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夜半诡谈(13)

0.305字数 2048阅读 238

斧头

文/13号的小猫

(这个故事,依旧算是番外)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有阵子我走背字儿,除了上夜班就是窝在住处根本不想出门。我住的地方算是一处城乡结合部,而且又临近交通枢纽,于是流动人口就显得特别的多。周边住着的人多是来自五湖四海,从事的工作也是三教九流应有竟有,这种状况下,你会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处微缩的江湖之中,而众所周知,有江湖的地方,就注定少不了是非。

是非对错留给后人评说,我只说奇闻异事。人活在世上,最起码的底线是得有一餐温饱,是以,就算我千般不愿百般不甘,也得为了自己的一顿茶饭出门采购,菜市场当然是我这等穷人的首选,虽不比超市货架上的食材光鲜,可论实惠还得是非正规的菜市场,平均每斤菜便宜上好几块,这日积月累绝对能省下不少开销。

当然这世上没有两头甜的甘蔗,你想省钱,就得与小商小贩们拼智力斗耐心比口才,正所谓无商不奸,莫要想着那些童叟无欺的宣传手段,他想多赚钱,你想多省钱,这本身就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孰输孰赢全凭各家本事,生意经熟络的商贩懂得和气生财,用暂时的“输”换来了长期的“赢”,而有的“杠头”完全不懂得这其中道理,频频与顾客发生口角,有的甚至大打出手,这让本就杂乱无序的菜市场显得更加混乱。

记得那是一个天气燥热的工作日,一觉醒来发现住的地方一点饭菜都不剩了,于是不得不去附近的菜市场买点菜什么的,刚到菜市场就闻到一股烂菜叶混合这肉类腥气的味道,往里走了没几步就见一群人围成一个圈正在看热闹,我估计又是菜市场里有人打架,于是特地躲开人群往里走,可猛地听到有人喊了一句“我肏,这孙子动刀子诶!”于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人群,不看不要紧,一看还真就被吸引住了,倒不是说场面有多宏大,只是这两方人物让人摸不着头脑,一边厢是四个年纪轻轻的买菜小贩,另一边厢是两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儿,只见这四个小贩把两个老头围在了圈内,嘴里不干不净骂着街。我凑近些仔细端详两位老人,其中一位老者比较干瘦,还拄着一根木头拐棍,看起来腿脚不太好,而另一位老爷子明显精壮不少,个子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身姿硬朗干练,腰杆子挺得直直的,比现今一些年轻人都显得有朝气,远远看去都能觉出他一团尚武的精神。四个买菜的小贩把切菜的刀亮了出来,这老爷子也不声不响地把右手伸向了腰间……

菜市场买菜的多是一些附近的居民住户,看到菜市场小贩欺负老人,有点正义感的当然都会大声呵斥几句,可是也仅限于口头上的呼喊,谁也不愿意真正站出来管这般的闲事,趟这样的浑水,毕竟几个小贩面露凶相手持利刃,真因为管闲事被波及到,那后果真真是不堪设想,这样的事情聪明人当然没有几个愿意去做的。

几个小贩见没有人上前阻止他们,态度明显更加嚣张,已经开始拿菜刀在精壮老汉的面前比划,这个说:“你敢说我们短你斤量了?”那个嚷:“老子让你个老东西走不了!”无赖丑态一览无遗。

腿脚不好的老头辩解道:“本来就是你们秤不准,我拿我的秤称,你短我三两多呢!你这么做生意我不买了还不行啊!怎么这么霸道!”

为首的小贩听他辩解,高声嚷道:“霸道!让你个老龟孙儿知道知道什么叫霸道!”说完,一手拿刀另一只手伸过去拽老头的脖领子,这时一旁的精壮老头儿上前就抓住了菜贩的手腕,那菜贩的手腕吃疼,大叫一声“啊!”一急便将拿刀的右手挥了过去,精壮老头儿见他的刀动了,不慌不忙地从腰间抽出一个物件儿,迎刀而击,只听“噹”的一声脆响,那小贩手里的刀立时断作两截,这时我才看清老头手里是一柄短把儿的斧头。

那斧头看着与寻常斧头有所不同,明显要短上许多,斧刃却比一般的斧头要宽,若仔细观看就能看出与众不同之处不止是斧刃,那斧柄尾端上是穿有铁环的。以前小时候还住平房时,听邻居的老人们讲故事,在以前旧社会时,有些黑帮最先的参与者多是些码头工人或者运货的脚夫,为了不受欺负才抱团扎堆儿才组建了一个帮派,他们抢地盘火拼时多是用扁担、菜刀、斧子和铁钩之类的工具,而当年黑帮之中斧头用的最狠的名声最响亮的,莫过于“民国杀手之王”王亚樵所创立的“斧头帮”了,据说,当年他为了让安徽劳工们在上海码头站住脚,特地选用上好的材料打造了一批斧头,这批斧头随便哪一把都是削铁如泥地利器,而民间对这些斧头也是传的神乎其神,有的说是用天上的陨石打造的,有的说是用了当年截获的政府军打造武器的矿石,有的说这些斧头上面都有斧头帮的特殊印记,也有的说这些斧头都连着锁链能拴在手上……当时想到这些,我心说,也许老头手里这把带有铁环的斧头还真跟当年的“斧头帮”有些关系呢!

这一斧头下去之后,那几个年轻的小贩怕老头手里的利器继续往他们身上招呼,一个个愣在了原地,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刚才咋呼的这么欢,现在看到他们落得这副怂样儿,围观的人是不住地给老爷子叫好儿,场面真真是热闹的很。

就在这时,菜市场外响起了警笛声,原来刚刚有围观的人怕两个老人吃亏悄悄地报了警,警察同志们缓缓地走进菜市场,这功夫几个小贩早就从菜市场后门跑了。警察来了,自然是要驱散人群,听闻几个小贩跑了,再看看现场也只剩下两个白胡子老头儿提着两兜子菜,当然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