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你我随船一同离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天是星期五,忙完手上的活后 ,我拿好东西 ,关上办公室的门准备离去。

不巧外面下雨了,而且还不小 。

如果我不打伞,衣服肯定会湿透。

可自己没有备伞,我返回办公室,问马哥有没有伞借?

他问我去哪里,还回来吗?

我说回家。

他说他也只有一把伞,你回家了,我也回不了家了。

我说了一声谢谢就走开了。

我又去一楼问大姐有没有伞借。

她找了半天 ,终于找到了一把很破旧的伞。

对我说你暂时用一下,不要还了。

一声感谢之后,我便打着这把特别的伞走进了雨里。

这时,蔡包子也下班了。

他问我去哪里,我告诉他我去解放路买点东西。

他说“他也去”。

我坐你车吧。

一阵玩笑之后,我和他出发了。

我坐在后面,撑着伞。

我本想让他送我去解放路口,

他说雨这么大,如果开到那里两个人都会变成落汤鸡呀

你去河边渡船,近好多。

我接受了他的意见。

他把车停到了他的店前,我下车后就往码头走。

路上湿漉漉的,不见几个人在外面走。

很多地方积水很深,一不小心就会踩到,有几次我都中招了,踏空了进去。

因为鞋底高,所以逃了几劫。

我沿着风光带走了一段,又下了台阶往河边的小径走去。

从这里望过去,风景美不胜收。

水、天空、桥、城市、汽车浑然一体。

雨水顺着护河堤上流下来,倘若你认真听,能听见它微弱流动的声音。

小径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人造瓷砖。

有砖红的、大理白的、瓦青的,连在一起,像毕加索的印象画。

一排白杨树,尚未忘却秋天的记忆,叶子一半青的一半黄的,与对面隔江相望。

小舟上一位老爷爷用力地划着浆,希望能多捕一点鱼儿。

几位垂钓者静静地躲在伞下,看不清他们的真正面容。

一艘海警船在河中央迅速驶过,水波传到了岸边,冲击着河堤。

一位老者见鱼在咬钩了,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收杆,功夫不负有心人,钓上了一条半边掌大的叼子鱼。

当我走到码头时,船还在对面没有开过来。

出行,我们可能会更多选择汽车、高铁、地铁、飞机。

而船只是在旅游的时候坐一下。

当你坐在船上,灵魂便在水上飘浮。载着岁月的包袱,从此岸到达彼岸。

船有着连接历史的能力,在城市中伴演着重要的角色。

呜呜呜,船回到了码头。

我登上了船,往彼岸驶去。

很幸运我住在一个有河有船的城市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