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之行DAY5

(补记)

昨晚除夕夜,看着各种关于武汉一线的报道,难过地哭了,为坚守岗位以肉相搏的医务工作者们,为生病了不能得到及时救助的同胞们。睡时已经近夜里一点。咳嗽和鼻塞有加剧的感觉。感觉是白天滑了一天雪,却没喝一滴水的原因吧,因为忘带水壶了。

心里确定自己不是肺炎感染,只是风寒加饮食不到位,来哈尔滨之前着急上火再加劳累引起的咳嗽一直时好时坏而已。但是还是感觉到时不时地胸痛。有点担心。担心自己会传染给孩子老公,担心自己发起烧来,坐不了飞机回不去了。

夜里睡觉一直带着口罩。后来,除了吃饭喝水必须,一直都用口罩隔离着自己。本来定的傍晚的飞机,打算上午去太阳岛看雪雕的,结果担心自己咳嗽加重,放弃了。十一点多感觉身体好转,又想去,被豆爸拦住了。好吧,留个念想,以后再来好了。

早晨豆爸煮了饺子和方便面。中午出去找粥,结果只拎过来两杯包装好的粥回来。只能凑合了。大过年的,这边还是很重视的,基本店面都关了。原来计划最后一天中午吃撸串去,也因为我的咳嗽放弃了。

这样慢慢地,也好。正好补了两天的游记。下午三点,拖到不能再拖才开始收拾行李,因为想尽量晚到机场,少在机场逗留。

把房间整个清理了一遍,所有垃圾打包带出去,就像对待自己的家一样。叠被子时,豆爸说,不用叠啊。我说:不。我喜欢整齐一点。这样也好发现有没有遗落的东西。善待自己住过的旅馆,这是跟家排的阿贞老师学的。

收拾好一切,与这个相处了四天的房间告别,出发赶往机场。

打车。出租师傅一听要去机场,感慨,怎么又是机场啊!家里等我回去吃饭呢,催了好几遍了,看来不能让他们等了。正说着,电话打过来,他告诉对方,不用等他了,他要去机场送客。

问师傅,要吃的是午饭还是晚饭呢。因为已经四点了。他说,午饭啊。早饭九点多吃的,一直还没吃午饭。豆爸对我说:你不是还有几块你做的糖果吗?赶紧给师傅解解饿吧。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在师傅的车里,师傅连说不用,他血糖高,不吃糖。再一问,血糖多高呢,说,平时十几个。这么高竟然还吃饭这么不规律,我赶紧好好把他教育了一番。提醒他一定要在兜里备一块糖,防止自己突发低血糖。他说,没事的,从来没有难受过啊!我说:那您的调节能力确实还不错。但是,您最好还是备着,以防万一呢。

继续聊。聊到现在严峻的形式。我问车内消毒吗?他说,没有。公司没有要求吗?他说,有的公司好像要求了。哪会啊!我建议他去买75%酒精,装在喷壶里,定期把车喷一喷。他答应着。我说,您每接完一次客人,就开窗兜兜风吧,也有作用的。他说,嗯嗯,这个好,可以做到。他说,有乘客提醒他戴口罩了,他还没买。我才发现,他真的没带口罩呢。于是,我拿出一个口罩给他,他连说谢谢,立刻戴上了。下车前,我犹豫了一下,留下我们飞机上需要戴的口罩,把剩的3个都给了师傅,并叮嘱他,让家人抓紧给您买点口罩戴上吧。最后一句,有点悲壮:愿我们都保重身体,然后下车和师傅告别了。

机场比我想象的人要多很多。我以为初一,会冷冷清清的呢。进门有量体温的。基本所有人都带着口罩了。有个小伙子不想戴,被同伴劝:再憋也得戴啊!

工作人员基本都带了两层口罩。但是,在安检时,我需要摘下口罩,负责检查我身体的小姑娘也只带了一层薄薄的口罩。我们的距离太近了。我忍不住跟她说:您戴的口罩太薄了。她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反应,让我转过身去。再转回来,我又提醒她:您最好带两层口罩吧。依然面无表情,但我想,她应该听到我的提醒了。

进了站,让大家找了最空旷的角落里等待,给他们买了麦当劳的汉堡,站着吃了。我给自己买了一个大列巴啃了一半。飞机上不打算摘口罩吃东西了,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

旁边的一个广告牌吸引了我。看着心里有点感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登机,进入一个封闭而密集的空间,心里有点紧张。这几天呆在哈尔滨,基本都在室外晃悠了,很敞亮。心里祈祷:愿我们这一航班,都好好的吧。不要因为其中一个大家都要被隔离。

两个小时。全程没有喝水,没有摘口罩。终于到石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打车回家。一上车豆就要开窗,司机小伙说:放心,咱这车今天还没拉人呢。其实豆是怕自己晕车啊!看来石家庄的司机警惕性还是挺高的。他戴着口罩。说车昨天刚消过毒。说不光为了乘客,他自己也怕呢。他还没结婚呢。聊着,他说到父母对他的惦记和唠叨,真是,家家父母都是放不下对孩子的牵挂啊!

到了公婆家。我只在客厅门口稍作停留,说自己感冒了,晚上回自己家那边静养一下。豆爸坚持要陪我,我拒绝了。说想自己放松一下。

拎着所有的行李骑车回到了自己家,打开门,摘下口罩,感觉自己终于解放了,可以自在地呼吸了。好开心啊!还是在自己家最舒服。

这次哈尔滨之行就这样结束了。明天要上班了,后面的日子不知道,今晚就好好放松一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