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我想再晚一点才长大

01

初冬的晚上,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脚步声惊醒,朦朦胧胧中感觉到我的房门被人推开,听到我妈带着哭腔说:丹儿,快起来,你爸不行了。

前几个字听得都不真切,但“不行了”三个字就像开关一样,让我的大脑瞬间被唤醒,来不及穿上厚外套,我一个翻身冲到了爸妈的卧室,看到爸爸僵直地躺在床上,面部和上肢不受控的抽动,嘴里还有白色的泡沫涌出,我冲上去拉着他的肩膀,问道:“爸,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没有任何回应,持续的抽搐,妈妈在旁边也哭喊着:“老陈,你到底咋了,不要吓我们娘俩。”

看到情势不对,我赶紧问妈妈,打120了吗?妈妈一边哭着摇头,一边还在抽泣:“我睡到半夜,感觉他在抽,就开灯,然后就看到这样,赶紧过来叫你······”不等妈妈说完,我转身跑回卧室拿手机,然后颤抖着拨出1,2,0三个键,电话很快接通,接线员温柔的声音并不能平抚我急躁的心情,我飞快地报完家里的地址和我爸的症状,然后请求赶紧派医生来接我爸,电话那边表示会尽快派车来。

挂了电话,我看着平时身体还算硬朗的爸爸抽搐的频率好像更高了,妈妈扑在床边,声音已经有些沙哑。我努力地抑制自己的情绪,不知道是因为初冬的深夜温度较低,还是情绪抑制失败,我发现拿外套给妈妈披上的时候,手在瑟瑟发抖,心跳很快。

02

楼下,救护车的声音传来,我起身去开门,来了两个人,医生推着一个简易轮椅,护士提着急救箱,跟着我跑上楼。

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医生说必须马上送医院,一看我们家只有我和我妈两个人,于是他主动抱起我爸,我和护士在旁边搭手,我妈拿了一条毯子给,怕路上冷着我爸。

第一次坐上救护车,感觉空间很压迫医生护士一直观察着我爸的情况,我妈在旁边坐着哭,我心里有点空,直勾勾地看着躺着的那个男人,暴雨后坚持来接我放学,背着老妈塞生活费给我,在亲戚说我这么大还不出嫁的时候说养我,一幕幕画面从脑海中忽闪而过,就像窗外的街景,模糊又真切,想到这里,我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但转过头看到已经哭成泪人的妈妈,我又定了定神,把快要掉下的泪水收回去了。

还好,医院离我家很近,很快就到门口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麻利地把我爸从救护车抬到担架上,送到急诊室,我和妈妈被隔在帘子外,抓着彼此的手,焦急地等待着。

约莫过了20多分钟,一个医生走出来,说病人情况很严重,需要马上送ICU,我一下就慌了神,而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妈妈没听清,又问了一句,要送哪里,医生看着她又说了一遍,重症监护室。

本来手臂还搭在我左手上的妈妈,一下子瘫软滑到地上,我赶紧去扶她,可怎么也扶不起来,她就瘫坐在地上,我一面半蹲扶着她,一面继续跟医生打听情况,具体说了什么,我脑袋也很混乱,只是知道情况危急,马上要送重症监护室,我连连点头,同意了。

过了几分钟,一个护士姑娘过来,手里拿着两张纸,是转送ICU的同意书,问哪个家属签字,我才暂时放开扶着我妈的手,眼神示意我签字,然后接过这两张比砖头还重的纸,来不及看清内容就签上我的名字,贴在墙上写的,字迹有些歪歪扭扭,也可能是我写的时候手控制不住地发抖。

03

很快,我们跟随着医生护士护送着我爸的病床到了ICU门口,两扇门一关,外面就剩下我和妈妈。外面的天还没有亮,我在努力回想现在发生的一切,多么希望这只是我的一场梦,到了明早的八点,我依然会被闹钟叫醒,然后赖在床上,妈妈假装生气地来吼我,上班要迟到了,我懒散地洗漱完,坐到餐桌上,对面是用手机在看新闻的爸爸。

但这一切可能都将存在于我的回忆中了,爸爸在里面,生死未卜,妈妈在外面,泪流不止。我作为他们的独生女,这二十多年,虽然不是事事都能得到满足,但他们已经给我提供了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生活,让我无忧无虑地长大,学习和生活。现在,是时候,我要撑起这个家了。

想到这里,本来很乱的大脑,突然有了思路。首要任务是安慰好妈妈,她从小的身体也不好,生了我以后,就一直在家做全职妈妈,所以,今天这个场面,她只是在电视剧里见过,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还是承受不了。我把纸巾递给她,然后用坚定地声音告诉她,爸爸很幸运,最短的时间就到了医院,一定不会有事,来ICU只是为了让他得到更好的治疗,并不是就怎么样了,你要挺住,他醒来的时候,最想见的人肯定是你。

妈妈点着头,看着我,虽然还是泪眼婆娑,但眼神中多了一些希望。我这时才看到她的额头已经有浅浅的皱纹了,两鬓也多了几丝白发,平时都没注意到的细节,这一刻特别刺眼,我不得不在心里接受这个事实,父母真的老了。

04

天微微亮的时候,一位医生出来了,我们娘俩赶紧迎上去,他一边去掉口罩一边说,还好送医及时,现在暂时稳定了,但接下来72小时的危险期,如果能顺利度过,就没有问题了。妈妈连连拉着医生的手说谢谢,脸上终于有了血色,我悬着的一颗心也落地了。

然后就是护士姑娘出来,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爸爸在ICU需要用到的东西,吸管、护理垫、抽纸等,我接过来,一路小跑到楼下的超市购置齐全,然后送上来。因为ICU有规定探访时间,每天下午三点到四点,所以我们留下也没用,我劝了好一会儿,妈妈才同意跟我回家,等到了探访时间再来。

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做了一些吃的,劝着妈妈吃下。坐在餐桌两边,母女俩都没讲话,突然妈妈想起了什么,问我刚刚护士让签字的是什么,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她,病危通知书。

说得很小声,但她还是听到了,放下筷子又开始抽泣,我抽了两张纸递给她,然后握着她的手说,妈妈,现在是我们一家人经受考验的时候,爸爸在医院抗争,我们也不能比他先倒下,特别是你,如果看到你这样,他肯定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以前有你们为我遮风避雨,现在我也长大能担责了,你就相信我一次,爸爸肯定会好起来的。

妈妈看着我的眼睛,欣慰的说了一句,女儿长大了。我拍了拍胸口,那是当然的,你看我都没有哭,因为我知道爸爸肯定会没事的。妈妈像受了鼓舞似的,也点了点头,说肯定没事的。

吃完饭,我说都休息一下,下午再去医院,妈妈很听话地回卧室了。我收拾好碗筷也回到房间,看到掀起的被子,想到刚刚几个小时发生的事,突然整个人都瘫软倒下,眼泪跟决堤的洪水一样涌出,其实,在我看到爸爸抽搐的时候,在护士让我签病危通知书的时候,还有ICU的大门关上的时候,有好几个瞬间我都快要哭出来了,但看着慌乱无助的妈妈,我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你不能哭,你现在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但我毕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躺在病床上的还是平时最宠我的爸爸,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力量支撑我没有哭出来,但我很感谢那几个小时,勇敢的自己。

三天以后,爸爸顺利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在普通病房住了半个月就顺利出院了。自始自终,我都没有在妈妈面前掉过一次泪,所有需要签字的时候,护士都直接找到我,医生也说,经历脑梗能恢复这么快也算一个奇迹了。

出院后,我们一家人吃的第一顿饭,妈妈又泪奔了,她断断续续地给爸爸说了他倒下后,我的坚强,要是没有我,她都不知道怎么办。爸爸眼中也有泪光,但依然坚定地看着我说,我的女儿终于长大了。我挺直了腰板说,那是,以后你们两个都要听我的了。爸妈连连点头。

有时候,我们渴望长大,在父母健康的时候,我们永远都是孩子,只有当他们倒下时,那种长大真的是瞬间的。如果可以,我希望这样的长大越晚越好。愿天下的父母都平平安安。

无戒365极限挑战训练营 第13篇