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彼.沉眠之伊斯坦布尔 第五十一章 女生的闺房

周五的傍晚,君士坦丁学园附近的一家学生式餐厅里。

久违的只用上半天课的双休日,大概是因为高兴所以放学后来餐厅的同学特别多,他们脸上焕发着逢年过节才有的光采。

“哥——哥,今天晚上不用上晚自习,要不你来我家玩吧,秋诗酱也一起~”青春期第二性征过于显著的“眼镜娘”秦雁妤不无期待地说道。

虽然已经过了一个星期,按照约定任火华没有理由再每天下午放学在校门口等着她们一起吃晚餐了,但秦雁妤还是借池秋诗的名义时不时把他约出来。

“这个我。。。”任火华正想着说自己家里有事推辞掉,哪知秦雁妤恰到好处地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哥哥你的家里肯定没事。”

任火华张着嘴说不出一个词来。难道她是自己肚里的蛔虫吗,能知道自己想说什么话。

“嗯,是啊。。。”任火华败下阵来。

“那就是答应了,吃完饭就直接去我家吧。”秦雁妤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任火华无奈地点了点头,而池秋诗则一直在看着他,看到他点头心里才似乎松了口气。

秦雁妤的家离学校有点远,他们三个人背着大小不一的书包挤上了公交坐了4站路。车上有几个男的明显不怀好意地朝着池秋诗和秦雁妤猛瞧,她们被盯得很不自在,躲在了任火华的身后。

他们大多已经不再年轻,眼神空洞得没有一点光彩,似乎只剩下了本源的欲望。有的满面胡茬乱糟糟的油性头发随意耷拉着,有的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工衣似乎刚从工地上回来,在名为生活的重压下无力地挣扎却又放纵堕落。

又拿我当挡箭牌,任火华想起了上次在体育馆的事,那时候秦雁妤也是同样闪到自己的身后。他叹了口气回视着那几个男的,他们以一种怨毒的眼神打量着自己,要是车上没其他人敢情就要冲过来与自己厮打。

淫欲,嫉妒。人性的七原罪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

池秋诗一只手拉住了任火华的衣角,似乎觉得这样才会安心一点。她害怕男人的这种赤裸裸、充满炙热欲望的眼神,但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这种眼神注视着她,就像是被野兽盯着。她只喜欢任火华那澄清、不含任何杂质的眼神,被那样的眼神注视着她心如鹿撞。

好在几站路后他们终于下车了。

秦雁妤住在一个公寓式住宅里,据她所说家里只有她和哥哥两个人生活,父母都在南方工作很少回来。提到秦雁妤的哥哥秦一叔,任火华想起了经典动画《猫和老鼠》里那条叫斯派克的斗牛犬。他们的脸上都耷拉着肥肉,眼睛小而犀利。幸好秦雁妤长得不是像她的哥哥那样,五官端正、唇红齿白的靓丽眼镜少女一枚。

“打扰了。”任火华在进别人家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说这样一句话。

“没打扰没打扰,是我请你来的嘛。”她挥挥手说道。任火华无语了,他说的只是客套话,就像是过年的时候对邻居说“新年好”一样。

池秋诗安静地跟在他们身边,她本来就是一个内向的女孩,不太擅长怎么和别人交流。

“你哥哥不在家吗?”任火华问道。

“不在,他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秦雁妤叹了口气,对自己的亲哥哥有些无奈。

几个人在门口的地毯上换好鞋子后,向里面走去。她家的风格看起来很普通,和一般家庭的格局布置没多大区别。任火华稍微觉得诧异,还以为这个让人揣摩不透的眼镜少女把自己家改造成了外星人基地呢。

“你要到我的房间看看吗?”秦雁妤眼神闪着异样的光彩。池秋诗惊讶地微张着小嘴,脸色一下子变得潮红起来。

“小妤,你不是说不会让别人。。。”池秋诗眼睛里已有泪花闪动。

“真的不行吗,明明对方是你最喜欢的哥哥。”秦雁妤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有催眠的效果。池秋诗点了点头,又立即摇了摇头。

“呀,这样啊。。。你肯定是想说可以让他进来,但不能说出去,对不对?”她飞快地说道,在池秋诗来得及反应之前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任火华感到下身有什么东西膨胀了起来。

房间里贴满了大大小小高清美少女组合性感写真的海报,而这对美少女组合竟然是秦雁妤和池秋诗。

她们或是穿着白色比基尼内衣贴在一起做出性感撩人的动作,或是穿着黑色蕾丝内裤,上身不着一缕用手遮着胸部。甚至还有一张贴在床头的照片中,秦雁妤把池秋诗压倒在床上。两人衣衫不整,妙处隐现,她含着池秋诗的一边酥胸上的“葡萄”。

任火华痴痴地看着,不敢相信身边这个文文弱弱的女孩会拍出这种大尺度的写真照片。秦雁妤有着一对惊人的胸部,即使是用手遮掩着,大部分乳肉仍会露在外面。而池秋诗的胸部看上去盈盈一握,有一种青涩的美。

“是你逼她做不愿意的事吗?”任火华收回了目光,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印象中池秋诗不是会做这种事的女生,她只是不懂得怎么拒绝别人的请求。秦雁妤有些害怕,她从没见过任火华生气的表情。

他的额头隐隐有青筋暴起。

“不是的,火华哥哥。是我自己。。。”池秋诗嗫嚅道。

“不能对别人百依百顺啊,这样会被欺负的。”任火华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掌心传过来的热量让她心里暖暖的。

“小妤对我很好,不会欺负我的。在学校里一直是她照顾我,不让我被别的同学欺负。”池秋诗为秦雁妤辩护道。

任火华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会再说什么了。

“好吧,是我玩过头了。”秦雁妤也想不到任火华会这么较真,主动承认起错误来。

“不过我是有分寸的,不会让哥哥以外的人看到这种照片的,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会把房门反锁,哥哥就放心吧。”秦雁妤继续说道。

“这句话本身就不对。我也不能看,我是男生。”任火华也觉得刚才的自己有点吓人。

“那哥哥已经看了,难道还要把眼睛挖出来?”她开玩笑道。任火华想了半晌还是作罢,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明志这种事情他还是不愿去做。

“你们坐一会吧,我去给你们拿点喝的。”秦雁妤甜甜一笑,走出了房间。她的卧室里只剩下他们俩,墙上贴满了池秋诗和秦雁妤诱惑无比的写真私房照,任火华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该看向哪。池秋诗红着脸低下头,心里有几分忐忑。

“今天真不错啊。”任火华为了让气氛不那么尴尬地说道。

“嗯?”池秋诗抬起头看向了他,眼里有些疑惑,“不错”是指什么不错,难道是。。。任火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明明没有别的意思。

他从池秋诗的眼神里读出了失望,还有一丝讨厌?!任火华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原本天气不是很热却有汗水顺着脸颊流下。他后背顶在了墙上,身体险些失去平衡,他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按在墙上防止跌倒。

“啊!”池秋诗发出了一声尖叫,任火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把他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的手指恰好按在那张写真海报中一条花边镂空内裤上的凹陷处,而穿着它的人正好是池秋诗!秦雁妤恰到好处地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这下任火华百口莫辩了。池秋诗咬着嘴唇只觉得自己身下股间某处痒痒的,这让她脸更红了。

之后,任火华跪坐在地上不断给池秋诗道着歉,他不希望自己在秋诗妹妹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秦雁妤在一旁冷嘲热讽,似乎要把刚才受到训斥的“屈辱”找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