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塞的钟声

保安寺夜景

        日子一个个的从西边落下去,有一个个的从东边爬上来,边塞昔日的风景离我们以遥远的不可计数,只有那条孕育了华夏文明的古老黄河依旧倔强的流着,陪伴他多年的古老水车早已停歇了脚步。

        在这片金灿灿的沙海中偶尔能遇见三三两两的驼队慢慢悠悠的行走,古老的羊皮筏子也在河上缓缓的飘着,脚下的土地以非昔日,少了些许肥沃。沙海吞噬了古老的王国,面对眼前的一切,我的内心开始呼唤古老而奇妙的边塞风光你们在哪儿,拿到眼前的一切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边塞风光吗?我缓缓的爬上前边的沙坡,眺望着远方,希望远方有我回迁梦绕的地方。“咚——咚……”远处坡脚下的小城传来了久闻的钟声,我的心紧了一下,难到我要找的地方在那里,心中不由得生了些急切,不料脚下一滑顺着沙坡滑下,正当我为自己的冒失奥回时,突然听到坐下的沙子发出一种奇特的响声,那声少了些许城市仿古楼的钟声,它似人钟巨鼓,沉闷浑厚。’沙坡鸣钟==我脱口而出,身体的疲倦一下子消失了,我静静的躺在坡下的沙子上,轻轻的听着身边刚才的声,可是无论我在怎么努力那声音一下子消失了,我的心里有点失落,就当我准备起身时突然从远处夹杂着僧侣们礼佛声的钟声,与刚才沙响的声音出奇的相似,我的心里仿佛承载着一声声悠悠钟声的撞击。

         起身告别沙坡,乘坐古老的羊皮筏子沿黄河漂流而下,待羊皮筏子靠岸,我立即坐上通往小城的车,在我还在想到了那怎么面对那钟时,司机师傅一把我送到了小城的中心,在小城的中心,屹立着一座雄伟的鼓楼,沿鼓楼向北走几步,一个古建筑群映入眼中,在这片繁华之中高庙显得及其的幽静,在它的庙墙上还可以清楚地看到明清时的泥土。这是一座奇特的庙宇,在庙的砖雕牌坊上有一副对联;“儒释道之度我度他从这里”“天地人之自造自化尽在此间”。横批是;“无上法桥”。眼前的高庙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它陪我度过了我的童年、少年时光,每次来到门前总是要读读这副对联,尽管我还没悟透其中的奥秘但每次都是那么的执着。

        一转眼我又来到这里,沿着公园向北进入保安寺后通过两侧的厢房进入正面的大雄宝殿,徒步绕过大雄宝殿经过24级台阶,拾街而上经牌坊、南天门、中楼,最后是高达三层的五岳、玉皇、圣母殿。这些主要建筑,都在一条中轴线上,它们层层相因,逐步增高,气势雄伟。在高庙主体建筑的两侧,还有中楼、鼓楼、文楼、武楼、灵官殿、地藏殿等配殿。在这2000多平米的高台上佛、菩萨、玉皇、圣母、文昌、关公等佛、道、儒三教的偶像济济一堂。整个建筑群重楼叠阁,亭楼相连,翼角高翘,构成了迂回曲折的内外空间。眼前的建筑无声的诠释了砖雕牌坊上的对联,儒释道,佛融道,呈现出一派祥和平静。                                    缓缓的沿着阶梯登上高庙的最高层,又是一番景象。古人咏颂此景:“芦花飞雪张晴漪,烟雨溟濛望益奇。点点白鸥深处浴,扁舟摇动五湖思。”那简直是一幅壮丽而有清淡的巨幅国画。极目云天,泼黛浮蓝;大漠绿洲、黄河、长城尽收眼底。近处,云蒸霞蔚,似乎赤诚霞、峨眉雪、巫山云、潇湘雨、钱塘湖。庐山瀑布均生于此,催人遐思,感慨万千。

        沿着台阶走下,迎面走来的个个善男信女们一个个斯文尔雅、目光和善,满脸的庄严、虔诚。在这里没有了佛、道、儒之争,也许来这里的人们只是想逃避尘世中的苦难与罪恶,人们在佛前跪下诚心祈祷时,才会感到生命的圆满和充实。

        因此我理解了佛道儒三教在高庙和谐共存并不荒唐,其实佛在我们心中,道法自然,我们在尘世间的种种烦恼都在这儿停止,我们会将它们抛向脑后,也许你会觉得芸芸众生们的宗教信仰显得有几分愚昧,但只要你置身走进这庙宇里,你会感觉到那种神圣、温馨的气息。

        悠悠的钟声响起,看着眼前层层叠叠的庙宇,我的心静如止水,在远远近近的日子里,这里钟声悠悠,祈音深沉,香火熏醉了蔚蓝的天空,善男信女的脚板磨蚀了阶梯上的石板。不远处传来了厚的沙海鸣钟,这沉闷浑厚的钟声在远处深沉悦耳的浩海驼铃声中悠悠的飘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