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岛志·第一章 神峰山道(二)

@@@

众人在风雪中又行走了一个时辰后,孙思终于看到了前方隐隐约约的火光,想必便是小全所说指引道路的火把。队伍走到火光处,眼前现出了一条宽不到一丈的岔路。

此时小全尚未醒转,韩世秦向孙思说道:“到了这里就已经不必担心了,我们沿着火把走就行。我走这条路也有十几次,还算有点印象,距离歇脚山洞只有半里不到了。”说罢,整支队伍便开始从上山大道上转入这条岔路上。

岔路两侧山形逐渐增高,并且在顶端向中心倾斜,形成山谷夹围之势;大雪开始渐渐减小,风变得不再猛烈,地面积雪明显变薄,气温也不像方才那么寒冷了,队伍中开始传出悄悄细语,韩世云和孩子们也开心得边走边打起雪仗来,商人们和杂艺队演员们也被韩世云她们逗得笑出声来。

队伍最后的远途旅人突然听到一阵碎密的脚步声,在这山谷之中显得尤为响亮。他们回头想看看究竟,却发现风雪之中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脚步声只持续了片刻就消失了。他们重新跟上队伍,心想大概是什么小动物被队伍惊吓逃跑的声音,便也不再去管它。

在这条岔路上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歇脚山洞的洞口便出现在队伍前方。此时路上已无积雪,两侧山峦在高约三丈的位置相互连接,穹顶一般遮住了风雪。

洞口宽高皆有丈余,洞中已经燃起了几十根火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火光。火光从洞中透出到洞外,照得众人心头热腾腾的,韩世云和几个孩子们高兴地欢呼起来,先于整个队伍便飞快地冲进了山洞中,在石床石椅上蹦跳玩耍。

韩世秦看到妹妹开心的玩耍,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开始和孙思一起指挥队伍人们进洞驻扎,心里想着:“终于安全到达了第一个歇脚点了,今天一天只赶了八里路。今年的雪比往年大得多,看来接下来几天的路程还是会困难重重,思弟只怕又得担心忧虑。”想罢他看着洞外白茫茫一片风雪,暗暗叹了口气。

等到队伍大部分人马已经入冬安置好,队伍最后的远途旅人突然停在洞口,对着洞口的两座红石跪拜下来,口中阵阵祝祷之词。这两座石头分立于入口两侧,大约一人高,通红的颜色,石质略显透明但又模糊不清,靠近去便有微微的热意从石头上传来,温暖而不灼热。

孙思回过头向韩世秦问道:“世秦大哥,去年上山之时我也发现每个山洞入口都有这样两尊石头,它们周围的地面上没有任何积雪,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异处,商队下山返乡之后我们谁也没再在意它们。今天看来,南疆百姓似乎对此充满敬意。这两块石头是什么来头?如果是南疆多产的矿石,倒是驱除寒毒的绝好药材啊。”

韩世秦答道:“我知道的也并不清楚,也是听骆金师傅讲给我的,你不如问问骆师傅。”

恰巧骆金正布置完行李同韩世云一起向韩世秦走来,韩世秦向他问道:“骆师傅,思弟想要知道关于这两块石头的事儿,我记得您老几年前给我讲了一遍,不过我这烂记性,也没记得多少,您给思弟再讲讲怎样?”

此时跪拜的远途旅人们结束了祷颂之词,纷纷起身抚摸石头顶端最光亮的位置,并用额头轻轻触碰,然后便进入洞中布置晚餐和行李。

骆金走近之后,石头旁已无其他人。韩世云想要学习旅人们抚摸石头最光亮的顶端,却无奈身躯尚小,韩世秦走来抱起她,也学她抚摸红光盛处。骆金慢慢开口道来:“我也是道听途说而来,姑且讲来逗逗世云开心,解解闷,孙少爷也正好听听这云中国的故事。”

“云顶的居民本来是五百多年前逃避岛西连年战乱而来。那时正央国还没有立国,寒淞、甘瑞、玉侵、谷进、黄川等等几个小国家,一直想要抢夺如今正央国所在三江平原,但争夺了四十年也没有结果。”

“反而这四十年中,谷进国被洪水淹没,成为如今的千枝湖,千枝湖中连绵不断的树枝,相传便是当年谷进国中死去居民没入水中所化。而黄川国也被甘瑞国攻陷,甘瑞国王在两国决战中受伤不治身亡,大将军胡云来自立为王,统治原来黄川、甘瑞二国国土,便成了如今的胡云来国。”

“是以这四十年战争期间,不少难民从原来的谷进、黄川逃到南疆,有些在焦国、游中便定居下来,有些到了这绝云岭天剑峰定居下来,有些逃到更加南方的西蜃去了。”

“战争开始的时候,逃向天剑峰的难民本来只有百余家,大部分在峰东山腰处定居下来,后来便发展成了如今的云舞城。只有十几家继续向山上逃去,心想这上山天堑是阻隔战争的绝好屏障,便一路套上了峰顶,建立了云顶城。”

“不想战争持续了四十年,天剑峰地势险要又高绝地面,是躲避战乱的好地方,于是逃向南疆各国的难民陆陆续续来到云舞城和云顶。云舞城所处山腰,尚且可以种植粮食,聚居的难民较多。前往云顶困难重重,且云顶所处峰顶气候不适宜种植作物,故而战争结束之时云顶城里不过三百多家居民。”

“而云舞城聚集的难民最后多达三十万以上,一些难民在峰西开拓了寻到一处好地,携云舞城半数居民移居那处,逐渐也就成了现在的云戏城,云戏所处位置较低,可种植的粮食种类更多,坡度缓适宜生活,且与焦国通行方便,不必翻越绝云岭,如今云戏城反而比云舞城居民人数更加众多。但百余年前云中建国之时,为纪念云舞城作为整个云中国发源之地,仍定都云舞。不过云舞、云戏、云顶三城分治,分有三个城主,平时相互往来贸易频繁。”

“云顶居民虽少,可也仍需大量生活物资和粮食储备,战争期间为避战乱云顶居民皆每次置入几年的粮食储备,所幸山顶阴寒粮食腐败绝少。山路虽难行,云顶居民却不多抱怨。战争结束后数十年,云顶居民繁衍生息,人口慢慢增长,还有外地迁居云顶的居民,三百年前便已有十万人口。此时上下通行道路依然危险,而且外地商人逐渐出现在云顶,在城中开市售卖之时总是抱怨道上山道路危险难行,云顶居民也逐渐体会到这不便之处。遂于三百年前由当时的邱顺铭城主决定,修整上山道路,并开辟休憩洞穴。洞穴七八里一座,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刚刚开凿完洞穴的几十年内,洞口是什么都没有的,洞内有几根火把足以照明,有一些简单的石床供休息。不过那时候登上云顶的商人数量甚少,像世秦你们这样的几百人队伍是几十年难得一见。”

“自从有了这上山可休憩之处,通行商人便开始多了起来,也渐渐出现了更多迁居云顶的居民。说来这也是帮助云顶居民大大的改善了生活。大约开辟洞穴六十年后,上山队伍每每超过百人,洞穴中常常略显拥挤,不少人睡于洞外,而且取暖所用火把常常满足不了需求,队伍之中常有下山后寒毒侵体之人。”

“一年夏天,一批二百人的上山队伍第二天夜晚在山洞中休憩,熟睡之中却不想百年难得一遇的地震突然来袭,山体瞬间崩塌,眼看洞中百人将无一生还,千钧一发之际崩塌之势突然停止。”

“人们正在睡梦之中,突被山石碎裂之声惊醒,慌张错愕不知发生何事,此时从破裂山体中吹进的寒冷风雪瞬间便冻僵了休息在洞口的几十人,队伍中一红衣妙龄女子伸手一扬,便将风雪阻绝在百步之外,然后女子凌空而起飞至洞口冻僵人群中央,手掐法诀,将他们身上所受寒毒全部吸了出来。”

“于此同时,女子身边的黄衣中年男子亦仙袂飘飘飞至空中,挥手将止住崩塌之势的山体一一复原,想必也是他将崩塌之势暂停下来。一盏茶的功夫后,洞穴完好如初,且比当初面积更广四五倍。”

“红衣女子救治好冻伤人群之后,环视洞穴内壁一圈,只见她嘴唇微动轻声念道几句咒词,洞壁上忽然现出四五十根火把,皆燃起暖暖的火光。然后她向众人说道,‘这火把所燃无根火,可保千年不灭,且亮灭明暗随心,只需寻常火折引燃即可,’说罢转身走出山洞,将地震所裂两块巨石树于洞口,扬手发出两道淡红色光芒射向巨石,片刻之后巨石变得红润透亮,且放射出微微的暖意,洞口所积雪层、坚冰也随之慢慢融化。”

“黄衣男子亦环视洞穴,似乎觉得仍缺些什么,看到洞内石床数量少且十分简陋,不少旅人的行李被褥散乱地放置在地上;便一手扬起,双眼闪过一道淡黄色光芒,只见原有石床表面变得光滑如玉,同时地面上轰隆隆升起了数百座新的石床,一并还有饮食桌椅,光亮如新。”

“这一切的发生只是一瞬间,还未从地震中缓过神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男女二人做完这些事。只见女子轻轻对男子说道,‘二哥,山上还有这样的洞穴十几间,我们也去看看吧。’男子轻轻点头,二人便凌空飞度到风雪之中,罡风凛冽,却似乎对这二人毫无影响。”

“众人还在洞口观望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片刻之后,一红一黄两道光芒从天剑峰顶飞起,红光红轰隆隆,向东方飞去;黄光悄无声息,向着南方逐渐消失。此时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火神保佑!土神保佑!’,众人才反应过来,想着刚刚二人应是土神火神,否则哪能有如此神力,便跟着一齐呼喊起来,祈求火神土神的保佑。时候已经是深夜,众人祈祷完毕后轮流抚摸洞口巨石,以求火神庇佑上山道路,之后便各自睡去。”

“第二天起来大队人马继续上山,风雪已经微弱很多。接下来的几天队伍休憩山洞过夜之时发现,每一个山洞都重新进行了布置,一如那一夜发生的情形。后来上山之后询问先于他们登山的队伍,其他的队伍都描述了同样的男女二人,为每一个山洞新增火把、巨石、石床桌椅,还为冻伤之人驱除了寒毒。我们现在每个洞口看到的巨石,便是那时候就留下来的,到如今两百多年过去,石头发热依旧不减,可见神迹奇异。”

“从那时候开始有故事传播开来,说道天剑峰是六神庇佑的圣山,云顶是圣城,如果潜心祈祷愿望中能实现云云。传播的久了不免有更多夸大成分,不过这故事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云顶居民每年所举办‘圣祝会’,便是为庆祝和祈祷六神庇佑。”

“自那以后,南疆人民越来越多的来往云顶朝圣,有些便定居了下来,故而云顶虽然地处高寒不宜生存,却依旧是几十万居民的大城市,也更依赖像孙少爷和韩老大你们这样的队伍,进城售卖生活物资,表演杂艺节目给城民解闷。”

孙思听完说道:“原来闻名南疆的神迹竟是真实存在的,我本以为那是穷苦旅人们以讹传讹,聊以慰藉的。还是骆师傅您见多识广啊,您是哪国人?听世秦大哥讲,您在这杂艺队伍里已经五六十年了,可看上去只有四十左右,毫无多年行走沧桑之感啊。”

骆金笑答道:“我不过是学习法术年久,懂得些驻颜之术,也没什么稀奇的。至于从哪里来,这些年来回奔波,也不太记得从哪里来了,大概是从寒淞国,不,可能是正央国而来吧;我亦是自小跟随我师傅在各个国家游走,那些几十年前的事情真的是很模糊了啊。”

说罢他看了眼韩世云,发现她禁不住这一天劳累,已经沉沉睡去,韩世秦向骆金笑了笑,便抱着韩世云进洞中休息。骆金回头对孙思讲道:“孙少爷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还有山路要走,这样的大雪怕是会晚几天才能到云顶了。”说罢也走进洞中。

孙思听罢故事,暗暗思忖:“本以为这红热石会是南疆特产,看去热力持久,若加以阳益丸内外兼用驱除寒毒,见效定然更快,一定能卖出好价钱;如今看来却是可遇不可求了。”想到这里,也只能进洞赶快休息,以恢复明天爬山的体力。孙思年纪虽小,却颇有生意人头脑,脑筋比他老爹都更灵活,去年上山虽然晚了些,却照样赚得了与前年一样的利润,他老爹也更放心他来担这份领队的责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