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 |虽见处女红 相看仍不厌

我是你的 拓跋濬
未见两厢生,已窥处女红。

2017年9月25日          周一        雨


1.

“阿万,你醒醒好不好?”

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惊醒,睁眼看见一个妙龄女子...的两块肉,不停地在我眼前晃动,本能得伸手去摸那两块肉,咦?我的手呢?怎么毛毛的?

“阿万,你终于醒了,不然小姐可要骂死我了。”

“喵呜。”哪来的猫叫?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妙龄大胸妹一把抱起我捂在两块肉里面,唔,真软,这辈子够了。

“小姐,阿万找到了。”妙龄大胸妹试图把我从胸前挪开。

我伸手死死抓着两块肉不放,不要放不要放啊,“喵呜喵呜。”

“阿万是不是又到了发情期了?”

“老爷说,已经和白员外联系上了,明日白府上的那只西域灵猫就送过来了。”

什么鬼哦,发情都被你们看出来了,我这张,某电大高材生的脸往哪搁啊。

不过,眼前这个小姐姐看上去要更加灵气不少,打扮上来看,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等等,这装扮不对啊,这不是武则天电视剧里那套衣服么?这啥意思啊?

妙龄大胸妹趁机把我从胸前腾空递给小姐姐,我不小心瞥到书桌前的镜子,什么!老子怎么是一只猫!

我看到镜子前的我竖起浑身的毛,一下就跳到了桌子上,瞪着眼睛直发抖。

“这都一年了,还是对镜子这么好奇,猫就是猫啊,都不知长进。”


2.

再一次睁眼,还是看到了两块肉,这次是漂亮小姐姐的两块肉,赶紧伸着脑袋往前蹭了蹭。

“阿万,你说拓跋濬还会回来娶我么?”

“喵呜~”谁是拓跋濬?

“上一次见他已经是去年年初了,他穿着那身盔甲,雄赳赳地站在我面前。”

“喵呜~”然后呢?

“他说,他会收复了北疆,他说他会回来娶我...”

“喵呜~”别哭啊小姐姐。

“可是一年了,毫无音讯,你说他还会回来么?你说!”小姐姐突然疯了一样抓着我上下摇晃,右眼滑下一行青泪滴在我的尾巴上,凉凉的。

“喵呜~”轻点小姐姐,疼。

“我们是在三生石下发过毒誓的,这辈子,君不娶,妾不嫁。明日你陪我再去看看那块三生石好么?阿万。”

“喵呜~”


3.

“小姐您真的要去么?”

“嗯,不要管我。”

“可是老爷...”

“我有阿万陪我,你放心吧。”

“喵呜~”小姐姐香香的,好熟悉的味道。

在小姐姐温暖的怀里不知道抖了多久,我感觉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钻出脑袋看了看,被眼前的场景瞎了一跳,这可是万丈深渊啊,哎呦,尿急。

“阿万,你看到了么?这就是三生石,我和拓跋濬许下的三生石,它一直在这里,所以他一定会回来的,对么?”

“喵呜...呜...”我恐高,怎么办,好晕,两腿发软,不好,一脚踩空。

“阿万!”小姐姐死死抓着我,我慢慢扭头一看,我的天!这下面深不见底啊,小姐姐你可要抓牢了啊。

我乖乖听话不乱动,小姐姐一点一点拉我上去。马上要够着地面了,一只发簪顺着我的毛发滑了下去,在深不见底的空中旋转出一道道弧线,映衬着三生石投射的阳光,闪闪发亮。

“我的发簪,我的拓跋濬!”

小姐姐一把把我摔在地上,俯身就要跳下悬崖,我连忙使出所有的劲配合着勾股定理把小姐姐拉了回来。小姐姐跪在地上,双目无神,抓着头发。

“小姐,小姐,总算是找到你了。老爷都快气疯了。”

“阿紫,发簪没了...拓跋濬送我的发簪没了。”小姐姐抱着妙龄大胸妹,哭喊着。

“喵呜~”完了完了,都怪我,这下惨了,我可能该领盒饭了。

“小姐...其实...其实拓跋少爷已经...”

“已经什么?”

“已经...”

“你倒是快说啊。”

“已经...死了。”

“小姐,小姐你等等我。”小姐姐撒腿就跑,我赶紧追了上去,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不可能的,我这就去找他。”小姐姐一边跑一边摇着头,嘴里嘟囔着。

“小姐,你慢点。”

“喵呜~”小姐姐等等我。


4.

我扯开腿,拼命地跑,不知是哪里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我觉得我必须要保护眼前这个失了心的女子。

跑过了坑坑洼洼的山地,跑过了丛林布满的小道,跑进了热闹的集市,我跑着跑着,跟丢了我的主人。

我跳到每一个长得像她的女子面前,一个一个辨认,不是,也不是,都不是。

你在哪了?当归,你在哪?

我怎么会知道她叫当归?我也不知道,一种莫名的深情涌在我心头,难道我叫拓跋濬?

我要找到你,我的当归,你等我。

穿过这条街,再穿过另一条街,我找不到,我的当归,你不是要等我回来么?你不是一直在找我么?你出来好不好,我在这里,你的拓跋濬在这里。

“放开我,放开我!”

是她。

我寻着声音,钻进一间屋子,我看到一群不要脸的臭流氓光着膀子压在她身上,我气得直发抖,竖起全身的毛,扑腾到一个身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我去,哪来的野猫。”那个臭流氓抓着狠狠摔了下去,敲在地板上,脑袋生生得疼,挣扎着起来扑腾到另一个身上,狠狠地咬下去。

我看到她流着泪苦苦哀求,那些眼泪灌进我心里,一阵酸楚。

我扑到她身上,舔着她的脸。

“阿万,谢谢你...”

“喵呜~”我会保护你。

“野猫,坏老子好事。”

我转向那群臭流氓,竖起全身的毛,他们歪着嘴丢过来一片白布,试图蒙蔽我的眼睛好一把抓住我,我蹭了蹭白布,是她的味道,我嗅到一丝腥红,脑子一阵热浪奇袭。

“这...这...大白天哪来的妖怪!”那群流氓惊恐地看着我,扒拉着裤子往外跑。

“拓跋濬?”我摸摸脑袋,闻声看去,她趟着泪看着我。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不要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我...失了处女身。”

“我爱你,当归。”

“我脏了...你还爱我么?”

我抓起那块染了红的白布,贴在胸前。

“从前你是我的世界,往后,你还是我的世界,我会拼了命去保护,不再离开半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