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那些儿事

第一章:初到沈阳

凌晨六点的天津,晨雾弥漫,一家人迎着朝阳踏上了去往沈阳的路程。由于是第一次去,行李又多便选择了自驾,提前三天出发,报到之余顺便旅游。然而这七个小时的路程却并不太平。八月末,九月初的天气就像是叛逆期的孩子喜怒无常。路过了骄阳似火的葫芦岛;经过了阴雨连绵的锦州,赶上了雨过天晴的沈阳。舟车劳顿的我们,在沈阳中街附近的快捷酒店住下。沈阳之行也就此拉开帷幕。

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听着夏末秋初鸣叫的知了,看着新生群里面他们热火朝天的聊天,遐想着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慢慢地进入了自己的梦乡。

再次醒来已是下午五点,简单的解决了晚饭问题,一家人去中街散步。在沈阳,中街可以算得上是比较繁荣的商业街,可以与天津的滨江道媲美。东逛逛西逛逛,偶然间看到了何氏眼科的牌子。那时的我,并不是骄傲的神情,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一种质疑:一个企业式的大学能有多厉害?一年的相处,他总会时不时的带给我惊喜与惊吓。不管如何希望在时间的见证下,这所大学褪去稚嫩,成就着他本该拥有的辉煌,当然,那是后话了。

夜晚的沈阳,俏皮的灯红酒绿与肃穆的故宫城墙交错着,有少许北京的将相之风,也有少许上海的浪漫之情。

是夜,晚风拂面而来,清清凉凉;是夜,人潮川流不息,走走停停。

沈阳第一天,在疲惫与感慨下结束了!

第二天,太阳公公打着哈气慢悠悠的爬上地平线,我也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被父母拽到街上散步。老年人的生活,即便是换了一个城市也是无法改变的。可怜年纪轻轻的我,带着起床气,无奈的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凉凉的气温确实把我的起床气驱散了一半漫无目的的走着,周围是古老的城墙,我像是进入了古都,清早的街很寂静。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期的虫儿被鸟吃。想来,我应是前者,没想到散步也可以碰到穿着迷彩服正在跑步的一群人,望着旁边的消防二字,心中了然。他们气势恢弘,成功的赶走了我余下的起床气。正在我兴致怏怏地看着他们跑步,迎面走来一位老者,一身的军装,还别有各种各样的勋章。他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礼貌地回了一声。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

“你不是沈阳人吧!”

“对,我是天津人。”

“来这旅游吗?”

“我来这上学,顺便旅游。”

“哦,沈阳挺好的,你会喜欢这里的。”

……

由于妈妈的喊话,我们便停止了对话,简单的告别之后,我离开了。直到现在我依旧能想起那个一身军装的老者,虽只是闲聊,但从他花白的发丝以及布满岁月痕迹的皱纹,莫名的让我肃然起敬。遇见便是缘分,愿时光待他好些,悠闲度过余生。

第二天的沈阳之行,相比第一天有趣许多。先是参观了沈阳故宫,不过对于我这种对历史文物不感兴趣的人,也真的难以投入进去。当然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沈阳故宫,用爸爸的话讲,虽然比北京故宫小,但历史参考价值却比北京的故宫要强。此外后来碰上了我的一个室友,我才明白,原来这故宫里的一砖一瓦,都散发着浪漫的气息。除了故宫,其他周边我们也转了转,例如张氏帅府,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等。

在游玩的过程中,偶然间看到了新生群的宿舍名单。看完,立刻炸了。四人宿舍变成了六人。脑子里在想,完了完了,六人寝,上下铺啊,我行李那么多,放哪里啊。一下子,被分到六人寝的人,都在群里炸了。OMG,各种不公平,投诉,什么的,把学姐整懵了,安抚了一下我们,说是要问问老师什么情况。我抱怨了几句,便想起有名单了,先把我的室友都找到。通过名单,对应群里的备注,成功地找到了三名室友。在等待同意为好友的同时,中午饭的时间到了,他们一致让我决定去哪吃,吃什么。我随便选了一家,但是却让我难以忘怀。在我的印象里,天津的火锅应该没有旋转自助火锅(一元一签)第一次体验这种形式的火锅,以至于,结账的时候,面对价钱的低廉,全家有默契的相视一笑(unbelievable)

吃过午饭,在商业街继续逛,在通往快捷酒店的路上看到了刘老根大舞台。去京津冀一定要听上一段相声,去黑吉辽一定要看一场二人转,才称得上不虚此行!然而,我们并没有去,原因有二:爸妈认为荤段子太多不适合我看(可能在他们眼中我依旧是未成年人);价格太贵不值得。虽有些遗憾,但还是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当自己看过了!

又是沈阳的夜晚,我趴在床上和未见面的4号室友聊天。早上的时候,我只找到了三个室友,另外两个神秘室友一直未现身。通过聊天锁定了其中一个神秘室友。我将他们拉进了我新建的群里。然而却只有四号室友一直同我说话。一个群里,两个人聊天,莫名的尴尬。简单闲聊几句,边睡觉了。

新的一天,一家人吃了早饭,退房,开车前往棋盘山。蒙蒙小雨淅沥沥的下着,因此原本棋盘山一日游取消,开车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农家院住下,吃了午饭,雨水没有要停的意思。我惬意地拿着手机聊天,和他们分享我所经历的一切,找一下我未见面的室友都有什么爱好,当然我也丝毫未停止寻找寝室里谜一般的室友。然而最后还是通过同学才找到的她!

提到农家院,东北的农家院,睡觉的地方不叫床,是炕。第一次体验睡炕,本来是一件即好奇又兴奋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想到,我一个晚上没怎么睡。太烫了,已经不能单单用“热”这个字来形容了。也许是不习惯东北大炕的热情,也许是这家农家院的主人太热情,火扇太旺,只为给予我毕生难忘的一次体验。

是夜,充满热情的一夜,屋外,风雨凄凄;屋内,热气腾腾!

吐槽小剧场:

一共五个室友,在得知她们名字的那一刻,立刻锁定的第一名室友,二号床室友,昵称:未来的Dr Yu给我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我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加她为好友。却要回答问题。问题:南有乔木。我记得当时好像有一部电影是《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但这是“南有乔木”上网一查“南有乔木,不可休思”写上答案,心里认定,这个室友一定混古风圈的,语文,古文肯定不错!事实证明,我的直觉是对的,但没想到,听歌也多是古风,接触下来发现,这就是一个花痴!不过,不得不说,文采真的不错,尬诗就找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