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情葬爱(为求速判假意认罪死刑,两度判处死刑翻案传奇)

7字数 17856阅读 842

烟雨发信息给剑仁:要想得到一个人,攻心为上。大多数人的内心都是孤独的,感叹知音难求。夫妻父子间都未必能知心,更何况他人?用心去感受一个人,走进她的内心世界,你才能了解她的喜怒哀乐,才能投其所好。就算花再多的钱,只能得到她的躯壳,也不能得到她的心,那又有什么意思?金钱只能买来婚姻,却买不来真爱,多少人嫁入豪门只为离婚时分得一半财产甚至转移财产。多少人嫁入豪门却盼着丈夫早死甚至不惜谋财害命。太过殷勤主动反而令人生厌,太过顺从就失去了人格魅力。若即若离、欲擒故纵才能俘获她的心。只要你能做到和她心心相通,你就是那个无可替代的人,她到哪能再找到一个和她心心相通的人?有的人一辈子也未必能找到一个知心人。交人要交心,用心去交流,用心去对话,感受她细微的心情变化。诗要和懂的人分享,爱好不同、志趣不同就很难知心。容易得到的不会珍惜,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有些人指责配偶变心了,那是因为相互之间不知心,这样的指责毫无意义。 剑仁回信:大哥,原来你是情场高手啊。

烟雨讲述乡邻毛愿飞和他妹妹毛余灵的故事。兄妹俩外出打工,在一珍珠项链厂穿珠子,项链、手链销往国内外。同厂员工徐麒麟时常找毛余灵聊天,约她出去玩。余灵道:"我妈妈对我说,在没结婚前,不可以和男人约会,提防失身。女孩子一定要自己看重自己,别人才会看重你。如果你看轻自己,在外面随便乱来,就没有人会真心喜欢你,你就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徐麒麟道:“我喜欢象你这样自重的女孩,不喜欢那种轻浮的。你名字中怎么会有个余字?”余灵道:"因为我妈妈姓余。”徐麒麟道:"和我猜测得一样,余加双人成徐字,灵、麟谐音,我俩很有缘啊。如果你能答应嫁给我,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几千万都没问题。”余灵道:"你哄我呢?你也只是一个普通员工,哪来那么多钱?”徐麒麟道:"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厂的老板徐总就是我父亲。”余灵道:"你骗人,哪有父亲让儿子做普通工人的?”徐麒麟道:"我刚大学毕业,念的是经济管理专业,毫无工作经验。我爸爸说,他不会给我权,怕我把厂子搞垮。让我先从底层做起,熟悉一下我厂的流程,凭自己的本事爬上去,绝不提拔我。我爸是不会永远让我待在底层的,他说先让我吃点苦,一年后再让我做经理助理,积累企业管理经验。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打电话给徐总,问我是不是他儿子?我爸不让员工们知道,只有经理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余灵问:"你爸爸对你管得那么严,你一点权力都没有,哪还有钱?”徐麒麟道:“我爸爸虽然不肯给我一点权,但他任由我花钱,他给了我一张银行卡和一张信用卡,可以随意透支。我要多少钱他从来就没反对过。”余灵道:“你我之间贫富悬殊,门不当户不对,你爸爸是不可能同意你娶为妻的,他一定会控制你的经济权,逼你就范。你仗的是你父亲的财富和权势,离开了你父亲,你什么都不是,我担心你没有独立的生存能力。就算你的父亲不控制你的经济权,凭你的才能你能否守住这份产业?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因钱财遭来杀身之祸?豪门之间为了争权夺产手足相残,明争暗斗,我自认为没有这个本事守住这些钱财,不想因财致祸。我也劝你断了和我交往的念头。我只看重有才能的人,最看不起你这种炫富的富二代,有本事你就白手起家,凭自己的才能挣下这一份产业,才不会受制于人。"徐麒麟道:"我只有一个姐姐,我爸爸将来理所当然会让我来继承这份产业。我爸爸做了二十多年才挣下这份产业,你要我白手起家,那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成功?如果你愿意等十几年,我可以立即离厂去白手起家。"余灵道:“哪有那么容易?你爸爸一定会出面干涉,肯定会骂我。我可不会答应你什么。”徐麒麟道:“我就喜欢象你这样不贪财有远见的女孩,看惯了阿谀奉承,唯独欣赏你的与众不同,不卑不亢。"

余灵不堪其扰,到其他厂打工去了,换了手机号。徐麒麟向毛愿飞打听消息,毛愿飞道:"我妹妹说,她和你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向往的是自由自在的快乐生活,她高攀不起。”徐麒麟道:"是我高攀不上她吧?”毛愿飞道:"她说,自古以来贫富悬殊的婚姻都不会有好结局,善始易,善终难。豪门一入深似海,她怕受到你家人的歧视,她怕到头来只落得伤心。”徐麒麟道:“也许我不该和她说实话的,如果我不说实话,她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她就不会离我而去吧?为了她,我可以放弃一切,她为什么不能相信我?”毛愿飞道:“你能承受家庭的压力吗?你有独立的生存能力吗?她不想再和你有任何联系了,你就放手吧?”

厂里过年放7天长假,徐总让大伙带珠子回去穿,规定了每人的生产任务,完成的重奖,没完成的重罚。徐麒麟唯独压住不通知毛愿飞,毛愿飞不知道公司有这样的规定,回厂时,徐麒麟道:"毛愿飞,按厂规你没有带珠子回去穿罚款五千元,所有的工资全部扣除。”毛愿飞道:"徐麒麟,你这是公报私仇,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的规定。你只是普通员工,有什么权力罚我?”徐麒麟道:"我是老板的儿子,谁敢不听我的?毛愿飞,请你带话给你妹妹,只要她答应嫁给我,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毛愿飞道:“象你这样任性胡为、不择手段,难怪我妹妹不愿理你,我也不会同意你做我的妹夫。"毛愿飞找经理,经理们都说这事不归他们管,谁也不愿得罪老板的儿子。毛愿飞找到经理葛宗周,葛宗周是徐麒麟的姐夫,在厂里待了有十多年了。葛宗周道:“这事你只能找徐总,别人都不敢管的。"毛愿飞找到徐总,道:"…按照《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17条、《工资支付暂行规定》劳部发(1994)489号第16条的规定:因劳动者本人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用人单位可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经济损失的赔偿,可从劳动者本人的工资中扣除,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工资的20℅,若扣除后的剩余工资部分低于当月最低工资标准,则按最低工资标准支付。第7条:工资至少每月支付一次。徐麒麟恶意不通知我,我不知厂里有这样的生产任务,不是我的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不应由我赔偿。厂里没有把我工资全部扣完的权力,更何况徐麒麟。如果徐总不肯为我主持公道,我就告到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去。”总裁徐建胜闻言大怒道:"我怎么会有这么没出息的儿子?任性胡为。你放心,我会去和经理、财务部说,他没有权力罚你的款,你安心去工作吧?”毛愿飞放下心来,道:"这就好,徐总,你有这样的儿子,家产迟早要被他败光,一世英名都毁在他手上了。”

徐总回到家中,越想越气,打电话将徐麒麟、葛宗周等都叫了回来。徐麒麟一进家门,徐建胜就把书本往他身上丟,怒骂:"我白让你念了那么多年的书了,假借我的名义去要胁人家女孩子,别人不喜欢你,你偏偏要去逼婚,怎么就这么没出息?我的厂你有什么权力发号施令?这样公报私仇、任性胡为,哪象是我的儿子?”徐麒麟道:"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想真的罚他,也没去和经理们说,谁知他告状告到你这来了。我就是不服,我喜欢的人,她干嘛总躲着我?我有这么招她烦吗?我有这么招她厌吗?我只喜欢她一个,别人我都不要,我只想逼她来向我求情,哪怕见一面也好啊。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徐建胜气得心绞痛,摔倒在地,徐麒麟横抱起父亲往医院就跑,医院就在附近。到了医院,一检查得了心脏病,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医生对徐麒麟等人道:"病人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否则有中风偏瘫、半身不遂的危险。”葛宗周对徐总道:"爸,鹿鹿他还不懂事,心智不够成熟,应该让他出去磨练磨练,吃点苦头,他就知道该怎样为人处事了。"徐总点点头,道:"传我命令,将鹿鹿赶出家门,开除出厂,信用卡销卡销户,银行卡挂失冻结,只给他五百元钱。”葛宗周递给他钱,道:"鹿鹿,你先离家一段时间,等爸消气之后再回来吧?不要再跟爸顶嘴了,别把爸气死了。”徐麒麟将钱甩在葛宗周的身上,道:"你为什么要离间我父子赶我出家门?你想要争产夺权吧?总有一天我还要回来,夺回原本应当属于我的厂。”葛宗周转身对徐总道:"爸,我一片好心都被他当成驴肝肺了。”徐总道:"你不要理他。”徐麒麟道:"爸,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别人都说疏不间亲,你怎么能为一点小事就听信他的谗言赶我出家门?”

徐麒麟到毛愿飞宿舍找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道:"我现在是穷困潦倒、一无所有了,不再和你妹妹贫富悬殊了,她可以见我一面吗?”毛愿飞道:"你活该,我是不会让她见你的。”徐麒麟将身上仅剩的六百多元、手机递给他道:“这手机值五千多,就算我对你的补偿吧?我并不是真要罚你,只是想逼她来见我,我只求见她一面啊。我是因为她才落到今天这一步的,你能原谅我吗?”毛愿飞道:“我不能要,你一时半会不一定能找到工作,那是你吃饭的钱,把你饿死了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你爸会找我算账的。手机我有,不需要,你留着联系方便。我去告你的状,你不记恨,咱俩算扯平了,谁也不欠谁。”徐麒麟将一枚白金钻戒递给他道:"我给她,可她不肯收。你帮我转交给她吧?留个想念。如果她不收,就存放在你这吧?我带在身上也不安全,怕被偷被抢了。”硬塞给他。毛愿飞道:"那就先存放在我这里,你随时可以取回去。见她的面是不可能的,她的手机号我也不会给你。不过我可以把她的微信号给你,…她的网名冰火两重天,二小姐。你到附近的人搜索,看到附近的人中有她时,就加她进微信。你能不能得到她的心,就全看你的本事了。你不要暴露身份了,不要出卖我了。”徐麒麟高兴地道:"原来她就在附近,我怎么找不到她啊?谢谢大舅子,不论成与不成,我都不会取回戒指的,永远是属于她的。"毛愿飞道:"谁是你的大舅子?我妹妹还没答应你呢,你还没通过我们的考验呢,真怕你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他们在经开区,附近工厂林立,徐麒麟在附近一电子配件厂(晶体谐振器)找到工作,一有空闲就搜索附近的人,寝食俱废。这天半夜,余灵的微信号终于出现,徐麒麟连忙发送好友验证请求:美女,我有话想要对你说,加我进微信,好吗? 余灵通过了验证,问:你想说什么? 徐麒麟发信息:冰:冰雪,冰火合起来就是个灵字。两重天:天去二就是个人字,人合二小就是个余字。你的名字叫余灵对吧?二小姐表明你在家中排行老二,对吗? 徐麒麟心想,我是在牵强附会吧? 余灵回信:对。 徐麒麟:我就喜欢猜谜斗智了,这难不倒我。我才大学毕业,虽然一无所有,只是附近电子配件厂的普通员工,但我不会永远居于人下的,总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的。 余灵:你是大学毕业,而我只是高中毕业,我们不是一个文化档次的,没什么可聊的,删了吧? 徐麒麟:我又说错话了,我不该炫耀的,大学生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找不到好工作?你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好吗?不要把我删了好吗? 余灵:我可以不删你,不过我是不会见任何网友的。我妈妈说,一定要当心,这世上有好多坏人,一步走错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徐麒麟:只要能和你聊天,我已经知足了。你在哪个厂? 余灵:我不会告诉你的,徐鹿鹿,真名假名。 徐麒麟:真名,家人都这样叫我的。你为什么半夜还没睡? 余灵:突然醒来,想起一个人,也不知他的手机号和微信号,盲目地搜索。你怎么没睡呢? 徐麒麟:我在寻找一个有缘人。你说的那个他是谁?能告诉我吗?我帮你找。 余灵:不能告诉你。

这天,徐麒麟发信息:我时常在附近搜寻你的身影,为什么找不到你的人? 余灵:你又不认识我,怎能搜寻到我? 徐麒麟:在我心目中,你应该是最美的,气质出众,我看到你一定能认出来。 余灵:除了休假,我都不出厂,宿舍在厂里,你当然找不到我了。曾经有一个富家子,…你评价一下吧,你认为他是什么样的人? 徐麒麟:你想他吗? 余灵:我只是担心他,他从来没受过苦的,能适应这个社会吗?有独立的生存能力吗? 徐麒麟:担心不就是想吗? 余灵: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说实话,我就把你删了。 徐麒麟:我就是那个富家子,因为担心你删了我,所以不敢说实话,小名鹿鹿。 余灵:从一开始我就猜到你是他了,你说话的口气和他一模一样,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一定是我哥哥出卖我的,不理你们了。我最看 不惯你这种盛气凌人、霸道的公子哥。 徐麒麟:教训太大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余灵:幸亏你爸对你管得严,否则还不知你怎么张狂呢。 徐麒麟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他的母亲去年已经病故,父亲和家中的保姆相好,保姆是有丈夫的,父亲拿了好多钱堵他们的嘴。保姆曾说想离婚嫁给父亲,可父亲不同意,怕被人笑话,说:"我这份产业将来是要留给我儿子的,别人谁也别想抢走。你想要通过婚姻分割我的财产吗?做梦。”销售经理葛宗周在厂已经做了十几年了,三十多岁都不肯娶妻,野心很大。父亲一片爱才之心,想要笼络他,就把自己的大女儿许配给他。他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在厂里的势力已是根深蒂固。 余灵:我觉得你这人好说大话,志大才疏。对付竞争对手,原本是应当装痴作傻,怎能说大话让他提防你?争锋相对,以你的才能你能斗得过他吗?怎能任性乱说话让对手抓住把柄?假装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让对手轻视你,你才有机会夺权。 余灵也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她的父亲始乱终弃,拋弃了她的母亲,另娶新欢,母亲一个人辛苦拉扯大两孩子,因为担心孩子遭后爸虐待,不肯改嫁。父亲曾想把他的大儿子带走,可母亲死活不同意,拉着孩子不肯松手,哀哀哭泣,怕孩子遭后妈虐待。父亲心一软,就没把孩子带走。母亲对余灵说:"千万要记住,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很多男人都是不负责任的,逼迫女友打胎,根本就不管女友有多伤身体。没得手前,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想要星星月亮,他也会想方设法摘给你。一旦得手,就拋诸脑后,不再管你死活。见一个爱一个,很少有人能一辈子只忠于一个女人。你要找对象一定要通过妈妈和哥哥的考验,我们这也都是为你好,怕你会受到伤害,怕你一时冲动悔恨终身。象妈妈这样,一辈子全完了。要找一个爱你的人不难,要找一个一辈子爱你的人很难。"余灵:身在单亲家庭,感受这样的伤害,让我对婚姻有了一种恐惧,真怕步我妈妈的后尘。我妈妈说:不择手段的不能要,甜言蜜语的不能要,言甘者心必苦,没有独立生存能力的不能要,在外随便乱来的不能要,不忠于你的不能要,不孝顺的不能要,心黑的不能要,败家的不能要。象你这种人肯定是通不过我妈妈的考验的。 徐麒麟:我爸不会同意,你妈妈也不会同意,压力太大,镜花水月,到头怕只是空想一场。

几个月后,这天徐麒麟收到父亲手机发来的一条信息:鹿鹿,回家来吧? 徐麒麟有些欣喜,回到家中。徐建胜冷冷地道:"你回来做什么?”徐麒麟有些意外,将手机递给父亲看,问:"爸,不是你发信息给我让我回来吗?”徐建胜也将手机递给他看,道:"我没发信息,是谁假借我的名义发信息给你?希望我们和好吧?”保姆请假一天回家了,父子俩到饭店吃了午饭,过了一个多小时,徐建胜开始吃降压药等药物,两人正闲聊着,徐建胜只觉得腹中绞痛,问:"鹿鹿,你为什么要下毒害我?"

徐麒麟变了脸色,对父亲道:"爸,把手伸进喉咙,催吐,我去取醋、牛奶来。"徐建胜问:“醋能解毒吗?”徐麒麟拿来醋、牛奶让父亲喝,道:"我也不知是什么毒,也不知醋能不能解?多喝醋催吐,可以减弱毒性。”他将几瓶药放进裤袋,手拿着茶杯,徐建胜吐完后,他抱起父亲往医院就跑,道:"爸,二十多年的父子至亲,二十多年的朝夕相处,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别人都说疏不间亲,为什么你只相信女婿却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我害你能得到什么?什么也得不到。一定是姐夫下毒害你,他害了你就可以霸占我们家所有的家产。我是被开除出厂、不准回家的,谁肯听令于我?姐夫在厂里已是根深蒂固,害了你他可以顺理成章成为新任总裁。这是一个阴谋,这是一个圈套,这是一个陷阱,他一直到三十多岁都不肯娶妻,为的就是想要娶我姐,为的就是想要霸占我们的家产啊。他早就设计好了,诱我回家,为的就是想要害我们父子俩,他一定会把我往死里整,诬陷我因为被赶出家门怀恨在心,谋夺家产,下毒害你,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执迷不误?”徐建胜道:"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我看错人了,错信了他,我忘带手机了,你把手机给我,我打电话给经理们,告诉他们实情,让他们听命于你,做新任总裁。我一生的心血不能就这么白费了,我一定要帮你度过难关。"徐麒麟道:"已经太迟了,我根本就不是姐夫的对手,经理们、股东们不会相信我有管理才能的,我毫无管理经验,他们怕我把公司搞垮,怕投下去的钱打水漂,不可能奉我为新总裁。爸,只有你才能镇住他们,只有你活着,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你一定要撑住。时间就是生命,只有寄希望于医院救命,我没空拿手机给你。早知今日,我宁愿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要,我们父子俩隐居起来,同享天伦之乐,为什么会落到今天因财致祸的地步?”徐建胜道:"鹿鹿,听话,把手机给我报警,我要说出实情。”徐麒麟道:"说不清的,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姐夫下毒害的,他知道你心中还是想让我继承家产的,所以才下毒害你,是我害了你?如果没有我,他就不会这么做了。"徐建胜道:"鹿鹿,你为什么不肯听我的话?为什么不肯把手机给我?我死不瞑目。可惜我醒悟得太迟了,我的鹿鹿怎么斗得过葛宗周啊?他拿着我给他的权、钱反过来害我的儿子。鹿鹿,你不要救我了,把手机给我吧?我一定要救你。"徐麒麟道:"一切都已经太迟了,爸,你一定要坚持住,马上就到医院了。"到了医院,徐建胜已是气绝身亡。徐麒麟痛哭道:"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已经催吐了啊,完了,全完了,天塌了,地陷了。”徐麒麟打电话报警,将几瓶药和茶杯交给警方。警方做了笔录,又到徐家查勘现场。徐麒麟请警方调取监控录像保全证据,把U盘插在硬盘录像机上,然后选择录像回放,将事发前半个月到事发时的监控录像选择备份。

徐家一共有六层,只有门外装有监控。屋外装有防盗门窗,并有自动报警装置,附近有公安局。一楼住有一名保安和一名司机,还有一窝狼狗。徐建胜和保姆住二楼,徐麒麟原本住三楼,姐姐、姐夫回家时住四楼,平时另外住。只有保安、司机、保姆和亲人才允许上二楼,别人是不准上去的,有文件都要交由保安和司机送往二楼。监控显示这几天没有来人,连姐姐、姐夫都没回来过。只有保姆、保安、司机才有作案嫌疑,其中一人很有可能是被收买作案。他们都是徐建胜的亲信,在徐家待了十几年,谁会是那个叛徒?

徐麒麟不吃不睡,发信息给毛余灵,讲述事情的经过,问:他们当时都外出吃饭了,没有回来,他们三人谁才是真凶? 余灵:你看着他们的眼睛,看他们敢不敢直视你的眼睛、会不会心虚、有没有一丝慌乱? 过了好一会,徐麒麟回信: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异样。 夜深了,徐麒麟:你休息吧?不打扰你了。 余灵:我睡不着,脑子好乱。在这种时候,也许只有我能安慰你,我能体会到你的绝望无助。

第二天上午,警方出示拘留证,逮捕了徐麒麟,搜走了他的手机作为证据。到了公安局,刑警道:"你的姐姐、姐夫怀疑你因父亲赶你出家门怀恨在心,毒死父亲,谋夺家产,请你配合我们查清事实真相。”徐麒麟道:"我的亲姐姐怎么也冤枉陷害我?二十多年的相处她不可能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她一定知道姐夫的阴谋,二十多年的手足之情抵不过几年的夫妻之情吗?手足相残只为了争家产吗?刑警同志,求你让我发个信息给朋友,好吗?”刑警道:"你说,我帮你发。”徐麒麟道:"微信:冰火两重天,二小姐:姐姐害我,我已被捕入狱,无法再和你联系,生死难料,今生怕再也不能见你一面了。 余灵收到信息,打电话给他,手机却已关机。她打电话给哥哥,着急地问:“徐麒麟被抓了吗?这是真的吗?怎么会出这种事?”毛愿飞道:“应该是真的,公司沸沸扬扬,已经传遍了,大伙都说徐麒麟怎么会是那种人?竟然杀父?也有传言说他姐夫花了一千多万买通公检法,想要置他于死地,也不知是真是假?他姐夫葛宗周今天宣布:从今天起他就是新任总裁,这个厂就是他的了。”余灵道:"如果传言是真的,徐麒麟怕有生命危险。我记得你曾说他把一枚钻戒存放在你那,让你转交给我,你把钻戒给我吧?卖了钱救他。"兄妹俩请假,拿了钻戒到典当行,问:"老板,这钻戒能当多少钱?”典当行老板看了好一会,道:"一万块。”余灵道:"我不是真想当,我只是想知道这钻戒值多少钱?”老板道:"姑娘,你开个价吧?价钱好商量。”余灵道:"这钻戒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我是绝不会当的,多少钱都不当。”老板道:"实话告诉你吧,这么名贵的钻戒只有富家子才能买得起,价值上百万。我们小本生意,买不起的。不识货的有钱人未必花上百万买你的钻戒。”余灵将钻戒戴在手指上,道:"在他落魄、一无所有时,他把价值百万的钻戒留给了我。在他危难时,他只和我联系。在他心中只有我是他最亲的亲人了。"痛哭不已。老板道:“姑娘,这么名贵的钻戒不要戴在手上了,当心被偷被抢了。"余灵点点头,到商场买来红绳,把钻戒穿了戴在脖子上,藏在衣服里。又到银行取出所有存款,光利息就损失了两千多。毛愿飞说:"我的傻妹妹,在他富有时,你不动心。在他落魄时,你不动心。在他入狱生死难料时,你却动心了。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担心你会被他耽搁一辈子了。"余灵道:"我也不知为什么?也许我是天性侠义之人,想要在他绝望时安慰一下他受伤害的心,我不帮他,还有谁会帮他?”毛愿飞道:“你就这么相信他,他父亲真不是他杀的吗?"余灵道:"正如他所说,他害父亲什么也得不到,谁会去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只要有一点脑子都不会相信他杀人,他不可能会那么傻,更不可能会那么坏。"兄妹俩到律师事务所,请了两个律师。又到看守所,上下打点,给管教一万元。通过邮局转账一万元到徐麒麟的个人账户,又转账几千元到他同牢房狱友的个人账户,每人一百。

徐麒麟刚进看守所时,管教道:"象这种弑父忤逆之人,不配生在天地间。”狱友们道:"管教的意思分明是要我们教训他。"号长喝令:"打。"众人对徐麒麟拳打脚踢,他双手抱头踡缩一旁。管教走来道:"有监控呢,你们注意点,不要伤着要害了,谁打死他谁抵命。上面的意思是打到他招为止。”徐麒麟道:"你们这是变相逼供,我宁死不招。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为什么连我的亲姐姐都要陷害我?”众人更加有恃无恐毒打他,他被打得直吐血,皮开肉绽。

管教得了好处后,喝令人犯们住手,对人犯们道:"你们要敢再打他,就关禁闭。徐麒麟,你可真有福气,你的女朋友余灵为你请了两个律师,在你的账户上打了一万块钱,同牢房的人也跟着沾光,每人一百。多少入狱的,妻子闹离婚的?更何况是象你这种重刑犯,她对你可真够痴心的。”徐麒麟喜极而泣,道:“一直以来,她都不肯接受我。我不入狱,怎能知道她的心?她竟然能来救我,我死而无憾。"狱友们得了好处,不再欺压他,有好吃的也会给些他吃。律师龙栋才找到电子配件厂老板,请求将事发前半个月到事发时的监控录像备件,老板同意了,龙栋才备了两份作为证据,把U盘插入USB接口,在监控页面点右链,选择主菜单,输入账号、密码,点击备份,选择默认所有通道(所有录像摄像头),选择要调取的时间。设置起点和结束点,事发前到事发时半个月,搜索出视频片段,点击备份。其中一份交给警方,根据两份录像可以证明徐麒麟从事发前6天到事发时根本就没离开过厂(宿舍就在厂内),根本就没到过家。

法院一审判处死刑,余灵由他委托上诉到省高院,省高院发回重审,一审法院拖延不判,想要等省高院换人后再判他死刑。毛余灵找到毛烟雨,将案卷递给烟雨问,该如何是好? 烟雨看后道:“假装认罪,在认罪书中隐藏诉冤的含意,只求一审法院判死刑。既然第一次通不过省高院,这一次仍旧通不过省高院。到省高院后翻供,把认罪书中的诉冤含意说明,就说公检法屈打成招,有身上的累累伤痕为证,这个案子就可以彻底翻过来了。如果案子拖延不判,省高院换了人,徐麒麟就生死难料了。一审法院见他招供,肯定会喜出望外,判他死刑。翻供就是打他们的耳光,玩弄他们于股掌之上。省高院见一审法院敢顶风判案,违背省高院的意愿,肯定会气恼改判,这个案子就可以彻底翻过来了。一审法院制造冤案,是不可能自己翻案的,打自己的嘴巴吗?省高院发回重审用意非常明显,就是希望一审法院判轻点。死刑要通过最高院复核,省高院没有最终决定权,不敢轻易判人死刑。无期徒刑是不需要最高院复核的,省高院有最终决定权,他们就不会怕你申诉。一审法院只想着判他死刑,还没醒悟过来。如果他们转过弯来,试探省高院的意图,求得省高院的暗许,改判徐麒麟无期徒刑,他只怕再无出狱希望了,这个案子就难改了。”余灵道:"我只怕会弄巧成拙。"烟雨道:"你信不过我那就别再来找我了。”余灵犹豫了好一会,道:“大哥,这认罪书你帮忙写吧?我让律师设法把认罪书递给徐麒麟吧?”烟雨道:"你明天来取吧?”

第二天,烟雨将认罪书交给余灵,上面写道:

被捕入狱以后,我非常惶恐,回想往事,悔恨万分,我怎么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陷入牢狱才知道自由的可贵,我不该被仇恨蒙蔽了心智,那时我非常气愤,为什么父亲只相信女婿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让女婿掌握厂子的管理大权却把我开除出厂赶出家门?我想要夺回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产业。

害人终害己,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所作所为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我不该心存侥幸。

愿天下所有的父子之间不再有任何猜疑,不再有这样的父子相残。

枉自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白活了二十多年了。

去年 月 日 点,我看到路旁电线杆上贴着黑广告,上面写着砒霜的价格,我拨打了电话购买500克,一小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花了一万元。砒霜是违禁品,正规渠道买不到,黑市是乱开价,我不记得电话号码了…。

打定主意以后,我一连五天中午 点都偷偷溜回家,将砒霜逐步加大投毒量放进几瓶药瓶中。直到第六天上午,我才正式回家见父亲…。

成为了千古罪人,我只求速判死刑,结束我可耻可恨的一生。

招供的所有这些全部真实,没有半句虚言。

余灵看到认罪书,道:“这哪有诉冤的含意?你想要害死他吗?”烟雨道:"藏头诗。”余灵念道:“被陷害愿(冤)枉去(屈)打成招,这能行得通吗?”烟雨道:"认罪书中写去年,但月、日、时由他自己填,应该是选在节假日,应有特别突出的事情,比如聚会之类的,必须要有很多人能证明他当时没有作案时间,平时日子大家都记不住,只有节假日应当会有好多人有印象,这样就可证明他是假供。事发前六天大伙应当会有印象,中午是吃饭时间,一般人家都在一定的时间吃饭,这个时候偷偷溜回家不可能没人发现。家中有三个手下人,能为他作证的就不是凶手,不肯为他作证的那个人肯定是凶手,厂里也应当能找出人证来。只要能证明他所说的全是假供,这样的认罪书就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他完全可以上诉翻供。如果一审法院不得罪省高院,省高院顾及一省法院的面子,怎能下得了决心翻案?我看过两名律师的辩护词,其中龙栋才正直敢言,依据他的辩护词就应当无罪释放,一审法院是枉法硬判。你把认罪书交给龙栋才,只要他敢冒坐牢的风险把认罪书背下来念给徐麒麟听,徐麒麟只要能记住藏头诗和大概意思,就可以了。事情败露,龙栋才将面临伪证罪和妨害作证罪的指控,不知他能否有这么大的勇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查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办理死刑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属于非法言词证据。第二条:经依法确认的非法言词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50条:审判人员、检查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所问的问题包含所要的答案,并通过暗示要求选择答案,即为诱供,属于非法言词证据。据警方提交的物证:公安局鉴定机构化验的检材三瓶药瓶中检验出药片上附有白色粉末成份为砒霜(三氧化二砷)和法医尸检报告尸体上的砒霜质谱图完全相同。我们可以将三粒药片上砒霜含量称重,死者吃下三粒药,减去三粒药的含量300毫克,就是砒霜的含量。砒霜的致死量为60到200毫克,一粒沙不到一毫克,也就是说附着在药片上的砒霜含量绝不可能有60毫克,更何况死者还催吐,不足以致人死命。可以推定凶手是多次小剂量投毒,死者在事发当天下午吃药时已经慢性中毒(死者是先把药倒在手上在放进嘴里的,肯定会有部分砒霜粉未粘在手上没有进嘴)。凶手只在最后一次加大了投毒量,目的是为了陷害徐麒麟。据徐麒麟提交的家门前监控录像(当时有好多人在场,可以证明)和龙栋才提交的厂里监控录像以及诸多人证可证徐麒麟事发前半个月未回过家,根本就没有投毒时间。如果警方拿不出这两份监控录像,就有毁灭证据的嫌疑,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事发当天,徐麒麟回到家中,不到一分钟,就和父亲一起去饭店吃饭,有监控录像为证,他一直都和父亲在一起,能有机会下毒吗?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徐麒麟投毒,本案不能做到唯一性、排他性,不能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嫌疑,就不能定罪。据警方提交的讯问笔录:刑警问:"徐麒麟,你是不是事发前一连六天偷偷溜回家在药瓶中投进砒霜?”这是非常明显的诱供,可以推定警方是知道死者属于慢性中毒。讯问笔录、讯问录像都在深夜,警方是在疲劳审讯。根据这些讯问笔录,可以推定徐麒麟一连十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睡眠不足四个小时,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些都是应当排除的非法证据。综合所有的这些证据,徐麒麟没有投毒时间,绝不可能是凶手。”

余灵将认罪书拿给龙栋才,龙栋才看后道:“你想要害死他吗?”余灵道:"把每一段的开头一个字连起来念。”余灵转述烟雨的话,龙栋才会见徐麒麟时背给他听,说出了烟雨的计谋,道:"重大义轻生死,请你相信我们,拼死我们也要救你出去。"徐麒麟道:"非常感激你们能冒坐牢的风险救我,好,我听你们的,是生是死,在此一搏。”

公检法见徐麒麟招供,喜出望外,很快判处他死刑,想不到他会翻供,委托律师龙栋才写上诉状上诉到省高院,上诉内容很多为烟雨所述。省高院开庭重审此案。审判长问:"徐麒麟,你为什么要招供?为什么又翻供?"徐麒麟道:“因为一审公检法暗无天日,我无处可伸冤,只求到省高院伸冤。请审判长验伤,我身上的累累伤痕全是他们逼供造成的。他们令同牢房的人毒打我,要求打到招为止,被打得吐血。无日无夜的审讯,不让睡,令我精神几近崩溃。为了伸冤,我只能做假供。所有的供词我都可找到大量的人证证明是虚假供述,这样的供词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去年元月一日十点,我厂放假,举办歌唱比赛,我当时正在厂里唱歌,还得了第三名,奖了一个铜杯,有铜杯为证,在家中,厂里的所有员工都可为证,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买砒霜。事发前五天每天中午十二点,此时正是家中用餐时间,我偷偷溜回家,家中三名手下人不可能看不到我,我请求法庭提他们到庭作证。此时厂里也正是吃饭时间,我请求法庭提我的同事到庭作证,还有两份监控录像请一审法院交出,这些都可证明我没有下毒时间。…"

过了两个月,省高院经审理调查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撤销一审死刑判决,改判徐麒麟无罪,当庭释放。

徐麒麟找到审判长,道:"无罪释放还不够,我要求的是查办一审公检法,洗清我不白之冤。我不要国家赔偿,我只要求查抄那些昏官的家产,赔偿我入狱一年多的损失。凭什么要国家、百姓为那些昏官买单?"审判长道:"你的案子还没有查清,既使找到真凶,也没有要个人赔偿冤案受害者的先例。至于查办一审公检法,现在还不能够确定他们是不是办了冤假错案。找不到真凶,你就很难洗清杀父嫌疑。”

徐麒麟和毛余灵回到市里,拿着判决书到看守所办理出狱手续,换回自己的衣服,取回手机、钱物,又到厂里找老板,徐麒麟道:“老板,去年我被捕入狱,还有一个多月的工资未结,你还能把工资结给我吗?”老板道:“没问题,我让财务部把你的工资结了。你还回来上班吗?我和你的父亲也认识,去年你的父亲怕你找不到工作会饿死,特意留了三万元钱在我这,以工资形式发放给你,这三万元我也转交给你吧。出了这样的事,我很同情你现在的处境。”徐麒麟痛哭道:“我就知道我父亲不会不管我死活的,可是我再也不能得到他的庇护了,我的天塌了。多谢老板以诚相待,我现在有事,以后看情况再说吧?我要征求余灵的意见。"

出了厂,徐麒麟问:“余灵,你在哪个厂上班?”余灵道:“我的厂就在你的厂对面,生产竹地板的。这些天有事,不能上班,我已经辞职了。”徐麒麟道:"这么近的距离,这么远的距离,几个月都不能够相见,几个月都搜寻不到你的身影。”

两人找毛愿飞,毛愿飞惊讶道:“你怎么能够活着出狱?”徐麒麟道:“我这条命是余灵给的,以后不管余灵叫我做什么,我绝不皱一下眉头。”余灵问:"你还想夺回厂子吗?"徐麒麟道:"我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厂子可以不要,仇一定要报,我一定要追查下去,查出真凶,报仇雪恨洗冤。”余灵将戒指还给他道:“这戒指该物归原主还给你了,你去把戒指变卖了,找私家侦探查案吧?”徐麒麟手捧戒指、单膝跪地,道:"毛余灵,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请你嫁给我为妻,好吗?”余灵用手扶他,道:"你先起来,再商量。”徐麒麟道:“你不接受戒指答应我的求婚,我就不起来了。”余灵道:“这要经过我妈妈和哥哥的同意。”徐麒麟道:"大舅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毛愿飞道:"余灵,我可管不了你,你自己的事自己决定,以后他要对你不好,可别赖我。”徐麒麟道:"余灵,你打电话给妈妈吧?我和她说。”余灵拨通电话,递给徐麒麟,徐麒麟道:"岳母大人,我是徐麒麟,小名鹿鹿,余灵她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现在征求你的意见,请你同意把她嫁给我,好吗?”她母亲余飞凤道:"我经常听余灵提起你,知道你在她心中的位置。我要求她结婚前要经过我的考验,也是希望她幸福,怕她嫁错了人,悔恨终身。我是不会强行干涉的,多少人因父母的反对走了极端?我不会提反对意见,一切由她自己作主,慎重考虑,将来别怨我没反对。"徐麒麟高兴地道:"多谢岳母大人,岳母大人万岁万岁万万岁。”徐麒麟站了起来,将戒指挂回余灵脖子上,横抱起余灵就走。余灵道:"你这是干嘛?快放我下来,别人看了笑话。"徐麒麟道:“抱你打结婚证去,到手的老婆可不能又飞了。以后你要不愿走路,我就抱着你走,一直到天荒地老。"余灵道:"急什么呢?”毛愿飞道:“我还没对象呢,你们怎么能先结婚呢?怎么一回来就把我妹妹抢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徐麒麟道:"大舅子,行李先放在你这,待会来取。"徐麒麟道:"余灵,我们打了结婚证,就去上饶茶亭,拜望妈妈,好吗?”余灵道:"好。”

两人打了结婚证,用余灵的身份证存了钱,取了行李,坐动车前往上饶。徐麒麟将银行卡递给余灵,道:“以后我的钱都交给你保管了,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可不要再见外了。”余灵道:"你自己拿着吧?要用方便点。鹿鹿,以后我们不要再回来了吧?赚到钱后我们就请私家侦探来查,凭我们的本事是不可能查得出来的,只有专业人员才能从蛛丝马迹查出实情来。找到确凿证据,才能将葛宗周绳之以法。你能够出狱,葛宗周一定会感到非常意外,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他怕你会找他报仇,一定会想方设法害你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这里我怕是难逃毒手,我们在上饶定居打工吧?”徐麒麟道:"好,我都听你的。入狱以后,亲戚朋友们都误会我的为人,没有人相信我的清白,没有一个来帮我、看我。患难之际见真情,只有你一人来救我,只有你对我好。从今以后,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老婆第一,老婆最大。"一晃几个小时过去了,徐麒麟手机收到一条匿名信息:你们当心点,有人密谋下毒害你们,想要赶尽杀绝,凶手已经赶往上饶了。 徐麒麟变了脸色,将手机递给余灵看,问:“这个人是敌是友?是提醒我们还是吓唬我们?赶尽杀绝?连你也不放过吗?我们该怎么办?为什么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有人跟踪我们吗?我怕连累你了。”余灵道:"如果有人跟踪我们,逃不过我的眼睛。应该是手机定位,他们知道我是上饶人,当然是回上饶了。我们买双银筷子吧?饭、菜、水都试毒。上饶也不能长久待下去了,以后再商量到哪去打工吧?出门之前我俩的手机卡都要换,卡里的钱转给我哥哥好了,不能转入新卡,怕被查出来。”徐麒麟道:"我有一双银筷子,我家中都是用银筷子吃饭的,我爸给我配了一双,在外吃饭时好用,用来试毒,怕被人陷害。不过我在外不用的,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只有和我爸一起在外吃饭时才用。千防万防,唯独没防药中下毒,没有用银筷子试毒。我是没主意了,全听你的。"徐麒麟取出银筷子,打开皮套,痛哭道:"我想爸爸了,他很早就为我准备好了,怕有人下毒害我。”余灵道:"原来里面是银筷子,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余灵打电话给哥哥,道:"哥,有人发出了死亡威胁,我和徐麒麟以后要改号,改号之后就不敢和你联系了,只和妈联系,你可以向妈妈打听我的消息。你不要在那个厂做了吧?到其他地方去打工吧?"毛愿飞道:"怎么会这样?我再考虑考虑要不要辞工?"余灵打电话给龙栋才,道:"龙律师,在我和鹿鹿危难之际、在我们生死之间,你仗义相救,我们感激不尽,…以后不敢和你再有联系了,还请见谅,怕你误会我们忘恩负义了。"龙栋才道:"在狱外只怕还不如在狱里安全,葛宗周没料到他会出狱,怕他报仇,一定会非常恐慌,你们要小心啊?多多保重。”余灵又打电话给烟雨,烟雨道:"银只能和硫化物反应变黑,如果砷中不含杂质硫,就不能试出有毒。小心一点吧,先用鸡试毒,鸡吃了没事,过一个小时人再吃,可疑食物不要吃。”

回到上饶,徐麒麟道:"余灵,我们买些妈喜欢吃的东西回家吧?我要千方百计讨她欢心。"两人买了好些东西回家,余飞凤惊喜道:"你们怎么回来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准备饭菜。”徐麒麟道:"妈,我们怕你累着了,不用你准备的,我们来做,你该享享清福了,什么也不用做。”不管余飞凤做什么,徐麒麟一口一声妈,道:"妈,虽然我不会做家务,但我会学,你教我吧?我一定能做好。”余飞凤高兴地道:"年轻人不会做不要紧,只要肯做、勤快就好。可别没得手时千方百计讨好,钓到鱼后就不再给鱼喂饵了。”徐麒麟跪下道:"妈,我发誓,我若有半点对不起余灵,就在你面前自尽。"余飞凤道:"发这样的重誓干嘛呢?”将他扶了起来。吃饭前先用饭菜喂鸡,吃饭时用银筷子试毒,余飞凤道:“难道还怕我下毒害你吗?这是干嘛?”余灵道:"有人对他发出了死亡威胁,也不知葛宗周是何用意?是真想害他还是吓唬他?好让他不敢去报仇?”余飞凤道:"唉,可怜的孩子,葛宗周怎么还不肯放过他啊?”

夫妻俩请来亲朋好友到饭店,办了几桌酒,订婚。余灵亲自把关,防止每一环节有人下毒,亲友们见徐麒麟用银筷子,都很惊讶。余灵讲述了徐麒麟的遭遇,亲友们纷纷叹息:"你们夫妻俩经历了那么多劫难,能走到一起,可真不容易啊。"(我们这订婚不用送礼,结婚才要送礼。)

这天飞凤坐在沙发上,徐麒麟蹲在她面前,道:"妈,我把你当亲妈看待,你也把我当亲儿子看待,好吗?让我也享受一下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吧?”飞凤抚摸着他的头,怜爱地道:"好好好,乖孩子,就象愿飞小时候一样撒娇缠人,我要这样的儿子可真是福气。”余灵也蹲在母亲面前,用身体撞徐麒麟道:"鹿鹿,你怎么能跟我抢妈妈呢?我反而降格成儿媳了?”徐麒麟也用身体轻轻撞余灵,道:"我就跟你抢妈妈怎么样呢?你能拿我怎么样?”飞凤道:"余灵,你不要和他抢了,他已经没有亲人了,多可怜啊。”余灵道:"妈,你怎么能偏向他啊?”徐麒麟痛哭道:"我想我爸爸了,爸在天在,娘在家在,我的天塌了,家没了。"过了好一会,抹眼泪道:"我怎么好好的哭了,扫大家的兴。"飞凤抚摸着他的头,道:"可怜的孩子,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亲妈妈,有我就有你的家。”

不久余灵怀孕了,一家人非常高兴,只盼着孩子早日出世。她时常买空心菜、绿豆、牛奶、豆浆等给徐麒麟吃,预防砷中毒。这天夜里,夫妻俩在家附近散步,余灵道:“鹿鹿,你真有本事,妈妈很喜欢你,对你比对我还好。”徐麒麟道:"我把她当亲妈看待,她当然也会把我当儿子看待,这就叫以心换心。我困了,我们回去睡吧?"突然从后蹿出一人,手中的匕首刺向徐麒麟,余灵推开他,匕首刺进余灵的肚子。凶手很快逃之夭夭,徐麒麟抱起余灵发疯般地往医院跑。余灵道:"葛宗周不会放过你的,他还会再派人来害你,你躲到温州去吧?到一个谁也找不到你的地方打工。下一次再也没有人能来救你了。"徐麒麟痛哭道:"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一定要撑下去,不能死了。"赶到医院,医生检查后宣布已经死亡,徐麒麟扯住医生的衣服,疯狂地道:"你一定要把她救活,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不能就这样没了。如果你不能把她救活,你、我和她一起陪葬。”医生吓得浑身发抖,道:"我去取抢救车氧气筒来,设法把她救活。”徐麒麟放开医生,却迟迟不见人来。过了好半天,刑警们赶来,道:"有人举报你谋杀妻子、妄图杀害医生,你被捕了。”徐麒麟拔出匕首,道:"为什么老天容不下我们?为什么老天要夺走我的妻子、孩子?”刑警道:"你被包围了,你逃不掉的,放下武器,否则我们开枪了。”徐麒麟道:"一定是葛宗周让凶手报警栽赃陷害我的,是不是葛宗周收买了你们?你们这些昏官为什么要冤枉我杀害妻子?我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再也没有人会来救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只求以死诉冤。”徐麒麟将匕首刺进自己的肚子。

徐麒麟从噩梦中惊醒,痛哭道:"余灵,你在哪里?”余灵打开床头灯,问:"怎么了?"他道:"还好只是一个梦,吓死我了,我不能失去你了。”他讲述了自己的梦,余灵道:"如果梦境再现,你会杀医生吗?”徐麒麟道:"他不会设法逃跑吗?傻傻地让我杀?"余灵道:"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因为我的缘故杀医生。”徐麒麟道:"好,我答应你,杀医生是没有用的,我想杀葛宗周,永除后患,我不能承受那么大的打击。”余灵紧紧地拉住他的手,道:"你说你不能承受那么大的打击,我又怎么能承受那么大的打击?如果你有什么好歹,我怎么能撑得下去?我怎么能撑到孩子出世那一刻?答应我,不要冲动去做傻事杀葛宗周,好吗?只能是绳之以法。"徐麒麟道:"我什么都听你的。"余灵道:"我们躲到温州去避难吧?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上天指示我们到温州去,上天怜悯我们,怕我们被害吧?”徐麒麟道:"好,到温州去打工,隐居到世外桃源去。”余灵打电话给毛愿飞:"哥,如果我出什么意外,一定是葛宗周害的,你不要怀疑鹿鹿,好吗?"毛愿飞惊问:"余灵,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不要吓唬我好吗?"余灵讲述了徐麒麟做的噩梦,道:"没出什么事,葛宗周发出死亡威胁,要赶尽杀绝,连我也不放过。我们觉得惶恐不安,想要隐居起来,到外地打工。你不要和妈说葛宗周想要赶尽杀绝的话了,我怕她担心我。我们在出门之前要换手机放,我不放心妈一个人在家,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那,你能辞职回家吗?在上饶打工吧?好和妈有个照应,你和妈的手机号也换了吧?厂里怎么样?"毛愿飞道:"我已经辞职了,做到月底,下月初回家,葛宗周还再三挽留我呢。厂里还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区别,葛宗周对工人还好的,前几年一直也都是他在管,徐总不怎么管事的。真看不出来他是个坏人,害徐总的可能另有其人吧?他的管理才能、销售才能都很好,厂里的生意挺好的。他对我也还好,从不为难我,还时常奖励我。”余灵道:"他大概是感激你告状赶走鹿鹿吧?他得以趁机陷害鹿鹿。他有可能想从你那里打听我们夫妻俩的消息吧?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要被表面现象蒙蔽了。口蜜腹剑,笑里藏刀,表面看来是最好的人,内心往往是最坏、最阴险的。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鹿鹿只是任性乱说了一句话,他父亲只是恨铁不成钢,父子俩原本没有任何矛盾。葛宗周趁机进谗言,父亲听信谗言赶鹿鹿出家门,为的只是让他出去磨练磨练。葛宗周制造了父子反目的假象,诱鹿鹿回家,趁机下毒夺产。如果鹿鹿没有被赶出家门,谁会相信父子反目成仇?谁会相信鹿鹿弑父?怎能达到陷害鹿鹿的目的?"

余灵问:"鹿鹿,如果你父亲还在,他会同意我们的婚事吗?”徐麒麟道:"如果没出这些事,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除非你有销售才能。不过你救了我的命,他感激你,不管你要什么他都会答应的,更何况只是结婚。"余灵道:“鹿鹿,我觉得妈表面上看对你比对我更好,可心里还是更疼我。她对你只是怜爱,一点也不担心。只是担心我,怕你将来对我不好。亲一分疏一分都不一样啊,装不出来的,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出细微的差别。”徐麒麟道:"婆婆哪能和亲妈比呢?儿媳哪能和女儿比呢?岳母怎能和亲妈比呢?女婿怎能和儿子比呢?我想我亲妈了。”说着又抹眼泪。余灵道:"从前有一个人,抓了两条蛇精,蛇精变成他妻子的模样,他无法分出谁才是他的妻子。妻子骂:‘你这个傻瓜、你这个笨蛋,连自己的妻子都分不出来?’两条蛇精也这么骂他,和他妻子的言行举止一模一样。蛇精想要害他,他妻子赶紧喊:‘快去取雄黄来。’他赶紧取来雄黄,蛇精这才逃跑。鹿鹿,如果有两条狐狸精变成我的模样,你怎样区分我和她们?"徐麒麟道:"我会拿来雄黄,分发给你和她们。然后将两条毒蛇缠绕在我的身上,想要害我的人肯定就是狐狸精,想要救我的那个人肯定就是我的余灵。”余灵将脸贴在他的怀里,道:"鹿鹿,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烟雨收到一条匿名信息:这世上哪有真爱啊?梦醒时发现一切全是假的,你为什么要骗我?(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