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比天大

父亲兄妹四个:大伯,姑姑,父亲还有叔叔。听大人说,奶奶去世时,大伯十五岁,姑姑才八岁,父亲五岁,叔叔才两岁。爷爷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娘,白天去地干活,晚上还要在油灯下,给别人编筐或者做水桶,让人家媳妇给孩子们做衣服。

后来,大伯去新安县上师范,爷爷外出陕西潼关做白铁匠。家里只有姑姑、父亲和叔叔。穷家孩子早当家,父亲一生就要强。

01建房

父亲半辈子都在建房子。

我小时候,从记事儿起,最怕的就是下雨。

因为一下雨,家里的房子就漏雨,锅碗瓢盆摆了一屋子,屋外哩哩啦啦下着雨,屋内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于是,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能有一天住上不漏雨的房子。

眼看房子漏的没法住了,父亲就和爷爷商量就把老家的两间瓦房翻修了一下。

老家的瓦房太小了,其中一间是盛放粮食的,另一间屋里放上一张床,我和哥哥住,再放一张写字的桌子,基本没啥地方了。父亲母亲住在石头砌起来的窑洞里。

86年,父亲决定选一块地方盖房子。可是,这却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需要把地基打好,先把多余的土挖出来。一家人挖土,装车,用小推车把土运到一个麦场边堆好。一有空,我们全家就挖土,推土。

推起来的土,父亲决定烧成砖,好用来盖房子。于是,把土和成泥,脱成砖坯,一块块砖坯在麦场边晾干。又和叔叔挖了一个砖窑。父亲又向人请教如何烧砖,每到周末,我和小伙伴们从砖窑里争着搬砖,出窑,一块块蓝砖还冒着热气。这一切只能在秋季农闲之后。就这样,90年,地基也挖好了,砖也少的差不多,父亲决定开始盖房了。

地基是父亲在山上挖石头,然后一车一车拉回家里,自己再一块一块砌起来的。

终于,在90年的正月初六,建房开工了。原来父亲给人家干过活,帮过工的乡亲都来了。和灰,搬砖,抬石头,每天都是二十多号人干活。只有一位远方的表叔是大工,他只要了83块钱工钱,其余二三十号人都是义务帮忙,不要一分钱,哪个有事儿不能来还会很难为情的请假,家里只是每天管乡亲们一顿饭。

终于,近一个月的忙碌,5间砖砌的窑洞终于完工。

后来,父亲又做砖坯,烧砖,家里陆续盖了两间平房,又圈了院墙,盖了大门楼。

可惜房子建成六七年,小浪底水利工程开工,家里要搬迁。

又开始在新村建房。我和哥哥建了两所宅院。因村里当时有规定,四世同堂可以再批一所宅基地。父亲又盖了三间平房自己单独住。

四次盖房,每一次都是很艰难的。需要提前打算,筹备盖房子的木料砖瓦,寻哪里的匠人,工钱还差多少。父亲常常整宿整宿睡不好觉。

加上2015年我在县城买房,父亲应该是经历五次建房子了。

02闲不住

以前,在老家,家里十几亩地,没有机械,全靠人手提肩挑。父亲担心爷爷一个人在家种地累着,没有外出打工。可是山坡地靠天吃饭,十几亩地一年好收成,也不过能打一两千斤麦子,七八百斤玉米和一二百斤谷子。

有的地,是父亲开荒种的,牛都拐不过来弯,只有靠人力翻地。父亲说,撒一把种子,最少也能打半桶粮食,积少成多。

后来,村子里的井干了,没水吃,需要到山上的泉眼那里拉水。父亲是全村起的最早的人,起晚了,水就没有了,那就要整天等在那里一瓢一瓢舀水。

后来搬了家,地少了。又实行机械化,收割机直接开到地里,灭草剂一打,就没了草。原以为父亲就能轻松一下。

可是,父亲听说哪里有活干,又常常要外出打工。

下雨了,不能外出,父亲就拿着扎笤zhu的工具,四处问,谁家需要扎笤zhu。

03父母比天大

一期“金星秀”节目上,主持人金星问德云社相声演员岳云鹏,戏比天大还是父母比天大?岳云鹏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说戏比天大。可是,现在我想说,父母比天大,没有了父母,天就塌了。

忽然,我泪流了下来,我是一个泪点特别低的人。我的父母和共和国同龄,今年七十一岁了。

有时候,老父亲还要外出打工,有时候,还要让父母为我的生活而担忧。

有人说,你房子也买了,车子也有了,干嘛还这么拼命?我想,父亲七十多了还在干活,我怎么能偷懒呢?父亲还没有睡懒觉,我怎么能够呢。其实,我想通过努力,减缓父母亲衰老的速度,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后半生不再劳累,不再为我的生活担忧。

在父亲节,祝愿全天下父亲身体安康!祝愿所有家庭和谐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