

君衍琛,你还有心吗,你若有心,又怎会不明白世俗之人的七情六欲。

“能不能给我一个理由。”

“黎川,这一次,不能再回头了。”

雨停了,君衍琛收了伞,背对着黎川招了招手就迈开了步子进了岔路。

黎川定在原地,望着君衍琛的身影消失在雨巷,自己那颗流落徘徊的心,也终于沉死归寂。

何时也换成你来望着的背影,才能解其中滋味是何等的苦楚难言。

想对他说,谁稀罕喜欢你,谁稀罕落这俗世红尘还只能怨自己。可这罪孽轮回已经牢牢压在了自己身上,没得再往下蒙混了。

巴望着一切都可顺自己心意,可黎川偏偏忘了,那本就不该是人奢望的事儿。

只道世人痴傻嗔颠,这条路上我一路蒙头走到黑,从站着到跪着。

我要的不过是个发自真心的温暖合抱,又何来奢求得到一份对等的感情,到头来是我逾越了。

饶是你触了逆鳞,我也再怨不动了。

最伤人的字眼,莫过于黄粱一梦。

谁也不欠谁,谁又说不是呢。

雨后的屋檐缀着水滴,须臾而落,扰了一池春水。

Ⅶ.

来年的初春,江南河畔又掀起了一阵风雨,连浮尘似乎都被染上了血腥味儿。

黎桓病危,黎家告急,洋人的势力一夕之间倒戈,原本的防身盾牌瞬间变为了血淋淋的伤人利器。

黎家但凡是有点声望的,全都开始蠢蠢欲动,家族之内的党羽呼之欲出,黎桓也被囚禁在了密室里生死未卜。

黎川急成了疯子,可现在的他根本自身难保,他第一次感到孤立无援的境地有多么要人命,而现在唯一能求的,就只有那个人了。

君衍琛前几日才回了江南,这几日外面风声已经大到连四面高墙都抵挡不住的地步,而正在这时,君宅的门被狠命敲响。

“君衍琛!君衍琛!”

“你听得到吗!君衍琛!”

“我知道你回来了!求求你!开个门好不好!我求你…”

“我不要什么当家之位,我只希望我爹能够平平安安,求你帮帮我,和你爹说一声,他看在你的面子上一定能帮我的,我求你!”

“我发誓这一次后我再也不会来打扰你,我会走的远远的,再也不会让你烦心,我只剩我爹了,我不能让他死,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门外的少年带着哭腔不停地捶打着门,却得不到一丝回应,他嘴里一直大喊着求求你求求你,最后连声音都哽住再也说不出话来,黎川顺着门慢慢滑坐到地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开始嚎啕。

最终门外的声音平息了下来,然后再也不知所踪。

拖着行尸走肉般的身子走在路上,黎川早已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心中纵然百味杂陈,他也终该学会认清,那年海棠树下初识的少年,那个曾救他于水火又予他绝地,最终再也不愿见自己的少年,早已成过往云烟。

岁月更迭也抹不平伤痛,这一世惘遇了你。

君衍琛,那就再见,再也不见。

往事作酒,你我各自珍重。

几天后,黎宅便传出黎桓逝世的讣告,而黎桓留下的唯一的儿子,却不知什么原因并未予以行动,而是给他了一处闲置的房子,命他搬出了本家。

一切尘埃落定。

Ⅷ.

又是一年花期,海棠开始扬花,君衍琛带着满身荣耀重回故土,却再也不见了故人。

当年黎家变故平息之后,君家便传出君衍琛与家族决裂的讯息,一夕之间,却似换了人间。

如今君衍琛功成名就而归,只为了允现当年离开时,自己对自己所许下的诺言,可却已然再无了机会。

他如今所面对的,只是一方寂寥满眼的坟冢,和自己千疮百孔疼痛难捱的心。

“君衍琛?”身后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带着满满的惊愕。

君衍琛满脸疲惫的转过身,看见来人也是一愣“你是…黎湘?”

黎湘压下声音抑制住怒火,直直的望着君衍琛“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吗”

“何必再去纠结这些。对了,你手上的是什么?”眼神瞄到对方手里箍着的锦盒,有些似曾相识。

黎湘突然长舒了一口气“罢,如今我也没理由再去埋怨什么。这是黎川的,我拿过来烧掉,他生前最宝贝这个,谁都不给碰。”说完递给了君衍琛。

触到盒子的一瞬间,君衍琛的心止不住狂跳了起来,带着难以言语的疼痛。

盖子才开到一半,君衍琛却再也抑制不住地跪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还留着……”

盒子里静静躺着的,是一条叠的平整却布满洞眼的绸毯,和那枚精致的压花海棠。

“这东西娇气的很,伺候还怕出差错,往常都要经人手一寸一寸地过水,力道要掐得不多不少,一般人鲜少能做到,可黎川就是个例外。可原来再好的东西,也总是由好往坏了去。他为这事儿还哭过鼻子,可丑了,却还是舍不得丢掉。”

那年君衍琛走后,黎川也定了心性,安安稳稳过日子,数落花听风雨,日子日复一日流走,却再没人能撩拨起他的心弦,君衍琛留给他的空白太大,终是成了再也愈合不了的伤口。

黎湘不愿多待,看着痴痴望着锦盒的君衍琛,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望了良久,君衍琛缓缓放下锦盒,从衣袋中摸出一件什物,细看之下,是一支玉笔,笔身出现了些许裂痕。而这支笔,正是当年黎川丢出窗外找寻无果的那一支。

君衍琛用手指慢慢摩搓着笔身喃喃道“我一直都留着。你的每一件东西,我岂有不存的道理……”

“黎川呐,哥从没想过会变成这样,你也许真的说对了,我这张嘴最终得毒死自己,可即便我甘愿承受苦果,也回不去了……”

“黎川,哥从来没有真心想赶你走,哥只是没法面对自己的心,我们那时都太年少了,哥没法许你一个笃定的未来……”

当年所有人都认定了君衍琛抛下了黎川,可谁也不曾知晓,背负了所有骂名的君衍琛,又是怎样熬过这两年的岁月的。

十六岁那年,黎川被本家的小孩吊在了树上晒了一天,君衍琛发现时黎川已经不省人事,君衍琛发了一头汗把他救下来后带回了自己家,等黎川醒了就是一通骂“被人欺负了不会喊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哥哥看,我不过是闭门温书了一天,他们就这么欺负你?你喊一声我就能听见了为什么不出声?你这时候倔什么倔阿真出了事你上哪儿讨去阿!”

而黎川接下来的话断断续续,却让君衍琛终生难忘“我不想让我爹知道,他最近生意特别忙又晚睡,家里局势又僵,这时候我能少添一点乱就是一点,这么多年他们没少折腾我,我习惯了,只是每次都不敢告诉我爹,怕他难做。”

彼时黎川只是个刚满12的孩子,连语调都尚未脱去稚气,只是这一番话挠得君衍琛的心又疼又痒,看着两只象牙色的清瘦手腕上勒成绛紫的伤痕,却也只有心疼的份儿。

从那天开始,君衍琛才发现自己不对劲了。

只是谁都没有告诉过他,那种撩心却抓不住头绪让自己委实难耐的心思,叫做真心。

他喜欢上了黎川,但当他发觉已是两年后的事,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初君衍琛还是照旧单纯着心思陪黎川长大,直到两年后的春天。

那一年,两人吵了架,谁都不愿先妥协,关系一直僵着,而就在某一天的午后,黎川不见了,君衍琛找遍了镇上所有的石路柳巷都不见小孩的影子,最终在湖心亭找到了缩成一团的黎川。

黎川看见君衍琛二话不说就抱了上去,鼻涕蹭了君衍琛一身“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以为我快死了,哇!”说完反倒哭的更凶了。

君衍琛一把搂上他的身子拍着背哄,欷歔声渐小才拉离了怀抱微微躬了身子与他平视“哭完了?哭完就跟哥回家,这个样子丑死了都不好看了,真的,特丑。”

黎川一听更委屈了“谁叫你不理我,那些人又想欺负我我才逃出来的”吸了吸鼻子,又复而笑了起来“哥,你不生我气啦?”

君衍琛看着小孩还带着水汽的眸子眯成一条缝,缀了星似的盛满了光,神情一恍惚突然又轻轻把黎川带进了怀里。

“黎川,以后都跟着我吧,哥会保护你,一直陪着你。”

闷在君衍琛胸前的脑袋啄米似的点着,君衍琛感受到了动静,旋即勾了嘴角。

“走,回家!”

我那时以为,你是多么值得我去保护的人阿,即便丑态全被我看尽了,顽劣的小心思也和我耍过不少,但就是止不住喜欢。

我原来以为自己真的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痴情,可以任性,可以不羁,我什么都可以。

我可以用任何的面目来面对这个世界。

可我还是太天真了,所有的结局都昭然若揭。光是我们是兄弟这一点,就再无了其他可能,这个社会还不足以承认我们两人的关系,即便你接受了我,又拿什么来让世界接受我们?

我只能日复一日关住心门,千方百计想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

可我根本做不到。

那日我听见爹在说北平的生意,我想到这也许是个好机会,便求他让我去历练历练。只有这样,我才能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只手遮天,保你万全。

那年君衍琛回到江南,得知黎家的消息立马准备奔出家门去,却不料被君墨派来的手下架了回来,留下两个下人看守宅门。

那时黎川在君家外哭得撕心裂肺得不到回应,而君宅里被两人死命抱住捂住嘴发不出声的君衍琛,又何尝没有哭呢。可心里的疼却比身上更甚,侵入骨髓,万劫不复。

那一天君衍琛与君墨大吵了一架,最终只求得让君墨保黎川一命,而君衍琛也负气同君家决裂,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原以为本家放黎川一条生路,开头还好,可本家之内人多嘴杂,难免听信谗言,当家觉得黎川终究是个后患,便遣了人入夜之后去黎川的住处放了一把火,那一晚,河堤畔火光冲天,水波潋滟倒映着焰束,残忍却美得不可方物,而热气熏炙冒着丝丝烟缕的宅中,却再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而这些都是君衍琛所不知晓的,他急于出去闯荡,渴望所成后再回来,以为那时他才有能力和黎川相守不离。

庄周梦蝶,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一别,竟成了终身遗憾。

他只是不愿看黎川受苦,而他自诩聪明了一世,却也有脑子打结转不过弯来的时候,悲剧收场是他万万料不到的,到头来反倒竟自误了。

他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原来林林总总的浮华利欲堆砌得再高,原也是做不得心间的那细眉温润的少年的。

从来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强的不是他的心,只是命。

还记得我总爱拉你去听戏吗,而我每每只听一曲,你知道为什么吗?

相爱的人却不能相守白头,可我并不讨厌这种结局,同生共死,也不枉入了红尘走一遭。

时过境迁,原来我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没能陪你到最后。

你曾问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海棠,我潦草勾勒敷衍,所以你从来没有机会猜到我的心思。

海棠无香,因怕人闻出心事,遂舍了香。正如我情愫难捱,不敢明示于你。

解语花,花语又有谁人可解?

心中郁结,干脆低了头将锦盒的盖子全部打开,才发现里面另有乾坤。

他颤抖着伸出手,取出海棠边一封手掌大的书信,款款打开,却让君衍琛瞬间潸然泪下,再不能自已。

解语花,至今悟花语,戏腔柔,悠悠绕指愁。唯愿现世静好,我守你百岁无忧。

耳边似乎依稀听得当年黎川的盈盈笑语,那笑里像糅进了阳光,绵长温柔。

泪落成晕,在宣纸上化成浓郁散不开的悲伤。

原来你早已知我心意,可是黎川,你失约了。

Ⅸ.

大雨之夜,杨柳堤旁,夜色笼罩下的黎宅一夜间被悉数灭口,成了一座鬼宅,血水冲入河中,把河堤全部染红。

而门槛外的青石地上,静静躺着一朵瓣首分离的海棠,在夜色中散着妖冶的光。

一生韶光,二月海棠,三代匆忙,四海相忘,五感六识,七弦难葬,八荒遍寻,九言荒唐。

愿来生,你为女,我为男。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