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也是一种历练

14年10月还未毕业的我开始进入到国内最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实习工作一直到现在,算算已经快2年时间,执迷的人总是匆匆。工作里的肯定让自己倍感成就,工作里的挫折也让自己倍感失意。最近总有类似的情绪让自己怀疑梦想像是蒙尘的茶具,离开还是坚持的念头也总像夏日晚上七八点的太阳该落未散。我想我正在经历的应该是毕业后的工作迷茫期。

在这个时候,我选择了一次旅行,而目的地是日本。这次旅行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收获大抵是认识了好些有趣的人,了解了好些有趣的故事,而开始越发懂得每个人都是浮萍一片,时间是水和风,会将我们带到最合适的地方。


(一)阿翔。

阿翔的家在台湾高雄,年纪20出头,澳大利亚原住民乐器演奏者。

为了来听日本老师的乐器教学课,和我们相遇在日本大阪的民宿里。这类原住民乐器特别少见,自然精通的老师也特别少,每天阿翔会起很早赶到老师授课的地方,在每天晚上归来,会特别兴奋地跟我们说今天老师又帮他纠正了吹法、口型等等。

每天晚上整栋民宿的住客会聚集在二楼,聊聊笑笑,阿翔在这个时候也会表演起他的乐器,声音雄浑低沉,可以想象在一些大型的歌舞节目里,这样的乐器演奏会带来多么震撼的效果。

我们问阿翔,阿翔接下来的安排是什么?阿翔说他也不知道,或许会继续去全球很多地方学习和街头演出。年轻时,有一段经得起迷茫也看得到理想的时期,也许是最幸运的事情。被允许迷茫,被允许流浪,被允许浪费。



(二)吴姨。

吴姨的家在台湾台中,女儿国中二年级,在暑假的时候带着女儿来日本旅行,名古屋京都奈良之后来到大阪,这些经历原本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提起的事情,真正让我觉得一定要写下来的是一次和吴姨母女结伴去大阪公园的路上了解到的一些事情。

因为大阪博物馆学生是可以门票优惠的,吴姨开玩笑说我有硕博学生证耶哈哈可惜没带。我特别惊讶,因为台湾普遍生育年龄较晚,吴姨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竟然还在硕博连读,我试着问了吴姨学习的专业,问之前我心里的答案是工商管理,语言学之类的,吴姨说是生死学,这让我更加惊讶。她说每个年龄段我们面对生命或许都会感到迷惑,生死学不是玄学,只是一种生死哲学,让她可以更加平静客观地看待生命,珍惜生命。

这样的豁达心境,让我们更加坦荡地去寻找困惑生命的答案。

12年元旦节,14年国庆节我分别去了拉萨、色达。看到天葬也被深深震撼,人如同燃尽的钱纸,风一吹便如柳絮般飘走。把这些经历和吴姨聊起,会更加明白,很多短暂时期的迷茫在生命的困惑面前显得无比微茫。


(三)夫妇。

这一对夫妇先生是日本大阪人,女士是中国上海人,也是我住的民宿的主人,因为年纪都在60岁以上,所以我一般称呼他们叔叔阿姨。阿姨每天早上都会准时开始打扫民宿,民宿的地板她会亲自用抹布反复地擦拭干净。偶然间和阿姨聊天,在上海的玻璃厂工作到退休之后,一个人到东京生活了8年,最近3年来到大阪认识了现在的先生,最开始语言不通就努力沟通学习,上了年纪就做一些收银员一类的轻松工作,现在儿子女儿都在上海。那个时候有感到孤独,感到不适应,但生命从来都是这样绝处逢生的,在亦忧戚亦欢愉的生命里,希望,就像是绵延不尽的铁轨。

现在阿姨和叔叔经营着自己的小生活,她说来来往往那么多友善的年轻人,让她觉得自己的生命也更丰富起来。


在实习开始将近2年的时间里不曾去把自己的经历变成自己喜欢的文字,刚好自己经历着这样的迷茫时期,也许我没有很好的建议给同样处于迷茫期的你,但,希望我写下的一些有趣的人和事能够带来一些思考。

如果迷茫也是一种历练的话,希望我们都能够成为更加坚强的我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