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卿佳人,曲骁成歌(连载第五十三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7.06.07 22:34* 字数 3267

第五十二章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五十三章  呵,还好你是个不伦不类的怪物!

“喂,你好?”

“请问是曲镇先生吗?”

“是的,请问您是?”一夜未眠的曲镇接到了这通电话,铃声响起的一刻,不知为何他竟觉得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似乎正预示着什么。

“是这样的,我们昨夜在您妻子许女士的身体中发现了不明物质,疑似某种致命毒素,我们现在怀疑引发许女士死亡的直接原因是这个,能否麻烦您过来……”

后面的话曲镇一点也没听进,只觉得大脑嗡嗡直响,许柔中毒的事一下一下叩击着他的心门。

他紧紧咬住下嘴唇,腮帮子因为用力的缘故鼓了起来,眼睛定定的睁大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一滴一滴直接掉落在地面,甚至没有经过脸颊的缓冲。

为什么?到底是谁!

曲镇的双手紧紧握住,凸起的青筋暴露在空气中,显得格外骇人,毛细血管中极速涌动的怒气与愤恨似乎随时都会迸发出来,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去医院的路上,他在出租车内看见外面一对对的情侣,互相依偎,女生嗔怪的模样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许柔。

“镇哥哥,你会一直爱我疼我宠着我吗?”许柔摇着曲镇的胳膊,长长的睫毛忽闪着,眼里满是期待。

那时候的曲镇看到那样的许柔只觉得好笑,从一开始就是这个小丫头黏上了自己,一直?一直是多久?人类的一辈子吗?

自己无心的点点头,便引的她开心许久。

明明那时候可以对她更好一点的。

曲镇的心思完全放在逝去的许柔身上,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流泪,羽人天生无泪,可此刻的他,定是伤心到了极致罢。

与此同时,婉卿听到关门声也醒了过来,哭肿了眼的她发现了曲镇的离开,却又注意到他没带手机,发生什么事了,能比妈妈还重要……

她默默走到许柔住的房间,一切都井井有条,一如平常,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是有些清冷。

她坐到床上,床垫远不如自己的软,她摩挲着母亲睡过的床单,上面也许还存有她的温度。

她扶着床沿,轻轻躺下,枕头上还是许柔的气息,她想着想着,泪水又再次涌了上来,一滴一滴浸湿了枕巾。

突然她发现枕头下有一张纸状的东西,在她的触碰下发出“沙沙”的声音,她疑惑的拿了出来,是妈妈留下的?

是一张被揉捏过的字团,上面赫然写着:我多希望你可以做猎血者,那样起码可以你保护自己。

她认不出这是不是许柔的笔迹,可既然是在枕头下发现的,那一定是妈妈的吧。

看到“猎血者”三个字,她回想起之前有一次许柔跟自己提起的场景。

“你外婆也是猎血者的,这一代选中了你,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猎血者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在妈妈的记忆中,你外婆当年可是很威风的。”

虽然猎血者的选中者是自愿,可原来妈妈当时是希望我加入的,大概是想我做了猎血者后可以保护自己,她也可以放心吧。

“妈妈,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婉卿努力忍住泪水,紧紧攥住字条,指尖中弥漫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

“吱呀——”,此刻的林洛天正站在窗边,眺望着远方,他匆忙饮下杯中所剩不多的鲜血,随意的用手背拭去了唇边的残留。

“呵,你倒是一点儿也不紧张。”洛天身后传来几声干笑,他并不知道来人的意图,却未感觉到杀气。

洛天转过身,不远处站着一位大腹便便的男人,虽然体态偏胖,却丝毫不显臃肿,好像他所在之处便会自然形成不容忽视的气场。

此时的男人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脸上多余的肥肉堆在一起,使得眼睛化作两条细缝,猛的看去,好像一尊行走的弥勒佛。

“若你真想杀我,恐怕我连开门声都来不及听到吧,说吧,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找我?”林洛天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实则暗暗蓄力,他并不能确定眼前的男人的喜怒,自己不一定可以打的过他,但最起码要为自己留一条逃跑的后路。

胖男人稍稍移动右手,一道无形的光直挺挺的朝着林洛天胸口射去,而洛天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打了个正着,之前的蓄力也瞬间烟消云散。

他捂住胸口,倒退几步,暗暗琢磨,对面的这个男人掌握的刚刚好,虽然将自己蓄力完全打散,却并没有伤到自己,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不要那么大敌意嘛,我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就是来跟你谈个条件。”男人眯着眼说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三大祭司之首,人们都称我为主教,啊当然了,你也可以直接叫我风翼。”

主教?难道是曾经林烨跟自己提到过的与他们不为同类的一族?这人为何突然找来,自己可以信任他吗?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是统领三界之人,包括血族也要让我三分,哦不,七分。”他说到血族时刻意加重了语气,林洛天的兴趣也被挑了起来。

“什么条件?”林洛天直接切入主题,他现在非常需要知道对方的来意,难道自己的计划要被识破了?

风翼没有说话,自顾自坐到了沙发上,“我知道你现在想要做什么,也很清楚你的身份,只要你跟着我,我是绝对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

“什么?你……”林洛天紧张起来,他并不是担心自己身份暴露,他只是想到自己之前对婉卿做的事与自己这半人不鬼的样子,若是被她知道了,会不会讨厌自己……

“哎,别紧张,还是可以谈的。”风翼不动声色的冷笑着,这么快就上钩了,呵,果然不能有感情的牵绊,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只会成为你致命的软肋!

“正如你之前所想,你的命格被交换,你拥有了曲婉卿命定爱人的命格,命运的安排会让你们在一起的……”说完这话,他偷偷观察着林洛天反应。

果然看到他嘴角抽动了一下,“但是……你也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你觉得就凭你这样的身体,有能力与她并驾齐驱吗?”风翼的眼神上下扫动在林洛天身上,使得他格外难堪,脑中又不得不正视风翼所说的话。

是啊,自己到底算是什么呢,不过是拥有一半人类血液又拥有一半血族血液的怪物罢了,既没有血族人的强大,又平添了人类的软弱,只是单单多了延年益寿,这样的自己,为何不在当初交换血液时就因排异死掉,苟延残喘的自己除了复仇,生命中还剩下什么呢?

婉婉……这本是他在梦中知道的名字,就连现在,接近自己喜欢的人都要冒用他人的命格。

原本的自己,只需要复仇就好了,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也是,自己有那样的父亲,宁可牺牲儿子也要保护他人,真是可悲啊,那为什么要生下我?

可现在,自己的复仇棋子却让自己越发不可自拔,想抽身,却又舍不得,毕竟,她的存在,是他黯淡无光的生活中,唯一的一丝光亮了。

我这种,注定要生活在沼泽之下的爬虫,因为有了她,现在,似乎也觉得生活不是那么无趣了,也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保护她,倾尽全力也想要跟她站在一起。

突然间就不想要沉睡在她身体中的那股力量苏醒,就这样普普通通的就好了,自己还可以假装平凡人在她身边,也许,也许我们就会过得很幸福。

如果未来真的有什么苦痛,那就让我来为她承担吧!

“别告诉她,你说,要我做什么。”

“哈哈哈!好!真好,林洛天,果然没有看错你!跟我走吧!”

风翼瞥到后面低着头跟随的林洛天,嘴角微微倾斜,呵,还好你是个不伦不类的怪物,不会受到多方面的制约,我会将你培养成我最后的筹码!

“是这样的曲先生,我们在进行尸检时,发现一种奇怪的物质残留在许女士体内未被分解,目前尚未调查出这种物质具体是什么,但里面含有剧毒,我想这才是导致许女士死亡的直接原因。”

曲镇匆忙赶到医院时,医院办公室中早已等待了两名警察与一名医生,三人皆眉头紧锁。

“辛苦了,那能麻烦您提取一些给我吗?”既然医学方面监测不出,那这必定不是人类可以做出的东西,他决定自己拿回去,势必要找出凶手。

曲镇回想起许柔出事当天,他一早便出去了,家里剩下许柔与婉卿两人,婉卿什么时候出去的并不知道,在这期间是否有人去了他们家,一定是有人去过,才有机会下毒。

玻璃瓶中静静躺着一些白色粉末状物质,这东西既然无法被消化,那一定不是放在水中,会被看到,定是放在了一些有颜色的饮品或者食物中。

这样想着他拨通了婉卿的电话。

“喂,婉卿,你在哪?”

在家待不住,只好出来散散心的婉卿正坐在小区旁边的公园中,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呆,猛的接到父亲电话还被吓了一跳。

“我在公园,爸你去哪了?”

“我在医院,这个不重要,你先告诉我,你妈出事那天,有谁去过咱家?”

一听是许柔的事,婉卿立刻站了起来,“是妈妈又有什么新情况了吗?我那天也很早就出去了……”

“婉卿,你听我说,先不要激动,好好想想。”曲镇打断了女儿的讲话,“医生告诉我,你妈妈是被人下了毒……”

“什么!妈妈被下毒!”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