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二奶奶的葬礼(10)

96
那时六月 Excellent
2018.01.07 12:31* 字数 7051

【二奶奶的葬礼】10 蒋大川上初中

图/网络+编辑  文/六月

蒋大川在二奶奶的严格要求下,学习一直都非常努力,蒋大川也不负二奶奶的期望,每学期都会从学校拿回一张奖状。每次二奶奶看着儿子拿回来的奖状,都非常满足,好象看到了希望。

二奶奶一直希望儿子能好好学习,将来考上重点初中,再上县城的重点高中,这样考上大学就有希望了。二奶奶也一直给儿子灌输这样的思想,只有上重点初中、重点高中才能考上大学,上不了重点初中和重点高中,想考上大学无疑有点雾中看花。

蒋大川终于小学毕业了,考试完回来告诉二奶奶,考试比较顺利,感觉很好。二奶奶听了儿子的话,也好象吃了一颗定心丸,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考试成绩出来,等待重点初中的录取通知书。

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是难熬的。每天二奶奶都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再有两天就公布考试成绩了,再有一天就公布考试成绩了。

就这样,在二奶奶焦虑的等待中,公布成绩的日子终于来了。

这天,艳阳高照,天瓦蓝瓦蓝的,一大早,二奶奶就起床,做好了饭准备叫儿子起床。还没等着叫,儿子已经起来了,儿子也是盼这一天盼了很久了。娘两个坐下来吃饭,平时两个人总是边吃饭边聊天。今天两个人都没有心情聊天,心都在那即将要公布的成绩上,两个人草草了吃了饭。

蒋大川去学校看成绩,他的心已经到学校了,风风火火的跑到学校,人来的还不多。成绩还没有公布,大家都在焦急的等着。

正在蒋大川心焦火燎的时候,同学曼燕走过来说:“大川,估计咱班只有你一个能考上重点初中了,我们看来是无望了。”

蒋大川听这口气,好象知道什么,就问道:“怎么,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曼燕有点得意的说:“昨天我爸从镇上开会回来,说是今年考生比去年多了快三分之一了,报考重点初中的人数就更多了,所以竞争就更激烈了。听说今年重点初中的分数线比去年高出一大截,像咱这种一年考上重点初中也就一个两个,有时一个也没有的学校,今年能有什么希望。”

本来蒋大川就心焦,听了曼燕的话,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他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能考上重点初中。

正在蒋大川心焦火燎的时候,就看到班主任拿着一张大大的红纸过来了,大家知道这就要公布成绩了。本来一窝风似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焦急的等着。

班主任进了教室,看到这么安静,并没有显的多么吃惊,只是环视了一下教室,这才清了清嗓音,然后说了一通,大家这一年来都非常努力,希望大家能把这一年的学习习惯一直保持下去,罗里吧嗦一大堆。就在大家的耐心用尽的时候,班主任才回到正题上来,说:“大家这次考的成绩都不错,考出了你们平时的水平,下面我把成绩贴在墙上,你们自己看。”

班主任说完这句话,蒋大川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肯定没有一个人考上重点初中。要不然班主任不会要把成绩贴到墙上,肯定要大声的念出来,还会公布谁谁谁考上重点初中了,肯定还会有祝贺之类的词。

蒋大川想到这里,再想想妈妈期盼的眼神,一下子眼前发黑,双腿象被吸到了地上,迈不出脚步了。

蒋大川勉强站起来,一步一挪的走到讲台上,看到第一个就是自己的成绩,188分,再往下看重点初中的分数线,190分。看到这里,蒋大川脑袋“嗡”的一声,差一点坐到地上。

同学们三个一堆两个一伙的,都在讨论着成绩,其中一个同学说:“蒋大川,咱班的第一名,差两分就考上重点线了,真是太可惜了。”

后面同学们说了什么,蒋大川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垂头丧气的走出教室,一个人默默的往前走,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

二奶奶自从儿子走了之后,什么干活的心情都没有,也干脆不去干活了,就在家里等着。可是这种等待更是一种煎熬,二奶奶一会拿起鞋底纳了两针,一会又放下。一会又把猪圈里的粪往外清,清了一会又停了下来。一会又倒了杯水喝,喝了没两口又觉得不渴了,再次把杯子放下。一会又去后院携了两抱柴禾去屋里,可是到了厨房一看,厨房的柴禾已经满了。

就在二奶奶焦急的等待中时,突然看到儿子走进了院子,赶紧迎了上去。正要开口问,可是看到儿子那死灰般的眼神,无精打采的样子,二奶奶知道不需要再问了。

儿子回来坐到院子里,娘两个好一会都没有说话,最后蒋大川实在受不了了,一下子哭了出来,边哭边说:“妈,我没有考上重点初中。”

二奶奶听了心里也很难过,但是她知道这不是难过的时候,就问:“考了多少分,重点初中的分数线是多少?”

蒋大川哽咽的说:“考了188分,重点线是190分。”

二奶奶听了吃了一大惊,怎么会这样。她已经打听清楚了,往年重点分数线最高也不过182分,有时170分都能上重点,今年怎么会这么高呢,这样想着,就问了出来。

蒋大川看妈妈好象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只是要问清楚为什么,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说:“我一个同学的爸爸是镇里的干部,我同学的她爸爸说,今年参加考试的人多了快三分之一了,报考重点初中的就更多了,所以分数线就上去了。”

二奶奶听了,心里暗暗盘算,这怎么办呢?按说,儿子考了这么高的分数,放在往年,上个重点初中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现在却不行了。二奶奶知道,现在也不是责怪儿子的时候,儿子已经很努力了,现在要想想怎么解决问题。

主意已定,二奶奶就对儿子说:“你是怎么想的,是想上重点,还是去上乡里的南传普通初中,还是想留一级。”

儿子看了看二奶奶,说:“妈,留一级,明年也未必能考上重点初中。今年考试的人这么多,明年可能会更多的,再说多上一年,又要多花钱了。”

二奶奶听了儿子的话,想想有一定的道理,就问:“那你的意思,你想上乡里的普通初中了,那你想考上大学,希望就越来越小了。”

二奶奶口中的普通初中,基本就是一个混混制造学校。多好的学生进去,开始再努力学习,最后都变得不思进取,整天就是玩。听说那里的老师也知道,进入这所学校的学生,基本没啥希望了,就是混两年拿个初中毕业证。

老师们上课也是有天无日头的,邻居虎子就在那上的初中,听虎子说,他们语文老师,上课基本啥也不讲,随便念念课文,解释两下课文意思,就给大家讲故事。同学们都特别喜欢上语文课,天天听故事。

英语更是学的稀里糊涂,都上了一年了,连说个“你好”都要想半天,单词认识他,他不认识单词。

学生们也是,想来上学就来,不想来就不来。特别是农忙的时候,都在家帮忙了,教室里能有一半学生就不错了,老师基本也不管。

老师不管,学生就想着法的不上课,农忙不上课,农闲也不上课。三五个学生结伴在外面胡玩,听虎子说,他们班学生好几个都学会骑马了。班里有一个学生家里有好几匹马,他们经常不上课去同学家里骑马玩,有时骑着马去独山玩,真是太有意思了。

二奶奶每次听见虎子说学校的这个那个,基本没听到谁谁谁认真学习的,都是如何如何玩的。也没听见哪个老师教的多么好的,听的都是老师也在糊弄。

如果把儿子送到这所学校去上课,等于毁了儿子,上大学基本没有希望了。二奶奶知道,必须送儿子进入重点初中,否则没有其他的路可走,除非想在家种地。

二奶奶急速的在心里想办法,她突然想起来,前一阵回娘家时,大嫂曾说过,前院欧大旺去年差了几分没有考上重点初中,家里托了人,花了点钱给弄进去了。

想到这里,二奶奶突然心头一热,按照儿子的分数,托人进入重点初中估计有几分希望,只是怎么办才好呢?

二奶奶看着儿子毫无希望的样子,想着儿子一直努力要考上重点初中,将来能考上大学,这孩子这几年是多么努力。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学习,晚上要学到很晚,从来都没有让自己操过心。儿子就是自己全部的希望,她不能让儿子在思想上败下来,一定要让他重新燃起希望,要不然儿子就废了。

二奶奶想了想说:“别灰心,办法都是人想出来了。你不是有个同学的爸爸是镇里干部吗?你去找她,问问情况,看看以你这个分数,有什么办法能上重点初中。”

儿子吃惊的抬起头,看着妈妈那殷切的眼神,妈妈不但没有责怪自己,还要想办法让他上重点初中。他知道,妈妈一直非常节俭,妈妈的衣服都是要穿好几年,每次都破了还在穿,现在却要想办法让他上重点初中,那肯定是要花钱的。他一下子泪就出来了,说:“妈,我没有考上,要想上,肯定要花很多钱的,妈,如果上南传普通初中,我好好学习就行了,不跟着他们乱玩。”

二奶奶安慰儿子说:“儿子,有时候想好好学习,也要有个好的环境,不说南传初中环境如何,你也听虎子哥说了,老师都不负责任,随便教教,你想学好,那太难了。所以,只要能让你上重点,让妈干什么都行,不要说多花钱了,咱家现在还有点积蓄,你不要担心钱的事。”

蒋大川其实从内心里,也是希望能上重点初中,只是不希望妈妈为难,现在看妈妈态度这么坚决,自己又重燃起希望来了。他知道,如果他真了上了南传初中,这辈子估计也就在家种地了。他更知道,只要他考上大学,找到好工作,挣钱养家,那才是对这个家最好的报答,也是对妈妈最好的报答。他只有考上大学,母子俩的希望实现,才是真的能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也才真正能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如果自己也像妈妈一样种地,一年收入没有几个钱,到时候自己娶妻生子,想好好的孝敬妈妈,也是有心无力的事情。所以,还是要考上大学,走出农村,才是唯一的出路。只是还要让妈妈再辛苦几年了,想到妈妈吃过的苦,心里就一阵难过。

最后他用唐朝黄蘖禅师的两句诗“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勉励自己,想要成功,就要受得一番寒彻骨,这不仅是对自己,也是对妈妈。只要自己考上大学,妈妈的一番苦心,一番辛苦就没有白废。

蒋大川去了邻村曼燕家,两个村里很近,地头挨着地头,走路也就十多分钟的事。以前他来过曼燕家,那次是曼燕生病几天没去学校上课,他去给曼燕补课。所以,他知道曼燕家怎么走,家里的人也都认识他,并且对他的印象很好。

蒋大川这次去曼燕家与上次不同,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好象做贼被逮住了似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他推在曼燕家的大门,曼燕正在院子里和妈妈说话,看到他来,赶紧起来,把他让了进去。

曼燕不知道他来有什么事,就问他:“你怎么这时候来了,有什么事吗?”

这时,曼燕的爸爸也从屋里出来了,蒋大川赶紧问好:“伯伯好,大娘好。”

这时曼燕已经搬了把椅子,让蒋大川坐。蒋大川坐了下来,还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听曼燕爸爸说:“你来这里,想必是为了上东风重点初中的事吧?”

蒋大川听了一下子抬子头来,睁大了眼晴看着曼燕爸爸,他看着蒋大川的样子,笑了一下说:“我已经听曼燕说了你的成绩,考的成线很高。要是在往年,稳稳的重点,可是今年人多,有什么办法呢?”

他说完看了一下蒋大川,接着说:“我听曼燕说,你很努力,一直以上重点为目标的。现在差了两分,确实可惜,不过,事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蒋大川一听有办法,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急急的问:“有什么办法?”

曼燕爸爸听了他的问话,才说:“每年都有开后门进去的,差个三五分基本都能进去,不过得找人,找对人,花钱。”

蒋大川听了这话,就问:“那得花多少钱,找什么人,我们家也没有人认识重点初中学校的老师。”

曼燕爸爸说:“你这孩子,只知道上学了,你们家怎么就没有关系,你们家的关系还是很硬的。”,说完之后,看着蒋大川迷茫的眼神,说:“你大舅不就和东风重点初中的教务主任关系很好吗?”

蒋大川一听自己舅舅就和重点初中的人认识,还是很高兴的,这下有人了。他也不想问,曼燕爸爸怎么知道自己舅舅与东风重点初中的教务主任认识,他说认识肯定就认识了。知道了这些,心里的希望就一下子更强烈了,他知道自己能上重点的希望更大了。

蒋大川与曼燕一家人说了一会话,就拜别回家了。回家告诉妈妈说,以前每年都有后门生,差个三五分都能进去,还说了自己舅舅就认识东风重点初中的教务主任。

二奶奶听了蒋大川的话,想起上次回娘家,大嫂隐约好象说了,哥哥认识重点初中的人,有关系。那时她说大川肯定能考上重点初中,所以后面大嫂也没有说什么。想想,那时大嫂说那话的意思,可能就是如果大川考不上重点,可以托哥哥说说,就能上。

想到这里,二奶奶觉得自己真是太迟钝了,以前大嫂从来没有说过这方面的事,为什么上次回娘家大嫂就说了。肯定是得了什么消息,知道今年考重点难,所以给自己打预防针,也是变象的告诉自己,如果想上重点,咱有人。二奶奶越来越觉得是那么回事,越来越觉得大川上重点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所以,也不顾得上做饭了,让大川自己凑合着弄点吃的,自己着急忙慌的回娘家去了。

二奶奶回到娘家,大嫂家都吃上了,大嫂一看她这个点回来,隐约也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边吃边说了起来,当大嫂听了她的话,知道大川考的分数还不低,仅差两分,就说:“这事你也不用着急,前几天你哥已经给那的教导主任打过招乎了,说是考上了就不说了,如果没有考上,让人家帮个忙,人家已经答应了。”

二奶奶听了大嫂的话,心里一阵感动,还是亲哥呀。大嫂看出她激动的心情,说:“你们兄妹几个,就你最小,你在家时,几个哥哥都很疼你的。特别是你大哥,那就不用说了,一直关心着你,有什么事总是替你想在前头。”

二奶奶听了,心里一阵激动,可是她知道这也不是激动的时候,于是问道:“我听说,这上重点初中很难,有的人托人都不知道 托谁,有钱都送不出去。咱这既然有人了,得知道大致花多少钱,也得好好准备准备,这年头,光人情是不中用的,还是得花钱。”

大嫂说:“你说的没错,花钱是一定要花的,就看得花多少。这会,你哥也不在家,等他回来,问问他。这事也不是着急的事,这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过,也得赶快办,如果到时托关系的人多,也是麻烦事。”

二奶奶听了这话,心算是稳了,就盘算着怎么弄钱了。姑嫂两个拉起了家常,二奶奶和嫂子边拉家常边等大哥回来,好在也没等多长时间,下午三点多,大哥就回来了。

大哥听了二奶奶的话,知道外甥考的不差,了解了一些情况,就又扭头出去了,说是找人去了。

二奶奶从娘家回来,也没有去地里干活,对儿子说,让他好好的再温习温习功课,省的到时去了重点学校,跟不上。

儿子听了二奶奶的话,就进屋学习去了,二奶奶心里也稳定了很多,就收拾收拾家里,一晃这一天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大哥就过来了,说是已经说好了,人家查了蒋大川的分数,说了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得交插班费。一是自己的关系还算硬,二是蒋大川的分数也考的高,只差两分。人家听说二奶奶家里的情况,也知道这一家子不容易,所以最后说要交五百元的插班费,这已经是最低的了。

说完,大哥拿出一百五十块钱说:“知道你也不宽裕,除了这五百块钱的插班费,还得一百多块的学费呢。我这当舅舅的也尽点心吧。”

二奶奶知道大哥一家也不容易,虽然大哥在镇里水利局上班,但是一个月也没有多少钱。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大侄子已经上高中了,两个小的都上初中了,都是张嘴花钱的,大哥一家也过的紧紧巴巴的。所以二奶奶死活不要大哥这钱,可是抵不过大哥,只能勉强收下,她知道这也是大哥的一点心意。

大哥一直觉得这些年她过的不容易,总是想帮帮她,如果现在她不收这钱,大哥会心里难受的,所以只能接下了。

大哥走后,二奶奶在盘算着怎么弄这么一大笔钱。在八十年代末,虽然大家的日子比生产队时候强上了很多,也能自己做个小生意赚点钱了,但是这几百块钱,还是个大数目,也是不容易弄的。

虽然大哥给了一百五,家里还有两百块,可是还差不少呢。二奶奶想到了家里的那头猪,其实这头猪还不到卖的时候,这会猪是长的最快的时候,一天能长半斤到一斤。如果再过两个月再卖,到十月份卖,价格也能上去,猪也长大了,能卖更多的钱,现在卖了,有点可惜。

可是,二奶奶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咬牙把这头猪给卖了,这也才卖了二百多块。还差一两百块,二奶奶想到家里还有头牛。卖完猪的第二天,二奶奶忍痛把牛拉到集上去卖,很多人来问,都想买。可是二奶奶想着,如果把牛卖了,是可以把学费凑齐,可是以后种地怎么办。家里拉车、犁地都得靠这头牛,如果卖了,以后又没钱买牛,种地怎么办,日子可怎么过呀。

二奶奶把牛拉到集市上转了一圈,最后又拉了回来。看看满院子的鸡、鸭,虽然这些能卖,但是一只鸡一只鸭也卖不了多少钱,家里还指靠着这些鸡鸭下蛋,卖钱换油盐酱醋呢,两个人的日常花用基本都是靠卖鸡蛋鸭蛋换来的钱。以后大川上了重点初中,就得住到学校,每个星期也得花钱,也得交伙食费,二奶奶愁的差点头女都白了。

正在二奶奶愁的不得了的时候,小姑子回来了,她是听说大川没有考上大学,可能要花钱了,回来看看。知道了家里的情况,给二奶奶了一百块钱,二奶奶拿着小姑子的一百块钱,那是百感交集。

小姑子虽然在小学教书,一个月也没有几个钱,还有两个孩子,一家人也不容易,能给自己拿回来这一百块钱,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了。二奶奶想了想,这也是小姑子的一片心,真心实意的,再说,自己也确实缺钱,也就收下了。

就这样东凑西凑的也差不多了,最后二奶奶想着卖几只鸡和鸭子,少了这几只,以后的日子还能过的下去。于是二奶奶再次咬咬牙卖了几只鸡和鸭子,勉强算是凑够了,但是大川上学的生活费呢?

二奶奶看着墙上的那几双小老虎头靴子,那是给亲戚的小孩做,几家亲戚的孩子都快周岁了,自己赶着做了两三双。还有几双是自己闲时做的,应急用的,怕有个什么人情,赶在农忙没有闲功夫做,就多做了几双。多的这几双卖了没有关系,可是那三双不能卖,可是不卖估计钱不够。怎么也不能让儿子受苦,想了想,还是卖了吧,自己再抓紧做几双就是了,只是以后这段日子又要熬夜了。

二奶奶想着,自己熬夜没有关系,只要儿子能上重点初中,能过的好好的,不让儿子受委屈,自己吃再多的苦也没有什么。二奶奶把自己做的所有的小老虎头靴子拿去卖了,又卖了二三十块钱,这样钱才算是稳稳的够了,儿子的生活费也有了,心才算定下来。

一番折腾,终于把蒋大川送进了东风重点初中,二奶奶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心里升起了无望的希望,同时也升出了无限的惆怅。

2018-1-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奶奶的葬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