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行之初入江湖第五十二章 琴音箫语(下)

秦萧听着木菱烟的琴音,就好像她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呢喃一样,其他人虽然着迷于琴音的流转变化,但不解其意,始终不如秦萧听得这般荡气回肠。

菱烟姑娘的琴音忽而又有变化,给人的感觉是翠峰挺秀、涓流淙响,忽而又写意开阔,琴音有些颤抖,秦萧似乎看到菱烟的手指微微颤抖,泪珠滴落在古琴上,一首新曲子听在耳边让秦萧觉得千回百转,心意了然。

这首新换的曲子是有名的《高山流水》,传说先秦的琴师俞伯牙在荒野弹奏曲子,樵夫钟子期竟然能够领悟琴音中的意境,“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伯牙惊叹,说道:“善哉,子之心而与吾心同。”钟子期死后,伯牙痛失知音,摔琴绝弦,终身不再弹琴。

想到这里,秦萧知道了木菱烟的心语,她把秦萧比作钟子期,心中永存那份爱恋,如果秦萧死了,那么她也就死了。

秦萧默念着“子之心而与吾心同”,也吹起了这高山流水遇知音般的曲子,只不过遇的不是知音,是红颜,木菱烟在弹这首曲子的时候,心中也默念着“子之心而与吾心同”,忍不住悲伤,手指微微颤抖。

木菱烟的曲子终了,就像说尽了她一生想对秦箫说的话,木菱烟轻声叹了口气,轻抚琴弦,目光幽幽,藏着无尽的忧伤。虽然她的曲子渐止,但秦萧的箫声却响了起来。

秦萧心中默思着曲词“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吹起一曲《关雎》,曲中回绕着对木菱烟的恋慕之意。

宋文博这次听懂了秦萧的箫声,对着箫声应喝,唱起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大胆的诉说让木菱烟又羞又惊又喜又怕,心中翻滚着纠结的情愫。

《关雎》曲终,箫声又换了一个曲调,乃是诗经中的一首《汉广》,“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木菱烟听着箫声,先前的《关睢》,是秦萧爱慕的表达,后一首《汉广》,是秦萧遭到拒绝后失望的苦情。

紧接着秦萧又吹了一曲《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遡洄从之,道阻且长。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宋文博拍手唱着,“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遡洄从之,道阻且跻。遡游从之,宛在水中低……”

木菱烟只听箫声飘逸,透露出对可望而不可即的女子的无限憧憬之情,又陷于怅惘苦恼的境地,忽地箫声戛然而止,曲尽意不尽。

木菱烟被秦萧的声音打动,忽听秦萧的箫声乍停,便知他在等自己的回音,于是木菱烟想到了诗经中的《泽陂》,情不自禁地吟诵出来,“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彼泽之陂,有蒲与蕑。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秦萧听到木菱烟吟诵着诗经中的《泽陂》,细听来只觉菱烟的声音似纵似收,就像是一个俏生生的姑娘,站在若即若离的距离上,涕泗滂沱地倾诉着她爱上了一位俊美的男子以及日思暮想辗转难熬的少女情怀。

秦萧一怔,不禁心神荡漾,看到宋文博眼神瞟向自己,似乎在说道,“有女如此,夫复何求?”来不及多想,秦萧一个纵身跃进了船屋里。

翠叶和柳桃心思细腻,听到秦萧和木菱烟以音律互诉衷肠,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想着如果有男子可以像秦萧公子那样,一曲曲箫声倾诉爱意,那么自己这辈子也就值了,甘愿为那个男子献出一切。张家夫妇虽然听懂了其意,但还是有点儿云里雾里的感觉,正要向宋文博询问,宋文博把手指放在嘴前,轻“嘘”了声,朝船屋努努嘴,意指别扰了这种意境。

张家兄弟似乎还没有酒醒过来,身子跌跌撞撞的走向船屋,童云清虽然也没听懂琴声和箫音,却已知其意,守在门口,竟不让张家兄弟前来打扰,张家兄弟自觉没趣,走回原先的位置,吃喝起来。

宋文博悄立船头,感慨万千,想起了当年自己为情所困的时候,心中潮思起伏,似乎余音仍然回荡在耳边,柳桃看见宋文博如此,走了过来,小手情不自禁的握住宋文博的手,两人相视一笑,一起望着西湖的明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