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教练》|第六章 重大决策

好的决策,应以互相冲突的意见为基础,应从不同的观点中选择,应从不同的判断中选择。
—— 彼得•德鲁克,管理学之父

左右为难的选择困境,在表面上是这些选择的冲突,实际上是选择背后我们的价值观排序。

有效决策的流程

1. 澄清可能的选择

    一般不超过5个最主要的选择。一些有助于选择的提问:

    1)有什么可能的选择可以给我带来更多的好处?

    2)受这件事情影响的某个重要的人对我会有什么样的建议选择?

    3)有什么样可能的选择未来可以为我创造新的机遇?

    4)有什么样可能的选择可以让我学习和成长?

2. 反思每个选择背后的价值观

    每个选择的背后都有一个活着几个自己想要得到满足的价值。

3. 根据价值准则进行决策

    1)二者兼得:有没有可能性让我们同时得到鱼和熊掌

    2)选择最重要的价值观:把所有选择和价值观填入表哥,进行价值的排序,或思考有什么新选择可以尽可能满足其中的重要价值。

    3)考虑收益-成本:通过收益-成本矩阵,优先选择A(事半功倍),B(短期的选择),C(长期的投入),D(事倍功半)

    4)考虑多视角下不同的观点:

            时间视角: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后,我会怎么看待这个选择?这个选择的长期影响会是什么?

            他人视角:受此决策影响的人如何看待这个选择?对他们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们最关注的是什么?

            平衡视角:我做什么样的决定才能使我在工作、生活、家庭、健康、成长等重要纬度得到平衡?


[实践]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做选择。在过去的三年中,我经历了好几次非常重要的选择,通过这一章再重新梳理一下。

第一个重大决策:

两年半前,我从事业编制的研究所辞职。辞职前有三个选择:

选择一:继续呆在研究所。稳定,工作算轻松,无法发挥自己人际沟通优势。我能获得体面。

选择二:辞职做亲子培训。不稳定,从零开始,强烈兴趣,工作自由度把握大。我能获得强烈的价值感,职业自由。

选择三:一边上班一边做亲子培训。分散精力,无法专注,怕两个事情都做不好。我能获得一个过渡期,比较稳妥。

那个时候已经在研究所工作六年多,这期间也一直在思考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缺少强烈的价值感,无法发挥自己人际沟通的优势,让我窒息难耐。

当时我选择了第二项,辞职做亲子培训。这么看来,是内心的这些价值感排在前面:价值感、优势发挥(更深层我认为是自信)、自由。

尽管周围很多人表示不理解,惋惜,放弃这么多年这么好的工作,但我内心的价值观的确让我义无反顾的做了这个选择。就像文中所说的:“如果人们所做的选择与内心的价值相悖,那么人们会感到冲突、不自在,或者感到身心分裂,没有力量。当我们做与价值相符的事情时,我们会有一种满足、自然、轻松的感觉。”

两年多中,我的这个选择给我带来了满满的价值观的满足。

我发挥了自己的优势:课程梳理清晰,学习理解能力强,更多的时间和人打交道。

我获得了很强的价值感:我帮助了很多的家长老师和孩子们,感受到深深的被认可,很满足。

我获得了自由:我可以自己安排时间学习、工作、照顾家庭。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想法去做任何工作上的事情。这种感觉很痛快。所以,即使不稳定,即使收入一般,我仍然很开心。

第二个重大决策:

两年半后,我们全家从北京移居到了杭州。对很多人来说,觉得不可思议。从一个呆了14年的城市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这是一个大工程。当时,这方面没有太多的纠结,因为内心觉得全家人在一起最重要。先生过来的决心特别大,我也希望他能够工作和生活得开心,一定要在一起那么就必须搬过来。当时想法很简单。其实内心价值观是:家庭很重要。

当时来到一个新城市,我的职业又再次面临选择。

选择一:继续我的亲子教育事业。完全新的环境要重新开拓,很有挑战,工作收入不稳定。我能获得和以前一样的价值感、优势发挥、自由。

选择二:返回到我的专业领域计算机。工资高很多,工作时间稳定固定,无法发挥我在人际沟通方面的优势。我能获得高工资、支持到家庭的经济支出。

这两个选择让我纠结了很久。因为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家庭的开销突然增大很多,先生有些力不从心。再加上开辟新市场要做特别多无收入的事情,周末有时候也无法陪伴孩子,我的工作、家庭陪伴两方面的压力都非常大。

于是,我一开始选择了一个机构,有一份稳定收入,同时也能做自己的亲子教育事业。后来,因为机构的价值观不符,一个多月我就辞职了。因为进去后,发现让我负责的事情并不符合我的本意,我不感兴趣也无法发挥我的优势和之前的经验积累,和上级沟通无法达成一致。

这样,我又回到前面的两个选择了。

这时候,我选择了回到计算机领域。因为我的价值观里家庭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自己能够为家庭这个时候的困境做出贡献,希望得到先生的认可,希望工作稳定后,周末全家人可以一起出去玩。

经过四个月的准备,我开始投简历,不到一个月我得到了收入不错的两个offer,对方也对我很认可充满了期待。只是纯技术的工作,无法发挥我的人际沟通优势。

在继续寻找的过程中,很幸运的,我找到一个大公司的技术培训专家的职位。可以说兼得了鱼和熊掌。可以发挥我的技术专长,可以发挥我的人际沟通优势。同时稳定,收入不错。

在这之前,我并没有想到有这样的职位。就像两年前,那个亲子教育培训的职位一样。我觉得这个职位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我有10年的计算机学习积累,6年半的研究所工作经验积累,刚刚好,又有2年的培训经验积累。我当时想,我应该是很胜任这个岗位的。也是我最理想的职位了。

虽然等待了很长时间的正式录用通知,最后还是得到了这份我理想中的工作。内心充满了感激、感动和期待。感激这个机会的到来,上天对我很好。感动于过去自己几次在职业选择上的矛盾。我的价值感、自由、收入、家庭,有好多次我都陷入非常懊恼的境地,现在得到了一个平衡的选择。

我也很期待未来的这份工作。我记得9年前,我刚毕业,入职研究所的时候,做了一份职业测评问卷。我非常清楚的记得根据我的性格特质,最匹配的职业之一是培训。而我确实也很喜欢去总结、分享、帮助别人。如今,我真的找到而且获得了这份理想职业,内心无比感动。

两年半前从研究所辞职,无人不惋惜。名校计算机博士毕业,去做孩子教育,太浪费了!专业知识都丢了,多可惜!非要跳出舒适圈,跨这么大领域,为的什么?这种疑问,带关心的,质疑的,成天在耳边绕。却也未能减免我一分对亲子教育投入的热情。

我把自己理工科思维的逻辑能力,对新知识毫无畏惧的学习能力,归纳总结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再加上多年来对人际敏感度的学习,对人际交往的渴望,最重要的对这份事业的热爱,我的发展道路一直按照我自己的节奏,一步步走的又稳又快。

如果没有自己过去十几年在专业领域的历练,就不会有这么逻辑清晰的课程设计。如果之前不是在日新月异,需要不断学习新知识的计算机领域,我就不会这么快地掌握好和理解透一套全新的教育理念。

所以,我深深的感恩过去,并不惋惜。

今天,同样的。我回到计算机行业,也有很多人表示惋惜。毕竟过去两年多的积累不容易,所有课程都已经非常成熟,也收获了一大批信任我和我的课程的小伙伴们还有同行的小伙伴们。我也很理解大家的心情和想法。

过去两年多,我是最大的受益者。

我获得了自己在育儿育己道路上非常强的信心和力量。

我获得了一个非常宽广的人际交往圈子,无论我做什么,我都能找到资源。我有很多的老师,学生和朋友。

我获得了自己在培训领域的运营和授课的全套经验,当众发表意见和演讲也充满了自信。

无论将来做什么,这些都对我影响终身,不会改变。我对过去的每一段经历都充满感恩。

每一个选择,无论是什么,都是有人非议的。但只有一个人能够完完全全体会这个选择的完整意义,那就是我们自己,做选择的我们自己。

我始终相信,我们付出的每一分努力,走过的每一步都算数。

所以,未来,我仍然全力以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