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那些不再提起却刻在心里的人

--1--

有人告诉我,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它就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那一刻我多么希望我是一条鱼,7秒过后就可以忘掉所有的事情,一切重新来过。

可我不是鱼,我不会7秒过后就忘掉某些人、某些事,我仍然背负着那些让我身心俱焚的记忆。为此,我只能逃离,在另一座城市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如今,时隔五年,关于那座城,那些人,那些事,我终究还是要回去面对。

当我从邵东手里接过他们的结婚请帖时,我就知道他们并不打算让我安好的过完这已糜烂的余生。我说那就去吧,不就是以朋友的名义参加一场婚礼么,还能再次毁了我不成?

我拿着请帖轻装上阵,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手上提着一个棕色的小提箱,里面简单的放了一套换洗衣服和护肤品,坐上去往归途的路。

我知道这一路不会很轻松,我想闭眼小睡一会,好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点,我将耳机塞进耳朵,用最大的音量赶去我内心的荒芜和烦忧,可回忆却趁机悄无声息的爬上心头。

明明是那么美好的回忆,回想起来却又是那么的悲凉。

--2--

“唐宇,我刚刚被人调戏了。”一回到家,我就扑到唐宇怀里,想到刚才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我还心有余悸。

唐宇却一脸平静,听到我被人调戏,他就这幅波澜不惊的表情,正牌男友的作风,难道不应该炸起来,拿刀说要砍死那个调戏我的孙子吗?

好吧!他就是如此温柔的一个人,温柔到连动怒都是暖声暖气的。

他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转身倒了一杯水给我,讪笑着说道:“坐下来,慢慢说,怎么被人调戏的?”他眯眼看着我,那表情,像等着看好戏般,让我很不爽。

听到我被人调戏,还要我仔细仔细描述过程给他听,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男朋友,我怀疑我交了个假的男朋友。

我顿了一下,想起了那个调戏我的男生,他的身高至少有一米八八,笑起来有点痞痞的,看着他怠惰的模样,我的时间是静止的,对,是静止的,没有比这个词更适合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了。

当时我由于肚子太饿,在肯德基打包了一个汉堡,我喜滋滋的掏出汉堡,张开我的大口准备咬下汉堡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男生突然回头,看着我,看着我张开的大嘴巴,和几层高的汉堡,来回切换,那种震惊的表情,让我好生尴尬。

输人不输底气,我瞪了他一眼,用力咬下一口汉堡,像野兽一般在他面前撕咬,很快塞满了一口汉堡。

我就是要让他知道,女生在街上张嘴吃汉堡怎么了,坦坦荡荡的我不怕他嘲笑。

可是,比这尴尬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占满整个口腔的汉堡,我根本就嚼不动,吞也不行,吐也不行,在嘴里堵得难受。

他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将手里灰色的格子衬衫绑在腰上,向我走来。

呕——我一边趴在垃圾桶边上呕,一边绝望的望着向我走来的他。

只想快点吐完走人。

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别急,慢点吐。”声音是好听到犯规的那种,但是,和我家唐大宇暖暖的声音相比,就如同是芝麻对上西瓜,不值一提。

我拿出泼辣女王的气势,高冷的回了他一句,“要你管。”我也是堆积了一肚子气没处撒,要不是他回头看我,我会这样丢尽了脸面吗?

好想伸手像花猫一样挠他一脸,也让他尝尝无脸见人的心酸。

没想到的是他忽然伸手将我拉到他面前,这猝不及防的,我胸口的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可是,当我看着他那邪魅中带点慵懒的笑容时,我当即哑口无言忘了反驳。

他伸手拭去我粘在嘴角的沙拉,饶有兴趣的说道:“你怎么那么可爱。”

“变态。”我心咯噔一跳,抬腿踹了他一脚,怀着炙热的心一路飞奔回家。


--3--

我抬头心虚的望着唐宇,将发生的这一切隐藏了起来,“就,有人笑我把汉堡上的沙拉粘在脸上啦。”

我抱着唐宇的胳膊,佯装生气的一通埋怨,“唐大宇,你说他这是不是调戏我,害我连汉堡都没得吃,我现在都快被饿死了,所以,这件事你是不是该管管?”

唐宇一副早就料到我会这样讲的表情,叹了口气,捏了捏我的鼻头,无奈又宠溺的说道:“所以,我的米翎宝贝,是意面还是拌面?”

我两手捏着他的脸颊,以示奖励,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当然是拌面啦!”

他笑了一下,俯身在我脸上亲了好几口,才舍得放手,腻腻的说道:“乖乖等着,独家秘制宇哥拌面马上给你送上。”

他在厨房忙活了好一阵,我顶着饥肠辘辘的肚子钻进厨房,他正搅着锅上浓香的肉酱,锅上冒着的腾腾香气,惹得我连连咽了好几下口水。

唐宇围着一件蓝色的格子围裙,在厨房专注又忙碌的背影,真是家居好男人。我的心狠狠的被暖了一把,自从我们决定在学校外面租房时,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时时宠着我。

对于今天我被一个陌生男子撩拨的事情,我深深的内疚了起来,望着唐宇纤长的背影,觉得很是对不起他,我鼻头一酸,冲上去抱着他。

他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回头惊愕的看着我,“怎么了,饿了?再等一会,马上就好了。”我摇了摇头,顺便把眼泪和鼻涕也擦在他洁白的t恤上。

“乖,马上就好了,这里油烟大,你去外面等。”他轻快的在我头顶亲了一口,多么甜蜜温馨的一幕,我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我今天没洗头。

我依旧抱着他的后背不肯放手,嘤嘤的说道:“唐宇,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他甜甜的说。

这回我终于忍不住了,带着所有情意和青春的莽撞对他喊出了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句话,“唐大宇,我决定了,我要给你生猴子。”

受了我语言惊吓的唐宇将一整瓶酱油倒进肉酱上,因为我的一句话,毁了一顿美味的晚餐。

唐宇的脸从发根红到脖颈,就像在上面刷了一层红色的油漆似的。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去,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说了羞羞的话。

我能感觉得到唐宇的身体是滚烫的,连呼出的气都是滚烫的。

静默的房间到处弥漫着诱人的气色,连阳台上的花儿都娇滴滴的摇曳着。

第二天早上,唐宇早早就起了床,洗了澡,做好了早饭,连衣服都洗好挂了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因为我的一袭话,睡觉的时候做了春梦,把裤子和被单都弄脏了。我还厚颜无耻的嘲笑他,这梦做得是有多猛烈。

他还因此躲了我一个星期,整整一个星期都躲在学校的宿舍不肯回家。

后来他说,他是太爱我了,爱得有点舍不得。

我就在想,得此一人,此生足矣。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他,是我的幸运,能得到他的爱,更是我的福。

唐宇就像是炎炎夏日的柠檬汽水,清爽干净,洗去了我内心的浮躁和飞尘,每一个泡泡都是他给我的惊喜和呵护。在这无所适从的青春里,给我带来了许多亮丽的风景和前进的勇气。

不管炎炎夏日还是腊日寒冬,我想我早已戒不掉柠檬汽水。

--4--

下课铃声一响,我就迫不及待的冲出教室跑到唐宇的教室门口,可是我并没有等到他,只收到他发来的微信,今晚有事,下次再约。

下次再约?

对于这次约会的期待,岂不是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就好像我终于买到了我心心念念的草莓小蛋糕,准备要吃的时候,却掉在了地上,还被人无情人的踩上了几脚。

什么时候他竟变得如此随意,人不见就算了,连电话也关机了。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林恩敏后,替我打抱不平的她,指着绿道上的小草气愤的咒骂了唐宇一番。

被恩敏这么一出头,我的心情反而变得更糟了,今天是我和唐宇交往四周年的日子,也是我的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难道他真的忘记了吗?

我越想越委屈,想找他,想把他揪出来,质问个清楚,为什么要在今天放我鸽子。

恩敏说就算唐宇忘掉了我们的四周年纪念日也忘掉了我的生日,她也不会弃我于不顾,像个壮士般将半死不活的我拖进学校附近的KTV,说是要给我庆祝生日。

有这么一个够义气的室友兼闺蜜,我也该知足了,再说唐宇也不一定是忘了我的生日,可能他遇到什么急事,才会放我鸽子。

如此一想,倒也释怀了不少。也多亏恩敏,我的心情并没有那么糟糕。

这一天,老天爷好像在跟我开玩笑,下定了主意要我不好过。

我在KTV遇见了唐宇,就在隔壁的包厢,为我们的校花陈黎庆祝生日。

若不是我出来上洗手间,刚好看见他进去,又那么巧的看见戴着生日帽的陈黎拉着他的手往里走,我是不是就这样一直被蒙在鼓里。

可是被我撞见了又怎样,我根本没有勇气去质问个清楚,哪怕是开门走进去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我只能丢下恩敏,离开KTV。

前面突然冒出一个身影,低着头走路的我一头栽进他的胸膛上,他小声的说,“你哭了。”

我垂头用尽全力朝他的胸口撞去,他跌跌撞撞后退了几步,地上洼坑的水溅了他一脚,我趁机逃跑。


--5--

我跑到公园,坐在石登上,望着昏黄的路灯,路上行人匆匆,每个人都笑得那么欢快。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谁而停止转动,他们也不会因为你的悲伤而停止脚步,没有人会在意你是谁,因何而哭泣。

那个人像个狗屁膏药一样跟着我跑了几条街,厚脸皮的想要在我的旁边坐下,他还没坐下,我就又跑了。只是这次没有成功,我被拽了回来。

我恼怒的瞪着他,在别人眼里,我们像极了吵架的情侣。

他一如既往的“绅士”,拿出纸巾拭去了我眼角的泪水,我也毫不客气的甩了他一巴掌。

我不管他这样对我是好心还是恶意,这一巴掌,是为了告诉他,我不是好惹的。

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出来,拉着我就走,他说我肯定没有吃饭,连打人都跟挠痒痒一样。

他将我带到步行街上的大排档,在他的逼迫下我半推半就的吃了两碗长寿面。他眯眼看着我,拿着纸巾想帮我擦嘴,被我躲了过去。

我想他是不是有什么怪癖,专门给女孩子擦嘴的那种怪癖,三番四次的想在我脸上动手,连我家大宇都没有他这么上心。

他将一个小盒子放在我面前,里面是一条鱼骨项链,他说祝我生日快乐。

我懵了,然后我又恼了,我质问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生日,他这个陌生人凭什么将我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

凭什么,他知道,而唐宇却忘记了。

这些本该由唐宇说的话、做的事,都让他给做了,他这是在可怜我吗?

我将小盒子甩回给他,“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他真的是一块怎么都撕不去的狗屁膏药,屁颠颠的在后面跟着我走了几条街,连我买的啤酒都被他抢了喝了,说什么女孩子不能一个人在外面喝酒。

我说有他在我就不是一个人了,所以喝酒没有关系。

他却垂下眼睑,露出一副悲情的样子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叫我在他面前不要卸下防备。

我笑咧咧的说他果然不是什么好人,骂着叫他滚。他说他不走,他要陪着我,直到我安全到家。

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有病,白长了一张俊俏的脸。

--6--

那晚他赔我在公园坐了一夜。

我回到家已是早上10点,唐宇还在床上睡觉,一身的酒臭味,看来他昨晚也没少嗨。

我钻进被窝,从后面抱着他,“唐大宇我爱你,你还爱我吗?”

他带着睡腔沉沉的嗯了一声,翻过身来抱着我,在我的脸颊吻了一下,接着又睡了过去。

看着他的脸,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好想问问他,有没有喜欢上别人,会不会离开我。

他睁眼惊愕的看着我,焦急的帮我擦着眼泪,他问我,“怎么哭了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还躲着我偷偷的哭。”

我没想到他会醒来,被他这么暖心的安慰,我更觉得委屈了起来,哭得更起劲了,含糊不清的反驳他,“我才没有躲起来哭,是你睡着了好不好。”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在你哭鼻子的时候睡着,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开心起来呢?”他一边说,手一边不安分的在我身体游走,挠我痒痒,我还没有开始给他下马威,我就已经开始投降了。

一会儿,他的眼神忽然不对劲了起来,迷离又炙热的凝视着我,不知何时他已经将我的t恤推了上来,我的上半身赤裸裸的印在他的双眸里。

他的手慌乱的解着内衣的扣子,我想阻止他,他却将我按在床上,狂热的吻着我的唇,我的脖颈以及身体。

我想提醒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他说他太爱我了,所以舍不得碰我。

泪水在我眼眶打转,他的模样我根本就看不清,一片的模糊,我声音忍不住的颤抖,哽咽,我是强扯着嗓子问他,“唐宇,你记不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他脱去了上衣,退去了长裤,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心急的解我的牛仔裤纽扣,粗鲁的脱掉了我的裤子。

唐大宇,我爱你。这是我唯一能对他说的话了,如果他对我还尚有爱意,他会懂我的意思的。

他趴在我身上,他说他没有忘记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他说他爱我很爱很爱我。

如果他和以前一样爱的足够深的话,他就会一如既往的用他所认为的方式去守护那个他深爱的女人。

答案在我手里,我却不敢揭穿。

那一天,洁白的床单增添了一点红,从此我的世界也变成了灰色。

跟那天的天气一样潮湿又阴冷。


--7--

情况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他变得越来越寡言。

我在教室门口等他,他淡淡看了我一眼如是说,“你来干嘛。”

我假装自己并不知道他的转变,和往常一样拉着他的衣角,摆足了勇气恳求他,“你好久没回家了,我想你做的饭,今晚做拌面给我吃好吗?”

他说好,一起去了超市买了食材,回到家,他就开始埋头在厨房忙活,他端出香喷喷的炸酱面放我面前,转身就去干别的事,他说,慢点吃厨房还有。

他在换衣服,我预示到情况不对,我连忙问他,“你要走吗?”答案我比谁都清楚,我却希望他不要给我回答。

他拿起背包,“嗯,我外面约了人,你也该学会自己做饭了,总是麻烦别人不好。”

他关上门的瞬间,我的眼泪就已经哗啦啦往下流,怎么都止不住。

别人,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竟以别人互称了?这是何等的讽刺。

他以为我叫他回家做饭给我吃是因为我自己不会下厨吗?还不是为了让他多陪我一会,还不是为了找回以前的感觉,没想到却收到了满满的讥讽。

以前的幸福,反而成了现在的痛苦。

我舍不得也放不下,我恳求自己不要这么丑陋,可还是止不住想要做点什么去挽留他。

每当我伤心欲绝的时候,那个人总会出现,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唐宇走没多久,他就出现在我家门口。

领会到他的神通广大,我已经学会不去想他为什么会知道我家在哪这等弱智的问题。

我好笑的想到,或许他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在我需要援助的时候就会出现在我身边,为我保驾护航。

老天爷可真会算计的,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

那个人跟我说,既然要走的人留不住,就放手让他走,这样不是更好吗?

他说如果我想要保全自己尊严的话,就主动离开。

我在他不注意的情况下,吻了他,只因为我不想听他对我说什么大道理,他又不是我,他又怎么懂我的心情呢?

他根本就体会不到被深爱的人冷落的心情,那种绝望又无助的心情,就好像在暗无天日的黑洞里,栖身在这能吞噬一切的冰冷灰暗里,目睹身边的一切逐渐在崩坏瓦解,你却无能为力。

我跟他说你不是喜欢我吗?要了我吧,你天天黏着我不就为了这点甜头吗?尝到了是否就该跟唐宇一样他妈的撒手走人。

他却跟个正人君子一样把我推开,说什么我不能这样堕落下去,说着一些要我振作起来的鬼话,我把他轰了出去。

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哭得昏天暗地。

他说我赶他出去没关系,他会在门外陪着我。

我想他真的是神经病,却又那么的暖心。

--8--

他说他叫恩宏,他希望我叫他的名字。

在这段日子里,他像良药一般治愈了我的情伤,可是良药还是比不过柠檬汽水。

我跟他说你挺好的。

他说放弃他吧,你会好过点。

我非常感谢他出现在我的生命中,缓解了我的疼痛,可是我不接受他的建议,也不想接受他的爱意,如果他再逾越我们之间的界限,我会让他拍屁股走人。

我想他也明白我的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唐宇一人,即使他在我面前露出悲伤的表情,我也一样无情,虽然我并不想伤害他。

他的行为就如同飞蛾扑火,而我就是那抹将他诱往火里的那点光。

某一天,当我看见唐宇和陈黎并肩有说有笑的走在学校的草地上,我终于忍不住冲上去质问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两人非常配合,都摇头否认说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有接触也只是因为他们是学校会的成员,需要交流工作。

这种官方解释谁信,我当面骂了她一句不要脸抢我的男人,失去理智的给了她一耳光。

唐宇也掌了我一耳光,说我无理取闹。

我叫他给我解释清楚,他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我转头也投身到恩宏怀里,我问他爱不爱我,他说爱。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悲伤的落寞的,或许是他以为我心里还爱着唐宇吧!

如果他没察觉到我对他是有情意的话,我也不打算告诉他,没察觉到,是因为他蠢笨,自讨苦吃。

我跟他说,我去跟唐宇分手,好吗?

他点了点头说嗯,依旧是一副不闷不乐的表情,这时我就不解了,他从来都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痞公子,什么时候变成一个闷葫芦了。

--9--

12个多月,承蒙他的细心照顾,我终于不再自欺欺人。

放学后我就决定跟唐宇好好谈谈,希望能好聚好散,毕竟我们从高二到现在已有五个年头。

“你说她终于决定分手了吗?”在楼道上传来的声音,有点模糊,但我还是认出了是唐宇的声音。

“是啊,一年了也真是够拖拉的,都怪你,不主动提分手。”这个女孩的声音,打破我的耳朵我都能听出是恩敏的声音。

我紧握着手,指甲掐进肉里,我需要疼痛来提醒我这一切不是真的,是我听错了。

“你又不是不认识她,只有她主动提分手才证明她放下了,不然对谁都不好。”

我再走近一点,能清楚的看到他们站在楼梯上,唐宇搭着恩敏的肩膀,将她揽在怀里,在他们凝视对方的眼睛里,溢出来的爱意就快要把我淹没,我不得不逃离。

他们肮脏的谈话还在源源不绝的传入我的耳朵。

“你看你都这样了还对她那么好,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想跟她当什么朋友呢。”

“米翎一直是个外强内柔的女孩,她是受不了一丁点打击的,如果你哥哥对他是真心的话,我希望他能继续保护好米翎。”

“既然如此,你干嘛还对她那么残忍?”

“因为你呀,你比她重要。”

我捂着耳朵拼命的跑,只想尽快的逃离,可我的脚步还是跑不过恶魔的速度,他要将我吞噬,要让我痛不欲生。

我被狂风卷起又抛下,我遍体鳞伤,恶魔却露出獠牙冲我哈哈大笑。

恩宏,救救我。

脑海浮现的是恩宏不羁的笑容。

他是仅存的唯一能将我抽出苦海的曙光,这一次也只有他能救我,可是他却没有出现。

人间蒸发般杳无音讯。

--10--

次日早上,凶猛的敲门声将我吵醒。

邵东大喘着气,焦急的说,“出事了。”

只要这句话是邵东带给我的,我就知道是真的出事了,邵东相当于我的传信人,有什么喜事、丧事、要紧事一切跟我有关的事,都是他带话给我。

他急匆匆的掏出手机,一边滑着手机屏幕一边说,“这个在校园网传疯了,一定是有人针对你,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我拿过手机看着上面播放的视频,是那天在家里我和恩宏接吻的视频,我一边脱衣服一边将恩宏扑到在沙发上,后面当然是恩宏推开了我。

可是这怎么会有录像,还放上校园网,配上恶意满满的标题,“Q校校草唐宇女友欲求不满,背着男友带男人回家求爱被拒。”

“你不是计算机专业吗?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赶紧帮我删掉,我去学校找他们问个清楚。”这一定是唐宇存心报复,事情发生在家里,除了他,还有谁能做到?

邵东阻止了我,“这视频我删了之后还有新的继续上传,速度非常快,一定有人在陷害你,而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想已经有很多人都将视频下载下来了,还有,你必须乖乖呆在家里,哪都不能去,包括学校。”

我看着他闪躲的眼睛,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小子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可从来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说,学校那边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事。”

他咬唇低着头说,在学校公告大厅贴满了视频的照片,几乎所有角落。

我还没开始着急,邵东就先急红了眼睛,央求着我,叫我不要去学校。

为什么不去?

既然对方想要闹,为什么不闹大点,既然想丢我的脸,为什么不一次性丢个精光。

--11--

当我走到大厅的时候,已经有人帮我处理这些照片了,只是我没想到是唐宇,他一边撕一边赶走围观的人。

他跟我说对不起。

我终于有理由打回他一巴掌。

他人对我指指点点又怎么了,我本就是犯贱的一个人。

我伤心的不是我被千夫所指,指责我不要脸、犯贱、不如去死等等恶毒的话。

而是因为伤害我的人,他妈的是我甘愿献出一切的人,曾经携手同行的人。

他追着我道歉,围观的人也追着我辱骂,他追着我安慰,可是,这时候假惺惺的道歉还有用了吗?

我终于在远远的角落看见了恩宏的身影,他一定是听到了关于我的留言,出来找我来了。他是我的良药,因为良药我才戒掉了对柠檬汽水的瘾,此时,也只有他能拂去我内心的伤。

他换了一个方位,我才看清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女生,是恩敏,我的心脏顿时骤停。

我艰难的走近去,我想听听他们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想试试我到底还能承受多少伤害。

“你答应我不会放出视频的,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她的。”

“哥,你明明说她会跟唐宇提分手的,可是她没有,她一定是反悔了,你知道的,如果她不主动提分手,唐宇是不会离开她的,唐宇是我的命,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霸占我的唐宇,我叫你拍视频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哥,她叫恩宏哥哥?我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心,痛到无法呼吸,仿佛有双手钻进我的胸口,在撕拉我的心脏,一片一片无情的撕扯。

原来视频是他拍的,原来,一开始的接近都是有目的的,真是可笑,我生命中的两个男人,为了同一个女人,用了一年策划了一出好戏,狠心的将我推向地狱。

真是可笑。

“我已经答应你让她爱上我,成全你和唐宇,我已经做到了,你这么做,我不得不认为是你恶意要毁掉米翎。”

“哥,你竟然凶我,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妹妹,离世的爸妈将我托付给你叫你好好照顾我,你现在要为了那个贱人抛弃我吗?”

“我没有。”

原来他对我的爱也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友情是假的,情人是假的,爱也是假的。

我只不过是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一个别人为我创造的假象里。

那我的世界里到底还有什么是真的?

我叫出了他的全名,“林恩宏。”从没想过是以这种方式知道他的全名。

恩宏震惊的看着我,“米翎。”

我没有说话,等着他给我解释清楚,只要他说一句他是真心爱我的,我都愿意相信他。

他只说了一句话,“米翎,对不起,恩敏是我唯一的亲人,为了她的幸福,我不得不这样,如果伤害到你,真的非常抱歉,不管怎样,我希望你不要怪罪恩敏。”

“我知道了。”我不知道我是用怎样的表情讲出这句话,只知道这句话抽空了我身体所有的力气。

我的世界从灰色变成了黑色。

--12--

广播声响起,到达目的地。

这一路,仿佛做了一个冗长又悲伤的梦,我睁开惺忪的双眼,蓄意已久的泪水趁机从眼角滑落,带着悲伤一起逃走,我仿佛听见它在说,这下不要再悲伤了,一定要狠狠的幸福。

我没有如约出现在婚宴上,远远的望着他们欢声笑语,举酒欢庆。

唯独站在新郎新娘中间的那个人,他的笑容没有任何光彩,也失去了他独特的痞帅。

邵东说,他一直在找我。

可是,那又如何?

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里是大北京,这个城市有她自己的独特魅力,能够让所以生长在这片土地的孩子对她眷顾。也许对于那些北京的过客来说,北京...
    尧不可及的星尘阅读 4,484评论 2 6
  •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非著名数据猿 Github地址:https://github.com/haozhou0327/h...
    大数据杂谈阅读 178评论 0 0
  • 秋风镇 “启禀郡主,秋风渡到了” 一艘白花点缀的官船泊在了秋风渡口的码头上,在这个少人问津小镇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一...
    初心为誓阅读 25评论 0 0
  • 清宫手术就是用一些长柄刮匙伸入子宫内将这些残留物刮出,清宫手术之前需要先做B超的。清宫手术在之前是较为疼痛的。不过...
    hfhshksh阅读 542评论 0 0
  • 尚俊平,焦点网络中级,坚持分享542天,2017年9月22日周五 与朋友的谈话中记得一句话特别深刻:一个人一定要增...
    953841688智心慧语阅读 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