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菜剩饭

黄昏说服高温
慢慢变得凉快
蝉鸣盖过喇叭

我把凉菜放下
拿出饼啃起来
浓重的酸馊味
眉头忽然一皱

我开始想呕吐
剧增的亚硝酸盐
肆虐的大肠杆菌
在藕和黄瓜发酵

我看看日期
并不饥饿的地方
超市做馊菜生意
标价一袋两块钱

过期发霉生蛆
数不清的人在吃
他们管不了健康
只要能够活下去

没有剩菜剩饭
世界饿死的人
增多还是减少
当饭成为救命药
我们会有什么选择

就是吃饱了撑的
有人白了我一眼
提起饥饿是过错
人们有倒掉的自由
急需的人不在这里
中国有袁隆平院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