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马竞技

我辈受教多年,虽可称“有识”,面对社会问题,依旧贪恋独善其身,眼中无悲悯,心中无愤怒。荒唐的新闻轰炸下,蹦出的只有“卧槽”,”操你妈“这样简单温和的话语,不刺谁痛处,不引谁愤怒。 自谓懂得中庸之道的人,从不参与辩驳争论,但是在最近的风浪里,我也再难圆滑,有些话一定要讲得尖薄。

于是决定编一个驴唇和马嘴的故事。

新闻报道强扭驴唇来对我们的马嘴,对得马嘴里说出什么都一股吐沫星子的臭味,不出一两天,无论是这看热闹的观众还是这自视清高的马,都受不了这埋汰的折磨,走的走散的散,于是最后还是驴这种耐性更强的动物轻松获胜。 这样的情景剧都快演成三百集肥皂剧了,观众还是乐此不疲, 看了这回立马忘了上回,甚至还期待下回。 不管这些观众有无追求尊严的意愿,我只是想擦擦嘴,站起来表达“我的尊严与愚弄我智商的那头驴势不两立”这个个人观点。

个人学识浅薄,无法想象”上层“结构是以怎样的自信笃断”下层“智商的。 在他们眼中我们是否如蝼蚁鸡犬,对主人的话尽听之信之,于是只要拉出红条幅我们就会跟着走,喊起口号我们就能一起上。 刻画一幅二十一世纪还靠一本语录坚持信仰的美好图景,我们人类世界可真有如此程度的纯真善良? 不敢想象,倒行逆施的路上是这样彩旗飘飘人声鼎沸。而多数人脚下的泥泞里,是少数人被剥夺然后践踏尊严。

作为一个最低等的社会成员, 我希望至少每个人都有保持尊严的权利和能力。 这尊严包括:知晓真相、自主来去。

 这场驴和马的竞技,还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