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新译》 卷一 《灵官》

  目录

  朝天观里有一道士,喜吐纳之术,又一老翁,与之趣同,长年借居观中,于是为友,甚得亲近。数年,每值郊祭,老翁辄于旬日前出门,其后来归。道士疑问,探之乃道:“我,狐也,为君仁厚,又相交莫逆,故不肯瞒。每岁郊祭之时,有诸神护卫,为前导清秽,我类等不被见容,必遁而走。”

  一年,老翁及期又去,久不复返。忽一日现身。道士心疑,细问之,老翁叹口气道:“唉!险一险不复再见君之面矣!”“怎么?”道士大诧不已,“这不是么,年年郊祭,我本应远遁避让,今才出去几步,心想着,每值必躲,生些惰怠,望见一处阴沟里隐蔽,即伏其下的缸瓦之内。不意一灵官扫除至此,瞥见为睹,不肯依饶,愤极欲鞭挞于我。即时慌张,被追赶甚急,直在黄河岸边,于情势危难之下,分辨不得,就躲进一处粪坑之中。那灵官厌恶,乃罢还。既出,我亦为臭恶难忍,不能重游人间。自在水中洗濯,失了往日变化之功,没奈何,蛰伏一穴内,凡百日,污臭渐消,始恢复如初。今日来,为有一嘱托之事,君应速离此观,往他处存身,此是非之地,旦夕将有大劫,切切!”言讫告辞,道士依言而去,未几有甲申之变①。

  叶康成注:

  ① 甲申之变:亦称甲申国难,指公元1644,甲申之年,明朝灭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