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秘密》的谬误和问题6

        这次再来谈《秘密》中的谬误和问题。在“健康的秘密”一章里作者说道:“你可以只用想象,就达到健康的完美状态、完美的身体、完美的体重,以及永驻的青春。借由不断地去想着完美,你就可以把完美带进生命里。”这是想当然地乱说,如果真的只用想象,就可以达到健康的完美状态、完美的身体、完美的体重,以及永驻的青春,那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有缺陷的身体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完美的身体,身体会有病痛,而且迟早会衰老、死亡,不可能永恒存在,既然不能永恒,又怎么可能真正地完美呢?只用想象就可以拥有永驻的青春的说法就更荒诞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拥有永驻的青春,无论用什么方法。再者,完美不是天天想就能得到的,只有灭除一切妄想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完美。不断地去想着完美,这种想法本身就不完美,怎么能因此得到真正的完美呢?   

        在亚历克斯·洛伊德博士的《治疗密码》中讲到:“过去40年中,最受欢迎、曝光率最高的自我治疗方法就是积极思考、意图分析和掩盖等等。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说,这些方法中都有一部分事实因素,但同时也有非常关键的因素缺失了。我之前已经提到了我们家客厅里有满满一墙自我治疗和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就像一座小型图书馆。几乎你能想到的每个自我治疗方面的专家都在特蕾西(注:洛伊德博士的妻子)的这个小型图书馆里。不仅如此,极度追求完美的特蕾西还试过了每一个项目、每一种技巧以及合法的治疗建议。但她仍然总是抑郁。你也许会认为这是一个特例。在我开私人诊所进行心理咨询和治疗的那些年里,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曾在患者之中作了一个非正式调查,这些患者的问题从主要的身体疾病到主要的精神疾病,从情感纠葛再到各种成瘾症。我会问他们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你自身的问题,你觉得应该怎么做比较好?’在这几百个我问过的人中,只有两个不知道正确答案。一个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另一个是叛逆的十几岁的少年,我非常肯定他知道正确答案,只是他不想告诉我。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你不这么做呢?’回答可以分为两类:‘我不知道’或‘我做不到’。所有这些患者——再重复一下,所有这些患者——都在尽其所能地解决这些问题,或是过去曾经这样努力过,但是最终都陷入了绝望的窘境。这个发现并不是孤立的,任何一位有专业水准的咨询师或治疗师都可以向你讲解这种现象。  “所以为什么这些畅销数百万的书、技巧和项目却对那些渴望得到帮助的人不管用呢?就像大多数真相一样,答案其实很简单。这些东西没有一样有治疗问题根源的能力。证据?证据就是如果有这个能力,那问题早就解决了——不仅仅是对几个人有效,而是能持久可靠地对身体上和非身体上的问题都有效。”    作者所说的想象的方法其实就像洛伊德博士所说的那样,是不管用的,不能使我们得到真正的健康。为什么呢?因为很多患者内在的细胞记忆没有得到治愈。运用作者的这种方法去治疗洛伊德博士妻子特蕾西的病症是无法真正治愈的。   

        接下来,鲍勃·普克特说:“生病时你若聚焦在病痛上,又和人们谈论这些病痛,就会制造更多有病的细胞。要把自己当成是活在一个健康无恙的身体里,病痛的事就交给医生去处理吧。”生病是事实,鲍勃·普克特却教我们罔顾事实,明明没有活在一个健康无恙的身体里却教我们把自己当成是活在一个健康无恙的身体里,这是不对的,对于疾病的治疗也是没有真正意义的。疾病产生的真正原因是我们过去的妄念与恶业,而不是与病痛有关的想法,所以谈论病痛是可以的。我们生病时可以思考是否之前造作了恶业,并应及时改正。如果不停止造作恶业,就算一直把自己当成是活在一个健康无恙的身体里,也难保不生病。或是思考是怎样的细胞记忆导致的,然后运用治疗密码或情绪释放疗法(EFT)来对治。鲍勃·普克特所说的方法即是洛伊德博士所说的“掩盖”,这里“掩盖”的意思是问题依然存在,只不过用了一种更有建设性的应对疼痛的办法罢了。   

        接着,作者朗达·拜恩又开始漫天乱说了,她说:“如果你听别人诉说他们的病痛,你也等于是在邀请病痛的到来。在听的时候,你就把全部的思想和焦点放在病痛上。而把全部的思想放在某个事物上,就是在请求它的到来。所以,听别人诉说他们的病痛绝对不是在帮他们,只会增加他们病痛的能量。如果你真的想帮助那个人,就把话题转向美好的事物——如果你可以的话——否则就别管闲事。当离开时,用你有力的思想和感觉,去想那个人的身体是健康安好的,然后就别再去想了。”在这里作者的建议完全就不对。听别人诉说他们的病痛,并心怀慈悲是可以的,同时如果我们安慰他们,并帮助他们治疗疾病,还会增长自身福德,这并不会吸引来疾病。而且听别人诉说他们的病痛也不会增加他们病痛的能量,我们如果在聆听时能很好地安慰,可能还会使他们的心平静下来,有利于患者病情的恢复。把话题转向美好的事物也不一定能真正的帮助病人,有的人之所以患病是因为造作了恶业,这时如果我们能帮助病人认识到自己所患疾病的因果,并能教他忏悔之法,才真正的帮助了病人,把话题转向美好的事物除了使病人心情好点再没什么大的益处了。至于当离开时去想病人的身体是健康安好的除了增加自己的妄想也再没什么大的益处了。   

        接着,鲍勃·道尔又接下了漫天乱说接力棒,他说:“当人们完全专注在身体不对劲的地方和症状上,将会使这种状况持续存在。除非他们把注意力从生病转移到健康否则疗愈是不会发生的,因为这是吸引力法则。”其实,如果一个人肚子痛,紧接着又喝了午时茶,即使专注在肚痛上,肚痛也经常会好。所以不关注肚痛,肚痛也好不了,而关注肚痛,肚痛也不一定会持续存在。肚痛之所以持续存在往往是因为没喝药或没看医生的缘故,而不是因为关注。注意力的转变对于疾病的治愈根本不是必要的。另外,把注意力从生病转移到健康只不过是一种“掩盖”的方式,并不能真正治疗疾病。

        《治疗密码》里有一节叫做“掩盖不等于治疗”,其中讲到:“我们总是很容易把‘掩盖’当成治疗。我此前在行医过程中也提供过咨询和心理治疗,尽管永远难以治愈,但我很擅长教会人们如何‘掩盖’。实际上,这正是大多数咨询师和治疗师受过专业培训的领域。几乎每个我见过的‘自我治疗项目’都充满了掩盖机制。这对于使用它们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接下来的一生会永远带着这些问题形成的垃圾,但是你学会了每次当它发臭时就用香水喷一喷,尽量让它不再如此困扰你。我甚至听过一些咨询师或治疗师在教会患者‘掩盖’后对他们说:‘你的病已经治好了。’毕竟他们是专家,大多数人都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